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和大佬协议结婚在线阅读 - 第14章 胃疼

第14章 胃疼

        陆嘉延毫无预兆的睁眼把盛明稚吓了一跳,以至于他的大脑空白了一瞬。

        短时间之内暂时无法分辨出到底是陆嘉延装睡骗他更可恶,还是对方污蔑造谣他偷看他更可恶。

        三秒的断片过后,盛明稚魂飞天外的神志终于回来了。

        与此同时,这位小祖宗终于抓到了自己最在意的重点。

        他。

        偷看他?

        盛明稚偷看陆嘉延?

        他是有多余的眼睛不要想捐出去吗?偷看陆嘉延??也不怕自己长针眼?!

        盛明稚的怒火几乎不用酝酿,一秒就被点燃。

        气得反问一句:“我偷看你?”

        陆嘉延还睁着一只眼睛,促狭地看着他。

        厚颜无耻的斜倚在沙发上,点点头:“嗯。不过这里只有我们两人,你不用再强调一遍。”

        还强调?还“嗯”?!

        盛明稚气笑了,“哈”了一声,点点头:“对。我是看你。我看看你的脸皮有多厚。”

        陆嘉延听完,也没起身,挑眉道:“怎么还骂人呢?现在的年轻人都不爱听实话了吗?”

        “年轻人”三个字,被他加重语气强调了一下。

        肉眼可见的记仇,且小心眼。

        很好,那我还打人,你信不信?

        盛明稚在心里狠狠吐槽一句,视线落在他脸上,却没把这句话说出口。

        灯光散在陆嘉延身上,给他渡了一层柔和的光。

        他像一只惬意的猫,卸下在外面的防备,似乎露出了只有盛明稚才能看到的一面。

        既无赖又讨厌。

        跟个吊儿郎当的纨绔一样。

        不得不说,长得帅还是有优势的。

        盛明稚看了眼之后,气消了一点,突然发现陆嘉延的行为极其幼稚,难道他在客厅装睡半天就为了等着自己来看,然后抓到自己的小辫子狠狠嘲讽一句吗?

        更无语的是盛明稚发现自己还在他幼稚的行为上浪费了人生中宝贵的二十分钟。

        懒得理他。

        小学鸡都比他成熟。

        盛明稚不愿意跟他浪费时间,准备转身就走。

        谁知道还没等他转身,陆嘉延忽然就从沙发上站起来。

        两人之间的身高差距明显,导致盛明稚在一瞬间就陷入了劣势中。

        在对方极具有压迫感的情况下,他下意识退后了一步。

        陆嘉延微微弯下腰,往前凑了点,语气中藏着笑意,还有一些醉意:“被我猜中了事实,所以落荒而逃了?”

        猜你妈。

        盛明稚面无表情的用眼神骂人。

        “你能别这么幼稚了行吗。”盛明稚心里话吐槽出来:“小学生都比你成熟。”

        陆嘉延似乎反应了一会儿,闷笑一声:“那我,当你夸我年轻了?”

        完了,还特别不要脸的补充,简直自恋的发指:“其实想亲我也是正常的,不用感到丢人。”

        他停顿一下,好像是在搜肠刮肚一些网络词汇:“你只是犯了每个男人都会犯的错?”

        ……

        ……

        谁把这个醉鬼给扔出去?

        盛明稚算是看明白了,陆嘉延纯粹是喝多了耍酒疯,拿他来开玩笑。

        正想要让他有多远滚多远时,盛明稚忽然在空气中闻到了一丝女人香。

        他不常用香水,陆嘉延就更不会用,这明显不属于房间内的味道,让盛明稚愣了一瞬。

        “你身上什么味道?女香?”盛明稚脸色顿时拉胯了一半:“陆嘉延,结婚前我有没有告诉你,不管你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都给我收起来?”

        他冷笑了一声:“怎么,你也犯了每个男人都会犯的错了?”

        大约是盛明稚的脸色太难看,陆嘉延收了逗他的心思,从茶几上捡起录音笔。

        盛明稚还准备继续质问他,猝不及防被塞了一支录音笔,懵了几秒。

        陆嘉延开口:“姚深给你发的微信你没看吗?”

