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落凤坡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三章 空营计

第三百一十三章 空营计

        一席话落。

        马谡自然是没有丝毫的犹豫,径直的拱手劝诫着,发表着自身的看法。

        以他之见,定然是不愿意他以身犯险。

        即便是上一次携百余骑悍然杀出营中,搅得敌阵鸡犬不宁。

        他也是坚决持反对意见的。

        此是他的底线。

        在他看来,主将就应该居于中军,时刻亲临一线以命相搏,    终归是不靠谱。

        毕竟。

        武器,箭矢可不长眼睛。

        即便神勇难耐,也终究会有出意外的时刻。

        故而。

        这一瞬间的功夫,听闻赵统欲继续携众断后,他再度朗声出言反驳道。

        “没错,先生所言不错,将军您前番所受的伤势尚且还未好完全呢。”

        “如今我等又岂能令您独自断后,置于险境乎?”

        此言一落。

        一侧的少年霍弋也随之面露坚毅之色的附和着。

        以致于周遭其余众将再度高声劝说道。

        不过嘛……

        面对着诸将校间脸色间所挂着的担忧,赵统面上浮现洒脱一笑的神情,    并不以为意,轻轻活动了一下之前受伤的臂膀,以示自己并未有何大碍!

        瞧其胳膊活动自如,众将方才是渐渐长舒了口气。

        眼见着自家将军无事,才些许心安。

        过了约莫片刻间的功夫后,他遂又轻描淡写的回应道:“诸位,不必担忧本将的伤势。”

        “休养了大半月的功夫,伤口基本早已愈合了。”

        “此时丝毫不影响再度提枪上阵厮杀的。”

        说罢,他还顺便用手指了指着身席于甲胄怀里的护心镜,以及那看着就宛若材质极佳的玄铠宝甲。

        “有宝甲跟护心镜的护佑,本将先前所受的不过是些许外伤罢了,休养这么多日早就无事了。”

        此话落定。

        他此刻转而面色间流露着浓浓的庆幸之色。

        幸亏当初护佑众文武家眷从荆州之地奔赴成都时,其母眼瞧着他出征再外,却又不太重视甲胄的坚硬程度。

        为了其子的安危。

        赵母特意差人请江陵远近闻名的匠人为其打造了玄铠宝甲以及能在关键时刻救命的护心镜。

        而也正是率部冲击敌阵,令自身所受的外伤创口因宝甲的缘故并未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

        这亦让他意识到古代征战四方,为何神兵宝马、宝甲会是神器了。

        概因唯有了神驹、神兵方才会令自身的战力更上一层楼。

        而有了宝甲后,那寻常的箭矢一旦距离稍远,    穿透力道就已远远不足。

        外加上甲胄的防护力,    足以卸掉大部分砍来的重力。

        前番携众杀出营垒突袭敌阵。

        也是有着玄铠宝甲以及护心镜的防护。

        他所受到的伤势其实很有限!

        不过是些许外伤罢了。

        除却最初让大夫上了点药调理,外加上近日来的休养。

        基本上已经是愈合了,无有大碍了!

        可以说,冷兵器时代,宝甲就是武将的第二生命了。

        自此次亲自携众冲阵而受伤过后。

        赵统就深刻的理解了这句话语。

        一语落的。

        眼瞧着他脸色间所挂着的浓浓战意,众人不由心下再度一沉。

        他们追随了赵统如此之久,自然也知晓自家将军的本性。

        饶是一旦决定的计划,就很难再被人予以说服从而做出改变了。

        果不其然。

        只见赵统言语之间似是顿了顿,紧接着继续说道:“何况,话说过来,若本将先行领众撤离了。”

        “那断后还有何意义呢?”

        “一旦令敌军发现本将已不在大营坚守,那就凭我方留守的些许兵将,必然不会让曹军全力以赴的进攻。”

        “那曹将费曜定会遣一军围困,则自身亲率主力予以追击。”

        “为了大军能安然撤退,本将又岂能甘居其后?”

        一言言的亢奋话语吐落之下。

        一瞬之间,在场诸将看向他的眼眸中似乎是隐隐间有所湿润了。

        这就是他们的将军?

