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最凶之魔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出手

第四十一章 出手

        夜晚,暴雨倾盆。

        黄豆大的雨珠不断从高空落下,击打在地面上激起大朵水花,汇聚成一道道蜿蜒的水流向低洼处流去,形成一个又一个浑浊的水坑。

        外城区,某处工厂正值换班下工的时候。

        刚下工的工人们从大门边侧的小门里鱼贯而出,他们或穿着雨披,或撑着雨伞,行色匆匆地闯进了这场暴雨中。

        另外也有一些工人没有急着回去,选择躲在路边房子的屋沿下避雨,准备等到雨势变小一些再赶路。

        便在这大雨倾盆的时候,道路远处亮起了两束明亮的光束,一辆黑色汽车在雨幕中打着远光灯驶来。

        黑色汽车的速度很快,没用一会儿就来到了工厂的大门外。

        “哔——哔——”

        见门卫迟迟没有把大门打开,司机不耐烦地用力按了两下喇叭!

        刺耳的喇叭声惹得外面不少人皱眉,但他们没有一个人敢说什么,都当做没听见一样赶紧向外走去。

        因为这辆车里坐着的就是他们的二老板,骆文斌。

        “怎么回事?”

        骆文斌一直都在车里闭目养神,也被这喇叭声给吵醒了,缓缓睁开了眼睛。

        “没事老板。”司机脸上的不耐烦瞬间消失,换上一脸的笑容,“就是老黄迟迟没开门,估计晚饭的时候又喝了不少酒。”

        “这样,您在车上等一会儿,我下去找他。”

        “嗯。”

        骆文斌不温不火地应了一声。

        坐了一路的他感觉脖子有些许僵硬,便扭了扭脖子,随便活动了一下。

        便在他活动脖子的时候,忽然透过车窗看到一个怪人。

        之所以说是怪人,是因为那人就那么站在大雨中,既没有打着雨伞,也没有穿上雨披,就穿着一身全黑的衣服。

        除此之外,那人脸上还戴着一张怪异的白色面具。

        那张面具上一片空白,不但没有用以透气的气洞,甚至连眼睛都没有露出来,完全盖住了整张面孔。

        远远望去,给人一种莫名的心悸感。

        骆文斌看到那个面具怪人后先是一怔,接着有多年江湖经验的他立刻就察觉到了不对!

        “有危险!”

        当这三个字刚刚出现在他脑海中的时候,对方似是发现了自己已暴露,身形一闪,直接向这边冲了过来!

        对方速度快得惊人,就像离弦之箭般冲了过来,间隔十几米的距离几乎瞬息而至!

        还未等骆文斌来得及做出反应,黑衣人就以无可阻挡的凶猛气势重重地撞在了汽车的侧身车门处!

        轰!!

        就像被一辆全速驶来的汽车撞在上面,汽车被撞的那个部位直接凹陷下去了一大片,整个汽车更是像陀螺高速冲了出去!

        下一刻,在剧烈的巨响声中,汽车一头撞在了路边的灯柱子上!

        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坏了附近的工人们,所有人都被吓得四散而逃,就连刚刚下车的那个司机都抱着脑袋冲进了工厂里面。

        汽车里,骆文斌已经头破血流地躺在了后座上,赫然已经在刚刚在撞击中昏迷了过去。

        大雨中。

        黑衣人缓缓走向汽车,很快就来到了汽车的近前。

        而便在黑衣人来到车前的那一刻,原本昏迷过去的骆文斌突然睁开了眼睛,露出藏在身下的手枪就要对准黑衣人扣下扳机。

        可是他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步。

        嘭!

        黑衣人闪电般轰出一拳!

        车门在这一拳面前几乎像纸一样脆弱,被他这一拳直接轰穿,拳头带着余势不减的惊人力量直接轰在了骆文斌的胸前!

        噗!

        骆文斌狂喷一大口血雾,染红了整片车窗玻璃!

