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和大佬协议结婚在线阅读 - 第3章 为老不尊

第3章 为老不尊

        还有什么比家宴上夫夫见面,结果双双认错人更尴尬的事情吗。

        如果要在盛明稚的人生里划分一二三名社死现场,那现在的场景绝对稳居第一。

        盛明稚甚至有几十秒,大脑都是空白的。

        直到陆嘉延上前一步,将自己的西装脱下来,披在他肩上。

        声音里已经有了些凉凉的笑意,不像好人,有着陆嘉延一贯的笑里藏刀:“太想老公了,所以看呆了?”

        哦。

        原来他是故意的。

        不但故意,现在还阴阳怪气我认错人。

        盛明稚的心脏缓缓平息,然后隐隐有怒火燃烧。

        “明稚,没事吧。”

        与陆嘉延长得七分相似的男人语调温柔且关切。

        既然给自己披衣服的是陆嘉延。

        那么他认错的那个男人可想而知,就是陆嘉延的亲大哥,陆骁。

        也是陆嘉延的前头号劲敌。

        作为次子,当年陆嘉延在盛嘉中并没有什么优势,所以他才会跟盛明稚商业联姻,巩固自己的家族地位。

        三年的海外市场开拓,已经宣告了陆家最后的继承人,而陆嘉延在这个时间回国,也说明他即将接任盛嘉集团总部副总裁一职。

        可他作为陆嘉延的爱人,在对方回国的第一个家宴上,把老公的死对头认成老公。

        ……

        盛明稚忽然有点心虚。

        “我没事。”盛明稚尴尬一笑:“陆大哥,我跟嘉延哥开玩笑的,不好意思,你别见怪。”

        他现在已经尴尬地想当场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陆骁很体贴的顺杆子下了:“看来明稚的酒量跟以前一样,还是那么浅。”

        这个认错人的乌龙,在众人心照不宣的默认下,很快被用喝多了这个万能理由给打发了。

        盛明稚现在只想找个借口上楼换衣服,离开这个让他社死的伤心地。

        结果这一幕被老爷子知晓了,说什么也要陆嘉延陪着他去。

        两人的恩爱夫夫人设在这儿,盛明稚眼看赖不掉,只好强装高兴,跟陆嘉延上了别墅二楼。

        穿过走廊,大厅里的鼎沸人声似乎就被隔绝到了另一个世界,骤然安静了下来。

        盛明稚心里的尴尬劲儿还没过,只留了一个后脑勺给陆嘉延。

        衣服上的香槟散发着淡淡的酒精味,说不上好闻,一向有点洁癖的盛明稚眉头微微皱起。

        推开衣帽间的门,一路上的寂静终于被陆嘉延打破。

        “盛明稚,三年不见,你就准备一直拿后脑勺看我吗。”

        连名带姓。

        不管过去了多少年,他似乎都没有叫过他的小名。

        明明比他大六岁,但是完全不知道尊老爱幼几个字怎么写。

        既讨厌,又冷淡疏离。

        盛明稚原本消下去的火气莫名的起来了一些,于是转过头,冷笑了一声:“用得着拿正脸看你吗,反正陆总也认不出我长什么样吧。”

        还把故意把他认成盛雪,多大的心眼儿?用得着这么记仇?

        陆嘉延神态漫不经心,似是理所当然的回道:“你们娱乐圈不是流行整容吗,我认错不是很正常?”

        “……”

        哦。

        除了记仇,还狡辩。

        “谢谢。”盛明稚微微一笑,笑得颇有几分咬牙切齿:“但凡走点心就知道娱乐圈不流行变性。”

        ——离谱,他现在是不是还要感恩戴德叩谢一下陆嘉延,谢谢他大总裁百忙之中抽空还了解了一下娱乐圈?!

