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元乾坤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梳头洗礼

第四十二章 梳头洗礼

        “妈,你昨晚没有睡?”

        天刚蒙蒙亮,梅骨朵走出里屋,见曾邑在厨房忙碌。

        “眯了一会,你起这么早?还可以再睡一会。”

        “我来帮你。”

        “好,灶上添一下柴火吧。”

        “妈,你是不是要离开千仞峰,舍不得?”

        “梅儿,妈怎么可能舍却这里?无论到哪里,妈的魂将永远在这里。”

        “妈,今后我要和你在一起,你回来我也回来。”

        “梅儿,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谁也无法预料明天会怎么样。”

        “妈,你是不相信我?”

        “不相信你我还认你做女儿?只是个人设想比不得外界的影响变化快。你希望自己有所变化的时候偏偏一成不变,你想要安安稳稳的时候,却事与愿违,变的让你无所适从,甚至一塌糊涂。”

        “这倒也是。”

        “梅儿,你一直和你爷爷在一起吗?”

        “是的,十八年来我一直跟随爷爷身边。”

        “你在他身边主要做些什么?”

        “小的时候跟爷爷读书练功,行笄礼之后,爷爷让我开始料理市坊,处理有关货殖之事。”

        “你爷爷在邑国凤城的资产怎么样?”

        “现在整个邑国凤城爷爷的资产最大。”

        “很好!”

        “嗨,妈妈,姐姐,你们起得好早!”

        兰花草睡眼惺忪走进厨房。

        “兰儿,不多睡一会?”

        “妈,太阳快照屁股了呢。怎么,兄长还在睡懒觉?”

        “兰儿,你去叫他一下,马上可以吃早食。”

        “好,这个懒虫!”

        兰花草转身奔向书房。

        “妈,兄长没人。”

        不一会,兰花草返回来告诉曾邑。

        “没人?”

        “没见弟弟出去啊?”

        曾邑和梅骨朵急匆匆过去书房察看。

        “这被子叠得整整齐齐,难道他昨晚没有睡过?”

        “兄长去哪里了呢?”

        “妈,我和兰出去找他。”

        “不用,说不定马上回来。”

        曾邑若有所思,继续回厨房忙碌。

        “妈,你做什么好吃的?那么香?”

        兰花草把头靠在曾邑的肩头。

        “兰儿,妈给你做野味三吃,保证你以前没吃过,也保证你喜欢吃。”

        “兰,妈为了给你做好吃的早食,差不多一夜没睡,你还不快去洗漱?”

        “谢谢妈妈,有妈就是好!妈,那我先去洗脸。”

        兰花草在曾邑脸上亲了一口,跑进里屋。

        “妈,兰会被你惯坏的。”

        “女孩子就是要惯,她那么小上雪山,我心疼。”

        “妈,竹和菊也是很小被送到雾山去修炼。”

        “唉,不知你爷爷是怎么想的。”

        “妈,你怎么叹气?”

        “没什么,兰,你洗漱好啦?头发怎么没梳?你去外面坐着,我给你梳头。”

        曾邑见兰花草的头发乱糟糟一团,像个稻草蓬,进屋去拿梳子。

        “谢谢妈妈。”

        兰花草虽是青春小美姬,但还不注重打扮自己,毕竟她才开始融入社会。

        “姐,你洗的叫什么菜?”

        见梅骨朵在道地里洗菜,兰花草好奇地蹲下身子。

        “这叫菠菜,营养很好,特别是夏天的菠菜,营养更加丰富。这夏天的菠菜只有深山老林里才能种出来,拿到外面市肆去卖,马上一抢而空,得好多币呢。”

        梅骨朵边洗菜边向兰花草解释。

        “夏天的菠菜那么抢手,难怪到秋天大家要暗暗的送菠菜。”

        “兰,你说什么?哪个地方的人秋天要暗暗的送菠菜?”

        “姐,我从雪山回来,经常听大家在说暗送秋波什么的?”

        “兰,我可爱的妹妹,姐笑死你可得负责。”

        梅骨朵乐得直不起腰。

        “哈哈……”

        曾邑手拿梳子和铜镜,也乐得笑出声来。

        “妈,姐,你们笑什么?”

        兰花草一脸懵懂。

        “笑你可爱,快过来,妈给你梳头。”

        “喏。”

        兰花草端端正正坐下。

        “我家兰儿的发质真好,细细的柔柔的,还黑亮黑亮。”

        “妈妈!”

        曾邑见镜子里的兰花草泪流满面。

        “兰,怎么啦?”

        曾邑停下梳子,俯身轻声问道。

        “妈,这是第一次有人给我梳头。”

        兰花草泣不成声。

        “兰儿,我的好兰儿,以后妈妈天天给你梳头。”

        曾邑忍不住眼圈泛红。

        “妈,你老的时候我也天天给你梳头。”

        兰花草把头深深地埋进曾邑怀里。

        “兰,妈妈怎么会老呢?”

        梅骨朵此刻眼里也已噙满泪水,她过来紧紧依偎在曾邑身上。

        曾邑、梅骨朵、兰花草,三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女人紧紧地依偎在一起,她们将在墨尽今后的崛起之路上起举足轻重的作用。

        “妈,水沸啦。”

        墨尽从外面进来,喊道。

        “哦,好的,你去哪里了啊?”

        曾邑擦去眼角的泪水,不等墨尽回答,走进厨房。

        “妈。”

        “我们来帮你的忙。”

        梅、兰姐妹也紧跟进厨房,三个人还没有从刚才的激动中缓过神来,所以也顾不得关心墨尽一大早到底去干了什么。

        墨尽昨晚确实一夜没睡,他经历了人生中的又一次脱胎换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