        他整个胸膛更是凹陷下去一大片,眼前猛地一黑,整个人当场昏死了过去。

        黑衣人收回拳头,一把抓住变形严重的车门,用力向后一扯。

        便在令人牙酸的撕扯声中,整个车门就被他这么硬生生从车上撕扯了下来,随手扔到了身后的地面上。

        扯掉车门后,黑衣人一把抓住半死不活的骆文斌,就像抓小鸡一样把对方从车里给拽了出来。

        同时他捡起了骆文斌掉在车里的那把手枪。

        接着黑衣人就拖着骆文斌向远处走去,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雨幕当中。

        ……

        半个小时后。

        外城区西南区域,某个废弃仓库中。

        哗!

        一盆滚烫的开水就这么直接泼在了骆文斌的头上,将原本还在昏睡中的他直接烫醒了过来,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

        “终于醒了,想把你弄醒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时,一道平和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

        被绑住手脚的骆文斌猛地扭过头,便看到了一个戴着面具的黑衣人正站在自己身后,手上还拿着一个烧得通红的火钳子。

        “你要是再不醒,我只能用这玩意儿试试了。”

        “你是谁……为什么要袭击我?!”

        骆文斌看着对方手上的火钳子又惊又怒,丝毫不怀疑对方这句话的真伪。

        “不用紧张,我带你过来,只是想问你一些事情。”黑衣人将火钳子放回了一旁的火炉中,慢慢蹲了下来,“至于我是谁,我想你应该知道那么一点。”

        说着,他缓缓摘下了那张怪异的白色面具,露出了一张异常年轻的面孔。

        骆文斌看着对方的这张脸,先是露出一些茫然之色,紧接着似乎像是想起了什么,两对瞳孔猛地收缩了起来!

        “……是你?!”他脸上满是惊骇与不信,“你就是那个叫李念的武道生?”

        “看来你确实知道些什么。”

        李念平静地打量着对方,淡淡道:“那么,我是该叫你骆文斌呢?还是该叫你廖沙?”

        眼前这个名为骆文斌的家伙,表面上是一家工厂的普通老板,实际上暗地中却是一名第一阶段的高手。

        他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七人众中的一员,廖沙。

        “但是……怎么可能?”廖沙死死盯着李念的脸,眼中还是充满不信,“你分明上个月才进入第一阶段,怎么可能有这种实力!”

        当时他被袭击的时候,整个汽车都被撞飞了出去,强悍到这种程度的可怕力量,最少要达到第二阶段当中‘经如络’的境界才能做到。

        第二阶段中达到‘经如络’的高手,身上大筋连成一片,全身力通一处,随手一拳一脚就有成吨的力量,撞飞一辆汽车自然不为奇。

        可区区一个刚进入第一阶段的小家伙,怎么可能做到这一点!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李念站了起来,“你真正该关心的是,你自己眼下的处境。”

        廖沙脸上一僵,身体动了动,却完全挣不开捆在手脚上的铁丝。

        他压抑住内心的不安,狠狠道:“你最好现在就放了我,不然一旦等到我老大发现,你就……”

        李念懒得跟他废话,直接从火炉里拿出了那个火钳,将烧红的那一头按在了对方的大腿上!

        滋!

        大量青烟顿时升腾而起,廖沙猛地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你完全继续可以像刚刚那样,我一点都不介意,反正我今晚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慢慢跟你耗。”

        李念平静的语气中充满了漠然,让廖沙内心不由生出了一股可怕的寒意。

        他没想到看上去这么年轻的李念,下起手来居然会这么狠辣果决,连一句废话都不带多说就动手。

        眼看着李念这一次直接从火炉里夹出了一块小孩拳头那么大的火炭,廖沙脸上顿时变得煞白,颤声叫道:“等等!我说……我说!”

        李念夹着火炭站在那里,就这么看着他。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确实我们几个是接到了老大的命令,要我们除掉你。”

        廖沙盯着那块火炭,努力咽下了一口口水,说道:“但老大没有告诉我们原因,他没有告诉我们。”

        “是吗?”

        李念挑了挑眉头,然后就将火炭按在了廖沙的身上。

        他自然不可能这么就轻易地相信这家伙的话。

        “啊啊啊啊!!!”

