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最凶之魔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吸血种

第二十四章 吸血种

        李念第一时间就将事件上报给了学校,而在见识了现场的血腥场面后,学校毫不犹豫地就联系了治安局。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治安局直接派来了二三十人,一来就封锁了现场。

        而让李念意料不到的是,一连几天都没有出现的周伟年居然也过来了,同行的还有上次在剑术馆见到的那个蔺采因。

        原本该作为问话对象以配合调查的李念,也因为周伟年的出现没有去走那个流程,直接被周伟年带在了身边又回到了现场。

        尸体处。

        负责尸检的人员蹲了下去,熟练地捏开了尸体的嘴巴,顿时两颗尖锐异常的犬牙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果然是那个东西,被你说中了。”

        周伟年看了一眼尸体,望向一旁的蔺采因。

        蔺采因死死盯着那对可怕的犬牙,“难怪这几天一直都找不到它,原来它早跑到外城这边来了。”

        “外城区……这下麻烦了。”

        周伟年深深叹了口气。

        外城区太乱太复杂,凡事一旦涉及到外城区,事情都会变得棘手好几倍。

        “把事情的具体经过说给我们听听。”周伟年忽然对站在身后的李念说道,“详细一点。”

        李念听他们两个说话还没怎么听明白,见周伟年忽然说到自己,便将整件事都详细叙述了一遍。

        包括他为什么来这里练拳,又是如何撞见行凶的男生,以及男生表现出的种种迥异常人的情况等等,全都毫无遗漏地全都说了出来。

        周伟年两人还没说话,治安局的一个人就忍不住问道:“你一个人就解决了这东西?”

        其余治安局的人也都露出了惊异、怀疑等神色。

        “嗯,有什么问题吗?”

        李念敏锐地注意到了这名治安人员的用词,对方将这个男生称之为“这东西”,而不是凶手亦或是嫌疑人。

        那人原本还想说点什么,不过他看了一眼周伟年后,便道:“……没事,我就是随便问问。”

        只是他脸上的表情却告诉李念分明不是这回事。

        周伟年也这才打量起了李念,不打量还好,一打量直接让他吃了一惊。

        这才几天没见,李念给他的那种感觉明显比上次强出了一大截,不光周身肌肉轮廓隐隐大了一圈,并且呼吸也变得悠长了许多,心跳更加强劲有力。

        这分明是已经进入了第一阶段的表现。

        周伟年问道:“你什么时候都进入了第一阶段?”

        “第一阶段?我没有啊。”

        李念被这话问的一愣,他第二针强化都还没打,怎么可能进入第一阶段。

        他下意识看了一眼零号芯片,便看到上面还显示处于初始阶段。

        “没有?再让我看看……”

        周伟年还有些不信,上来又是捏李念的胳膊肌肉,又是翻李念的眼皮,还让李念张嘴给他看牙口。

        搞得不像是在检查李念的实力,而像是在给李念看病。

        “他确实还没到第一阶段,但已经极度接近了。”

        蔺采因在一旁开口说话了,他眼中带着几分疑惑,“不过我记得上次见他的时候,好像离这种程度还差不少。”

        “所以我才纳闷这小子进步怎么这么大。”周伟年停止了对李念的折腾,摸起了下巴,“你这几天都干什么了,实力进步这么迅速?”

        “没干什么,我这几天一直都在练灵猿拳。”

        李念不好解释自己身上的变化,便故作疑惑道:“难道是灵猿拳的原因吗?”

        “灵猿拳么……”周伟年陷入沉思。

        蔺采因本来还想说些什么,见到周伟年这幅认真思考的样子后,眼中不由微动,似是也明白了些什么。

        “灵猿拳不是一般的武功,如果是灵猿拳那也不是没有可能。”

        周伟年沉思片刻后,说道:“能这么快就将灵猿拳练出效果来,罗旭师兄将灵猿拳传给你,看来还真的传对了。”

        李念没想到周伟年居然真的信了他的瞎话,不过这样也好,省得他再费心思圆下去。

        他现在更感兴趣的是地上这个尸体。

        “老师,这究竟是什么东西?”李念将话题重新引回了案子上面。

        周伟年看了一眼蔺采因,说道:“原本这事上面要求保密,不过你既然见识过了,那告诉你也无妨。”

        他缓缓道:“这个尸体在死之前已经不是人类了,而是血尸。”

        “血尸!?”

