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南城在线阅读 - 实体书番外

实体书番外

        徐庆堂是杭城最负盛名的大酒楼之一,在全国各大城市都开有分店。

        就在上个月,这家延续了三百多年的老字号酒楼,终于在徐家长孙徐砚的带领下挂牌上市。

        徐砚其人,生于美食世家,自幼便展现了惊才绝艳的美食天分,据说一本菜谱,只要翻过一遍他就能记住,并且马上就能照着菜谱烹饪出一道美食来。初中时代起,徐砚便在国内外各大美食比赛上登台亮相,斩获奖牌无数。

        徐砚无疑是一位美食大家,但一个美食大家,也能成为商业奇才,随着徐庆堂的上市,徐砚也顺利跻身于全国优秀青年企业家之列,媒体争相报道。

        林溪是徐庆堂的忠诚食客,那里的菜每道都很对她的胃口,但直到看见媒体报道,林溪才知晓了徐砚这号厨届天才。那几天,网络到处都是徐砚的视频,视频中的男人要么在参加美食比赛,专心烹饪,要么便是西装笔挺地接受采访,面容清俊,言辞简练。

        无数女粉跪拜在了徐砚的英俊、美食之下,林溪也曾对着徐砚的视频花痴很久。

        但林溪与普通的女粉不一样,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吃货,也是一位言情作者。

        徐砚身穿白色大厨制服的身影,他烹饪出来的一道道美食,刺激了林溪的灵感。

        林溪决定,她要写一本美食文。

        写作需要灵感,但想要将这个灵感转化为一个饱满的故事,更需要采集相关资料。林溪居住的城市距离杭城只有一个小时左右的高铁车程,做好旅行计划后,林溪拖着一个粉色的行李箱出发了。

        杭城的徐庆堂位于繁华的市中心,徐家老宅却坐落在一条梧桐小巷,白墙灰瓦,清幽得仿佛与世无争。

        林溪缓缓地走在小巷,目光逐次扫过门牌号,终于,叫她发现了徐家的宅子。那是一座古色古香的中式庭院,林溪往里张望时,恰好有位穿旗袍的老奶奶出来了,老奶奶估计有七十多岁,脸上布满皱纹,但依稀能看出,她年轻时一定是位美人。

        林溪礼貌地朝老奶奶笑:“您好。”

        老奶奶正要出去与牌友们打牌,见到一个文文静静秀美的年轻女孩,很是投眼缘,她慈爱地问:“有什么事吗?”

        林溪摸摸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自我介绍道:“奶奶,我叫林溪,平时喜欢写小说,有幸出版过几本书,最近突然想写一本美食题材。徐庆堂历史悠久,我想简单地采访下徐家人,积累一些烹饪素材,当然,如果主人家忙,我就不打扰了。”

        老奶奶眯了下眼睛:“你叫林溪?”

        林溪茫然道:“是啊,您认识我?”她的笔名也是林溪,该不会那么巧,老奶奶看过她的书吧?

        老奶奶摇摇头,感慨地道:“我婆婆名字里也有个溪,当年就是她将徐庆堂搬到杭城来的。”

        林溪查过徐庆堂的资料,知道老奶奶说的就是徐庆堂有名的一位女掌柜,徐清溪。

        林溪吃惊老奶奶身份的时候,老奶奶拿出手机,对着手机道:“璐璐啊,你出来一下,我在门口呢。”说完,老奶奶挂了电话,笑着朝林溪解释:“璐璐是我孙女,我要出门了,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她吧。”

        徐璐是徐砚的堂妹,其父是徐砚的亲叔叔,国内有名的汽车大亨,非常有钱!

        林溪有点紧张,怕千金小姐难以相处。

        过了一会儿,徐璐出来了,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子,应该还在读大学。

        老奶奶刚报出林溪的身份,徐璐就激动地扑了过来:“林溪,我是你的铁杆书迷!我买了你所有的出版书!”

        林溪受宠若惊,老奶奶见两个女孩子合得来,笑眯眯地去打牌了。

        徐璐热情地将林溪请进徐宅,得知林溪要写美食文,徐璐突地一拍手,帮林溪出主意道:“那你写我曾祖父曾祖母吧,我一直觉得他们俩的故事可以写成一部小说,真的,特别特别浪漫,除了大哥,我就没见过比我曾祖父还令人着迷的男人!”

