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最凶之魔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麻烦

第十九章 麻烦

                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才下午第一堂课,还远远没到该饿的那个时间,李念闻着保温盒里飘出来的香气,忽地就生出了一种很强烈的饿意。

        让他不自觉分泌出了大量口水,用力咽了一口。

        “今天家里有事上午没来,这会儿刚到学校。”

        蒋苏苏解释了她没在上课的原因,接着有些幽怨地看了一眼李念,“你都没发现我上午没来学校吗?”

        “呃……”

        李念顿时噎住了,脸上露出尴尬之色。

        他还真没注意到蒋苏苏上午没来,或者说,他压根就没关心过。

        “好啦好啦,逗你呢。”蒋苏苏噗嗤一笑,被李念这反应逗乐了,“快趁热把汤喝了吧,冷了就不好了。”

        说着,她拉过李念的手,一把将保温桶交到李念手上。

        “我先去上课啦,拜拜。”

        蒋苏苏冲李念摆了摆手,走出一段距离后又回头喊道:“记得要趁热喝了呦!”

        说罢她就转身离去,直至进入了教学楼。

        李念收回视线,看着手中的保温桶,内心微微起了几丝涟漪。

        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转过身就看到莫辉杰、吴辰、王兴等一票武道社成员都趴在窗户后面,对着他各种挤眉弄眼。

        “记得趁热喝了呦!”

        莫辉杰双手做喇叭状,怪声怪气地对他叫道。

        引得其余众多武道社成员一片哄笑,纷纷模仿了起来。

        “……”

        李念嘴角一抽,直接回应他们一记中指。

        ……

        蒋苏苏带来的乌鸡汤确实大补,李念喝完之后,整个人全身上下都充斥着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并且一直持续了两三节课的时间。

        就连练功产生的疲惫都似乎比以往更快缓解了过来。

        这让李念不禁更加深刻地体会了周伟年曾经跟他们说过的那段话。

        那就是,武功不光是练出来的,更是吃出来的。

        光练不吃,永远别想练出什么名堂。

        趁着喝了乌鸡汤后身上的热乎劲,李念下午干脆就没回教室上课,留在武道社继续练灵猿拳。

        到了高三下半学期,课上基本上都不会教新的内容了,每天都是复习各种知识,去不去上并不会有多大影响。

        不过李念也不是直接翘课,而是先去办公室和老师打过了招呼,很轻松就征得了老师的同意。

        之所以这么容易不是因为李念和老师的关系好,而是他的武道生身份。

        整个七中对武道生都是宽松管理政策,请假什么的都比普通学生容易得多,这一切的根源是因为国家的武道推广计划。

        学校每多一个武道生,就能多一份资源倾泻。

        这也是七中为什么没有条件,却也硬要招武道生的原因。

        陈伟峰、彭山劣迹斑斑,却一直没有都被学校处理,同样也是因为这一点。

        不然换做任何一个普通学生,早就被踢出七中的校门了。

        李念去办公室打过招呼后,接下来的时间他一直都待在武道社里面练功,除了上厕所外哪也没去。

        一练就练了一整个下午,直至放学。

        等到放学的铃声响起,李念才停止练功,在武道社里面冲了个澡,然后就带上保温桶准备去还给蒋苏苏。

        不过没等李念到蒋苏苏所在的那个班级,才来到教学楼下的就撞见了从上面下来的蒋苏苏。

        和蒋苏苏一起的还有一个人,是上次和她一起在巷子里被堵住的娇小女生。

        李念这几天下来遇到了她好几次,知道她是蒋苏苏的同班好友,叫吴欣欣。

        “李念学长好。”吴欣欣很有礼貌地和李念打了个招呼,依然还是那一副羞怯的模样。

        李念却有些无奈,说道:“都说了别叫我学长,直接叫我名字就好了。”

        被称呼学长什么的,他总感觉怪怪的。

        “好的学长。”

        吴欣欣下意识就回了一句,接着就反应过来说错话了,脸上腾地一下就红了。

        一旁的蒋苏苏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

        “刚准备上去找你。”李念有些无奈,提起手中的保温桶。

        “早知道我晚点下来就好了。”蒋苏苏接过保温桶,眨了眨好看的眼睛,“毕竟这可是你第一次主动来找我。”

        “……”

        李念又不知道怎么回了,只能露出尴尬不失礼貌的笑容。

        这个女孩子总能让他说不出话来。

        “怎么样?”蒋苏苏帮他打破了这个尴尬,笑盈盈地问道:“好喝吗?”

