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和大佬协议结婚在线阅读 - 第7章 一米四

第7章 一米四

        盛明稚忍气吞声地看着陆嘉延发过来的聊天记录,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然后他面无表情地望向了车窗外正巧路过的金贸国际大厦——当年盛明稚跟陆嘉延结婚时,陆老爷子送给他的见面礼。

        国际大厦位于云京黄金地段,拔地凌空,高耸入云,金碧辉煌。

        嗯,多看两眼。

        消气了。

        盛明稚挂起营业假笑,阴森森地在聊天框里不遗余力的输出:

        “亲,请问您是哪家眼镜店买的这么大的眼镜布,准备留到将来当自己裹尸布吗……”

        一行字没打完,微信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

        比他更快的消息发了过来。

        陆嘉延:【不过,很好看。】

        盛明稚咬牙切齿敲字的姿态一愣。

        他盯着这五个字,像是见了鬼一样,完全无法想象陆嘉延这个又毒舌又嘴欠的大少爷能说出这种好话。

        盛明稚曾经一度怀疑陆嘉延的字典中是没有赞美性质的词根的。

        他点开了自己在海滩拍的照片。

        欣赏了两秒,想道:真是官方的回答了他的废话,本来就很好看,算狗男人嘴里还吐出了一点象牙。

        手机继续震动,退出照片,陆嘉延的消息又来了。

        【但是下次别拍了。】

        过了几秒,对方慢条斯理地继续回复,理直气壮:【或者私发给我。】

        盛明稚:【……】

        哦。

        你算什么东西,在教我做事?

        凭什么私发给你?凭我的衣服布料跟你眼镜布一样多吗?

        他心里腹诽了一阵,但放在屏幕上的手指顿了一下。

        下一秒,盛明稚却鬼使神差地切换了页面,把那条在夏威夷拍的海滩照九宫格朋友圈隐藏了起来,仅自己可见。

        迈巴赫又平稳地往前行驶了十分钟,盛明稚忽然又拿起手机,把仅自己可见改成了仅陆嘉延可见。

        做完这一切,盛明稚叹了口气,严谨地想道:既然陆嘉延撤了乔言的电影和代言,那他也不是不能大方的满足他小小的心愿。

        盛明稚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十点钟。

        西山1号依旧沉静的像一幅油画,时隔半个月,依旧能让盛明稚想起自己社死的那天。

        刚走前院,盛明稚就敏锐的察觉到院子边上多了什么东西。

        原本应该好好停放在车库的豪车,突兀的停在大门左边。

        而且还是一辆崭新的,盛明稚从来没见过的车。

        他心里莫名有种预感。

        ——西山1号地下车库的豪车多得二十个数都数不过来,但这一辆显然是盛明稚心仪已久的兰博基尼,还是私人定制版,车牌号是他姓名的缩写。

        市场报价6000万。

        视线僵持了十秒。

        盛明稚艰难地将自己的目光从车身上撕下来。

        呵呵,把他当什么了?他是那种容易被金钱收买的男人吗?

        陆嘉延如果诚心想要道歉和好,至少要再给自己磕两个头。

        他才会勉强选择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这个坚定的想法在盛明稚进门看到客厅桌上摆着的那一支百达翡丽定制款手表的时候,产生了一丝丝动摇。

        深蓝色的机械表盘内雕刻着日与月,显然与他名字呼应。

        市场报价2000万。

        此时,陆嘉延恰好在中岛台转过身,手里还端着一碗刚出锅,热腾腾的汤。

        然后与客厅里盛明稚的视线在空气中撞到了一起。

        ……

        ……

        气氛微妙的尬住。

        陆嘉延姿态有些散漫,挑了下眉,好整以暇地看着已经半个月没见面的爱人。

        盛明稚今天穿了一件驼色的风衣,腰带将他的腰掐的细细的,一如既往的精致名贵,也从骨子里散发着“我现在很难搞”的气息。

        结果,就在他做好跟眼前这位小祖宗花一晚上好好谈谈的准备时,小祖宗忽然眨了下眼,纯天然无害的开口:“嘉延哥。”

