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亮剑:开局助李云龙获意大利炮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九章 鬼火冒

第二百六十九章 鬼火冒

        “师团长,东条将军发来急电!”

        参谋拿着新到的电报,急匆匆来到两个焦头烂额的师团长面前。

        这些日子,工兵修桥,晋绥军炸桥。

        晋绥军炸了桥,工兵再修,然后晋绥军再炸……

        已经把两人折腾的鬼火冒。

        东条将军昨天就发来了急电,命令他们两个师团务必马上加快速度赶过去。

        可是到了今天,结果就是新抢修好的桥,刚刚又被摧毁了。

        两个师团的士兵,除非是长上翅膀飞过去,要不然,就只能继续想办法修桥。

        至于绕路,得走半个月,东条将军那边根本等不及。

        而现在,东条一郎将军再次发来急电。

        两个师团想都不用想,肯定是东条一郎将军那边又再催促他们两个师团了。

        其中一个师团长接过电报一看,神色登时顿住了:“八嘎,这,这,这……”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另一个师团长狐疑凑过去,很快也顿住了。

        今日,晋绥军已经对东条一郎的大军发动了反攻,并且已经撕破了大军的防线。

        大军现在危在旦夕了,东条一郎将军命令他们,哪怕长出翅膀,也得马上过去支援。

        长出翅膀,这显然是荒谬的,人又不是鸟!

        “八嘎,赶紧传我的命令,把工兵偷偷造出来的船拿出来,载着士兵们过河!”两个师团长都是立刻大吼。

        没错,被困在这里,他们不但让工兵们修桥,同时也在让工兵们造船。

        当然了,由于材料稀缺,造出来的船很有限,只有三条小船,刚刚不久才完工。

        这船本来是打算偷偷在晚上运输点兵力过去,然后占据桥的对岸,以防止晋绥军再次炸桥。

        但现在大军那边等不及了,两个师团长只能暂时弃了修桥的念想,而是抓紧时间用造出来的小船运输兵力过河。

        “他娘的,八路专家果然预料的不错,这小鬼子果然造了船啊。”小鬼子的三条船刚刚拿出来,就被对岸的晋绥军给发现了。

        晋绥军的炮兵没客气。

        轰!

        轰!

        轰!

        ……

        一阵炮击之后,三条小船碎成了无数的烂木头。

        “八嘎,该死,该死!”眼见着三条小船没了,鬼子们气的七窍生烟。

        “师团长,晋绥军太狡猾了,他们炸坏了我们的船。”鬼子兵朝着两个师团长汇报。

        两个师团长听着炮击动静的时候,也感觉不妙。

        现在一听汇报,两个都是狠狠跺脚。

        “八嘎,这下怎么办,没有了船,我们拿什么过河去救大军啊?”

        “将军,我们还有一些木板,也许可以让士兵们攀着木板游过去。”有人建议。

        “你游一个试试!”两个师团长毫不客气,现在是夏季了,雨水多,河水已经变得浑浊湍急。

        人想要攀着木板游过去,那是痴人说梦。

        要不然,两个师团长早就让人攀着木板游过去了,何必还造船。

        两个师团长拒绝归拒绝,但还是有鬼子兵不信这个邪,真去试了。

        结果没有任何悬念,凡是试图抱着木板游过去的鬼子兵,都被卷到河底。

        要不是身上绑着绳子被及时拉回来,尸首都找不着。至于木板,早被卷没了踪影!

        然而,更加雪上加霜的事情来了。

        有军医走过来,对两个师团长汇报道:“师团长,有个不好的情况。

        “怎么不好了?”两个师团长询问。

        “军中有人生病了。”军医回答。

        “几万人,有人生病,这不是很正常吗?”两个师团长还没有意识到不对劲。

        “昨天晚上有几百人生病了。”军医继续说道。

        “几百人昨天晚上生病了?”两个师团长一听,表情就显得肃穆起来。

        首先,师团的士兵全部都是非常健康健壮的,没那么容易生病。

        哪怕偶尔有人生病,数量也并不多。

        而昨天晚上,一下子病倒了几百人,这可就不正常了。

        “他们生的是什么病?”两个师团长询问。

        “这个,这个……”军医支支吾吾。

        “怎么了,莫不是吃坏了东西?”两个师团长质问。

        “不是。”军医摇头。

        “那是怎么回事?”