        “好喝。”

        李念点了点头。

        说实话他还真没喝过这么好喝的汤。

        “是嘛?”蒋苏苏笑得更加开心,两个眼睛弯成了月牙状,“其实这汤就是我烧的。”

        “真的?”

        李念一脸惊讶,没想到蒋苏苏居然还有这么一手好厨艺。

        “当然是真的,燃气灶的火是我开的嘛,不就是我烧的汤么。”蒋苏苏一本正经地这样说道。

        “真厉害!”

        李念正发出着由衷的感叹,一旁的吴欣欣便忍不住提醒道:“苏苏她其实就是只开了下火,除了开火,其他什么都没干。”

        “……”

        李念这才反应了过来,不由一时无言。

        原来是这么个烧法。

        蒋苏苏又被他这样子给逗笑了。

        李念就这么和两个女生一路边走边聊,向校外走去,大部分都是他和蒋苏苏聊天,偶尔吴欣欣会插上一两句。

        没一会儿就出了学校大门。

        就在蒋苏苏还跟他说着话的时候,李念目光一瞥,看到不远处有几个人正向着他这边指指点点。

        是陈伟峰和彭山,不过另外三个人不认识,并不是武道社的人。

        李念微微皱眉。

        看那架势,那几个人似乎是冲着他来的。

        “先不说了,我有点事。”李念打断了还在说话的蒋苏苏,和她们告别,“明天再见。”

        “那明天见。”

        蒋苏苏明显有些不舍,却也没有强留他。

        “学长再见。”吴欣欣朝他摆了摆手。

        李念带着笑容也向她们摆了摆手,等到两个女生离开后,陈伟峰两人也和那三个人一起来到了他旁边。

        几个人一上来就散开,隐隐把他围住的架势。

        周围的学生看到这一幕,立马一个个离得老远,生怕受到波及。

        不过学生们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远处看着这边。

        “陈伟峰,这是什么意思?”

        李念视线扫过几人,落在陈伟峰身上。

        “没别的事,就是鹏哥想见你。”陈伟峰停顿了片刻,又加了一句,“许海龙就是鹏哥弟弟。”

        李念一听,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

        “陈伟峰,彭山。”他脸上直接冷了下来,“平时我是不是太给你们两个脸了?”

        两人都没想到这种情况下,平素向来好说话的李念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脸色顿时就变得不好看了起来。

        性情火爆的彭山伸手就指向李念,张口叫道:“李念!你不要……”

        “你们以为自己算什么东西?”

        李念一个跨步,一把抓住彭山指向自己的那只手,反手向反方向猛地一绞!

        咔!

        伴随着明显的脱臼声,彭山那张脸顿时痛成了猪肝色,痛叫一声就单膝跪倒在了地上。

        李念高抬右腿,猛地向下一砸,重重砸在了彭山的肩头!

        嘭!

        沉重的冲击让彭山整个身体都猛地一震,另一条腿也支撑不住,重重向地上一跪。

        “李念!你敢动手!?”

        陈伟峰又怒又惊,他没想到李念居然二话不说就直接动手,更没想到彭山竟然一个瞬间就被李念给干倒了。

        而且还是以这么屈辱的一种姿势。

        这家伙的实力在武道社不一向都是中等偏下的吗?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李念懒得跟陈伟峰废话,一个巴掌将旁边冲过来的那人抽飞了出去,那人嘴里的牙都被他给打断了,伴随着血沫一起飞了出来。

        同时一个侧踢狠狠踹在一人的小腿上,清晰可闻的“咔嚓”骨折声中,对方的小腿被这一脚直接踢断,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后面那个人怒吼一声,从口袋里直接掏出了一把折叠刀,但是才等他将折叠刀展开,就被李念一脚蹬在了肚子上。

        他连惨叫都没发得出来,被这一脚踹出去四五米,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转眼间就剩下陈伟峰一个人还站着。

        陈伟峰刚还准备上去动手,这会儿直接愣在了原地,眼看着李念向他这边走来,他说话都开始愣愣巴巴了起来。

        “李...李念....”

