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最凶之魔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重回外城区

第四十章 重回外城区

        天空阴沉,乌云积郁。

        眼看就是一场暴雨即将来临。

        外城区,一辆汽车从陈旧的马路上飞速驶过,扬起一路的灰尘,惹得路边吃了一口灰的那几个混混破口大骂。

        汽车内。

        李念坐在副驾座上,反复打量着手中的圆形徽章,问道:“这东西一定要戴在身上吗?”

        这枚徽章是他刚刚从调查组的办公室那边领取到的,代表了他调查员的身份。

        在他离开调查组的这半个多月里,调查组发生了不少变化,各方面都比刚开始的时候正规了许多。

        不仅在外城区有了正式的办公地点,像他们这些调查员也都发放了徽章。

        “这个随便你,无所谓戴不戴。”关云鹏开着车,说道:“不过戴上的话,出去办事的时候会方便很多。”

        “现在调查组在外城区的名头可比治安局还要响亮。”

        “那我还是戴上吧。”

        李念想了想,还是将徽章戴在了胸前的衣服上。

        他在彻底掌握了气血运用的方法后,便离开了剑术馆,回到外城区,重新进入调查组继续参与行动当中。

        而陈信则先留在剑术馆那边,没有跟着一起回来。

        相比于剑术馆,他们原来所住的那个小区并没有那么安全。

        回到调查组之后,调查组依旧将他和关云鹏分配到了一起。

        倒不是因为关云鹏一直在等着他回来,只是恰好就在前两天,关云鹏的另一个搭档身受重伤,不得不退出了调查组。

        于是两人就这么机缘巧合地又成为了队友。

        “你的伤势怎么样?已经一点问题都没有了吗?”关云鹏转头看了下李念,问道。

        他可清楚记得李念当时身上的伤势有多重,要不是命大,恐怕当场就已经死了。

        那样的伤势居然这么快就好了,这让他不禁感到非常惊奇。

        “当然没问题,我现在感觉自己能一拳打死一头牛。”

        李念半开玩笑地捏起了拳头,然后说道:“我老师给我用了一份鬼血藤,所以好得很快。”

        “鬼血藤?难怪……”

        关云鹏一脸恍然,接着就露出了艳羡的表情。

        “所以这就是有背景有靠山的好处啊,要换做是我受了那种伤,恐怕下半辈子都只能躺在床上等死了。”

        他满脸唏嘘,仿佛看到了自己凄凉的晚景。

        李念扯了扯嘴角,却也无法反驳这家伙,因为确实是这个道理。

        没有周伟年的帮助,他现在恐怕也还躺在床上,慢慢等待恢复。

        “外城区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他转移了话题,开始问起自己关心的地方。

        “还是老样子,每天都有零星的血尸被找出来,但一直都排查不到源头。”关云鹏撇了撇嘴。

        “那你上一个搭档是怎么回事?”李念有些奇怪。

        要知道能成为调查员的至少是第一阶段的高手,血尸那种东西或许对普通人威胁极大,但对于第一阶段的高手而言,应该很容易解决才对。

        对付几个血尸,怎么也不至于搞到重伤退出的地步。

        “他受伤不是因为血尸,而是别的原因。”关云鹏脸上顿时阴郁了起来,语气也沉了下来,“他是和c区的人起了冲突,被打成了重伤。”

        “冲突?”李念皱眉。

        “嗯。”

        关云鹏闷声应了一声,说出了前因后果。

        原来现在调查组将整个外城区分为四个大区,每个大区又分为四个小区,也就是总共十六个区域。

        两个调查员为一组,总共十六组调查员,各自分配到一个区域进行每日巡逻自查。

        尽管调查组进行了区域划分,但并没有强制规定大家只能在各自负责的区域内行动,因而很多人经常越界跑到附近区域内去抓血尸,这就引发了许多的摩擦和冲突。

        关云鹏他们这组分到的区域就是b组4区,与c组1区紧邻。

        互相越界的事情在他们这边自然也得到了上演,因此也生出了一些摩擦。

        就在前两天的一个晚上,关云鹏的那个搭档又撞见了c组1区的两人,双方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结果就是他搭档双拳难敌四手,被打成重伤,要不是关云鹏赶到得及时,差点就当场交代过去。

        “调查组也不管的吗?”

        李念不解。

        调查组费尽这么多心思招这么多人过来,却放任他们私下互斗,平白损失自方的战力。

        这种操作他实在不能理解。

        “调查组管个屁,他们巴不得下面的人斗得厉害些!”

