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把渣王迷的死去活来在线阅读 - 第326章 同乘一车

第326章 同乘一车

        云挽月道:“我在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什么相熟的人了,所以任何出现在我生命中的人,都对我很重要,我想找到这段丢失的记忆。”

        “这段时光,因为这个人,一定曾经美好过,王爷,我相信你应该理解我。”云挽月轻声道。

        夜北澜听见月凰说这些话,心中也有一些怔然。

        因为他的确能理解云挽月。

        因为他也是一样的。

        他在万鬼门那段相对晦暗的时光里面,遇见了蓉儿,所以他觉得,所有的苦难,好像都温柔了起来。

        也正是因为这样,今日他才会跑到这个曾经他恨不得早日逃离,永远都不回来的地方追忆往昔。

        夜北澜被云挽月刚才的话触动到了,接着就道:“我们先下山,你想好想问什么,我可以给你说说。”

        云挽月有些欣喜,但又怕夜长梦多:“王爷不如现在就和我讲讲吧。”

        夜北澜皱眉打量了云挽月一眼:“你的全身都湿透了,不方便说话。”

        感觉到夜北澜的嫌弃,云挽月低头看了自己一眼,就算是已经被夜北澜宽大的外袍遮挡住了,可是还是能透出一些玲珑的身段。

        云挽月也有一些尴尬了,当下就道:“那就听王爷的。”

        夜北澜有些不耐烦地看了秦守一眼:“你把衣服也给月凰姑娘。”

        秦守没有犹豫,又把外袍给了云挽月。

        这样一来,云挽月裹了两层衣服,就把自己遮挡得严严实实了。

        到了山下。

        云挽月正想找寻自己的马车,茫然四顾后,却发现……马车和马儿都没了踪影。

        这只剩下一辆马车,马车的车辕上,甚至都刻着富丽堂皇的纹饰,这是澜王府的马车。

        云挽月尴尬在这了,看着这仅此一辆的马车道:“那个,王爷,我的马车好像丢了。”

        夜北澜上山的时候,并未发现这附近还有其他马车。

        这会儿见云挽月这般,就淡淡的道:“上来。”

        夜北澜和云挽月,就这样同乘一辆马车。

        云挽月担心离得近了,夜北澜察觉到自己就是云挽月,于是刻意往边上靠了靠,此时秦守赶车,马车缓缓行驶。

        虽然说穿了两个人的外袍,可是下山的路格外的冷,此时的云挽月已经冻得瑟瑟发抖了。

        夜北澜瞥了云挽月一眼,并没有多加照拂的意思。

        不过云挽月舍不得自己吃辛苦,见马车中还放着一个手炉,伸手摸了摸发现是热的,就对夜北澜道:“王爷,借用一下。”

        夜北澜虽然没打算主动关心眼前的女子,可是也不会刻意去为难谁,于是就微微点了点头。

        云挽月暖了一会儿身子,这才开口道:“王爷现在可以给我说说,那万鬼门的事情吗?”

        “万鬼门是数年前存在过的一股邪恶力量,他们以养蛊,培养药人为方式来扩大自己的势力。”夜北澜简单介绍了一下万鬼门。

        为了消除万鬼门对于夜都百姓的阴影。

        朝廷早就下了禁令,不许百姓私下谈论起这件事。

        不过这种禁令,对于夜北澜这样身份的人来说,根本就不重要。

        “当初他们行事嚣张,在夜都这种掳走了不少少年少女,这件事,你应该是知道的。”夜北澜顿了顿。

        云挽月点头,她刚才的确提起了。

        “我也是多方打听,才知道当年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云挽月解释道。

        夜北澜对于月凰知道这件事并不意外,虽然说朝廷不许大家议论,可也不是什么少数人知道的秘密。

        月凰要是想利用繁花楼打听这点消息,还是很容易的。

        正是因为繁花楼可以给他建立一个消息网络,他才愿意接纳月凰,和月凰合作。

        夜北澜道:“按照你的说法,你当年应该就在这些少年少女之中。”

        “那万鬼门之中,到底是怎么样的?”云挽月也大致知道了,这万鬼门不是什么好地方。

        夜北澜的眸光深邃了起来,里面甚至带着几分赤色:“那是一个能让死人变活,活人死去的地方。”

        云挽月很是惊讶:“死人还能变活?那是神仙才能做到的事情吧?”

        夜北澜嗤了一声:“那万鬼门可以让蛊虫,在死去的人身体之中繁育,然后恢复生机。”

        “只不过这样的人,只不过是行尸走肉,并没有灵魂。”夜北澜继续道。

        云挽月听了这些,也觉得匪夷所思。

        接着,夜北澜又道:“至于那些活着的少年少女,但凡进入万鬼门的,绝大多数都被中下了蛊虫。”

        “能活下来的,就成了药人。”

        “活不下来的,就成了蛊虫的食物。”夜北澜闭上眼睛,忍不住地想着,耳边传来的一阵阵惨烈的尖叫声。

        那和他玩得很好的馨儿郡主,就那样活生生地死在了他的眼前。

        那年馨儿才八岁,还是个活泼天真的小姑娘,到了陌生的地方,一直喊着:“北澜哥哥,我怕……”

        他说,他会保护好馨儿的。

        夜北澜止住回忆,睁开眼睛:“当初能从那种地方回来的人,百中无一。”

        “你若真的是从万鬼门逃出来的,也是命大。”夜北澜并没有怀疑,月凰是不是真的从那种地方逃出来的。

        逃出来的人虽然不多。

        可还是有一些人获救了,还有一些人趁乱自己跑了。

        只不过这些人,大多数都没能撑过蛊虫的反噬。

        就算是他,也足足在床上躺了一年,用尽了宫中的良医,才活了下来。

        而月凰说的失忆,夜北澜就更不会怀疑了。

        他最开始的时候,也失去了那段记忆,是后来一点点想起来的,只不过想起的记忆,还是有一些错乱。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那么慢找到蓉儿。

        若是能早点找到蓉儿,和蓉儿定下婚约,也不会让人算计的和云挽月成了亲。

        伤了蓉儿的心,也牵连了云挽月。

        还有蓉儿,蓉儿也说,记不清楚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今又多了个急不得当年事情的月凰,夜北澜就觉得,这一定和他们在万鬼门被中下蛊毒的经历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