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最凶之魔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血影刺拳

第三十七章 血影刺拳

        蔺采因在周伟年开始教授李念武功的时候,就悄无声息地退出了病房。

        病房里面只剩下他们师生二人。

        “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周伟年没有急着教授武功,而是问道:“你还记得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记得。”李念点头,沉声说道:“老师说过,意思是我们练武,要么就练得够硬,要么就练得够快!”

        周伟年曾经在武道课程上提到过不止一次这句话,所以他记得很清楚。

        “没错!就是硬和快!”周伟年微微点头,“这是我们武者练武的两个大方向。”

        “只要练得够硬,那么自然就能无坚不摧,所向披靡!”

        说话间,他张开五指,猛地一捏!

        嘭!

        空气竟是硬生生被他捏得爆开,发出一声炸响!

        “当出手快到一定程度后,同样也能傲视群雄,无人可敌!”

        说到这里,他又一拳砸出!

        嗤!!

        拳速快到不见残影,撕裂气流发出尖锐嘶鸣!

        拳风呼啸而出,让站在侧处的李念都感受到了一阵狂风扑面,吹舞满头黑发。

        李念屏气凝神,心中微震。

        尽管周伟年只是随便展示了两下,但这其中体现出来的力量与速度,都还不是现在的他所能企及的程度。

        这让他因为实力大幅提升后略有些浮躁的内心,收起了那份躁动。

        “我现在要教你的血影刺拳,正是注重‘快’的暗杀拳术!”

        周伟年缓缓说道。

        所谓暗杀拳术,正是一种追求快速击杀目标,可以快速结束战斗,将“快”发挥到极致的可怕武学。

        暗杀拳术发明出来的目的,就是杀人。

        因而这是最适合争斗用的武学。

        血影刺拳并不是多么高级的暗杀拳术,这门武功只有一个作用,就是通过特殊的方式来刺激气血,让武者短时间内出手的速度得以激增。

        想要刺激气血,就必须先要感应气血,而心血来潮就是气血涌动的表现。

        说白了其实很简单。

        那就是人在处于危险的时候,心脏会加速跳动,提供更多的血液给人体,肾上腺激素也开始大量分泌。

        这时候的人就能爆发出远超平时的力量和速度,以应对正在面对的危险。

        刺激气血就是这个原理,通过锻炼让人可以自己掌握这个状态,从而可以随时随地主动进入这个状态当中去。

        只要学会刺激气血并加以运用,那么就能学会血影刺拳。

        故而想要真正掌握这门武学,需要的更是悟,什么时候弄明白了气血运用的窍门,什么时候就算彻底上手了。

        光是一门心思苦练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至于血影刺拳的那几个招式反而无足轻重,就是教人更高效地去发力和加速的几个动作,但要是不会刺激气血,发力的效果也非常有限。

        李念甚至都不需要靠零号芯片的帮助,只用一遍就学会了发力技巧。

        零号芯片也展示出了这门暗杀拳术的具体效果。

        【血影刺拳:暗杀拳术,接下来的三秒内,出手速度将会提升至130%,可对目标造成11~15点伤害。(伤害数值基于攻击力的110%~150%)】

        李念看得微微心惊。

        哪怕他还没有掌握气血运用的方法,这门拳术依然能让他出手的速度提升三成,打出的力量最多更是可以提升五成!

        而他现在足足有600kg的拳力,在这个基础上提升五成,就意味着他能爆发出接近一吨的可怕力量!

        这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

        要是掌握了气血运转的方法,李念甚至都不敢想象这个数字能达到何种地步。

        “高手相争,只争一线,这一线差距就是生死的差距。”

        周伟年说道。

        “血影刺拳虽然不是多么厉害的绝学,但只要你真正掌握了它,就算面对第二阶段的高手也有一拼之力。”

        “我要教你的第二门武功,是一门轻功。”

        轻功并不是那种能帮助人减轻自身的重量,从而一飞冲天的武功,而是那些加速类武学的统称。

        通过特殊的方法来爆发速度,从而迅速追击上敌人,或者从危险的处境中逃离出来,是轻功武学的最大作用。

        周伟年教给李念的这一门轻功,名为电步。

        电步与血影刺拳一样,也是通过刺激气血的方式来获得加速的效果,不过它需要刺激的主要部位是两腿。

        对两腿部位的气血进行刺激,电步可以让人的速度爆发出远超以往的极快速度。

        当然要掌握电步这门轻功,同样需要先学会运用气血。

        “老师,那有没有办法可以快速掌握运用气血的诀窍?”

        李念询问道。

        心血来潮的那种感觉他已经体会过了,但他还是不明白该怎么去刺激气血并加以运用。

        掌握诀窍虽然并不难,只要练上足够的时间,一般人都能成功学会,只是这个路子不适合他现在的情况。

        他需要的是短期内快速提高自身的战力,以应对调查行动中可能面对的那些危险。

        “当然有。”周伟年笑了起来,“所以我接下来要带你去见一个人,让他帮你快速学会如何运用气血。”

        “见谁?”