        关云鹏冷哼了一声,说出了原因。

        “因为参白果的原因,这次有很多外城区的高手都被吸引了过来,至于这些外城区高手的成分……呵呵,你自然是懂的。”

        李念沉默,作为土生土长的外城人,他确实明白对方的意思。

        外城区的这些高手,有一个算一个,基本上全都和帮派有着各种关系,甚至有很多都是通缉榜上的通缉犯。

        调查组的背后是异常局,异常局专门处理的就是这类事件。

        放任这些人在底下私斗显然是异常局的授意,从而达到清理外城区不安定因素的效果。

        至于损失的那点力量,调查组完全不在意,反正随时都能得到补充。

        “够黑。”

        李念吐出了这两个字。

        既要用别人,同时还又算计别人,只能用这两个字来形容这手段了。

        “谁说不是呢。”

        关云鹏叹了口气。

        这段时间以来他都好几次想退出调查组了,只不过参白果的诱惑实在太大,所以他才一直坚持了下来。

        就在两人的谈话中,他们很快就来到了负责的区域。

        b组4区。

        这边是外城区的西南城区,分布着很多的工厂和商店,在外城区属于人气较为旺盛的一个地方。

        关云鹏将车停在了一个饮料店的门口,前面聚着几个小孩一个劲儿的打量着汽车,都满脸的好奇之色。

        毕竟汽车这玩意儿在外城区属于稀罕物,非常容易吸引小孩子的注意。

        可是当李念和关云鹏从汽车上走下后,那几个小孩就像见到了鬼一样,各个脸色大变,撒气脚丫子就一哄而散。

        “怎么回事?”李念都愣住了,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那些孩子怎么这么怕我们?”

        外城区的小孩可是个顶个的胆大,按道理来说不应该这么怕人才对。

        “因为这个。”关云鹏点了点他胸前的徽章,“我跟你说过,调查组现在在外城区的名头非常响亮。”

        李念看了一眼徽章,再看了看那几个逃走的孩子。

        他皱了皱眉。

        调查组在外城区只是名头响亮这么简单吗?

        “进去吧,里面有空调。”关云鹏招呼起了李念,“这天气简直邪门一样,半天不下雨,又闷又热,都出了一身的汗。”

        他抓着衣领里外用力扇着,向店里走去。

        李念收回视线,跟了上去。

        只是才等两人走到店里,就听到身后响起了“砰”的一声重响。

        是撞车的声响。

        李念回头一看,就看到关云鹏停在外面的车被撞出去了几米远,车尾右侧被撞得凹进去了一大块。

        路上散落了大片的零件和碎片。

        而肇事的一方,则是一辆黑色的大型越野车。

        这辆越野车显然要比关云鹏的那辆车更为坚固许多,经过这么猛烈的一下撞击,竟然只是车头的保险杠凹进去一些,其他丝毫无损。

        “老子的车!!”

        正在关云鹏转身看到这一幕,勃然大怒的时候,越野车的车窗摇下,一个戴着墨镜的寸头男子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前。

        “诶呀呀,正不好意思,一个走神,不小心撞上别人的车了。”

        寸头男嘴上虽然这么说着,脸上却完全没有任何道歉的样子,“不过这也不能全怪我,谁让有的人把马路当成了自己家,在路上胡乱停车呢。”

        “于梁康!你别他妈在老子面前装傻!你分明就是故意撞的我的车!”

        关云鹏显然认识对方,顿时破口大骂。

        “咦,这不是老关嘛?老关那是你的车啊?”寸头男就像是刚刚才看到关云鹏一眼,立马摘下了墨镜,故作大惊。

        接着他露出了一脸的痛惜之色。

        “你说说你,这么大的个人了还乱停车,算了算了,看在大家相识一场的份上,这次我就不要你赔偿我的车损费了。”

        “……你他妈!!”

        关云鹏死死攥紧了拳头,怒火几乎要从眼睛里迸射出来。

        但他还是没有动手,因为他很清楚对方两人的实力,真要打起来,自己带上李念这个“拖油瓶”很大概率不是对方的对手。

        在关云鹏看来,不过才初入第一阶段,又在医院躺了那么长时间,才刚刚出院没几天的李念,显然不可能为他提供太大帮助。

        李念在一旁没有插话,只是静静地旁观。

        黑色越野车上除了这个寸头男外,副座上还坐着一个非常壮硕的男人,看上去身高最少在两米以上。

        就算是越野车这么大的空间,那个男人坐在里面都有种受到拘束的感觉。

        尽管关云鹏没有提及这两个人的身份,李念还是猜到他们是什么人。

        这两个人,应该就是隔壁c组1区的调查员。

        越野车内除了他们两个人以外还有一个人,后座上捆着一个面色苍白,嘴上贴着胶布的男孩。

        男孩看上去年岁不大,估计也就十四五岁,此时正一脸惶恐不安,眼眶里满是泪水。

        ‘被血毒感染了么……’

