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元乾坤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闻风丧胆

第十九章 闻风丧胆

        “正常的通行还是要保障,太过分的话官家那边也不好交待。”

        小爷眼望夜空,心有顾虑。

        “小爷,你担心官家干嘛,他们还不是靠我们富供肥养着,只不过是爷爷的门客而已。”

        曾甲毫不在乎。

        “甲,你不懂,官家有官家的办事规则。这次,你爷爷,我们曾家,确实遇到了大事。弄不好,蝶市曾家将不复存在。”

        “小爷,曾国蝶市永远是我们曾家人的蝶市,外人不可能拿我们曾家人怎么样,你怕什么?”

        “甲,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曾国蝶市能和邑国凤城比吗?”

        “小爷,邑国凤城那缩头乌龟真的有那么厉害吗?看把我爷爷吓的那个熊样,差点尿裤子,嘻嘻。”

        “缩头乌龟?他可不是一般的人,他是邑国凤城第一人。”

        “邑国凤城第一人?”

        “对,我和你爷爷以为他已经故去,所以这次你爷爷说要借乙的笄礼去邑国凤城探探路摆摆谱,以期在邑国凤城东山再起,我也没有反对。可想不到他还活在坤界,唉,看来我们曾家要想在邑国凤城有所作为万万不可能,更别说像统治曾国蝶市一样统治邑国凤城。”

        “小爷,他活在坤界关我们什么事?我们暂时不去邑国凤城招惹他不就行了吗?等他死后我们再去统治邑国凤城也不迟。”

        “甲,关键是你已经招惹了他。”

        “那也用不着怕他,曾国蝶市是我们的天下,你和爷爷那么厉害,他胆敢来曾国蝶市的话,叫他有来无回。”

        “我和你爷爷厉害?笑话!他的能量你是不知道,想当初,我和你爷爷差点被他算计,把命丢在邑国凤城。”

        “啊?那老头真的有那么厉害?可爷爷的百毒黑腿和小爷你的百毒黑拳那是天下绝配,还打不倒他?再说我们曾家有上万奴仆,还有那一千八百只毒鹰和三千六百条毒犬。”

        “唉,人都不行,何况鹰犬乎!”

        “那我们没有办法了吗?只能等那个老头来杀我们?”

        “如果老头要和我们计较的话,我们确实只有等死。”

        “我可不想死,我还没快活够。再说,杀人难道他老头想杀就杀?这边的官人和军队不都是我们可以指挥的吗?”

        “你可知道,曾国蝶市放在邑国凤城只属九牛一毛,况且他在巴国龙都也有一号,而蝶市放在龙都只能是大海里的一粒米。”

        “巴国龙都?巴国龙都?他在巴国龙都也有一号?”

        “是啊,巴国龙都我们只能闻听膜拜,连外围也不可能进去,那里的等级这里的官人也奈何不得。再说,如果象他这样级别的人要想灭了我们,有的是借口和手段,甚至可以让我们生不如死。”

        “啊,好可怕!小爷,你不要再说。”

        “不说能解决问题吗?能躲过劫难吗?谁让你不知天高地厚,惹上他!”

        “那,那,那我们只能等着老头上门来要我们的命吗?”

        “有一个人可以挽回我们的境况,但不知道她还在不在曾国蝶市。”

        “小爷,这个人在哪里,我们快去找这个人。小爷,我们现在就去找这个人,快去吧。”

        曾甲上前拽起小爷的衣角。

        “你急什么?我也不能确定这个人还在不在蝶市。我见过这个人已经十多年,当时她一招‘山雨欲来’吓了我一大跳。如果她想要我的命,十几年前我已呜呼。十多年啦,不知道她还在不在原来的地方。还有,去找这个人的话,我必须征求你爷爷的意见,他不同意的话我也不能去找。”

        “那我们快去见爷爷,把这件事告诉他,让他赶快吩咐所有奴仆去寻找这个人。”

        “现在才鸡鸣时刻,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你爷爷昨天傍晚一路从邑国凤城急急返回,加上心气不顺,已经很累,怎么可以去打搅他?”

        “我可不管他累不累,我的命要紧。”

        “你堂堂曾家长孙,那么怕死,岂不让人笑话?我告诉你,就目前而言,只要我们守住蝶市,不让他有机可乘,那他拿我们也应该没有办法。毕竟蝶市你爷爷和我苦苦经营了那么多年,机关埋伏和低异能的禽兽我们也设计和驯顺了不少。再加上如果找到那个人,我们双保险。”

        “双保险?小爷,这双保险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差点尿裤子。”

        “双保险也不一定保险啊,任凭天命吧。甲,这边的卡口你一定要给我牢牢盯紧,凡是邑国凤城来的车辆和人员必须仔细查验。”

        “放心吧,我的小爷,邑国凤城的车辆和人员即使过来,看到我们在这里设卡也不敢过来。刚才有几辆马车一见我在,吓得立马调头退回。”

        “什么?刚才有邑国凤城来的马车?是真的调头退回还是找小路绕了过去?”

        小爷一把抓住曾甲的衣领。

        “小爷,这个、这个我也不清楚,是他们自己调头走的。当时他们还想拿币通融呢,我岂是见币眼开的人。”

        曾甲竭力为自己辩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