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和大佬协议结婚在线阅读 - 第8章 恋爱综艺

第8章 恋爱综艺

        在家休息了一个月,盛明稚终于记起自己还有个艺人的职业。

        作为铭臣银行的小少爷,按道理来说,他应该在娱乐圈应该混得风生水起,更别说盛明稚还有这张老天爷追着喂饭吃的脸。

        不幸的是,盛明稚当年要逐梦娱乐圈完成自己伟大的艺术理想这事儿,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对。

        属于先帝创业未半而花光预算,但他也很有骨气,当场发誓不会用任何盛家的权利为自己铺路。

        以至于在娱乐圈摸爬打滚了三年,归来依旧是素人。

        不忘初心,男人到死是糊咖。

        盛明稚今天只有一个恋爱综艺的节目先导片要录制。

        《让我为你着迷吧》是两年前启动的一档恋爱综艺,五个常驻主持人,每一期两个飞行嘉宾。

        因为投资方跑路的原因,节目在去年整整停播了一年。今年拉到了盛嘉集团旗下某视频网站的赞助,年初的时候在粉丝翘首以盼的期待中回归,录了四期,节目热度一如既往,平均一周承包七个热搜。

        不愧是抱到了盛嘉爸爸的大腿的钮祜禄·着迷。

        有钱就是底气足。

        盛明稚作为神秘的飞行嘉宾,参与了《着迷》第五期的录制,在热门综艺里镶边刷脸。

        机会难得,小王苦口婆心跟他讲了半天的节目剧本,结果发现这位小祖宗根本就没在听,于是开口:“明稚,你听见我说话没?”

        盛明稚听人说话向来只挑自己喜欢的听,自己不喜欢听的话,他就间接性耳聋。

        有时候当着他面喊他名字,他都要反应半天。

        小王道:“怎么心不在焉的,被狐狸精勾魂了?”

        盛明稚:……

        不知为何,脑海里冒出了陆嘉延那张妖孽的脸。

        想到乔言也参与了《着迷》的录制,小王以为盛明稚赌气,便开口安慰:“乔言接这个综艺摆明了就是不肯放过你,要拉着你下水衬托他跟霍宇哲的恩爱。但炒作都是双向的,只要有热度,不管是黑红还是什么,总比一直糊着好。而且你跟霍宇哲还有cp粉呢,再使劲儿虐一波,把你们的cp粉都提纯成你的唯粉。”

        盛明稚才像是回过神:“乔言也参加了这个综艺?”

        小王:……

        他就不该对这个小祖宗有多余的关心。

        “你们俩微博广场都撕疯了,你才知道吗?”

        盛明稚还真的是才知道。

        他这半个月都在到处旅游,几乎没有在微博巡逻自己的广场。

        一点开,果然满屏的生殖器问候,加上给他p的各种遗照。

        面对这样隆重的屠版,盛明稚表示无所畏惧,跟他之前被流量粉丝屠版的架势都不在一个量级——甚至他还可以点评一下自己哪张遗照p的比较好看。

        小王听到他的态度,离谱地想道:你还挺骄傲的?!

        要这么多遗照干嘛?够你轮回个七生七世了!

        撕逼的起因是《着迷》官方微博在半个小时前官宣了飞行嘉宾乔言跟盛明稚,艾特了盛明稚跟乔言。

        @让我为你着迷吧:嘘!谁又加入了甜蜜小屋这个新的大家庭呢?让蜜哥和大家一起期待这一次的相遇[撒花]@乔言@盛明稚

        很快,顺着官方摸到盛明稚微博的黑粉瞬间攻占了他的评论区。

        “??你还要不要脸了,准备跟人家小情侣捆绑一辈子是吧?”

        “血还没吸干呢,盛明稚当然要继续吸咯。”

        “没见过这么高调的男小三。”

        “不是,盛明稚百科上不是写着已婚吗,还敢臭不要脸倒贴霍宇哲?”

        “嘻嘻。大概是自己老公又丑又老吧。”

        盛明稚脸上没什么表情,他往下翻了几页,挑了几条评论怼了回去。

        “谁不知道看帅哥能长寿,死人盛明稚当然想吸大帅哥霍宇哲的阳寿多活几年啦(吐舌)”

        【已折寿20年(黄豆哭)】

        “不和糊逼约,来看霍宇哲和乔言美图[控评精修图]”

        【看完了,出售一双贬值过的眼睛。】

        “你真的结婚了吗?为什么还要倒贴霍宇哲,自己老公就有那么拿不出手吗?”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我问燕子你为什么来?燕子说:管好你自己】

        还有一个叫“大西瓜欧拉”的网友留言:

        “你除了在微博上跟人对喷还会什么?”

        【看大西瓜欧拉狗叫(黄豆比心)】

        不得不说,盛明稚的战斗能力非常强悍,几乎以一敌百,在互联网撕逼这块上,已经所向披靡。

        不管是对家粉还是黑粉,都被他怼的哑口无言,气得无能狂怒。

        跟网友撕完之后,他身心舒畅的从相册中选了几张做了造型的照片,顺手发给了沈苓,犹豫了一下,也发给了陆嘉延几张。

        挽回一下昨晚自己因为被拍成一米四而丢失的尊严,顺便羞辱一下陆嘉延:拍出那种照片根本就是摄像师技术原因,跟模特本人无关。

        陆嘉延正在进行高层会议,私人手机嗡嗡震动一声,显示盛明稚的消息。

        他顺手点开,照片上,盛明稚穿了一件白色衬衫,外面是一件灰色的针织套头毛衣,头发微微卷过,学院风十足。

        盛明稚发过去之后,没打算等陆嘉延回复,没想到的是对方秒回。

        【怎么没戴戒指?】

        盛明稚一愣,下意识看了眼左手。

        他录制节目的时候通常都会摘下婚戒,更别说《着迷》还是恋爱综艺。

        盛明稚:【录节目。】

        陆嘉延:【什么节目?】

        盛明稚顿了下:【恋爱综艺(微笑)】

        半晌,那边慢吞吞地回了:【我不记得自己收到过节目组的邀请。】

        盛明稚心情大好:【哦。没说跟你恋爱啊(吐舌)】

        nice!终于扳回一局!

