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最凶之魔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伤势

第三十三章 伤势

        李念睁开眼睛,映入眼中的是熟悉的石室。

        “现实中的时间已经来到晚上了么……”

        他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脑海中闪过昏迷前的记忆。

        被关云鹏带上车的那时还没有到五点,而现在这时候晚上到了七八点才会天黑下来。

        也就是说现实中差不多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

        “三个小时都没有把我救醒,看来这次受的伤确实不是一般的严重。”

        李念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胸口,便看到那里有一道并不明显的红印。

        他伸手轻轻搓了两下,红印就彻底消失不见了。

        显然现实中的重伤在来到噩梦当中后,也被削弱到了一个极低的地步。

        再加上噩梦里的肉体更加强悍,使得那点伤势就更加微不足道了。

        “还好……”

        李念见噩梦中的身体没有受到影响,就放下了心来。

        要是噩梦里同样受了重伤,那就不是一般的麻烦了。

        他脑海中不由又回想起与那个黑袍人交手的画面。

        那个黑袍人只用一掌就将他打成了重伤,如此强悍的可怕掌力,光是第一阶段的高手恐怕很难做到。

        对方极大可能是第二阶段的高手。

        关键问题不是黑袍人表现出来的实力,而是当时聚集在那里疑似在做某种祷告的数百个黑袍人。

        “那个奥佳公司果然有问题!”

        李念眼中阴沉。

        显然奥佳公司很有可能是某个邪恶教会的一个马甲,用送鸡蛋等小惠小利的方式来吸引人过去听课,就是为了发展更多的信徒。

        他所在的那个小区,已经有不少人沦陷了进去。

        最可恨的是,独自在家的陈信也被那帮人给盯上了,都发展到了上门去骚扰她的地步。

        再这么发展下去,还不知道奥佳公司的人会做出什么事来。

        “不行,必须尽管苏醒过来。”

        李念顿时意识到这一点。

        不然陈信一个人在家,很容易发生什么意外。

        尽管他现在还处于昏迷当中,不过他可以在噩梦里猎杀怪物夺取黑气,进而影响到现实中的身体。

        通过这样的方式,应该能加快他伤势愈合的速度,从而更早地苏醒过来。

        李念想到此处,心中安定下来。

        这一层比第一层要更大许多,结构也完全不一样,大部分区域都是那种关押犯人用的铁牢。

        很多铁牢中都还关押着被饿死的犯人残骸,这些残骸大多都腐烂得不成模样,大半个身子都变成了发黑的骨骼。

        有的铁牢中关押着不止一个犯人。

        一座铁牢当中,三具残骸相互纠缠在一起,显然是犯人们在生前因为极度饥饿而进行了惨烈的厮杀。

        至于最后胜利的一方,应该就是坐在墙角的那具尸体。

        便在李念来到这间铁牢外面的时候,坐在墙角的那个尸体也似闻到生人的味道,漆黑的眼窝深处泛起了血光,摇晃着身体就要从地上爬起来。

        砰!

        一个石头高速射出,精准地砸在了行尸头上,将它大半个脑袋直接砸得稀烂。

        被砸烂脑袋的尸体再度扑通一下坐了回去,重新陷入了死寂。

        李念没留在这里等那种小怪物爬出来,直接离开了这里,继续去探索其他地方。

        那种小怪物从尸体里生出来要一定的时间,留在这里一直干等很影响效率。

        反正这些小怪物会四处寻找猎食,还是会自动找上他,不如就放任这些小怪物自行发育,等到时候养肥了送上门再顺手解决。

        被关押在铁牢里面的行尸怪物只有少数,大多都是腐烂得不成样子的残骸。

        “这里以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李念看着铁牢里的一具具残骸,内心生出了这样的疑惑。

        就像是突然发生了某种变故,让这里的人在经历了一场非常惨烈的厮杀后,便全都从这里匆忙撤离。

        甚至连关押在这里的犯人都没来得及顾上,任由这些犯人都活活饿死在了这里。

        外面那些手持十字剑的行尸,生前应该都是这里的卫兵之类的存在,但相对于铁牢里关押得这么多犯人,那些卫兵的数量就显得太过稀少了。

        很显然更多的卫兵都已经撤离了这里,留下的都是无法带走的尸体。

        不过相对于墙壁地面等各个地方到处可见的血迹,当时厮杀结束之后,死去的卫兵应该远不止留在这里的这个数量。

        那些消失的尸体要么就是变成行尸游荡到了其他地方,要么就是被其他什么怪物当做了口粮。

        李念一路走下来,顺手又解决掉了四个持剑的行尸怪物,和一个关押在牢房里的行尸。

        混乱点数增加到了23点。

        现在这些行尸已经完全无法对李念造成什么威胁,同时对他的提升也相应地开始逐渐减弱。

        并不是说杀死行尸后的强化效果变弱了,而是相对于李念现在的实力,强化的效率在一步步减弱。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只要代表实力的基数在不断增长,效率就不可避免地要不断降低。

