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烂柯棋缘在线阅读 - 未曾断绝的过往三十九

未曾断绝的过往三十九

        弥黄中了鬼神一击直接被横向打飞出去,一路上撞断枯树撞碎岩石,最后轰隆一声撞在一块黑色巨石上才停下。

        但弥黄根本没有丝毫停留,只是重重看了两名鬼神一眼,几乎是瞬间化为一道淡黄色遁光朝舍姬和孙一丘追去。

        两名鬼神原本已经严阵以待,准备同这个可怕妖物斗法,却没想到对方受到这样的打击居然不管不顾,直接又去追刚刚那一妖一鬼。

        同样是下意识的反应,两名鬼神刹那间再次出手,这种可怕的妖邪不管是要做什么,不让他得逞绝对不会错。

        “留下他!”

        手握铁鞭的鬼神浑身仿佛肌肉隆起,一身铠甲被鼓得更加威武,他飞出的同时往后一踮脚,一只已经变得比人还大的黄铜大钟刚好抵在他的靴鞋面上。

        “甘帅!”“出手!”

        身后的高帽鬼神运足十二成法力,狠狠一拳砸在自己的法器黄钟上。

        “咚——”

        淡黄色的波纹随着浩荡的钟声荡漾而起,其中一股波纹好似直接从那名武将鬼神脚底传到身上,轰得一下,武将鬼神拖着神光化作流星而去,追向前方的弥黄。

        那更硕大的铁鞭在上拖着无穷的阴气和神光,仿佛压着夸张的压力,整个无坚不摧的铁鞭都呈现一种夸张的弯曲状态,随着武将鬼神急速向前,铁鞭前方的压迫区域就越来越大越来越夸张,百尺、百丈、千丈......

        前方妖物只顾追击也,丝毫没有停下来打搅,那么武将鬼神冷笑中,鬼神法力也不断凝聚增幅,他知道此妖非同小可,这一击必然要拿出十二万分的力气。

        到最后,铁鞭犹如山岳横断,携海啸之势打去。

        “孽障,纳命来——”

        这股强大的压迫感,就连此刻的弥黄的不能再无视,飞遁的同时不由回头看去,见到那鬼神气魄已经弥漫在天边,这一击蓄势已成,绝对威力惊人。

        鬼神呼啸恍若阴间雷霆。

        不过这等气势,非但没有令弥黄惊惧,反而使得他的脸上露出兴奋的色彩。

        “好厉害!若非今日要事在身,你也算值得我真正出手灭杀!”

        话虽如此,弥黄也无法不做改变,飞遁不止,但身形扭转以正面朝向背后,身上衣衫鼓起,一股澎湃妖力带着强大的妖气弥漫而出,双目之中更是翻出点点星辉,双手伸展交错向前,准备挡下这一击,甚至打算借力。

        这一切也仅仅是在瞬间,下一刻,鬼神铁鞭已经到了弥黄跟前。

        犹如海啸吞没小舟,弥黄瞬间被这一鞭的威势所覆盖,周围一切全都倾覆,但这不过是余波,一息之后,在这个“波涛”之下,弥黄双臂才刚刚挡在打来的铁鞭之上。

        “轰隆隆——”

        和之前弥黄与胡云斗法不同,这是绝对力量的碰撞,强灭的冲击向四周扩散,就如同要将视线所及的阴间大地撕裂。

        双手死死抵住铁鞭,脸上都青筋暴起,嘴角更是浮现獠牙,铁鞭不断压来,令弥黄怒意上涌,他知道自己无法借力了,这一鞭有古怪。

        武将模样的鬼神也看穿了妖怪的打算,不但铁鞭打来角度十分刁钻,更是蕴藏了一股武道威煞所凝聚的势能,是武道极高境界的无相劲,弥黄只要敢竭力,不但要承受伤害,而且也会被打向其他方位。

        弥黄也一瞬间看穿了这一点,但为时已晚,现在最好的应对就是全力接下这一击。

        “喝啊——”

        “哼——”

        鬼神之力与妖魔异力在这广阔荒芜的阴间大地上交锋,周围的一切都被撕扯,无尽阴气和烟尘被掀起。

        即便是早已经遁出极远距离的舍姬和孙一丘,依然能感受到那一股地动山摇般的动静,二人回望远方,天地之交满是尘土且光暗扭曲。

        “舍姑娘,他们......”

        “我们顾不上他们了,必须赶紧跑,希望两位尊神能为我们争取到逃脱的时间!”

        孙一丘心中一沉,他只是见识少,并不是傻,舍姬这么说等于是她认为两尊鬼神很可能斗不过那个可怕的妖怪。

        后方远处,弥黄与鬼神的交锋已经到了双方蓄势的顶点,弥黄最终被这一击撼动,径直打向大地,如同一颗坠地流星一样消失在地表。

        武将鬼神看了一眼远方,舍姬和孙一丘的遁光早已经看不见了,随后他马上看向大地,对方虽然承受了他这一击,妖气居然凝而不散,说明几乎没有撼动其根本,足见恐怖之处,所幸这是在阴间,而且他也非孤军奋战。

        “咚~咚~咚~咚......”

