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元乾坤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千仞蒹葭

第三十七章 千仞蒹葭

        “公主,他们在下面大路上。”

        “你确定是他们?”

        “奴才确定,就是那条黑狗将八爷咬伤。”

        千仞峰七彩湖畔的一条小山道上,曾乙和几个家奴一路寻查到此。

        “那个男子怎么啦?”

        “好像受了伤。”

        “看情形伤的不轻。”

        “墨尽!”

        曾乙情不自禁喊出墨尽的名字。

        “公主,你说什么?”

        “我说没劲。”

        “没劲?”

        “是啊,我们要抓他们,他们却受了伤,真没劲。”

        “公主,我们不是真好趁那个小子受伤,抓住那两个小佼人?”

        “不要说话。”

        曾乙居高临下见一个和她差不多大年纪的美姬扑在墨尽身上哭泣,原本担心墨尽安危的心,变得五味杂陈。

        “公主,你快看,那个小佼人要干什么?”

        “叫你不要说话,还说?”

        “喏。”

        曾乙见那个美姬俯身将脸贴向墨尽,心中的关切全转换成浓浓的醋意,恨不得立马跳下去将那个美姬从墨尽身上推开。

        “咳咳咳……”

        兰花草刚要将嘴贴到墨尽的嘴上,墨尽一阵猛咳,苏醒过来。

        “墨尽,你醒啦?”

        梅骨朵大喜。

        “咦,羞死啦!”

        兰花草赶紧抬起头来,满面通红。

        “我没事,只是摔晕过去而已。”

        “没事就好,快起来。”

        “我起不来。”

        “兰,快从你兄长身上下来。”

        “啊?好羞好羞!”

        兰花草一偏腿,忙不迭从墨尽身上离开。

        “呜……”

        墨黑过来舔舔墨尽的手。

        “乖,回家!”

        墨尽从地上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重新拉起板车往前走。

        “公主,他们要逃跑。”

        “跟上。”

        曾乙带领家奴从山道上跟踪墨尽他们。

        “主人,演戏演的不错啊?”

        “你怎么又出来啦?”

        “出来透透气么。”

        “快回去,小心被她们姐妹看到。”

        “主人,他们姐妹现在害羞着呢,远远地跟在后面,根本不会留意我。”

        “还是小心一点好。”

        “主人,她说她爱你呢。”

        “小孩子懂什么?”

        “主人,你可不要忘记,你还有另外一个美姬哦。”

        “你再啰嗦我可生气。”

        “好好好,我不说,我回去睡觉。”

        小猴童钻进墨尽的胸口。

        “兰,这么大一头野猪,你们怎么打死的?”

        墨尽见梅、兰姐妹远远跟在板车后面,很不自然,没话找话。

        “这个你应该问野猪自己,它为什么要跑到我们眼前来自杀。”

        “自杀?野猪跑到你们面前自杀?”

        “是啊,当时我和姐坐在路边树下等你,突然这头野猪疯了一般飞奔而来,我和姐吓了一跳,刚想站起来准备迎战,可它被地上堆着的野狼一拌,一个筋斗翻下高坎,刚好撞在路边的树桩上,肚子戳在树尖子上直接死翘翘。”

        “这那是自杀?这是不小心摔死的,属于意外事故。”

        “你说的也有道理,那凶手应该是那些野狼。”

        “哈哈,野猪如果想要打官司的话,只能找那些野狼进行赔偿。”

        “那把野狼的皮赔给野猪,怎么样?”

        “可以,那我们把野猪的肉给吃掉,最终赢的还是我们,哈哈。”

        “哈哈,赢的是我们!”

        兰花草兴高采烈跑到板车前,神态恢复正常。

        “你们胡侃海说什么?”

        梅骨朵也跑到墨尽身边。

        “姐,你今天开心吗?”

        “当然开心,不过刚才吓一跳。”

        “姐,有喜有悲,人生常态。”

        “兰,这话你听谁说的?”

        “爷爷。”

        “爷爷?爷爷他怎么无缘无故和你说这个?”

        “爷爷不是和我说,是他一个人自言自语被我听到,我好多话都是他那里听来的。”

        “哦。”

        梅骨朵陷入沉思。

        “你爷爷他好奇怪。”

        墨尽一想起斑蝥将他带进密室的情景,全身不寒而栗。

        “奇怪吗?”

        “奇怪。”

        “兄长,你如果看到过爷爷一个人在密室里的那个样子,估计你会更奇怪。”

        “是吗?”

        “爷爷一个人在密室里的那个样子真的好可怕好可怕。”

        兰花草将头靠近墨尽轻声说道。

        “你们两个咬什么耳朵?”

        “姐,我和兄长说,这千仞峰就是美,我要一辈子生活在这里。”

        “千仞峰的确美,我也想一辈子生活在这里。”

        “姐,我们一起帮兄长推车。”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墨尽拉着板车高声吟唱,梅骨朵和兰花草左右推车,墨黑后面紧紧跟随,身影倒映在七彩湖中。

        “真酸!”

        “公主,什么时候下手?”

        曾乙和几个家奴在山道上紧紧跟随墨尽一行,心中无限惆怅。

        “蒹葭凄凄,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聆听墨尽的吟唱,泪水从曾乙脸上无声滑落。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曾乙好想冲下去紧紧拥抱墨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