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元乾坤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姐妹认母

第二十九章 姐妹认母

        梅骨朵向曾邑讲述她们梅、兰、竹、菊四姐妹的身世。

        除梅骨朵自己是被斑蝥从市肆灰堆里发现之外,兰花草是斑蝥从恶狼嘴里所救。

        当时,斑蝥正从山上采药下来,看到一只灰色的恶狼嘴上叼着一个红色包袱,飞快地朝山上跑去。斑蝥心想,这恶狼莫不是又到附近村舍去偷食?不知它叼的什么?

        斑蝥连发两支飞箭直射恶狼脑门,恶狼中箭而亡,红色包袱掉落在草丛中。斑蝥跑过去捡起包袱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个女婴,这个时候还甜甜地睡着。斑蝥把女婴重新包好,到附近的村子里打听是谁家的孩子。可整整打听一天,走遍方圆十几里地,全说没有孩子丢失。

        竹、菊是一对连体双胞胎,一出生就被遗弃在水井边。好心人知道斑蝥不但武力高超,还会医术,是个大善人,捡来送他收养。斑蝥运用活骨分离术把小姐妹俩分开,又不惜重金遍访各地名医,把小姐妹俩医治得身上一点疤痕也没有留下。

        当然,这都是斑蝥自己讲给梅、兰、竹、菊四姐妹所听,不知真假与否。

        “唉,难得他斑蝥能救下你们姐妹四个,我们曾家也就不再计较他的过去。”

        曾邑叹了口气,把姐妹俩拥得更紧。

        “妈,我们曾家?”墨尽不解。

        “我说的曾家是你外祖父这一脉,蝶市曾家鼍、鰛之流只是欺世盗名的狗贼而已。”

        曾邑提起鼍又恨得牙关紧咬。

        “女主,我也可以叫你妈妈吗?”

        梅骨朵开口恳求。

        “你们都是我的亲女儿!”

        曾邑紧拥梅、兰姐妹。

        “妈妈!”

        “妈妈!”

        梅、兰喊出人生中第一声“妈妈”。

        “好女儿!”

        曾邑喜不自禁。

        “哼,把我妈给抢了去,早知道不带你们来千仞峰。”

        墨尽在一旁轻声嘀咕。

        “有意见了?不高兴啦?以后妈妈属于我们,没有你的份,气死你,气死你!”

        兰花草在曾邑脸上亲了一口,朝墨尽扮了个鬼脸。

        “你这个疯丫头,懒得理你!”

        墨尽气得转过身子。

        “嗨,你骂我?妈,他骂我,他骂我。”

        兰花草向曾邑告状。

        “快给你妹妹赔个不是。”

        “妈,这,这,这……”

        “怎么,给你妹妹赔个不是都不愿意吗?”

        曾邑佯作生气。

        “对呀,快赔不是呀,快呀!”

        兰花草高兴地跳着嚷着让墨尽赔不是。

        “妈,还是算了吧,小主也只是随口一说。再说,兰她本来就是个疯丫头么。”

        梅骨朵劝说曾邑。

        “妈,姐也骂我,姐她也骂我!妈,你管不管?”

        兰花草装出要哭的样子央求曾邑。

        “管,管,妈管,你们两个一起向你们的妹妹赔个不是。”

        “妹妹,对不起。”

        “对不起,妹妹。”

        梅骨朵和墨尽一起向兰花草鞠躬致歉。

        “不客气,不客气,你们平身吧。哈哈哈,太好啦太好啦,我有妈妈宠爱我啦!”

        兰花草好一阵欢呼雀跃。

        曾邑见兰花草这么开心,内心却是五味杂陈,想当初她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把父母的宠爱当作任性的资本,结果酿成大错。

        而现在兰花草只是得到了那么一丁点母爱,竟可以欢欣成这个样子。

        人啊,只有等到失去了才知道原来的好,可想要珍惜已经来不及。

        而另外更为重要的是,兰花草让曾邑想起一个一直刺痛她心尖的人,一个与兰花草差不多年龄的女孩,那是她永远的痛!

        我的孩子,你现在好吗?

        想到这里,曾邑告诫梅骨朵梅和墨尽:

        “你们以后一定要好好保护兰,不准欺负她,不能让她受委屈。”

        “妈,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兰。”

        梅骨朵本来就把兰花草当作同胞姐妹看待。

        “不知道谁欺负谁呢。”

        墨尽嘟囔。

        “哼!”

        “哼!”

        兰花草和墨尽互相瞪眼,彼此谁也不服气谁。

        “妈,兄长他对我有意见。”

        “妈妈对你没有意见,呵呵。”

        曾邑眼望这两个赌气的孩子,忍俊不禁。

        “妈,你和小主收拾一下物件,我们抓紧去邑国凤城。”

        梅骨朵年纪不大,但早熟懂事,始终没有忘记此次来千仞峰的任务。

        “梅,以后称呼你弟弟墨尽就可以,不要叫小主,以免外人生疑。”

        曾邑虽然认下梅、兰两姐妹为女儿,但还是隐藏姒始的真实身份。

        “墨尽?妈妈,哥哥怎么叫这个名字?墨汁用尽了还怎么书写?那还不是叫墨黑呢。”

        未等梅骨朵回曾邑的话,兰花草一听她新认下的兄长叫墨尽,觉得好笑。

        “兰,你又胡说。”

        “姐,我没有胡说,我是为兄长好,反正我以后不叫他墨尽,我只叫他兄长,要叫名讳也叫墨黑。”

        “喂,我有那么黑吗?”

        “墨汁用尽还不如一直黑着呢。”

        “一直黑着还不如用尽。”

        “黑着好。”

        “用尽算!”

        “你们两个不要吵啦,帮妈妈去收拾物件。”

        “梅,我不去邑国凤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