        盛明稚:?

        下一秒,他看向手中的录音笔,忽然意识到什么。

        打开一听,车来车往,川流不息,甚至晚上的暴雨声都被录制了进去,间或还夹杂着熟悉的路况导航,和姚深发来的微信地址一一对应。

        连时间都对上了。

        陆嘉延揉了揉眉心,随口解释:“晚上送了个客人回家。”

        哦。

        原来姚深发的路况是这个意思。

        他还以为是陆嘉延发神经骚扰他。

        搞明白事情前因后果之后,盛明稚忽然有点尴尬。

        不过那也不能怪他,谁让他们的婚姻这么塑料?他怀疑陆嘉延也是因为对方有错在先。

        既然如此,那盛明稚也懒得追究了。

        他转身上楼,谁知道手臂忽然被陆嘉延抓住。

        对方挑眉,桃花眼中不怀好意:“不说什么吗?”

        盛明稚可能有点心虚,被抓住之后迟钝了不少,讷讷地回答:“什么?”

        “误会我了。不给我道歉吗?”

        “……”

        陆嘉延眼睫低垂,轻声道:“我可是因为你这句话——”

        盛明稚忽然想到什么,狐疑地打断他:“你不会又伤心了一晚上吧?”

        这他妈才几分钟?

        谁知道对方竟然厚颜无耻的点头:“是啊。”

        盛明稚:……

        你他妈什么水晶少男玻璃心?

        就这?就这?哥哥别装了行吗?

        盛明稚用两根手指,轻轻地捏住了陆嘉延的手腕。

        然后把对方的手从自己手臂上扒下来。

        “那你继续伤心吧。”

        “我这人。”盛明稚挂着一脸假笑,争取恶心死陆嘉延:“最喜欢看人哭了。”

        陆嘉延哭没哭,盛明稚不知道。

        反正他是美美的洗了个澡之后就回到房间,然后拿起手机刷微博。

        之前录制的综艺差不多都一一放了出来。

        一期节目之后,盛明稚在观众面前刷了次脸,热度渐渐地涨了不少。

        大概就是从十八线糊咖,变成了经常出现在屏幕上的十八线糊咖。

        盛明稚的微博广场逐渐热闹起来,基本都是被他的脸蛋吸引过来的,纷纷询问这个高颜值小哥哥是谁。

        他刷了一下实时广场,发现乔言跟霍宇哲的cp粉好久都没来犯贱了。就像是被什么人警告过之后,消停了不少一般。

        一个月没跟人对线,盛明稚还有点儿孤独求败起来了。

        刷到肚子有点饿,盛明稚看了眼时间已经半夜一点。

        点开外卖软件,多半只有烧烤什么的,没什么胃口。

        他翻了半天,最后点了一碗海鲜粥。

        盛明稚下单之后,想起中岛台附近的冰箱里似乎还有没喝完的牛奶,于是披了件外套,从二楼下来。

        刚走到楼梯口,盛明稚隐约就察觉到不对。

        以往到点了总是漆黑一片的客厅,此刻还亮着昏暗的灯。

        像是壁灯。

        只能看得清路一般。

        他有轻微的夜盲症,下楼时动作不免小心翼翼。

        模糊的视线中,盛明稚似乎看到了沙发上有个人。

        陆嘉延?

        这么晚了还没有回房间睡觉吗?

        在工作?

        不对,他工作一般都在书房,怎么可能在客厅。

        盛明稚满头问号,随即想起一个可怕的猜测。

        我草?!陆嘉延不会真的在客厅偷偷哭吧?!

        毕竟,他,他刚才好像,确实挺过分的。

        盛明稚不记得陆嘉延是不是有真这么玻璃心,但一瞬间,愧疚占据了他的情绪。

        下来拿牛奶的事情被他抛之脑后,盛明稚小心地朝着沙发的方向摸索过去。

        他有点不确定地开口,声音很轻:“嘉延哥?”