        李念有些奇怪。

        “自然是你罗旭罗师伯了。”

        周伟年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

        “他既然把灵猿拳都教给你了,那么就至少算是你的半个师父,徒弟练功,他这个做师父的怎么能不出力呢?”

        “……啊?”

        李念一头雾水。

        周伟年也不跟他多解释,直接就带着他和陈信一起上车离开第四医院,直奔旭日剑术馆而去。

        ……

        十几分钟后。

        李念和陈信就站在了剑术馆门前的路边,手上还提着从医院里带出来的各种大袋小袋。

        两人都是一脸的茫然。

        就在刚刚,周伟年开车将兄妹两人带到了剑术馆这里时,原本也要下车的他突然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里似乎有什么特别紧要的事情,周伟年直接一踩油门就扬长而去。

        留下兄妹两人在路边吃了一车屁股的灰。

        “李念,进去吗?”陈信撑着她的小伞,抬起头眼巴巴地看着李念。

        “……进去吧。”

        李念只好无奈道。

        这会儿外面太阳这么厉害,对自小就对紫外线过敏的陈信来说比较难受,就算打着伞也作用不大。

        兄妹两人便提着大袋小袋,向剑术馆走去。

        不过没有等他们走到剑术馆,就有一个穿着练功服的弟子从里面走了出来,远远向他们迎了过来。

        正是罗旭派出来接他们两人的。

        对方把他们领进了剑术馆后,先把陈信安置了下来,再领着李念去见了罗旭。

        “罗师伯。”

        “你可以直接叫我师伯,不必那么拘谨。”罗旭态度温和,“我与你老师所在的白门其实同出一源,本是一家。”

        李念没想到其中还有这般渊源,随即便改口:“是,师伯。”

        罗旭微微点头,说道:“你老师刚刚已经在电话里跟我说了你的事情,所以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你就暂且先住在我的剑术馆里,等到彻底掌握了气血运用的方法,再回到调查组参与行动。”

        “一切都听师伯的安排。”

        李念自然没有意见。

        他来这里就是为了掌握气血运用的诀窍,从而学会血影刺拳与电步来提高自身战力。

        要是武功都还没有学会就走人,那他过来还有什么意义。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说完这句话后,罗旭的眼神立马就变得异常凌厉了起来,身上的气质也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锋芒毕露的尖锐气息!

        李念神情一凛。

        他甚至生出一种错觉,那就是此刻站在他眼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把剑!

        一把寒气森然,见血封喉的利剑!

        “接好了!”

        话音还未落地,罗旭手中就多出了一把剑,一剑迅疾刺向了李念的眼睛!

        这一剑实在太快,快到了李念根本避不开的地步。

        只是一个刹那,剑尖就来到了李念的近前,只差几公分就要刺进他的眼睛。

        等到李念反应过来后,看着停在眼前的剑尖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

        ‘……好快!’

        他隐隐明白罗旭要怎么帮助自己快速掌握气血运用的诀窍了。

        那就是让他一直处于生命受到威胁的危险境地中,不断体验那种心血来潮的感觉。

        只要体验的次数足够多,时间足够长,那么很快就能主动进入那种状态,掌握那种感觉了。

        “现在你心跳加速,全身血液流动加快,正是处于气血涌动、心血来潮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练功,学会运用气血的几率就会大大提升。”

