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元乾坤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神秘老者

第十五章 神秘老者

        “主人,有好戏看喽!”

        小猴童跳到墨尽的肩头。

        “小心被别人看到,快回去。”

        “主人,放心,不会暴露目标。”

        小猴童伏在墨尽的衣服领子上,饶有兴味地观赏曾家人出丑。

        “奴才,想不到你还敢回邑国凤城”

        黄钟大吕一般的声音在整个食坊上空回荡。

        “主上息怒,奴才想念主上,带领家人前来参拜主上。你们、你们都给我跪下!”

        曾老爷子惶恐至极,连头都不敢抬。

        “跪下?爷爷你有没有搞错?我们向这个缩头乌龟下跪?”

        “甲,你、你、你快下来,给主上跪下!”

        “主上?我是他的主上还差不多。缩头乌龟,你还不出来给你家小主下跪?”

        曾甲站在食案上,目空一切。

        “奴才,这就是你的后人?”

        “主上,求求你,求求你,再放过我一次吧,以后我一定好好训导后人,重新开始。”

        “奴才,今日我暂且放过你们,限你们天黑之前离开凤城,今后永远不得踏进邑国半步。”

        “喏喏喏,我们马上离开,马上离开。”

        曾老爷子忙不迭爬起来,招呼大家退出龙霄阁。

        “爷爷,你为什么那么怕他?”

        “爷爷,他究竟是谁?”

        “爹,以后我们真的不再进凤城了吗?”

        曾家人不明白平时在他们面前至高无上的老爷子为何这般惶恐。

        “废话少说,趁现在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赶紧回蝶市。”

        曾老爷子连头也不敢回,带领家人急急逃出天凤大食坊。

        “主人,你那相好的走啦,要不要去追?”

        “小猴童,瞎说什么?”

        “主人,我是为你考虑。”

        “你能不能安静一会?”

        “我确实应该安静一会,那个大主不一般,你自己多留个心眼。”

        小猴童钻进墨尽的口袋。

        “主上,奴才无能,没能及时劝离他们。”

        掌事跪倒在一位老者面前。

        “无妨,掌勺上食。”

        老者身高丈八,鹤发童颜,青色深衣。

        墨尽不知道老者什么时候进来,也没看清他从哪里进来。

        小猴童提醒墨尽要留意这个大主,墨尽看过第一眼对他已是心生敬畏。

        老者径直走到铜食台正方居中坐下。

        “主上,请用膳。”

        掌事双手为老者捧上食物。

        墨尽等差事在两边食案上摆放同样的菜肴。

        “诸君,今日乃是老夫与诸君分离之日,老夫备下薄酒祭奠诸君,以表老夫思念之情!”

        老者站起身来将酒樽里的酒洒向大地。

        “你,过来”

        老者自斟自饮三巡后,手一指墨尽。

        “我?”

        墨尽反应不过来,他正低头看自己的鞋尖。

        “快过去。”

        掌事用手捅了一下墨尽的腰。

        “獩,退下。”

        “喏。”

        掌事和其他奴仆弯腰低头退出龙霄阁。

        “抬头。”

        墨尽抬起头,但不敢正视老者。

        “家身何处?可有名姓?”

        “回主上的话,小奴深山老林而生,未曾有姓氏。”

        “未有姓氏?墨尽会何意啊?”

        “墨尽只是家母为叫唤方便随意而取。”

        “随意而取?你家母亲可否姓曾?”

        “家母躬耕深山老林,没有姓氏。”

        “大胆墨尽,敢欺骗老夫。”

        “小奴不敢。”

        “墨尽,你之家母明明姓曾,你为姒氏之后,对否?”

        “小奴听不懂主上所言。”

        “墨尽,你还要抵赖,姒而乃你祖父,姒复乃你父亲,你母亲为姒曾氏。”

        “主上,小奴越听越糊涂。”

        “好一个越听越糊涂,来人,将此小奴带到密室!”

        老者拂袖而起,大踏步走出龙霄阁。

        “喏!”

        掌事带领几个家奴将墨尽蒙上双眼。

        一路推推搡搡,一会儿上楼梯,一会儿下楼梯,来来回回,墨尽感觉走了很长时间,有些晕头转向。

        “坐下!”

        掌事将墨尽摁倒在席子上,为他解开蒙在眼睛上的布条,然后退了出去。

        “主人,你被下大牢了吧?”

        “你不要出来,当心伤到你。”

        “有你在,没有人敢伤害我。”

        “我现在自身难保,你还是快躲回口袋里去。”

        “口袋也不一定安全。”

        “那你藏到我的胸口去。”

        “这敢情好。”

        小猴童钻进墨尽的贴身内衣,趴在他的胸口上。

        墨尽的眼睛慢慢适应室内的光线,见他所站的地方是一个宽敞的厅堂。

        整个厅堂雅致朴拙,用陈木天然铺就,看不出一点斧凿刀工之印。地面也是一色的原始大木板块,散发出墨尽熟悉的清香。

        厅堂顶上有一个大圆孔,可以直接看到天空。此刻,天上已是繁星点点,一轮明月大如圆盘,俯瞰众生。

        墨尽心中忐忑,不知老者为何要将他带到密室。难道因为自己没有承认姓姒吗?他怎么会知道祖父、父亲的姓名?可母亲并不是姒曾氏。

        母亲说,她是曾家的一名女仆,主人赐她姓曾。虽然她为姒家养育了后人,但没有资格称为姒曾氏。

        这个年代,只有贵族人家有姓氏,奴仆怎么会有自己的姓氏?我姓姒,难道我家祖上乃是贵族?

        “小主在上,受老奴大礼参拜!”

        老者走进密室倒身下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