        嗯。

        他只有在心虚地时候,才会开口喊陆嘉延哥。

        就像小时候每一次被他抓到做坏事一样。

        沙发处没有传来回应。

        盛明稚愈发疑惑,脚步有点儿急促,一不留神,就在沙发角上磕了一下。

        膝盖传来剧痛,又麻又难受,盛明稚几乎是一瞬间就歪倒在了沙发上。

        他什么都看不清,黑暗中,盛明稚似乎砸到了一具温热的身体上,对方才像是清醒过来,发出了一些动静。

        盛明稚的双手好像撑到了他的心口处,手感硬邦邦的。

        陆嘉延还睡在沙发上?

        他慌乱起来,吓得打了结巴:“喂,陆嘉延!”

        刚想起来,对方闷哼一声,盛明稚感觉有一条手臂横放在自己腰间。

        阻碍了他的起身大计。

        心跳声重重的落下。

        盛明稚短暂的愣了一瞬。

        什么情况啊?这老东西不会是故意占他便宜吧?

        盛明稚眯起眼睛,正想要气势汹汹地骂人,却在看到了陆嘉延脸色的一瞬间,顿住。

        男人躺在沙发上,手长脚长,几乎铺满了整个沙发。

        身上的白色的衬衫已经略微有些起皱,好像是蜷缩身体时带起来的衣褶,盛明稚注意到他今天打的领带,是自己那天挑选的那条。

        更重要的是,陆嘉延的脸色不好。

        原本就苍白冷峻的脸,此刻眉头轻皱,额头上还布满了细碎的汗。

        盛明稚这才意识到不对,他连忙爬起来,蹲在沙发边上,推了一下陆嘉延:“嘉延哥。”

        过了好久,陆嘉延才“嗯”了一声,声音带着浓浓的困倦,但依旧能听出不太舒服。

        盛明稚犹豫:“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几乎是他问一句,陆嘉延答一句,对方道:“没事。”

        这叫没事?!

        盛明稚顿时有点生气。

        他想说我又不瞎,你把我当白痴呢?

        但话到嘴边,看到陆嘉延现在这幅难受样,又不忍心:“什么叫没事啊。难不成你是被我气病了不好意思说吗?”

        其实我在互联网还挺能气人的,盛明稚心里还挺想安慰陆嘉延的。

        毕竟也没几个吵架吵得过我,所以被我气病了不丢人。

        谁知,这句话似乎把陆嘉延给逗乐了。

        男人笑出声,但语调有点碎,显然是在忍受着疼痛。

        “把我气病了不好吗。”陆嘉延笑道:“等我走了,你还能找?”

        盛明稚:……

        陆嘉延笑着看他,原本还想继续逗两句。

        但看见盛明稚的神情时却顿住,对方半跪在沙发边上,表情严肃又担忧,眼中的情绪藏都藏不住,是在担心他。

        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人在他生病的时候用这种眼神望着他。

        陌生。

        又让他新奇,同时也有点感动。

        没想到时隔多年,在他生病时陪在他身边的。

        竟然是盛明稚,这个似乎和他一点感情也没有的联姻对象。

        “中午没吃饭。”陆嘉延的声音有着他一贯语气,放低声音说话时,给人带来了温柔的错觉:“晚上陪客户喝了酒,胃病犯了。”

        盛明稚听完,忽然意识到刚才陆嘉延把手臂放在他腰上的意思可能不是占他便宜。

        他或许是想要把手放在自己胃上。

        也不知道他一个人在下面痛了多久。

        连上楼的力气都没有,甚至迷迷糊糊地睡在了沙发上。

        盛明稚无意识的抓紧了沙发垫,心情复杂。

        “别担心。”

        或许是盛明稚太久没回话,陆嘉延漫不经心地补充了一句。

        “谁担心你。”盛明稚嘟哝地反驳:“我只是怕你死在家里,我没有不在场证明。”

        他有点尴尬,闷闷地反驳道:“而且你死了以后也没人给我买车,买大别墅了。反正我没买够之前,你不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