        李念眼光一瞥,果然在男孩的脖子上看到了一对已经开始结痂的牙印。

        另一边,话题却是已经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啧啧啧,老关,你这是找不到人吗?居然把这么一个小家伙带出来送死。”

        寸头男一脸嘲弄之色。

        虽然李念现在长得人高马大,但是脸庞还是嫩了些,一眼就能看出具体年龄。

        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用‘小家伙’来形容,倒也没有什么不合适。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关云鹏压抑着怒气,沉声回道。

        “你这个人就是开不起玩笑,算了,兄弟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寸头男戴上了墨镜,油门一踩,越野车就绝尘而去。

        原地只留下了他嚣张的大笑声。

        “那个家伙这么嚣张,他是什么人?”李念看着越野车远去的身影,出声问道。

        “c组1区的于梁康,方诸!”关云鹏咬着牙,眼中满是阴沉,“这两个狗比东西,现在越来越嚣张了!”

        “他们两个实力很强?”李念又问。

        “确实厉害。”关云鹏尽管怒火中烧,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于梁康的实力本就比我强一些,还会一手厉害的暗器,被他阴上一手,第一阶段中没有哪个受得了。”

        “但更厉害的还是他的搭档方诸。”

        说到这个人,他眼中露出了浓重的忌惮之色。

        “据说方诸在以前参与过某种特殊实验,因此身体发生了异变,拥有远超第一阶段的力量,再加上一身横练外功,简直就是个人形推土机,第一阶段中几乎没人是他的对手!”

        “这么厉害?!”

        李念眉头一挑。

        “嗯。”关云鹏应了一声,“不过他也有个很大的缺陷,就是速度很慢,反应也比较迟钝,不然就是妥妥的第二阶段的实力了。”

        “确实厉害。”

        李念认同地点了点头。

        难怪关云鹏刚刚被挤兑成那样,都能压住自己的火气不动手。

        “更厉害的是这两个家伙的运气。”

        关云鹏忽然苦笑一声,说道:“你不在的这半个月,我就开始的三天里运气好,找到了两个血尸,后来都一无所获,而那两个家伙可以说每天都能抓到血尸或感染者交上去,在所有小队中成绩遥遥领先,真他妈的……操!”

        他忽地咒骂一声,语气中满是不服。

        李念也能理解这家伙的怨念,拍了拍关云鹏的肩膀,以示安慰。

        ……

        被于梁康闹了那么一出,关云鹏直接就将车开去了内城区,进行维修处理。

        李念一个人在b4区待了一段时间,见实在没什么事,就去了金老大的那条娱乐街。

        来到这里的他并没有进娱乐城,而是来到了魏叔的那个老旧酒馆里。

        酒馆内。

        今天魏叔没有在后面摆弄他的那些破烂,而是在前面招待客人。

        李念走进酒馆的时候,就看到魏叔肩膀上挂着毛巾,手上端着一大杯啤酒和熟人聊着天。

        “喔噢,看看是谁来了。”

        魏叔同样一眼就看到了进门的李念,露出了和善的笑容:“你小子可有段时间没来了,我还以为你从人间消失了。”

        这是半开玩笑的一句话。

        在外城区这种地方,要是一个人突然有半个月没出现,有很大的几率就是从世界上消失了。

        “这几天出了点事。”李念毫不以为意,“有空吗?去后面说点事。”

        “行。”魏叔放下了手上的啤酒,搂过李念的肩膀向里面走去,“你这几天上哪去了,老陈前几天在我这里的时候,还问过你。”

        这句话他放低了声音。

        至于老陈,自是娱乐城里金老大的头号打手,陈天福。

        李念在娱乐城上班,算是陈天福手下的人。

        “在内城区的医院躺了一段时间。”李念随口一说,“老陈没说什么吧?”

        “我猜也是。”魏叔一副早有所料的表情,随即摇头道:“老陈就是顺口一问,其他并没有多说什么。”

        两人很快来到了酒馆后面的杂货铺里。

        “你想说什么事?”魏叔拉来一个椅子,送到李念的身前。

        “七人众。”李念缓缓说道:“对于这几个人,你了解多少?”

        他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获取七人众的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