        李念听到这两个字,不由猛地一惊:“难道就是吸血种制造出的那种血尸?”

        “没错,就是那种血尸。”

        周伟年点头。

        李念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他终于明白了治安局这么大张旗鼓的原因。

        平时在上武道课程时,周伟年除了给他们讲解武道知识外,还会讲一些关于凶兽魔物的基础知识。

        其中便有一种名为吸血种的异种怪物。

        因为其过于可怕,周伟年曾经花费一堂课的时间专门讲这种怪物。

        吸血种名如其意,就是一种以血液为食的怪物,不管人血还是兽血都是它们的食物,而绝大部分吸血种都更加酷爱吸食人类的血液。

        性残嗜食人的怪物有很多,但吸血种比其他怪物更为可怕。

        因为吸血种有着丝毫不下于人类的智慧,和那些与野兽差不多的凶兽有着天壤之别,更要命的是,吸血种外形和人类完全一致,混在普通人群中根本区分不出。

        唯一的区别在于它们嘴里用于吸血的獠牙异常突出,但只要吸血种刻意隐藏獠牙,就没人能看出来。

        最恐怖的地方在于,这东西在吸食人血的时候,会将一种名为血毒的特殊毒素传染给人类。

        人类一旦感染了血毒,身体会在几天内发生变化,犬牙开始变得突出尖锐,指甲也会逐渐锋利坚硬,不管是形态还是性情都慢慢向着吸血种靠拢。

        但这并不代表着感染者会变成吸血种,他们在感染的过程中会逐渐失去理智,性情开始变得极端冲动,很容易突然间失控就攻击其他人。

        到了最后更是变得浑浑噩噩,就像行尸走肉一样,故而叫做血尸。

        而被血尸攻击过的人类,也有感染上血毒的风险。

        这就是吸血种的恐怖之处了,一旦出现在一个地方,又没有得到制约,血尸的数量就会在短时间内呈指数级增长爆发。

        所以不管是什么地方,只要发现吸血种的存在,就必定要找出其存在解决掉,以防酿成大祸。

        ……

        李念回忆起与凶手相遇的过程,发现其表现确实非常符合对血尸的描述。

        但他还有一个地方有些不解。

        “我记得老师你说过,血尸同样也是吸食人血,那个受害者为什么会被撕咬成那样子?”

        受害的女生就像是被野兽攻击过一样,喉咙里的气管都暴露在了外面,与吸血种吸食人血的描述有着很大的差异。

        吸血种据传都有着严重的洁癖,绝不会在吸血的时候弄得这么血腥。

        “吸血种是吸血种,血尸是血尸,两者看上去很相似,实际上有着极大的差别,你要记住这一点。”

        周伟年给他做出了解释,说道:“血尸在失控的时候就和野兽没有区别,所以这其实很正常。”

        听了他的解释,李念这才明白了过来。

        接着周伟年又将那个吸血种的事原原本本都告诉了李念。

        原来那个吸血种一开始是在江静市被发现的,暴露行踪后,被江静市的几名入阶武者打成了重伤,于是一路逃遁到了他们五阳市这里来。

        那几名入阶武者当中有一人就是钢拳门的门主,蔺采因便是受命和其他人一起追杀重伤的吸血种,这才来到了五阳市。

        他们去剑术馆的那天,蔺采因便是为了通过罗旭的关系来转告吸血种的事情,这才引起了五阳市高层的高度警觉。

        周伟年这几天一直都没有出现,便是在追查吸血种的存在。

        “你这个学生实力进步这么大,不如让他也加入调查组,反正也符合了加入的条件。”

