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元乾坤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出走凤城

第五十八章 出走凤城

        “公主,因为小龙女是被你打伤,奴才得替公主你赎罪。”

        姒复为小龙女摁紧被角,抚平床单。

        “那我也不许你对她好!坚决不允许你对她好!从现在起,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和其她女人说话,不能看其她女人一眼,你只能和我一个人好,只能和我一个说话!”

        曾邑一把扯掉盖在小龙女身上的被子。

        “你,你,你……”

        平时很少生气的姒复这时也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但他还是压住火气,捡起被子重新给小龙女盖好。

        “我就是不让她盖!”

        曾邑再次将被子扯到地上,还用双脚在被子上乱踩一通。

        “你,你,你简直不可理喻!”

        姒复终于忍耐不住。

        “姒复,你骂我?姒复,你只是我们曾家的一个小小奴才而已,你有什么资格骂我?姒复,不要以为我喜欢你,你就可以骂我?姒复,你永远只是我们曾家的一个狗奴才,我要你怎么样你就得这么样!”

        曾邑大骂姒复。

        “曾家公主,奴才平时确实从不骂人,今日恕奴才无理,你尽情地骂吧。不过,从今日起,狗奴才不再奉陪你这个曾家大公主!”

        姒复说完大踏步走出医馆。

        “哼,全是你这个狐狸精害的!你这个狐狸精为什么要来我邑国凤城,要来和我争夺复兄长?我今天要你马上死,死得体无完肤!”

        曾邑见姒复走出医馆,更加恼怒,她气急败坏地一边痛骂小龙女,一边伸出双手去抓小龙女的头发。

        “公主,住手!”

        姒而大喊一声过去拽住曾邑的双手。

        “死老头,你放开我!”

        曾邑使劲挣扎。

        “公主,你真的不能再打她。”

        姒而没有松手。

        “死老头,你一个奴才有什么资格管我?我就是要打她!我今天不把她打死就不是曾家公主!”

        曾邑边骂边低头狠狠地在姒而手上咬了一口。

        “你!你!你!”

        姒而被曾邑骂得一时语塞,他的脸一下子变得铁青,又慢慢地变白。呆滞一会后,姒而松开曾邑的手,走到曾老太公和老太太面前深深鞠了一躬,然后默默走出医馆。

        姒复坐在医馆门口,见父亲踉踉跄跄从里面出来,连忙上去搀扶住他。

        “我们走吧。”

        姒而双眼噙泪。

        “喏。”

        姒复答应一声,头也没回一下,扶着父亲离开了医馆,离开了曾家,离开了邑国凤城。

        父子俩落寞的身影在邑国凤城老街上留下一串长长的苦涩的记忆。

        想当初,姒而乃为这邑国凤城城主兼曾国蝶市首领,姒家在邑、曾两国无人能敌。

        后来,姒复的母亲因生产姒复的时候大出血而故去,姒而怀念亡妻,万念俱灰。从此无意活跃于纷繁的社会,决然退出尔虞我诈的商圈,你争我斗的官场,把相关产业交由世交的曾家打理。

        曾家当时家业并不大,连邑国凤城前十大贵族都排上不,在曾国蝶市也只位列前五位,一直靠姒家的关系才得以在邑国凤城和曾国蝶市立足。

        将产业和职位交给曾家后,姒而自己带着刚出生就没了娘的姒复回到老家曾国蝶市千仞峰,想过隐居的世外桃源生活。但因姒复从小没有母体营养,一直体弱多病,山里的条件根本无法让姒复健康长大。

        无奈之下,姒复三岁之时姒而带着他返回邑国凤城。

        此时,曾家已是邑国凤城老大,曾老太公占有姒家资产后不但成为首贵,还坐上曾是姒而的位置——邑国凤城城主,从此一手遮天,将邑国凤城和曾国蝶市变成曾家所有,为女儿取名曾邑,意为曾国和邑国全为她所有。

        姒而回到凤城见事已至此,也没有理论,要回原来的资产和位置。他只求曾老太公能给个安身立命之所,以期能把姒复好好养大成人。

        曾老太公当然无意归还资产和位置,自以为这乃上天眷顾于他,该当姒而一无所有。他一开始还不想收留姒而姒复父子,担心姒而一身本事有朝一日曾家的资产和位置又归姒家所有。

        大管家斑蝥更是在旁边煽风点火,说绝不能留下姒家父子,这姒而武力高超医术精湛,凤城百姓敬重于他,留下他们父子,曾家迟早要遭殃。

        最后还是老太太说,这样做会被外人取笑,还不是留下姒而做一个奴仆吧。于是曾老太公留下姒而,后来见姒而心无杂念地专注他的医术和武道,每天只希望姒复健康长大,并没有野心夺回资产和位置,就让姒而做了曾家的总教头和总医管。

        姒而自以为只要忘却了昔日的辉煌,委屈地做一个奴仆,就能平静地度过余生。却不料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骂他们父子是狗奴仆,曾家竟无一人制止。姒而竟不住老泪纵横,悲伤万分。

        姒而悲的不是自己,悲的是姒复,如今已是一个八尺男儿,却不能堂堂正正的立于天地之间,而要遭受这一份屈辱。

        更可怜的其实还是曾家,没有了姒家父子,姒家离家破人亡也就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