        私下里用不着装恩爱夫夫,盛明稚说完这句话就翻了个白眼。

        他跟陆嘉延在老宅有一层单独的主卧,打通了衣帽间,偶尔逢年过节,就直接在别墅住下,因此保姆备了不少盛明稚的衣服。

        陆家显然对他这个“孙媳妇”非常满意,完全依照盛明稚挑剔的性格来置办,衣帽间都是当季的新款高定,林林总总,分门别类的挂着,价值几万到数百万不等,没有一件重复,奢侈到了铺张浪费的水平。

        陆嘉延闲闲地靠在门口,抬了眼,从衣帽间浮夸的装饰和几乎溢满的衣服就能看出,三年来,盛明稚几乎毫无长进。

        骄纵任性,虚荣空洞,像一只小花孔雀成精。

        盛明稚很快就换好了衣服。

        原本穿在身上的那一套高昂的西装被他随意的扔在地上,想也知道这位小少爷不会再光临它第二次。

        “你的外套还要吗?不要我扔了。”

        盛明稚神情专注的对着镜子系好了温莎结,虽然嘴上征求着陆嘉延的意见,但看都没看他一眼,只顾着梳理自己光鲜亮丽的羽毛。

        陆嘉延用来披在他肩上的西装,已经被盛明稚随手扔在沙发上。

        盛明稚当然也不会自信到觉得自己能等到陆嘉延的回复。

        果然,他扣上了最后一颗袖口时,陆嘉延已经坐在了主卧的书桌前,正在跟谁打电话。

        作为盛嘉董事会目前的核心人物,陆嘉延的二十四小时都很宝贵,时间分配精确到秒。

        盛明稚早已习惯他随时随地处理公务的常态,便在门口等着跟他一起下去,免得被老爷子看出端倪。

        手机在这时“嗡嗡”震动了一声,工作原因,盛明稚习惯调成静音。

        是小王发来的语音。

        盛明稚看了正在打电话的陆嘉延,点开语音转文字。

        结果手滑,语音直接外放出来。

        “明稚啊,见到你老公了没啊——”

        盛明稚吓了一跳。

        陆嘉延没挂电话,但是挑了一下眉,视线移动,落在了他身上。目光里似乎还有些质问,仿佛在问微信里的男人是谁。

        你管得着是谁吗?

        盛明稚内心翻了个白眼,在宴会上都能认错自己爱人的塑料老公,还有什么执行丈夫查岗权利的资格?

        接着,小王后半句的语音在空旷到有些孤寂的卧室中响起:

        “——他老人家近来身体还好吧?”

        ……

        ……

        恰逢此时,陆嘉延刚好挂断了电话。

        小王后半句话如同一声炸雷,在房间里绕梁三日。

        死一般的寂静。

        陆嘉延略带凉意的目光一错不错的看着盛明稚。

        盛明稚:……

        “老人家?”

        陆嘉延似是气笑了声,那双桃花眼都没了笑意,声音凉凉,让盛明稚觉得自己也凉凉。

        “你就是——”

        “这么跟人家形容我的?”

        盛明稚干巴巴地张了下嘴。

        看着陆嘉延这一副找茬的样子,不知怎么想起今天看到的花边新闻,心里的那股火气重新窜了起来。

        我还没找他算账,他还敢凶我?

        众所周知,至今为止,敢凶盛小少爷的人还没出生。

        “难道不对吗?”盛明稚冷笑一声:“你不就是老。”

        还为老不尊,欺负小孩。

        陆嘉延大概从小到大只听过人家夸他帅,从来都没有被人说过老,没想到第一次被说老,还是从这个三年没见的爱人口中听到的。

        因此他的面容凝滞了一瞬,说不上难看,但也不是什么好脸色。

        盛明稚见他一副翻脸比谁都快的表情,简直气笑了。

        “怎么,陆总觉得我说错了?对,我确实是说错了,陆总虽然看着显老,但是心态倒是比谁都年轻!”

        说到最后,盛明稚的声音提高了一些。

        “一回国就直奔电影节会情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已经死了。我是不是该夸你一句越活越年轻,一大把年纪了还老当益壮?!”

        一大把年纪?

        老当益壮?