        “我怀疑他们可能得的是瘟疫……”军医的话没有说完。

        两个师团长唰的一下子就站起来,眼睛瞬间露出寒芒:“八嘎,你把话再说一遍!”

        瘟疫,对于一支军队来说,那可是死神!

        在它面前,任何健康和健壮都显得苍白。

        一场瘟疫,控制不好,别说灭掉一支军队,哪怕灭掉一个国家,也不算什么。

        军医面临两个师团长可怕的表情,他不敢抬头:“我怀疑他们可能得了瘟疫……”

        啪!

        啪!

        军医的话没有说完,两个师团长一人一巴掌打了过去。

        军医的两边脸立刻浮肿起来,清晰的手指印呈现。

        “八嘎,蠢货,你是军医,对于士兵们的病情,你怎么能用怀疑和可能两个字!”其中一个师团长大骂道,“你这是在动摇军心!”

        另一个师团长吼叫道:“你给我锊直你的舌说话,那些士兵究竟得了什么病?要不然,我就以蛊惑军心枪毙你!”

        军医挨了巴掌,面临两个师团长的威胁,他本来都还有些心理侥幸,也许是他误诊了呢,也许大军还有生机。

        但现在,他这点心理侥幸消失了,他站立的很端正,语气也显得稳定起来:“我十分确定,他们得的是瘟疫!”

        啪!

        啪!

        军医话音一落,两个师团长还是发飙了,两人又同时打了军医巴掌,呵斥道:“八嘎,我看你是找死!这里荒无人烟,连鬼影子都没有,你说士兵们得的是瘟疫,他们的瘟疫是哪来的?”

        要有瘟疫,也得有病源。

        可这片荒野,活物都没有,哪来的病源?

        士兵们每日喝的水都是烧开了喝,食物都吃的熟食,怎么会有瘟疫病毒在这里。

        “我不知道瘟疫病毒怎么来的,但我可以确认,他们真的得了瘟疫,而且……”军医硬着头皮。

        “而且什么?”

        “而且这瘟疫病毒有潜伏期,我怀疑,我军大部分士兵都有可能传染……”军医话没有说完。

        两个师团长终于开始害怕了。

        他们瞪断了军医:“你真的确定士兵得的是瘟疫,这病毒还有潜伏期?”

        若军医的话无假,那么这两个师团的天皇勇士恐怕都……两个师团长不敢再想下去了。

        “师团长,我真的希望我是诊断错了,可他们的症状真的都符合xx传染病的症状啊。”军医惨然的很。

        瘟疫,乃是很多种可怕疾病的统称。

        这xx传染病,乃是瘟疫里面最可怕的疾病之一,传染性极强,不及时救治,死亡率是触目惊心的!

        虽然,部队还没有大规模得病,但是一旦爆发开来,那会是毁灭性的场景。

        当然了,现阶段,也不是没有补救的可能,那就是马上给士兵们打针用药。

        但这根本不现实。

        第一,军中携带的药物基本上都是治疗紧急战伤的,没有治疗和预防这种瘟疫病的药物。

        其次,想要有治疗和预防这种瘟疫病的药物,只有寄希望于岗村司令官或者是军部,让他们用飞机空投药物增援。

        可是眼前,东条一郎大军都不得救,帝国的飞机不敢起飞增援,两个师团这边恐怕也……不会有支援。

        “八嘎,带我们过去看看!”两个师团长浑身发冷。

        这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漏船又遇打头风!

        东条一郎大军危急了,自己这边不能救援不说,也要面临瘟疫的侵袭,真是糟糕透了!

        两个师团长跟着军医来到了几百个得病的鬼子兵这里,他们被军医提前用军帐隔离。

        军医要把防护用具递给两个师团长,两人都没接。

        “二位师团长,这瘟疫传染性极强啊,你们……”军医话没有说完。

        两个师团长打断了:“你不说这种疾病有潜伏期么,我军大部分的士兵都可能被传染了,我们两个人恐怕也难逃,戴不戴护具,还有什么意义!”

