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元乾坤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小试牛刀

第六章 小试牛刀

        夏日邑国凤城夜市此刻正是最热闹的时候。

        墨尽和曾乙找了个制作羊羹的贩夫位,曾乙最喜欢吃羊羹。

        羊羹是邑国凤城的特色美食,制作很有讲究。贩夫先是将羊肉熬汤放在温鼎之内,在鼎下放置木炭。有客人过来,将木炭燃旺,待羊汤沸起,加入客人所要添加的食材。其间要加多少水,放多少肉,煮多久,贩夫把火候掌控得恰到好处。

        吃羊羹最好佐以干饼,一顿吃完,大汗淋漓,肠胃要说有多爽就有多爽。

        “曾乙,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看看附近有没有卖干饼的贩夫。”

        墨尽知道曾乙喜欢喝羊羹就干饼。

        “君子,前面两百步外有一个卖干饼的贩妇,是我糟糠,你说在我这里食羊羹,她会少要你的币。”

        贩夫的手向前一指。

        “好,曾乙,你等我。”

        墨尽跑向那卖干饼的贩妇。

        “墨尽,你快一点”

        曾乙不放心墨尽,自己也有点害怕。

        夜市并不安稳,各户士族的奴人和一些贱籍歪人总是在这里吃个白食戏弄一下妇人,更有一些小门客替主子收取贩夫贩妇们的市肆币。

        曾乙站在原地等候羊羹沸起,一个穿着不伦不类的瘦高男子嬉皮笑脸走到她的身旁。

        “小佼人,一个人食羊羹?”

        男子凑近曾乙,脸几乎贴到她的脸。

        “烦厌!”

        曾乙扭过头退后几步,不理睬这个男子。

        “小佼人,一个人食羊羹多无趣,我们共进如何?”

        另一个五大三粗的年轻男子挡住曾乙。

        “害!”

        曾乙向旁边躲闪。

        “这个,小佼人应该喜欢吧?”

        粗壮男子拿起一根羊鞭在曾乙眼前摇晃。

        “我不认识你们两个,滚开!”

        曾乙怒目相视。

        “小佼人,过来,我们去那一边一起食。”

        粗壮男子满是黑毛的大手一把抓住曾乙纤小的右手。

        “你要行什么不端?放开我!”

        曾乙使劲挣脱。

        “哈哈,小佼人还有点小蛮劲哦,我喜爱!”

        粗壮男子手腕一用力,把曾乙拉到自己满是胸毛的怀里。

        “你放开我,再不放开,我可要呼人!”

        曾乙气得满脸通红,前面急剧起伏。

        “呼?你现在不是在呼吗?我请你食羊羹错了不成?”

        粗壮男子一对牛眼色眯眯盯住曾乙的前面。

        “小佼人,你呼呀,看哪个不懂事的敢坏本门客的好事!”

        瘦高男子将贩夫刚煮沸的羊羹端在手上。

        “贩伯,快帮忙呼我的人!”

        曾乙向卖羊羹的贩夫求救。

        “呼你的人?你敢吗?”

        粗壮男子满眼凶光,恶狠狠地瞪着贩夫。

        “我、我、我还在忙,还在忙,还在忙呢。”

        贩夫哈腰低头拨弄炉子上的木炭。

        “小佼人,你这小手手红了耶。”

        粗壮男子那肥厚的大手掌抚摸起曾乙的纤纤玉手。

        “放开我!”

        曾乙拼命挣扎。

        “小佼人,莫要弄的这么慌张,呼啥呢,兄台喂你食羊羹。”

        手端羊羹的瘦高男子边说边把热鼎往曾乙嘴边凑。

        “住手!”

        墨尽正在两百步外买干饼,一开始这边闹嚷嚷的他没有在意,后来听到曾乙的呼叫,迅即冲将过来。

        “毛孩,你当自己是谁?敢管闲事!”

        粗壮男子根本不把墨尽放在眼里。

        “我是姒始,你快放开她!”

        墨尽怒不可遏,直接说出自己的真名。

        “壮士,救我!”

        曾乙见墨尽说出自己的真名,顾不得自己的境况,赶紧称呼他为“壮士”。

        “壮士?这样薄片儿的身板子也敢自称壮士?我看装死差不多!”

        “嘿嘿,就是,小毛孩,滚一边去,不要搅扰你爷爷的好事!”

        粗壮男子将曾乙抱得更紧,瘦高男子举起热鼎要灌曾乙羊羹。

        “我叫你们作恶!”

        墨尽边说边将手上的干饼狠狠地拍在粗壮男子的面门上,同时以闪电般的速度伸手在瘦高男子的肩胛上点了两下。

        粗壮男子脑门被拍干饼,忙不迭松开抱着曾乙的手。那干饼还热乎着呢,劈头盖脑拍在他的面门子上,怎么受得了?

        而瘦高男子手举热鼎僵在那里,动弹不得。滚烫滚烫的羊羹洒在自己的颈项上,毫无知觉。

        “蚯蚓,你怎么反而在这小子面前装死?快过来摔死他!”

        粗壮男子扯掉自己面门上的干饼,摆出架势要和墨尽拼命。

        “摔死我?他还能动吗?”

        墨尽伸手将曾乙揽到自己身后。

        “你、你、你小子会妖术?我兄弟他怎么了?”

        粗壮男子心里发毛。

        “他自作自受!”

        墨尽牵起曾乙的手,准备离开夜市。

        “你不能走。”

        粗壮男子过来拦住墨尽和曾乙。

        “你想怎么样?是不是也想被点几下?”

        墨尽把曾乙拥在怀里。

        “装死,不是,壮士,我的兄弟还僵在那里,他要不要紧?你能不能把他弄好?”

        粗壮男子央求墨尽。

        “他等一下自然会好,记住,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们做坏事,否则绝不饶过!”

        墨尽和曾乙走出夜市。

        “壮士慢走,壮士慢走。我叫螃蟹,以后用得着我螃蟹和兄弟蚯蚓的地方,您随时招呼!”

        螃蟹朝墨尽的背影喊道。

        “都已经走远了,还讨好人家个屁!”

        “就是,欺软怕硬的家伙。”

        “刚才那年轻人好象有武力。”

        “那是点穴法,不懂了吧?”

        围观的人议论纷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