        钟声传来,每一声钟响就会翻滚着削去一层土石,更是将弥漫的烟尘扫去。

        很快,大地上半跪的一个清晰起来,但其周身的妖气之恐怖,几乎将周围微微扭曲,好似热力翻滚之下的视线错觉,其浑身上下似乎丝毫未损。

        每一次钟声伴随着一阵光芒闪过,妖物身上就会承受一重重压,并且一次强过一次,以至于大地的裂痕都在不断延展。

        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这妖物居然缓缓站了起来,武将鬼神死死盯着下方,而远处的高帽鬼神瞳孔也微微散大,两名鬼神心中升起明悟,此妖物,乃是他们平生所遇之最,没有之一。

        弥黄看了一眼远方,然后缓缓抬头看向天空,看向悬浮着严阵以待的武将模样鬼神。

        “不解决你们是不太追得安稳了,想来你也非无名之辈,就刚刚那一手确实了得,报上名来。”

        鬼神死死握住手中铁鞭,冷声道。

        “吾乃幽冥阴帅之一,甘清乐大神是也,你这妖孽是谁?如此道行绝不可能是无名之辈!”

        弥黄点了点头。

        “你死前我会告诉你的。”

        轻描淡写的一句过后,大地上的弥黄已经只剩下了残影,在鬼神眼中,一道模糊不清身影已经急速射向天空。

        武将鬼神瞳孔巨缩,铁鞭抡成铁轮,重重打向弥黄。

        “咚——”

        钟声响起,法光闪过,弥黄的身影从模糊不清瞬间慢了一些,也变得清晰了不少,武将鬼神趁机出手。

        “轰隆......”“轰隆......”“轰隆......”

        瞬间三击,只有防守之力没有进攻之能,拳掌脚从三个方位接触铁鞭,每一次都将铁鞭打得弯曲,武将鬼神也被打向大地,“轰”地一下,双脚如插葱般伫立在大地上,金身法相的腿部一直没入到膝盖。

        但不容鬼神喘息,弥黄攻势已到,一指点出后庚金之气化生剑气,须臾之间已经到了眉心,他只来得及铁鞭阻挡,剑气稍偏已经削去肩头大片血肉,身上铠甲不能阻挡分毫。

        阴帅肩头血肉离体鲜血流淌,然后离体的血肉瞬间化为金粉消失,但武将鬼神仿佛看不到这些伤痛,双腿一挣,轰隆一声破地而出直冲云霄。

        阴帅微微眯眼,千百年法力和香火之力不断涌出,脸上眉毛胡须不断伸展,仿佛凭空涨了好几尺,就连双目都好似带着一抹狭长的金色火焰,宝贝头宝贝盔铠甲更是直接粉碎,化为金色流水灌入体内,反正铠甲没用,那么就增强自身之力,若还有机会,总能再祭炼的。

        此刻鬼神已经露出那钢针一般的须发,如张飞似钟馗。

        “孽障休狂”

        “好气魄!”

        弥黄赞叹一声再度出手,不拘泥于术法拳脚,随心所欲不断打出,仿佛在享受战斗。

        鬼神不敢有一刻懈怠,几乎没有还手之能,即便如此,每挡下一击都倾尽全力,虽然十几息间已经满是创伤,但无穷神道法力和香火愿力涌出,顷刻间就能恢复伤势,至少表面上看是这样。

        并且鬼神钟声也没有一刻停歇,每一次钟声响起都能提振阴帅士气,而在弥黄身上的压力也会重一分,每到关键时刻,弥黄的动作也能在钟声下让阴帅看清。

        “咚——”

        此刻钟声再起,弥黄刚刚一爪掐向鬼神天灵盖,即便钟声带来重压,但鬼神来不及闪躲。

        但忽然间。

        唰——

        阴帅居然直接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之时已经到了弥黄上方,浑身肌肉隆起,身上遍布的金血如同金色纹路,铁鞭之上恍若缠绕金丝,变得分外耀眼。

        弥黄只来得及微微侧头,脸上瞳孔也是微微一缩。

        ‘移形换影?居然有这等武道修为,居然换得动?居然等到这会才用出来?刚刚一直在麻痹我就是为了这一击?’

        移形换影作为武道至高境界的一种体现,传说由武圣当年在无量山绝境中所创,凭借此技,武圣左无极一人能当亿万荒古妖魔,血肉之躯生生重铸一座“两界山”。

        但这种逆天武技的达成条件极为苛刻,除了需要天赋和难以想象的努力,更需要达到武道中至诚之道,鬼神这等存在会修武道很正常,但神道所束,换影如换山,根本不可能换得动的!

        但再不可能,事实摆在眼前。

        “死——”

        阴帅面目狰狞,毕生修为凝聚于此,金身都显得斑驳,铁鞭如同一把金色长刀,朝着妖物胯部之间劈落,心中信念无穷,势要将妖物劈成两半。

        这一刻,弥黄刹那间有无穷肌肉隆起,衣衫破碎体型暴涨,居然要现出原形,双腿光泽黝黑恍若金刚,合拢架向上方,身躯旋转双臂连点向上。

        “吼——”

        “当——”

        光芒耀眼轰鸣胜雷,一切仿佛在光芒中被撕扯,那持钟在外的高帽鬼神也口吐神血被掀飞,金钟也寸寸碎裂射向四方......

        良久之后,一切动静逐渐停歇,只有一头一丈高的金色凶猿站在地面,它右手扭曲,右腿上有深深的裂痕一直延伸到右侧要不,深度更是直达骨骼。

        凶猿左手按住右手扭动一下,咯啦啦一声手臂已经复位,至于刀口则不管不顾,它转头看向一侧,那名高帽鬼神已经遁走消失,再低头看向不远处的地面,那名阴帅只有半个躯体半张脸了。

        凶猿慢慢缩小,变回了儒生模样。

        “甘清乐,不错,我会记住你的。”

        喃喃着说完这句话,弥黄刹那间消失在原地,向着远方飞遁而去,战场中心,只剩下阴帅残破的金身法相,正在逐渐化为金粉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