        路过一个个铁牢,来到这条走廊的尽头,李念来到了一个虚掩的铁门外。

        铁门由数块厚重的铁板拼接而成,上面排满了密密麻麻的铆钉,中间在一人高的区域留了一个小窗。

        光从这个铁门的厚度就可以看出,门后的房间有着重要的作用。

        李念推开铁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个竖在墙边的铁架,上面连着一长串铁链和镣铐,其中几个铁架上面还束缚着一具具扭曲得不成形状的尸体。

        房间中间摆放着几张冰冷的铁床,床头床尾同样连着镣铐。

        铁床旁边放着疑似火炉的物件,其余还有铁钳、钉锤、铁箍、尖刀等一系列稀奇古怪的刑具。

        这是一间刑室。

        李念略过那一排排刑具,来到一个被钉在刑架上的犯人尸体前。

        这名犯人在死前正经历着极度残酷的刑罚。

        他的四肢被人直接钉死在了刑架上,尽管两个眼球早就腐烂消失了,但依然能看出眼部那里有严重的灼伤,显然被人用火钳给活活烫瞎了双眼。

        至于尸体的其他身体部位,更是因为残酷的刑罚而扭曲得不成形状,光是看上一眼就给人一种极端痛苦的感觉。

        “没有尸变么。”

        李念见这尸体没有什么反应,便准备看下一具尸体。

        就在他准备走开的时候,尸体垂着的头颅猛地抬了起来,两个黑洞洞的眼窝死死盯着他。

        啊啊啊啊!!!

        异常尖锐的嘶嚎声就像是直接出现在了李念的大脑深处,一种强烈的撕裂感直接贯穿了他整个脑袋。

        与此同时,一个可怕的扭曲白影从尸体里面冲了出来,带着满脸的怨毒冲向了李念!

        尽管白影的面容因为极度扭曲而变得狰狞恐怖,但依稀可以看出和刑架上的犯人极其相似。

        “去死!”

        被阴到了的李念也陷入了暴怒,强忍着大脑中的撕裂感一拳就轰向了对方!

        轰!

        拳头直接打穿了尸体,连带着后面的刑架一起砸了个稀烂!

        可是让李念惊愕的是,他这一拳打在白影身上竟然没有任何作用,直接从白影身上贯穿了过去,并没有能伤害到它。

        “没有实体的幽魂?”

        李念闪过这道念头,迅速躲开白影的扑击。

        还没等他想出对付这玩意儿的方法,就出现了让他眼皮狂跳的一幕。

        就像是引发了连锁反应,其余刑架上的尸体也接连发生了异变,一个又一个扭曲的白影从那些尸体上钻了出来,纷纷带着无穷的怨毒和扭曲冲了过来!

        而在这些白影出现的同时,一声声尖嚎在李念的大脑中响起,剧烈的撕裂感瞬间叠加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

        那一瞬间,李念甚至以为自己的脑袋要炸开一样,剧烈的痛苦甚至让他的双眼都彻底变成了一片血红。

        “滚开!!!”

        李念双目赤红,猛地发出了一声暴吼!

        轰!

        恐怖的声浪瞬间炸开,形成一圈肉眼可见的透明涟漪向周围荡去!

        被卷入透明涟漪中的那些白影连一刻都没撑得住,全都被直接震爆,化作虚无消散。

        周围的刑架也在波及下被轰塌了大片,整个刑室变得一片狼藉。

        “……结束了?”

        李念一手按着脑袋,看着重新变得空荡荡的刑室,脸上满是诧异。

        没想到那些白影居然这么轻松就被解决了。

        随着白影的消失,他大脑中的剧痛也消失不见,重新恢复了冷静。

        “果然是幽魂一类的东西。”

        李念再度来到其中一具尸体前,发现那具尸体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异样了。

        既然连死去已久的尸体都可以爬起来再度活动,出现幽魂这类东西也不算多么离谱的事情。

        杀死了那些幽魂白影后,他增长了14点恐惧点数,恐惧印记的点数增长到了17点,平均每个白影增长了两点恐惧。

        这说明那些白影其实并没有多厉害,只不过存在的方式另类了一些,所以才打了李念一个措手不及。

        “是因为死前遭受了非人的折磨才变成了幽魂么……”