        陆嘉延听罢这两个词,眼中出现了几分荒诞的笑意。

        一时间,本来就所剩不多的耐心此刻消耗殆尽,显出几分薄凉来。

        只是没等到他回话,盛明稚就越想越生气,感觉这个婚是真的没法儿过下去了。

        要他“守三年活寡”就算了,现在还敢开枝散叶?你陆嘉延在这儿复辟帝制呢还带开三宫六院的?

        他还没死呢,陆嘉延就敢在外面找小情打他脸。

        盛明稚这个骄纵大少爷可不是什么善罢甘休好打发的人。

        “离婚”两个字已经到了嘴边,但盛明稚还不算理智全无,硬是混着怒火咽了回去。

        生在这样的豪门家庭,婚姻大事向来由不得自己做主,哪怕是离婚也一样。

        最后结束这场突如其来争吵的,是盛明稚狠狠摔门的声音。

        和三年前丝毫未变,连表达怒火的方式都一模一样。

        晚间吵了一架,恩爱夫夫是做不下去了,盛明稚还没有那么厚脸皮去假装和好。

        还好老爷子今晚应酬多,没注意看小夫夫俩之间波谲云诡的微妙气氛。

        酒过三巡,陆嘉延已经有了些醉意,宴会也随着时间的推移结束。

        辞别了陆老爷子,盛明稚与陆嘉延坐上专车宾利,一路朝着市中心的西山路1号院驶去。

        西山1号是盛嘉旗下的房产之一,对外只挂售八套别墅。

        盛明稚结婚后就一直住在西山路的1号院,一套上下两层的复式法国别墅,带前后院,有弯月湖环绕,背靠国贸金融,紧邻云庭大厦,在寸土寸金的云京,排的上十大豪宅之首。

        车上一路无言,陆嘉延闭眼假寐,似是在缓解酒意。

        盛明稚则是抱着手机折腾个不停,想也知道多半在巡逻自己的微博广场。

        点进去无非就是黑粉花式骂他三连,今天还增加了一些新黑点:骂他红毯穿假货,跟乔言撞衫,谁丑谁尴尬。

        盛明稚面无表情的回复了一句:“看得出来乔言很尴尬(黄豆比心)”

        黑粉看到盛明稚又糊作非为,在大号上实名制和互联网网友对喷且阴阳怪气,立刻群起而攻之。

        林林总总骂了几百条,骤然,一条微博跃入盛明稚的眼中。

        “笑死,盛明稚就算是无能狂怒也没用啦,还有谁不知道乔言已经搭上陆嘉延的人脉了吗?”

        盛明稚的视线落在这条微博上,停滞了两秒。

        半小时后,陆嘉延醉意消散不少。

        睁开眼,盛明稚还在生闷气。从他的角度看去,能看到对方四分之三的侧脸,视线落在窗外,灯红酒绿的夜色为他渡了一层暧昧朦胧的氛围。

        不得不说,盛明稚拥有一张极为蛊惑人心的脸蛋。

        添一分嫌媚,少一分寡淡,长得正正好,秾丽张扬,俊美英气。

        陆嘉延在盛明稚十二岁的时候就认识他,一开始盛明稚于他而言只是朋友的弟弟,一晃眼,十年转瞬即逝。

        冷不丁,曾经跟在他身后跑的小破孩骤然成了他的爱人,或许是酒精作祟,陆嘉延心软了一刻,暂时遗忘了刚才的不愉快,重拾了一些作为长辈的温情。

        下车时,陆嘉延破天荒的先给盛明稚拉开了车门。

        还在怒火中烧的盛明稚一愣。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他迟疑地看了一眼陆嘉延。

        不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吧?

        出于对陆嘉延这个一肚子坏水的男狐狸精本能的不信任,盛明稚条件反射的开始回顾起自己在车上是不是哪里得罪了他。

        陆嘉延等了几秒,盛明稚才下车。

        而且还用一种小动物一般警惕的眼神看着他。

        像是猜出了盛明稚心中所想。

        陆嘉延懒洋洋地开口:“你不是嫌我为老不尊吗。”

        盛明稚:……

        陆嘉延说话调子有些拖,声音低沉却干净,听着耳朵发痒。

        他道:“我现在尊老爱幼了,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