        罗旭的这番话也算验证了李念的猜想。

        李念便在罗旭的教导下开始练拳,不过练的不是血影刺拳,而是灵猿拳。

        用罗旭的话来说,血影刺拳这种暗杀拳术根本不用浪费时间去苦练,只要掌握其中的诀窍就可以了。

        真正要花时间练的是灵猿拳这种可以壮大生命本质的拳法,练灵猿拳的过程中同样可以学会运用气血。

        接下来的时间里,李念就一直在气血涌动的状态下练习灵猿拳。

        每当他从那种状态下平复下来,罗旭就会帮助他再次进入那种状态,从而继续以那种状态练拳。

        不得不说罗旭剑术确实精妙,不管是杀意还是动作招式都收敛自如。

        尽管李念明明知道罗旭不会真的杀了自己,但每每在罗旭向他出剑的那一刹那,那种强烈的恐惧与紧张感还是会抑制不住地从心底升起。

        就这样练了一个多小时后,罗旭才没有再对他出剑,而是让他自己练拳。

        因为这种方法虽然能快速帮助他掌握气血运行,但同时也太过极端,对心脏会造成很大的负荷。

        所以要使用这种方法,必须要劳逸结合,不可一味强求,否则很容易损伤到心脏。

        这便是有师承的好处了。

        要是没有师承,无人指点,就算是天赋再高的人都不可能练出什么成就来,更可能练出一身伤病,最后落得一个饮恨而终的结局。

        李念一直练到了晚上,剑术馆的弟子来喊他吃晚饭,他才停了下来。

        来喊他去吃饭的还是白天那个出去迎他的人,名字叫白一心,是罗旭的亲传弟子。

        尽管白一心和他岁数一样,但毕竟早早就拜在了罗旭门下,所以李念便称呼他为师兄。

        到了吃饭的地方,李念才发现剑术馆的人似乎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多,少得可怜。

        通过与白一心的交谈,他这才明白了原因。

        罗旭的这家剑术馆并不是传统的门派,更相当于俱乐部那样的形式。

        那些把孩子送来这里学剑术的父母,更多是把练剑作为培养孩子的一种方式,而不是真心想要孩子能练得多么厉害的剑术。

        毕竟小孩真要有练武这方面的天赋,绝大部分家庭更愿意让孩子去做武道生,而不是送来练剑。

        寻常武道生哪有时间花在练剑这上面。

        再加上罗旭本身较为佛系,知道他实力的人少之又少,所以收下的亲传弟子非常之少,十几年来也不过收了十几名亲传。

        而罗旭最早收的那几个亲传弟子都学业有成,几年前就离开了五阳,如今各有发展。

        还有几个亲传也因年龄增长,不是有各自的家庭,就是忙于生计,现在也早就都不住在剑术馆里。

        现在还留在剑术馆的只有白一心他们这几个年岁不大的亲传弟子了。

        至于那些普通学员都是回家吃饭睡觉,只有极少的一部分因为各种原因才会在剑术馆留宿。

        剑术馆的伙食很不错,既有肉又有菜,搭配得非常均衡。

        陈信就很喜欢剑术馆的饭菜,在知道不要钱随便吃后,她一个人吃了有三个人的量,差点惊掉了剑术馆那些弟子学员的眼珠子。

        吃完晚饭后,李念又在罗旭的帮助下继续练习了起来。

        这一练,就练到了晚上九点多。

        直到这时候,他才彻底结束了这一天的练习,在白一心的带领下来到了属于他的房间。

        房间里可以洗澡,也有换洗的衣服。

        李念送走白一心后就锁上房间,进浴室开始冲澡。

        练了这么长时间的武功,他早就练出了一身的臭汗,这也是陈信不在这里,不然那丫头铁定又是一脸嫌弃。

        ……

        浴室内。

        哗。

        热水从花洒里喷洒而出,不断浇在李念的身上,让他从外到内身心都一片舒畅。

        他都快有大半年没有这么舒服地洗一次热水澡了。

        外城区那个家里的热水器两年前就彻底报废了,手头拮据的两人也一直没钱换一个新的,想用热水就要用热水壶去烧出来。

        李念因为身体强健,除了冬天之外,平时洗澡都是直接用冷水将就一下,既省却烧水的功夫,也能省点电费。

        但冷水洗澡终究比不上热水舒服。

        便在李念享受着难得的热水浴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点动静。

        好像是外面房间开门的声音。

        “我不是已经把门从里面反锁了吗?”

        李念动作一顿,隔着玻璃向外面望了过去,果然看到有一个人出现在了房间里。

        就是隔着浴室门的磨砂玻璃看不清楚,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

        “是白师兄吗?我马上就洗好出来。”

        李念只道是白一心有什么事又回来了。

        白一心手上要是有房间的钥匙,能把房门打开也不为奇。

        他喊了这一声后,便快速冲起了身上的泡沫,准备换上衣服出去看看有什么事。

        但是让李念感到奇怪的是,外面那个身影在听到他喊话后并没有回应他,而是向着浴室这边快速走了过来。

        随着那道身影的接近,一种异样的感觉开始出现在他的心头。

        要是放在之前,李念可能还不清楚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但是今天在罗旭的帮助下练习了那么长时间,他对那种感觉已经无比熟悉了。

        那种感觉……叫做杀气!

        外面的人不是白一心!

        李念看着那个已经走到门外的身影,眼中一下子冷了下来,五指慢慢紧捏成拳。

        就在外面那人抓住门把手,开始拧动的时候。

        李念猛地一个箭步冲出,冲到了门后,双拳如同狂风暴雨般疯狂倾泻而出!

        他直接用出了血影刺拳!

        浴室门在李念的拳头面前就像纸一样脆弱,第一时间就被拳头瞬间给轰得稀烂,露出了外面那个持着匕首的阴冷男子。

        而李念的拳头则余势不减,带着惊人的力量狂暴地轰打在了那人的身上!

        嘭嘭嘭嘭嘭!!!

        李念的每一拳都至少有数百公斤的力量,被他的拳头给打中就相当于被人抡起大铁锤狠狠砸在身上,一连十几拳砸下去,其产生的破坏力何其惊人!

        那人每被砸中一拳,被打中的部位就会。猛地凹陷下去一大片,体内更是会响起筋断骨折的剧烈声响!

        等到李念这十几拳砸完,他全身已经不知道断了多少根骨头,就连内脏都被恐怖的拳力给硬生生震烂!

        轰!

        那人整个身体倒飞而出,重重撞在了对面的墙上,发出一声重响!

        等到他摔砸在地上的时候,已经是没有一点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