        李念一把捏住了陈伟峰的脖子,打断了他后面的话。

        陈伟峰不是没有躲,但速度完全跟不上李念,直接就被李念卡着脖子从地上提了起来。

        “你和彭山在学校里搞风搞雨,可以,但是你们两个不该惹到我的头上来。”

        李念盯着陈伟峰满是慌乱的眼睛,用充满冰冷的语气说道:“本来我该给你们足够深刻的教训,不过念在同学三年的份上,我这一次就先放过你们。”

        “再有下次,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说完,李念就将陈伟峰一把甩了出去,重重砸在了三米开外的地面上。

        陈伟峰全身的骨架都差点被李念这一下给震散,浑身疼痛发软,一时都没有力气从地上爬起来。

        李念懒得再理会他,直接离开了现场。

        周围观望的学生们都看得有些发愣,谁也没想到五对一的情况下,最后居然是李念一个人直接放倒了五个。

        这一幕不由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不过大家接下来的反应就是幸灾乐祸和兴奋好奇。

        陈伟峰和彭山本就是七中的“名人”,几乎没有几个学生不认识他们。

        两人一下子在学校大门口这么多人面前被教训了一顿,顿时让不少人出了心中那口恶气。

        李念尽管平时不怎么张扬,但毕竟是武道社的一员,所以很快也被人认了出来。

        于是李念的名字很快在周围学生口中迅速传播了开来,并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在整个七中的学生群体中飞速扩散。

        李念还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变成七中的大名人,当然知道了也不会在意,最多只会觉得无聊。

        回到家的他吃完晚饭后,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去天台上练拳,而是收拾起了东西准备出门。

        “今天怎么去这么早?”陈信感觉有些反常,便问了一句。

        “有点事要办。”李念没有解释太多,将一件颜色鲜艳的t恤塞进了包里。

        陈信“哦”了一声,也没有再问,而是说道:“今天回来的时候记得帮我带一下电池,电池没电了。”

        她晃了晃右手腕上的腕表。

        这是心率表,时刻显示她的心率。

        当心率达到一百的时候,就会发出警告,提醒她安静下来。

        因为一旦心率达到一百二,她就会发病晕厥。

        “行。”李念应下,记在心里。

        “今天又遇到楼里的那个张婶了。”陈信趴在桌上,双手撑着下巴,“她又想拉我去上那个什么课,还说要给你介绍对象。”

        “不是告诉过你吗,遇到张婶就多远点。”

        李念听到张婶这个名字,顿时皱了皱眉。

        陈信给了他一个白眼,说道:“我后面又没长眼睛,哪能看到她从身后过来?”

        “……以后注意点就是了。”李念忍住给她一脑瓜崩的冲动,拉上背包的拉链,“好了,我先走了。”

        “注意安全!”

        陈信在后面叫道。

        她看到李念在背包里装的那些东西,就隐隐知道他出去是要做什么,所以才说出了这几个字。

        “知道!”

        李念头也不回,背对着她挥了挥手。

        接着他顺手带上了防盗门。

        砰。

        ……

        李念离开小区一路不停,径直来到隔了几个街道外的一条街上,在一家酒吧的马路对面巷子里停了下来。

        他抬头看了一眼酒吧名字。

        火山酒吧。

        再向酒吧那边望去,便看到酒吧大门外站了两个看场子的混子,两人的脖子上都纹了一个蝎子的图案。

        “就是这边了。”

        李念知道找对了地方,这里就是蝎子的地盘。

        蝎子是这里的一个新兴帮派,目前只有二十几号人,势力范围就是这一条街。

        许海龙的哥哥许天鹏就是蝎子的人,也就是陈伟峰口中那个所谓的鹏哥。

        李念就是为了他而来。

        李念做事向来小心谨慎,在上次和许海龙结下梁子后,他就通过娱乐城的熟人摸清楚了许海龙的底细。

        后来许海龙莫名消失,他便没再放心上,没想到许天鹏竟然派人找上了自己。

        显然许天鹏认为许海龙的消失和他有关。

        李念并不认为自己教训了陈伟峰几人一顿,展示了一点武力,就能让对方打消找他麻烦的念头。

        他还没有这么天真。

        与其等待麻烦不断上门,他决定直接出手,彻底解决掉一切麻烦。

        李念收回视线,打开背包,拿出里面那件颜色鲜艳的t恤,再取出黄色假发,假手链,假表,破洞裤……

        几分钟后,一个戴着手链,穿着花t恤和破洞裤的小混混从巷子里面走了出来,甩着头上的黄毛向火山酒吧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