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元乾坤在线阅读 - 第七章 无用之用

第七章 无用之用

        “对不起,曾乙,让你受委屈了。早知道我不去买干饼,你也不会被欺负。”

        墨尽和曾乙在路边一处土墩上坐下。

        “你不要自责,我没有大碍,你刚才是不是点了他的穴位?”

        “然,给他个教训。”

        “针灸课上先生虽然讲解过各个穴位的功用以及要诀,可从来没有教过这点穴之法?”

        “这点穴之法先生也不会,怎么教?”

        “那你是怎么学会的?”

        “我爷爷教我。”

        “你爷爷教你?你不是从来没有见过你爷爷吗?他怎么教的你?”

        “这个以后告诉你,好吗?”

        “不,我现在要知道。”

        “说了你也不会相信,还是以后再说吧。”

        “哼,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

        曾乙佯作生气,把头扭到一边。

        “是爷爷在梦中手把手地教我。”

        墨尽只好说出真相。

        “梦中手把手教你?哈哈,你忽悠谁呢,把我当三岁小孩?”

        “我说过你不会相信,可事实真的是那样。刚才护城河边我打瞌睡的时候他刚刚教我。对那个欺负你的蚯蚓我还是第一次出手,当时应该是情急之下的自然反应吧,想不到还成功了。”

        墨尽向曾乙述说刚才梦中的情境。

        “真的?好神奇!我也要学点穴法。”

        曾乙满脸惊喜。

        “爷爷说,学点穴大法不但要有天赋,更要有心智,必须先练好基本功。不但要手疾眼快,还要做到心手一致,手腕的力度要恰到好处。”

        “你是说我没有天赋也缺乏心智,连基本功也学不会?”

        “你是绝顶的聪慧,我也只是你的毫毛而已,以后我们一起慢慢练,说不定还要你多多指点。”

        “这还差不多。”

        “曾乙,你千万不要对别人说爷爷梦中教我点穴大法的事,包括你的家人,好吗?”

        “为什么连我的家人也不能说?”

        “你忘记你们家里人坚决杜绝与姓姒的人氏交往?而且你们曾家到处搜罗姒姓人氏的信息,还派人到医馆调查过我,亏得我母亲叫我隐姓埋名。”

        “确实如此,记得我在家里有一次提起姒姓人氏,我爷爷他们反应特别强烈,一听到姒姓,好象被蛇咬了一般,急的不行!后来我不敢再提姒字,也省得给你带来麻烦。但他们反对是他们的事,我心里只有你,大不了和你一起私奔。”

        “私奔?亏你想得出。我们还是顺其自然吧,相信上天自会给我们安排好。”

        “嗯,我也相信缘分天定。”

        “好啦,不说这不高兴的事,谢谢你刚才及时纠正我的名讳。”

        “和我还客气?不过你还是要小心再小心,你母亲叫你隐姓埋名肯定有她的道理。”

        “嗯,我会注意。曾乙,我送你回住处吧,明日你还要回蝶市,早点休息。”

        墨尽站起身来,把手伸给曾乙,两个人手牵手返回住处。

        “明日我不回去曾国蝶市,家里人过几天集体到邑国凤城来为我举行笄礼。”

        “你真幸福,家里人集体为你举行笄礼,到时候不知道有没有人为我行冠礼!”

        “我才不要举行什么笄礼呢。”

        “女子到十五岁举行笄礼,是非常重要的一节,表示你成年了可以嫁人。”

        “那你到二十岁行举行冠礼,是不是说明你成人可以娶我啦?”

        “然也,不过距离我二十岁生辰之日只有四年时间,我的爷爷和父亲到时候能不能从巴国龙都脱身,还两难说。没有他们,我的加冠礼无法举行。”

        “你放心,他们一定能够安全回家。”

        “但愿吧。”

        “其实那只是一个形式,我的家人这次只不过是借为我举行笄礼的名义来邑国凤城显摆一番罢了。”

        “来邑国凤城显摆一番?”

        “他们大多数人都没还来过邑国凤城。”

        “堂堂曾国蝶市曾家人怎么可能没有来过邑国凤城?”

        “不知为什么,我爷爷就是不让他们来凤城。”

        “那这次又怎么这样兴师动众了呢?”

        “我也不明白,不管他们。我到了,你也快回去吧。”

        “好,你早点睡。”

        “记住,你在邑国凤城不叫姒始,叫墨尽。”

        “记住啦,曾乙美姬,贱籍奴人墨尽告辞。”

        “墨尽,你讨要掌嘴不成?”

        “奴人不敢。”

        墨尽转身跑开。

        “这小玄鸟,果然讨女人欢喜。”

        “他做你的小孙孙不满意?”

        “有其为玄孙,夫复何求?只是他落于坤界,难脱红尘男女俗事。”

        “我看我们的小孙孙内秀的很,虽被巫神附体,终究没与那申姜氏做下不堪之事!”

        “忧喜更相接,乐极还自悲。我及时给他服下清净种子,体内污浊之气已了然无存。可接下去得看他自己能不能把持得住,不犯错误。”

        “老头子,这小孙孙靠自己摸索,什么时候能堪大用?”

        “无用之用,方为大用,不是有你那姒而小子通过梦境在教导他吗?”

        “我担心那孽畜施法,用妖术屏蔽梦境通道。”

        “乾坤自有造化!”

        星空下两朵白云从墨尽头顶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