        林溪只想写美食题材,对别人的真实故事并不热衷,虽然徐璐说的很夸张,可现实就是现实,真人怎么可能有小说里的浪漫情节?

        徐璐却没等林溪表示就跑出去了,过了会儿,她捧了一本又厚又大的相册过来,兴奋地对林溪道:“我曾祖父曾祖母的照片都在这里了,你来看!”

        出于礼貌,林溪笑着坐到了徐璐身边。

        徐璐翻开相册,第一页,是个铅笔素描的女人,很美。

        林溪看怔了。

        徐璐收敛笑容,有些难过地讲了她曾祖父的母亲的故事,一场旧时代的悲剧。

        林溪被戳中了心。

        徐璐继续翻照片,每一页都会介绍。

        “这是他们的第一张合影,奶奶说,当时曾祖母还没喜欢曾祖父呢,曾祖父很霸道,出国前威胁曾祖母跟他合影,你看,这张后面还有字,曾祖父写的,怀修致清溪,多浪漫。”

        翻了几页,新的照片上,除了徐清溪与顾怀修,开始多了一个漂亮的男娃娃。

        “这是我爷爷,爷爷小时候真可爱,当然,现在也是个帅老头。”

        “这张是我曾祖母第一次出国时照的。”

        林溪低头,就见照片上,徐璐的曾祖母穿着一条白底碎花的长裙子,站在纽约街头,一手扶着帽子,回头朝镜头微笑。女人的眼睛又清又亮,笑得像被幸福滋润的花朵,那个叫顾怀修的男人虽然没有出现,但一定就在她的眼睛里。

        “这是建国后,曾祖父新开的汽车厂,这是厂子生产的第一辆新车。”

        照片背景是东盛汽车厂,崭新的汽车前,顾怀修、徐清溪并肩而站,中间是他们的儿子。

        ……

        厚厚的相册几乎装慢了,每张照片都是一个甜甜的故事,徐璐讲的认真,林溪听的也认真,不知不觉,窗外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顾怀修与徐清溪的故事,也终于到了尾声。

        “这是他们的最后一张合照。”徐璐伤感地说,“曾祖母住院后,曾祖父一直陪在她身边,晚上也住在医院,曾祖母一去世,短短一周,曾祖父的头发全白了。自那之后,曾祖父再也不肯拍照,也不爱说话了,总是一个人在杭城溜达,走他与曾祖母走过的路,直到去世,曾祖父都没有再离开过杭城一步。”

        “曾祖父说,他答应过曾祖母,以后去哪儿都会带着她,现在曾祖母葬在杭城,哪都去不了了,那他就留下来,寸步不离地守着她。”

        说到这里,徐璐连续抽出两张纸巾,一张给自己,一张给林溪。

        林溪眼圈红红的。

        她曾经以为浪漫的爱情都是虚构的,现实里的感情都波澜不惊,但今日她才知道,现实里也有一种刻骨铭心、矢志不渝,远非浪漫二字可形容。

        “怎么样,你觉得可以写成小说吗?”合上厚厚的相册,徐璐问林溪。

        林溪苦笑着摇头:“我怎么写,也写不出他们真实经历的一半精彩。”

        徐璐很失望。

        林溪笑着开解她:“其实我觉得,这是你们家族的故事,一代一代口口相传下去,就像徐庆堂酒楼一样,无论经过多少风雨都屹立不倒历久弥新,不是更有意义?”

        徐璐想了想,恢复了精神:“对,我是从奶奶那儿听来的,等我老了,我也讲给我的孙女听。”

        两人又聊了聊,林溪准备走了,徐璐留她在家里用饭,林溪坚持婉拒。

        徐璐送林溪出门,到了徐宅门口,迎面走来一位身穿黑色西服的高大男人,夕阳从一侧笼罩下来,年轻的男人神色清冷。

        林溪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呆呆地看着那人。

        他长得,与照片里的顾怀修,有几分相似。

        徐砚没想到家里会出现一个陌生的花痴女人,冷冷扫林溪一眼,径自擦肩而过。

        徐璐对着他的背影撇撇嘴,挽住林溪胳膊道:“我哥就那样,天天绷着一张脸,你别介意。”

        林溪笑着嗯了声。

        后来再遇,林溪真的没有刻意理睬徐砚,但某一天,徐砚却霸道地将她抵在墙上,吻她。

        爱情如一朵花,只需洒下第一颗种子,它便会生根发芽代代延续,为岁月添色,令时光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