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元乾坤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风云突变

第十四章 风云突变

        “主人,这蝶市曾家人好嚣张,要不要我教训教训他们?”

        小猴童轻声问墨尽,他有些按捺不住。

        “不可!”

        墨尽阻止。

        今日蝶市曾家人确实嚣张,一点道理也不讲,令人厌恶!

        让墨尽欣慰的是,曾乙和在场的其他曾家人截然不同,她爱憎分明,嫉恶如仇。

        看着曾乙和曾家其他人据理力争,墨尽更加喜欢她。

        墨尽和曾乙在蝶市官学上认识。

        诸侯纷争,为争夺人才,官学和私学大兴,男女皆可就读。

        墨尽十岁起到蝶市官学读书,一年一张大虫皮,可在官学食宿学习一年。

        曾乙本可在自家私学读书,但她和曾甲、曾丁等人格格不入,曾甲、曾丁无心学业,整天想一些歪点子捉弄她,她不得已到官学读书。

        一开始,墨尽并没有过多地和曾乙往来,他一心扑在学业上,除了书本还是书本。加上母亲管教严格,他根本不敢想也从没有想过什么男女私情。

        曾国蝶市三年官学期满,墨尽遵照母亲意愿,到邑国凤城医馆学习针灸专业。

        得知墨尽到邑国凤城医馆学习针灸专业,曾乙央求父亲也要去邑国凤城医馆学习。曾乙祖父雷霆大怒,坚决不让曾乙去邑国凤城。曾龙好说歹说,说今后可以让曾乙在邑国凤城为曾家做事,才算勉强答应。

        在医馆里,曾乙在生活上给予墨尽无微不至的关心,物质上也经常接济墨尽。

        随着时间的推移,俩人的感情日益加深,但交往也仅仅局限于邑国凤城。假期回曾国蝶市,只能彼此默默相思。墨尽和曾乙都明白,两家的长者不可能允许他们来往。这也是医馆学徒期满后,墨尽和曾乙想方设法留在凤城的原因。

        今天是墨尽到天凤食坊打差的第一天,他想赚点币,减轻母亲的负担,也可以和曾乙在凤城朝夕相处,想不到遇到这样的事情。

        “乙,你怎么向着那小奴才说话?你们认识吗?”

        曾丁以少女的敏感看出了点什么。

        “我们--------”

        曾乙刚要解释,墨尽向她使了个眼色,叫她不要说。

        “什么我们?曾乙,你总不可能和这狗奴才有关系吧?”

        “你说什么?真是无聊透顶!”

        曾乙身子转过一旁,不再理睬曾丁。

        “乙,不要生气,都是自己家里人,多说几句也无妨。”

        那瘦高个子男人看来对曾乙不错。

        “小爷,你难道不觉得是我们太不讲道理了吗?”

        曾乙坚持自己的原则。

        小爷?

        墨尽听曾乙说起过小爷,说他本来不是曾家的人,是曾家的奴仆,对曾家忠心耿耿,曾经救过曾老爷子的命,曾老爷子让他姓了曾并结拜为兄弟。

        曾乙小的时候小爷很疼爱她,经常带着她玩。只要曾乙有什么要求,他都会想方说法帮她办到。

        曾乙还说,小爷的武力很高,能飞檐走壁,不但救过曾老爷子的命,也救过曾龙的命。所以曾家人对这个小爷十分尊敬,就连曾甲、曾丁他们平时也不敢在小爷面前胡来。

        想不到这个瘦高个子男人就是小爷,他既然武力那么高又为什么那么怕母亲呢?墨尽不禁多看了几眼小爷,这个时候小爷也在看墨尽,双方目光对视了一下。

        墨尽和小爷的对视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瞬,但墨尽明显感觉小爷看他的目光不一样,好象带着某种问询,还透露出一种友好,和其他曾家人看他的目光完全两样。

        “请你们立刻退出龙宵阁铜食台,我家主上马上就到。”

        掌事再次上前说道。

        “你太娘的还要多嘴,本公子今天坚决不走。”

        曾甲一屁股坐到食案上。

        “这位小主,请你起来,食案岂能坐卧。”

        墨尽过去劝阻。

        “坐卧怎么啦?我坐你家食案是给你们面子,本公子的屁股可是金贵的很!”

        “你怎么连基本的礼仪也不讲?”

        “礼仪?我们曾国蝶市曾家就是礼仪,本公子的行为就是礼仪!”

        “我家掌事说了,请你们立刻离开这里,主上和宾朋已到门口。”

        “主上?今日老夫就是这里的主上!”

        坐在正位的曾老爷子开口说话。

        “对,今天我爷爷才是这里的主上,你们这些狗奴才还不好好伺候?”

        曾甲底气更足,竟然跳上食案。

        “哪个胆大,敢自称是这里的主上?”

        一个洪亮的声音在食坊响起。

        这声音充满浓厚磁性但又有些苍老,声到之处,回音不绝。

        “啊?你是谁?”

        曾老爷子听到这个声音一愣。

        “奴才,几十年过去了,想不到你还是那么张狂!”

        声音在食坊上空回荡。

        “你,你,你?”

        曾老爷子脸色煞白,身子瑟瑟发抖。

        “奴才,竟敢在吾之食坊装模作样,是不是尔等想要成为案桌上的菜肴?”

        “啊?!你还活着?”

        曾老爷子趴在地上,哆嗦不停。

        “爹!”

        “夫主!”

        “爷爷!”

        见曾老爷子瘫在地上,曾家人惊呼一片。

        “你太娘的是谁?别像个乌龟王八蛋似的缩在角落里,有种你给我滚出来!”

        曾甲站在食案上暴跳如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