        蔺采因忽然说道:“他是外城出身,对外城有些地方的了解肯定比你要强,而且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机会。”

        周伟年下意识就想拒绝,但在听到最后一句时出现了犹豫。

        他沉思了片刻,还是摇头道:“不行,他是有进步,但这事对他来说实在太危险了,他还年轻,日后机会多得是,没必要在这里博命。”

        蔺采因皱起了眉,说道:“危险确实是有,但机遇不也同样巨大?如果只看危险而不看背后的好处,那还练什么武功,做什么武者?他和我们一样都是底层出身,不用命去博又何来的机会?你想让他到了我们这个年龄再开始后悔吗?”

        这番话明显触动了周伟年。

        他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整个人脸色都开始变幻不定了起来。

        李念则在一旁做个安静的看众,尽管事关他自己,但这事明显轮不到他说话。

        “而且你还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那个吸血种被打成了重伤,没有了原本的入阶实力,现在是最好杀它的时候。”

        蔺采因眉头紧锁,满脸忧心。

        “可要是一直都找不到它,让它暗中吸血恢复实力,到时候可就不是死上一两个人这么简单了。”

        他亲眼见过江静市几大入阶武者围攻那个吸血种的场面。

        那个吸血种速度奇快,疾如闪电来去如风,同时面对几名入阶武者都不落下风,要是换做任何单一的入阶武者对上它,估计都会有生命危险。

        五阳市总共只有两名入阶武者,相比江静市要弱上许多,很难抗衡恢复过来的吸血种,到时候整个五阳都有沦陷的可能。

        “我们现在需要每一份力量的加入,用最短的时间彻底解决吸血种的隐患。”

        蔺采因沉声说道。

        周伟年最终还是被对方说动了,点头道:“行,那就让他也加入进来,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让他接种第二针强化。”

        “他也是时候进入第一阶段了。”

        蔺采因点了点头。

        这时候李念才有机会插上了话,疑惑道:“老师,不是要两周才能打第二针吗?”

        现在才过去了一周左右,离第二针要求的两周还差好几天。

        “对别人来说要两周,但对你来说已经不用了。”

        周伟年摇了摇头,说道:“就像一份感冒药,成人一次性就能吃下去,而儿童却不能这么做,必须分两次服用,否则很容易因为用药量过大造成事故,就是这个道理。”

        不得不说他的这个比喻确实形象,让李念一下子就明白了原因。

        “强化的本质,实际上是通过对我们进行某种深层次的刺激,从而让肉身从细胞层次开始发生整体性的蜕变。”

        周伟年没有停下,说到了强化这件事的本质。

        “通过强化需要满足两个条件,我们武者通常称之为外因与内因。”

        “外因便是体魄强度,只有足够强悍的体魄才能挺过强化的过程,一根纤细的钢丝绳可以吊起一吨重的重物,换成同样粗细的麻绳就不行。”

        “内因则在我们体内——在我们蜕变强化的过程中,短时间内的消耗会非常巨大,满足外因的条件下,如果体内每一个细胞都能量充盈,那么强化自然成功,相反强化必定失败!”

        就如飞机飞往目的地,燃料充足自然平安落地,燃料都不够还起飞,那就只有坠机一个结果了。

        “原来如此……”

        李念顿如醍醐灌顶,明白了肉体强化的本质。

        强化药剂相当于一把激发肉体潜力的钥匙,至于能不能激发出潜力,还要看使用者自身的积累如何。

        积累足够,满足外因与内因,潜力自然能激发出来,强化成功。

        没有足够的积累,就算再有潜力都无法激发。

        “等下你就跟我去一趟武管局,把第二针强化给打了。”

        周伟年对李念说完后,又对蔺采因说道:“外城区的情况比较恶劣复杂,我需要回内城区说明一下情况,在这之前你先不要擅自行动。”

        “我明白。”蔺采因点头。

        江静市离五阳这边不远,关于这里外城区的情况,他在江静那边也是早有耳闻的。

        交代完事情后,周伟年便带上李念前往内城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