        上一回叫他“嘉延哥”,还是三年前,盛明稚想要一艘价值五亿美元的游艇时。

        不过,这个称呼,倒让陆嘉延想起盛明稚的少年时代。

        那会儿小祖宗还没养成现在这幅骄纵的脾气。

        跟在自己身后,老老实实地喊他嘉延哥哥,又乖又安静。

        陆嘉延听罢,眉头又挑高了一些。

        无事卖乖,非奸即盗。

        小祖宗指了指桌上的腕表:“这是你送我的吗?”

        陆嘉延靠在中岛台边,慢条斯理道:“不是。”

        盛明稚完全不在乎他的回答,动作熟练地拿起腕表,假惺惺且声音毫无情绪,机械开口:“太好了,我就知道是你送我的。谢谢嘉延哥,我很喜欢,所以原谅你了。”

        要多阴阳怪气有多阴阳怪气。

        争取直接把陆嘉延这个老男人给膈应死。

        盛明稚对新到手的腕表显然爱不释手,放在手腕上比划了半天,一个眼神都没给陆嘉延。

        直到陆嘉延放下饭菜,伸出手在桌面上扣了扣:“聊聊?”

        盛明稚这才回过神,表情有些不解。

        他们的塑料夫夫情就是用庸俗的金钱堆积起来的。现在钱到位了,盛明稚也表示大人有大量的原谅陆嘉延“出轨”的行为,余生继续瞎几把指教,你演我,我演你,把岌岌可危的婚后生活苟的再久一点。

        还有什么好聊的?

        大概是他脸上写满了“我跟你没有一句话聊”的表情。

        陆嘉延继续开口:“你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盛明稚顿了下:“说了啊。”

        看在百达翡丽的面子上,他大发慈悲地重复了一遍:“谢谢你。”

        八千万换来的“谢谢”真挚动人。

        陆嘉延点点头,道:“这是你应该谢的。”

        盛明稚:“……”

        死不死啊,狗男人。

        给点儿颜色就开染坊。

        盛明稚感觉自己刚刚被八千万安抚好的心情又被陆嘉延一把火给点燃。

        就在他火冒三丈准备先发制人的找茬时,冷不丁听到陆嘉延开口:

        “明稚。”

        少见的,他没有连名带姓的称呼。

        盛明稚呼吸一窒,耳膜似乎听到了胸腔的心跳。

        “对不起。乔言的事情我并不知情,回国当天去海城电影节,是为了接你。”

        房间里顿时安静的连根针落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盛明稚的表情陡然变得有几分诧异,像是难以置信一般。

        这跟陆嘉延预料中的反应有点不一样。

        以盛明稚死要面子的性格来看,他最在意的不就是自己在外面和别人传绯闻,下了他的脸,让他丢人。

        他现在解释了,他不应该舒心才是吗。

        但这小祖宗现在这幅表情是怎么回事?

        他说得话很值得惊讶吗。

        “怎么了?”

        “没什么。”盛明稚过了好久才迟钝地开口,重点完全没抓对,震惊道:“你的词汇量里面竟然有‘对不起’三个字。”

        他还以为陆嘉延这种又自大又毒舌又目中无人的霸道总裁只会说“你对你看到的还满意吗”“呵,男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呢。

        陆嘉延:……

        原来乔言的代言跟电影真的是因为陆嘉延掉的。

        盛明稚心中暗爽了一下,表面却不动声色,随后哼唧了一声,高贵冷艳道:“既然你都跟我道歉了,那我就勉强收下你的道歉礼物。”