        廖沙再度发出惨叫,惨叫声几乎要刺穿屋顶。

        这场残酷的审讯一直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等到结束的时候,廖沙已经被李念折磨得差不多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要不是李念一直在旁边对他进行持续性刺激,他早就彻底昏死了过去。

        通过审讯,李念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如廖沙一开始的交代那样,他确实不知道动手的原因,他们几个只是单纯地听老大马奎的命令行事。

        不过据他所说,他们老大马奎最近和外城区一个势力走得很近。

        那个势力的主体潜藏在暗中,廖沙也不知道对方什么成分,他只隐约知道一点,就是那个势力在外城区有一个明面上的身份。

        就是奥佳公司。

        “又是奥佳公司……”

        李念眼中一片阴沉。

        现在看来,七人众之所以会对他展开刺杀,应该就是奥佳公司在暗中指使。

        至于这么做的原因……

        李念很快想到了那天在医院里,与周伟年说的那些关于在商场地下停车场的见闻,以及自己的怀疑。

        “灭口么……”

        李念立即想到了这一点。

        不然奥佳公司完全可以在他还躺在医院的时候直接下手,那样更简单方便,何必等他醒过来离开医院再找人动手呢。

        “七人众……奥佳公司……”

        李念意识到自己可能惹到了一个不得了的麻烦。

        七人众还好,只要注意一点他们的老大马奎,其余人对他来说不算多大的问题。

        最麻烦的是奥佳公司。

        这个公司背后的水不是一般的深,背景极为神秘,甚至还能驱使第二阶段的高手,对于现阶段的他来说绝对是一个大麻烦。

        唯一的应对方法,就是迅速提升自身的实力,至少拥有能够自保的力量才行。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李念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廖沙,眼中闪过一抹冷意,抬起一脚就踩了下去!

        噗!

        廖沙的胸膛被这一脚直接踩得塌陷了下去,变成真正意义上的前胸贴后背。

        一道黑气从他身上冲了出来,涌入李念的体内。

        灵猿拳进度从45.9%增长到了54%,增长了8%的进度。

        李念拿起一旁地上的麻袋,将尸体装了进去。

        这个废弃仓库的后面就是外城河,这会儿外面下着暴雨,外城河中的水势正大,正是抛尸的绝佳时机。

        ……

        ……

        冰冷的石壁上布满了斑驳的刀痕,浓郁的血迹遍布各处,即使已经过了很多年,依旧没有消退多少痕迹。

        轻风从窗外吹来,带来了远方不知何处的怪物嘶吼声。

        李念站在窗前向远处眺望。

        经过这么多天的努力,他彻底扫清了噩梦第二层的所有怪物,来到了新的一层。

        而在来到这一层后,他也终于发现自己所处的究竟是一个什么地方。

        这是一个规模相当庞大的腐朽古堡。

        放眼望去,入目之处尽是残破古旧的城堡建筑,就像大灾变之前,西方中世纪时贵族兴建的那种堡垒要塞。

        不过因为时间太过久远,再加上曾经发生的变故,这个古堡现在已经变得残破不堪,许多建筑都出现了严重的破损。

        就像一具已经死去的尸体,正在慢慢腐朽。

        他之前所探索的那两层,应该就是这个古堡的地牢和地下仓库。

        “呜哇!呜哇!”

        怪异的叫声在上方响起,几只蝙蝠一样的灰色怪鸟在上方不断盘旋。

        而仔细看去,就能发现这些怪鸟的躯体部分和人类极其相似,就像几个穿戴着蝙蝠翅膀的灰色怪人在天上飞着。

        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李念看了一眼那些灰色怪鸟,收回了视线。

        那些灰色怪鸟的飞行高度太高,他暂时奈何不得,没必要对它们过多关注。

        这里有一个更值得他关注的大家伙。

        他转过身子,望向出现在前方走廊尽头的那个高大黑影。

        那是一个高达三米多,类似于半人半牛的牛头怪物,牛头怪物硕大的牛头上生着四个眼睛,四目中皆是一片赤红。

        更吸引李念注意的是,牛头怪物的身上覆盖着一层金属一样的黑色铠甲,光是看上一眼就有一种极不好惹的感觉。

        吭哧!

        牛头怪物也看到了出现在这里的李念,它的两个鼻孔中窜出了两道粗壮的白汽,吹起了地上的大片灰尘!

        便在灰尘扬起的那一瞬间,它眼中血光大盛,冲着李念狂奔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