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萌宝排排站爹地请签收在线阅读 - 第664章 忍着,你老婆会小心一点的……

第664章 忍着,你老婆会小心一点的……

        “将军,那现在,要先把这人送到实验室吗?”

        负责人指了指已经抬下来的玻璃棺。

        玻璃棺,这一次里面真的有人了,是个活人,而这个人,也正是他们这两天来在外面掘地三尺,都快要把半个国家都翻过来了想要找到的人。

        ——林氏集团掌权人林霁尘!

        他终于还是被他们找到了。

        只不过,他被感染了,正如他们收到的消息,他高烧不退,全身更是布满了可怖的红斑,此时,整个人都已经失去了意识,就躺在这个玻璃棺里,不动也不说话。

        跟死人也没什么区别了。

        hev病毒。

        “呵呵……”

        东里战走过来了。

        他居高临下盯着这个躺在自己脚旁的人,明明跟他也是有血缘关系的,可这一刻,他盯着他,一双布满了狠毒的老眼里。

        却全是仇人终于落到了他手里的狰狞。

        “对,把他送进去,我要慢慢跟他算。”

        “是,那她呢?”

        这个人又指向了旁边正畏畏缩缩站着那里的女助手。

        结果,他的话音刚落,生怕他们会杀了自己的女助手,马上“扑通”一声跪在了这副玻璃棺前。

        “不……不要杀我,我可以救他的,他是感染了病毒,我……我知道制药,他是活体感染源,慕……慕医生第二支针剂是不成功的,我可以用他再来研究。”

        她为了保住自己的命,居然提议让这个玻璃棺里的人给她做实验体。

        东里战满意了。

        实验体?

        不错,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东里战最后同意了,他让人给这个女助手注射了一支可以控制她的药物后,就将她和这副玻璃棺一起推进了实验基地里。

        这就是真正的帝都。

        谁也不会想到,在外面看似太平的繁华都市底下,隐藏着的居然是这么丑陋而又肮脏的东西。

        叶繁枝被带到了全封闭的实验室里面。

        一进去,她都来不及喘一口气,马上就扑到了那副玻璃棺前,然后将盖子快速打开了。

        “林霁尘……”

        这个熟悉的名字从她口中低声叫出来时,她眼中奔涌而出的泪水,差点就落在了棺中昏迷不醒的男人脸上。

        三个月了。

        整整过去了三个月。

        她终于看到真正的他了,天知道前不久她从那排水管道里潜入那皇家园林的时候,有多惊险。

        如果……如果再晚一步,那她就永远都见不到他了。

        她看着这张终于露了出来熟悉的俊脸,心底悲喜交加的情绪,就像是潮水一样涌到喉咙口后,她缓缓伸了手,就要去摸一摸他。

        “你在干什么?”

        忽然间,在这实验室的门口,一道凌厉的质问声传来了。

        她一惊,立刻收回了手。

        “我……我给他试试体温,他正在高烧,你们什么时候送药过来?还有我的仪器,我也急需要。”

        她转过身,短短几秒钟的功夫,已经将清晰收拾得一干二净。

        进来的,是个军医。

        此时,正眼光就像刀子一样盯着她。

        叶繁枝坦然地迎上了她的视线。

        “知道了,等下就送来,还有,你既然已经跟他接触过了,那没有允许不得随便走出这个实验室,听到了吗?”

        军医居然最后还警告了她一句。

        叶繁枝求之不得。

        没一会,药果然送来了,叶繁枝看了一下,马上凭着惊人的记忆力,在脑中将自己之前在元家看到这个人拿出来的药剂过了一遍。

        对了,就是这个了。

        她狂喜万分,马上从里面挑了出来。

        很慌,很乱,她根本就不是医生,她是律师,就算是会一点点皮毛,那也是宫夫人教给她的一些中医,还有一点点施针术。

        叶繁枝将药物弄到了注射器里。

        “林霁尘,你……你忍着啊,你老婆可从来没有打过针,今天第一次,要是扎疼了,你别哭。”

        她一边慌慌张张地念叨着,一边拿着那注射器凑近了这个人的手臂。

        简直比她第一次上法庭还要怕,双手冰凉得就好似不是自己的一样了,额头上也是大颗大颗的汗珠往下滚。

        还好,两分钟后,她在给这个人扎了四五次,终于找到他的血管了。

        医生太可怕了!

        叶繁枝注射完,整个人就好似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但她也没有时间去让自己休息,而是打完针后,想起那次元家老太太用了药,貌似还口服了,当即,她又跑去了实验台上那一堆药里。

        幸好,她还从客户那里把这张纸抓了过来。

        叶繁枝一一匹配着,等到快晚上的时候,她到了这棺中摸了摸,发现他的额头已经没有那么烫了。

        “林霁尘……”

        她顿时喜极而泣。

        但就在这时,随着外面好似听到了脚步声,那条老毒蛇居然又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