        是吗。

        你看起来不太勉强。

        陆嘉延条件反射的想回他一句,但记起好不容易才哄好了这位小祖宗。

        愣是把这两句话咽进了肚子里,挂起了一副斯斯文文的笑容。

        这幅他惯用的虚伪表情,假的盛明稚想翻个白眼。

        别装了大哥,私下演给谁看呢?奥斯卡不会把影帝颁给你的,谢谢。

        不过八千万的威力不容小觑,再加上饿了一下午的盛明稚吃上了陆总亲自做的夜宵,小祖宗忽略了他恶心的笑容,身心都十分舒畅。

        一个小时之后,盛明稚就彻底把两人之间的矛盾给忘光了,兴高采烈地跑出去要试试看自己新得到的兰博基尼。

        当然最重要的就是摆拍个百八十张,发到微博狠狠地炫耀一波。

        陆嘉延作为戴罪之身,彻底沦为盛明稚的拍照工具,成为一根英俊的自拍杆。

        终于,在陆嘉延回国一个月后,两人之间难得迎来了片刻的和平。

        以至于盛明稚看着给他拍照的便宜爱人,都产生了一种其实这样过下去也不错的错觉。

        毕竟陆嘉延又有钱又帅,而且洁身自好,和他结婚之前的感情史是一张白纸。

        虽然大部分时间毒舌的要命,但却也显得他的温柔十分可贵。

        盛明稚都快忘了上一回陆嘉延这么温和的模样是什么时候,他收起生人勿进的气场和冷漠时,就像是一个普通的邻家哥哥。

        不过,这一切都在看到陆嘉延给他拍的照片时,彻底幻灭。

        盛明稚面无表情地看着照片里只有“一米四”的自己,然后,删除,彻底销毁。

        没有十年脑血栓,拍不出审美这么拉胯的照片。

        他怎么会觉得跟陆嘉延过日子还不错?!

        果然是刚才脑子进水了。

        离婚。

        真的过不下去了。

        陆嘉延至今没有明白,为什么上一秒心情还不错的盛明稚,下一秒就黑着脸色,直接甩开他上了二楼。

        并且用力地砸上了门,“砰”地一声,响彻西山1号。

        明明白白的告诉陆嘉延,自己年轻的爱人十分生气。

        不仅如此,陆嘉延还虚心请教,不耻下问。

        半夜十二点给盛明稚发了条微信:【怎么了?】

        盛明稚看到他发来的消息,简直气笑了。

        还怎么了?!

        你还有脸问?!

        我怎么了,我一米八被你拍成一米四!

        【我谢谢你。】

        盛明稚气得咬牙切齿,恶狠狠回复:【我一米八的个子被你拍成一米四。】

        【?】

        【一米八?】

        陆嘉延发过来的消息带着浓浓的质疑,且还有一丝嘲讽。

        特别是甩过来的问号,让盛明稚再一次体会到了上午的愤怒。

        陆嘉延慢条斯理发消息:【你怎么量的?肉眼打量的?】

        “你管我怎么量的!”盛明稚有一种被戳穿了的恼羞成怒感,直接语音消息:“你拍的难看死了。”

        陆嘉延还有心情气定神闲地跟他讲道理:“盛明稚,理论上来说,我比你高半个头,从我的视角来拍,确实会拍出这个效果。”

        盛明稚气得不想跟他说话,躺在床上满脑子盘算着离婚分家产的事情。

        就在他以为陆嘉延不会回复他之后,对方又发过来一条消息。

        【今天晚上拍的照片发我一份。】

        照片是用盛明稚手机拍的,如果是美图就算了,盛明稚很乐意分享给别人。

        但是要他一米四的照片沦落到别人手中,还不如直接杀了他。

        盛明稚呵呵一声,嘴硬道:【凭什么发给你?不知道帅哥的照片是全人类的宝藏吗?多看两眼都能延长寿命。】

        过了会儿,陆嘉延闲闲地回复:【有人不是嫌我老吗,正好我多看几眼延长寿命。】

        盛明稚:……

        那种一米四的丑照看了只会折寿,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