        “师团长,你们是军心所在啊,你们不能倒下,你们要是……”军医的话没有说完。

        两个师团长还是直接闯入了。

        一掀开营帐帘子,恶臭立刻传出来。

        这是得病的士兵们上吐下泻污物的气味,实在是令人作呕。

        两个师团长纵使是在战场上闻过了尸臭,这时候也顶不住了,立刻退了出来。

        “我们再问你一遍,确认是xx传染病吗?”两个师团长的语气都开始发抖。

        这时候,大军染上瘟疫,军医暂时都还不知道是怎么得病的,他们突然之间有所明悟,这恐怕和第十八集团军的那个战略高手分不开。

        此人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摧毁了第一军对东条一郎大军的后勤供应,到了现在,筱冢义男将军都还不知道对方具体是怎么做到的。

        第十八集团军的战略高手拥有如此滔天惊人手段,他再对大军下手,对他来说,肯定也不过是小菜一碟。

        “二位师团长,我真的希望是我诊断错了,可惜不是啊。”军医摇头。

        “凡是生病的士兵,迅速隔离起来。”两个师团长下令。

        “是。”军医应声,虽然他知道,一旦疾病大面积爆发开来,这所谓的隔离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两个师团长不甘心坐以待毙,一人立刻亲自带着人,要彻查,这瘟疫病毒的来源。

        另一人,则是马上用电台联系第一军司令部。

        现阶段,空投不现实,那么只有把希望寄托在筱冢义男身上了。

        与此同时,也要告诉东条将军,两个师团过不去了,自身恐怕都将难保。

        太原第一军司令部

        “将军,这是东条将军发来的急电。”一个参谋神色黯然,递给筱冢义男新到的电报。

        “念吧。”筱冢义男现在已经变得有些佛系了。

        他知道,东条一郎肯定要完蛋了。

        自己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也就只能做好被撤职的准备。

        “我部遭到晋绥军主力围攻,士气已破,望急援!”参谋念道。

        “这么快就要大败了吗?”筱冢义男听了,还是极其的吃惊,晋绥军这已经是围攻了,还破了东条一郎的士气。

        至于急援,筱冢义男忽视了。

        自己现在能援助个毛啊,能保住第一军剩下的地盘就不错了。

        “将军,我们怎么援助东条将军?”参谋问。

        “援助,你说我怎么援助他?”筱冢义男反问,“我手里一架飞机都没有了,我自己背着弹药飞过去吗?”

        “将军……”参谋还要说什么。

        筱冢义男打断了:“给东条一郎回电,让他务必要撑住。”

        “怎么撑住?”参谋瞪大眼睛,怎么都没有想到,筱冢义男居然要这么回电。

        “怎么撑,那我怎么知道。”筱冢义男很无奈。

        “好吧。”参谋只好退去了。

        “厉害啊,这第十八集团军的战略高手真是厉害啊,借着晋绥军之手,这么快就要收拾了东条一郎的大军了。这可是……”筱冢义男碎碎念着,想起来什么,他站了起来。

        东条一郎那边救不了了,还有两个师团在外面呢。

        他们在努力的修桥,想要去援助东条一郎。

        他们修了桥,晋绥军就炸桥。

        晋绥军炸了桥,他们再次修,晋绥军再次炸,这简直就是一个恶性的循环。

        东条一郎既然是救助不了了,那么为什么不赶紧把这两个师团拉回来,以增强第一军的实力呢。

        要不然的话,第十八集团军那个战略高手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筱冢义男想到这里,立刻就想要叫人去发电,这时候,又有参谋快速走进来:“将军,新到的电报。”

        筱冢义男接过这新到的电报一看,整个人瞬间颓然,或者是恍然。

        第十八集团军战略高手怎么可能忽视对付这两个师团,早下手了。

        这新到的电报是那两个师团发过来的,他们的军中已经开始有士兵得了瘟疫,他们希望筱冢义男可以尽快想办法给他们送药物。

        筱冢义男的目光落在地图上,从地图上可以看,只要断掉桥梁,这两个师团就相当于被第十八集团军的战略高手关了禁闭。

        两个师团里瘟疫蔓延,这一计阴招,何其的歹毒阴狠啊。

        两个师团撤不出来,也得不到救助,直接都要自生自灭了。

        “把这电报转发给岗村司令官吧。”筱冢义男对参谋道,“这状况我第一军处理不了。”

        “将军,那么怎么给那两个师团发电?”参谋询问。

        “让他们务必要撑住。”

        “……”参谋。

        ------题外话------

        还没有投月票的看官,抓紧投了吧,最后一天了,还差一百多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