        看到对方的消息,陆嘉延的表情微微凝滞了一刻。

        实际上他的微表情并不明显,但在盛嘉这样的高层会议上,陆嘉延的任何表情都足够众人胆战心惊。

        负责报告的高层都谨慎的停了下来:“陆总,有什么问题吗?”

        陆嘉延回神,将手机扣下,淡淡道:“没有。”

        会议的后半程气压明显低了许多。

        直到结束后,陆嘉延留下了姚深,语气平静:“查一下二少在录制什么节目。”

        想了一下,他忽然又开口:“把节目录制的地址发给我。”

        盛明稚放下手机,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乔言和经纪人出现在门口。

        两人关系不和已经是娱乐圈众所周知的事情,私下甚至连装都懒得装一下。

        乔言一坐下,讽刺的话就跟着往外冒:“好久不见啊,盛明稚,我还以为你已经退出娱乐圈了。糊的跟素人一样。”

        来了来了。

        小王呵呵一声,就知道乔言这个小绿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跟盛明稚抬杠的机会。

        盛明稚懒洋洋地透过化妆镜看了眼乔言,轻描淡写地反驳:“还是乔老师红。红的连我这个素人都听说你掉了两个代言一个电影,连禾木娱乐都没签上。”

        这一下直接戳中了乔言的痛点,他狠狠地瞪了一眼盛明稚:“你别得意的太早了。”

        像是想起什么,乔言冷笑一声:“就算我掉代言又怎么样。盛明稚我警告你,最好少打我男朋友主意,你就算再倒贴他都不会看上你的!”

        “太好了。”盛明稚音调虽然平淡,但语气十分欠揍,讥讽道:“万幸。上辈子积了大德这辈子没被霍宇哲看上。”

        休息室里传来低低的笑声。

        乔言被猝不及防骑脸羞辱了一通,耳根都红了。

        回答盛明稚的,是他气急败坏的摔门声。

        直到门砸上,盛明稚都没给乔言一个正脸的眼神。

        “你跟他一个十八线的生气干什么?”

        一出休息室,乔言的经纪人就开口。

        “是他先犯贱!”乔言气得口不择言,狠狠地踹了一脚垃圾桶:“我看着他就来气。”

        “行了。”经纪人道:“你别忘记了这次节目还要靠他翻身。没了他,谁来衬托你跟霍哥的感情?”

        经纪人这么一说,乔言反而冷静下来。

        他想起最近的风波,又是掉代言又是签约延迟,禾木的经纪人推三阻四给不出说法。搞得乔言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得罪了什么人。

        甚至,他也想过是不是盛明稚在背后搞鬼,但是他一个十八线糊比能掀起什么风浪?

        经纪人拍拍他的肩:“别急。等下录制节目的时候,我跟导演组打个招呼,安排霍哥来探你的班。”

        说到这里,乔言脸上才缓和了一些颜色:“嗯。”

        节目录制到了一半,霍宇哲成功空降来了《着迷》现场。

        顿时,现场粉丝的欢呼声几乎掀翻屋顶,而乔言也完美的表现出了一副惊喜的模样。

        盛明稚看得只想翻一个白眼。

        他说乔言怎么在节目上这么老实,原来是憋着条读大招。

        为了膈应死乔言,盛明稚终于拿出认真的态度营业。

        只要被节目组cue到,他就能面不改色的撒谎,心动对象的模板完全照着与霍宇哲相反的人设胡诌,坚决不做这对狗男男的爱情陪衬。

        一场节目下来,盛明稚心无旁骛的认真营业,效果竟然意外的好。

        反倒是霍宇哲跟乔言的相处有些尴尬。

        节目中,霍宇哲的视线总是频繁落在盛明稚张扬明艳的脸上,一旁的乔言脸色已经黑成了一块碳,录制一结束,就直接摔门而走。

        盛明稚在回保姆车的路上遇到了霍宇哲。

        对方是一个人来的,叫住了他:“明稚!”

        盛明稚冷笑道:“跟你很熟吗?”

        霍宇哲尴尬地看着他:“盛老师。”停顿片刻,他解释道:“我不知道今天你跟言言一起录制……”

        “哦。”

        盛明稚讽刺道:“需要我跟你说谢谢吗?原来你又一次在不知道的情况下狠狠打我的脸?”

        气氛僵持地有些尴尬。

        盛明稚对霍宇哲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脸色是不加掩饰的烦躁。

        如果不是还要混圈维持体面,盛明稚的拳头已经招呼上去了。

        良久,霍宇哲忽然转移话题:“你在节目里说的是认真的吗?喜欢霸道小狼狗,还喜欢比自己年纪小的?”

        他比盛明稚大两岁。

        盛明稚挑眉:“当然是真的。”

        他嫌弃地开口,提高声音强调:“我是找对象,又不是找个爹!”

        盛明稚说完这句话后就转身离开。

        结果仿佛有预感一般,他的右眼灾跳了一下。

        盛明稚抬头,然后看到了马路对面斜斜倚靠在迈巴赫车边的陆嘉延。

        男人像没骨头似的,浑身都是懒散劲儿。

        不知道来了多久,也不知道听到多少。

        就这么好整以暇,不咸不淡地看着他。

        桃花眼略去了笑意,眼神还有点凉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