        绝非那种视性命如精贵的将领,每逢战时无不是奋勇当先,战至最后。

        绝不会做苟且偷生,    贪生怕死之辈。

        众人原本就崇敬无比的目光此刻仿佛是再度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从旁一侧的赵月静静旁观着这一切,    瞧着主将赵统遇战挑大梁,    而不是优先顾及自身安危,从而得到了众将校的一致推崇。

        她心间也越发崇敬不已。

        “看来他能够于军间有如此说一不二的军威,令众将无不信服,果然是有原因的。”

        她一时在心底下徐徐念叨着。

        而眼见着这一幕,赵月本也是出言劝诫他先行领众撤离的,不过瞧其眼神里所透出的决绝。

        遂也是默默将此番话藏在了心下。

        半响间的功夫。

        一席男装士子装束打扮的她,遂也拱手淡然恭贺道:“既然将军已是主意定下,那月就先行祝将军能安然抽身回返。”

        “且以将军神勇,想来定能威慑敌众,阻截追兵,并平安归来!”

        随着赵月这一番话语落定。

        周旁其余人亦是心下无奈,无法劝说其回心转意,只能是附和着恭贺着。

        随着此事达成共识。

        短暂的军议也并未持续多久,就快速告一段落。

        接下来,接连再度悍然打退了曹军上下的两次攻势。

        夕阳西下!

        在当天的黄昏后,夜幕渐渐降临。

        夜色伸手不见五指之下,曹军各部先是选择了休战,以缓解大战一日后的疲劳。

        至于此刻的汉营之间。

        明面上望却,却是一片风平浪静,不起丝毫的一丝波澜。

        可暗地之间,各部兵士已经在悄然的全副武装,持着兵刃快速出营,往南面的望城谷予以撤离。

        整次动作可谓是鸦雀无声。

        丝毫没有惊动到对面敌营丝毫的讯息。

        曹军自然也就未发现此一反常的现象。

        一夜之际。

        汉军各部已是在霍弋、马谡的执掌下快速往望城谷已西撤离,以期与白马羌所部汇合。

        唯有赵统以及军中两百余骑卒继续留于营中待命!

        而对于这一情况,赵统自然就没有指望着继续坚守大营。

        毕竟,己方兵力本就处于劣势,又相差数倍。

        现在主力各部还徐徐撤退。

        以留守的区区士卒,又岂能继续硬抗着曹军无比凌厉的攻势呢?

        而他独独留守了军中唯一的两百余骑卒,就已经考虑好了要继续携众出击,搅乱敌阵,以从运动战,利用骑兵机动性袭扰敌卒。

        而他也只留屯了少量干粮,只够两百骑卒基本上两日间的用度。

        也就是说。

        此番他只能用区区两百骑士于正面硬抗数倍的敌卒长达两日之久,予以是拖延敌军追击的时间。

        难度自然是不小的!

        但别无他法。

        目前这点兵力,也只能依靠主动出击来阻隔敌军了。

        只不过。

        就在这天夜里,随着主力各部都相继撤出大营后,就连赵统也赶在黎明之际悄然率数百卒骑卒退出了营垒间。

        只留下了一座空荡荡的营垒。

        直至次日,曹军各部重新集结而起,欲继续发起猛烈攻势,可却是才发现了端倪。

        敌营间已是空无一人!

        值此重大情况,一线将领岂敢擅自做主,在下令吩咐各部暂时原地待命,停止进攻后,就差人立即赶赴军阵之间向正在督战的主将费曜呈禀道。

        时间快速划过。

        斥候快马回返,遂面上有些微红,流露喘息之色,并拱手向一席戎装,居于马背之间的费曜高声禀告道:

        “启禀将军,敌营似是有异常。”

        “现营中空无一人!”

        “一线将军生怕敌将赵统又有何诡计,遂不敢继续进攻,特命小人来通禀将军定夺!”

        此一言落定。

        斥候的一番汇报的语气,声调听起来也是极为的顺耳。

        显然,对于斥候已是太过熟悉。

        此一语而落,反是费曜一时间不由皱起了眉宇,略微思吟片刻后,方才喃喃嘀咕道:“哦,敌营空无一人了?”

        “这是什么情况?”

        “这是敌军退走了,还又是那赵统的阴谋乎?”

        一语而落。

        费曜一时间都不由有些在心下狐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