        李念隐隐觉得应该就是这个原因。

        尽管那些铁牢里被活活饿死的犯人在死之前同样受了不少罪,但相比于刑室里这些人遭受的折磨,还是要差上了不止一个层次。

        不过这些和他没什么关系,只不过要是再遇到这种尸体就要注意一点了。

        离开刑室,李念心中开始升起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那就是他这次进入噩梦的时间好像有些过长了。

        这么长时间都没有醒过来,现实当中他的身体伤势看来比他预料中还要更为严重。

        ……

        ……

        内城区,第四医院。

        重症病房里,李念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整个上身都用一层又一层纱布缠绕包裹了起来。

        尽管纱布缠绕得十分厚重,可依然有血迹从里面渗了出来。

        周伟年站在病床旁,一言不发地看着昏迷当中的李念,神情一片阴沉。

        “……伤者不光是胸骨呈粉碎性骨折,被打断的十一根肋骨中,有七根同样属于粉碎性的,其中一根断裂的肋骨是插进了他的肺部,造成了内部大出血……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伤者送来的速度很及时,要是再拖延一段时间,伤者就很有可能出现生命危险……”

        主治医生连身上的手术服都没有来得及脱下,为周伟年详细地讲解着李念的伤情。

        “他的伤要多久才能恢复过来?”周伟年闷声问道。

        “要是一般人,这样的伤势最起码要一年起步,但是换成他,我也不清楚了。”

        主治医生看向一旁的心电监护仪。

        心电监护仪上面显示的各项数值都呈现出一种极度稳定的状态,稳定得完全不像一个刚刚进行了大手术的重伤患者。

        “他的体质有些古怪,换做别人受这么重的伤恐怕当场就死了。”

        主治医生在刚刚见到李念的伤势时就大吃了一惊,一般人车祸都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更让他吃惊的是几个小时的手术过程中,李念不但没有出现危急情况,脸上的气色反而还越来越好。

        要不是李念的伤势必须进行手术,主治医生甚至怀疑李念就这么一直睡下去,就能自己完全恢复过来。

        “会影响到他以后练武吗?”周伟年又问了一句。

        “练武?”主治医生一愣,接着就有些犹豫,“虽然手术是进行得很成功,但能不能练武还要看他以后恢复的情况……”

        见医生说得这么含糊,周伟年也明白了一些什么,轻声道:“辛苦医生了,医生你去休息吧。”

        他随手一招,后面的一个人走了过来,将一个红包塞进主治医生的手上。

        主治医生连连推辞,最终还是没拗过那人的一片热情,收下红包心满意足地离开了病房。

        “调查组查到什么了吗?”

        周伟年头也不回,出声问道。

        “没有。”

        那人摇了摇头,说道:“调查组派了三组高手过去,都没在那个商场有任何发现,商场的监控系统也早就因为年久失修而瘫痪多年,根本无从调查。”

        “至于奥佳公司……”他犹豫了片刻,“上面说奥佳公司一切正常,不用调查。”

        “上面?”周伟年眼中冷厉。

        “有市议员亲自作保,保证奥佳公司绝不存在任何问题。”那人放低了声音,小声说道。

        “市议员?”

        周伟年一怔,脸色不由变得凝重了起来。

        内城区实行的是议会制,市议会是最高行政机构,参与市议会的总共只有六名市议员,他的师父白振宇就是其中之一。

        其余议员能和作为入阶武者的白振宇并列在一起,他们的分量也就可想而知了。

        可以说这六名市议员就是整个五阳市最有权力的六个人。

        现在居然有一名市议员亲自发话,禁止任何人调查奥佳公司,这事背后透露出的信息不由得周伟年不重视起来。

        “就连我们白门都没有这个奥佳公司的任何资料么?”

        周伟年皱眉问道。

        “没有。”那人低声说道:“这个奥佳公司似乎是最近才出现在外城区,之前没有任何动静,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来历。”

        周伟年纠结了好半响,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现在看来,想要找到重伤李念的凶手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除非他去找师父白振宇出面才有这个可能。

        可李念只是他在外城区的一个学生,甚至连白门的普通弟子都不是,他师父不可能为了这点小事就去和一个议员交恶。

        事到如今,这件事也只能放下了。

        周伟年眼中充满了愧疚。

        尽管李念的手术进行得很成功,以后也能恢复过来。

        但对于练武之人来说,受伤这种事从来都不是一件小事,一旦受伤,就很有可能影响到日后练武。

        像李念这么严重的伤势,就算恢复过来,也有可能会彻底与武道绝缘。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周伟年的决定。

        他真的不该这么草率就让李念参与到这么危险的任务中来。

        “派人守在这里照顾好他,有什么情况立刻通知我。”周伟年看了看昏迷中的李念,转身离开了病房。

        他要去补救这个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