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和大佬协议结婚在线阅读 - 第15章 直播

第15章 直播

        陆嘉延听完盛明稚理直气壮的嘟囔,甚至觉得有点好笑。

        没想到自己的人生价值,还,挺有用的?

        他胃病发作的突然,西山1号别墅内别说没有胃药了,就算是常备药就找不出几盒。

        盛明稚跟他都不经常回来住,再说了,就算有,这三年的放置估计也过期了。

        于是,盛明稚只好倒了一杯热水,端给陆嘉延。

        他盯着对方喝了两口,然后给私人医生打电话。

        如果是在爷爷家就好了,盛明稚在心里胡思乱想。

        陆家的老宅佣人配备很齐全,因为有老人的缘故,家庭医生都是常驻大院中,随叫随到。

        哪像西山1号,虽然住在市中心,但方圆一公里都没有便利店。

        更别说现在外面还下着暴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了,也不知道医生什么时候能来。

        大约是盛明稚沉默的时间太长了。

        陆嘉延喝完热水,胃里稍微舒服了一些,抬头就看见这位小祖宗对着窗外发呆。

        表情凝重。

        陆嘉延似是被戳到了笑点,轻笑了一声。

        盛明稚从放空的状态回神,看向他的时候还有点懵:?

        “你笑什么?”

        “觉得你的表情太沉重了。”陆嘉延慢条斯理的开口:“就这么担心我吗?”

        盛明稚:……

        他有时候真的想知道陆嘉延这个狗男人的脸皮有多厚。

        都病的上不了楼了还有心思嘴贱。

        不过,看在他是病人的份上,盛明稚懒得跟他计较。

        陆嘉延的情况看起来也并不太好,刚才强打精神逗了盛明稚两句,只是为了调节一下对方的心情。他的鬓角已经被汗水打湿,乌黑的发丝贴在脸颊上,嘴唇在灯光下苍白的可怕。

        盛明稚忍不住开口:“你别说话了。休息一会儿。”

        他一下又找不到什么可以为陆嘉延做的,只好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给陆嘉延的毯子一角掖了下。

        看得出来陆嘉延是真的没力气说话了。

        紧闭着双眼,眉头始终无法舒展开。

        盛明稚在等待私人医生的四十分钟内十分焦虑。

        期间忍不住给对方打了三个电话催促,结果云京市中心凌晨一点了还堵车,气得盛明稚差点儿去微博上破口大骂那些蹦迪的渣男海王,神经病吧夜生活这么丰富,不知道有人生病了等着看医生吗?

        等待了二十分钟。

        盛明稚看桌上的热水凉了,又去倒了一杯。

        干坐着没事儿干。

        盛明稚于是拿出手机百度了一下:怎么照顾有胃病的病人?

        输入进去之后,又觉得不够仔细。

        于是他顺便把陆嘉延的胃病症状一并给输入进去。

        然后,琳琅满目的页面跳了出来。

        盛明稚只看了几眼就呆愣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百度上显示陆嘉延的这个情况已经是……胃癌晚期!

        私人医生终于在盛明稚准备百度骨灰盒多少钱一个的时候,姗姗来迟。

        他终于松了一口气,乖巧安静地退到了一边,然后看着医生把陆嘉延扶上楼。

        盛明稚也没闲着,在旁边像个小狗似的打转。

        时不时的伸出脑袋往主卧里面看一眼陆嘉延的情况。

        等陆嘉延的症状彻底缓解下来,已经是接近凌晨两点。

        盛明稚跟私人医生下楼,对方仔仔细细的跟他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他怕自己记不住,还专门写到了手机备忘录里面。

        原本这么公事公办之后,应该就结束了。

        谁知道医生忽然在话尾忽然极具有奉承意味的拍了一句马屁:“您和陆总的感情真好。”

        盛明稚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缓缓地:?

        医生很感慨,道:“我还以为这样的豪门夫夫都是貌合神离的,没想到您二位真是情深义重。”

        盛明稚:……?

        他在说什么鬼话?难道给陆嘉延买骨灰盒的举动很感人吗?

        不过他确实在平价骨灰盒跟豪华版骨灰盒中良心未泯的选了后者,看淘宝评价说豪华版的防水,还有上下两层,多贵两百块。

        当然,盛明稚最后还是放弃了购买骨灰盒。

        其一是陆嘉延的胃病虽然看起来严重,但不至于病危。

        其二就是要让陆嘉延知道自己打算买的骨灰盒有上下两层,男人一定会不遗余力的自恋,他光是脑补都能想到那个场景。

        男狐狸精桃花眼中全是笑意,或许还会欠揍的挑眉。

        又狂妄又自大,还不要脸,可能会对他说:

        “盛明稚,骨灰盒都要买双人上下铺情侣款的,就这么想跟我殉情吗。”

        “还是说,你打算做鬼都不放过我?”

        好雷人。

        盛明稚被自己的脑补雷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送走了医生之后,外卖到了。

        电话打进来时,盛明稚才想起自己自己一个小时前点了份海鲜粥外卖,因为下雨,骑手整整迟到了四十分钟,粥已经凉了。

        盛明稚的厨艺虽然为零,但是简单的把粥倒进碗里,然后把碗放进微波炉里,还是会的。

        触摸开关,客厅里响起微波炉运转的声音,三分钟之后,“叮”的一声,海鲜粥热腾腾出炉。

        这份粥本来是点给自己吃的,谁知道误打误撞,赶上陆嘉延生病。

        盛明稚折腾了半天,现下完全没了胃口,端着粥犹豫了一会儿,上楼敲了敲陆嘉延的卧室房门。

        “嘉延哥,你吃药了吗。”

        等了会儿,盛明稚听见屋里还有动静,索性直接推开门。

        反正他敲门只是走个仪式,不管陆嘉延同不同意,他都要进来。

        门打开,陆嘉延醒着。

        盛明稚看他恢复了一些血色,松了口气,开口:“你醒着为什么不回我话?”

        陆嘉延靠在床头,闲闲地回答:“看你叫的这么亲热,我有点不安。”

        他停顿一秒,不急不缓,意味深长地继续:“上一次听到这个句式,还是在一千年前,武大郎生病了——”

        “停。”盛明稚眉心一跳。

        想也知道狗男人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

        不过,看他又能生龙活虎的怼人。

        胃是真的不痛了。

        盛明稚把海鲜粥放在床头柜边。

        陆嘉延愣了一下。

        随即,他感到一点不可思议:“这是你做的?”

        盛明稚老实回答:“我叫的外卖。”

        说完,他好像意识到什么,提高了声音:“你问这个干什么?不是我做的你很失望吗。点外卖也要花时间的好吗。”

        “没有。”陆嘉延靠在床头,灯光下他的神情有些戏谑:“只是觉得太感动了。”

        “别大惊小怪的。”盛明稚坐下,吹了口海鲜粥,很不看气氛的直男发言:“你八十岁了我也会这么照顾你的。”

        ……

        ……

        别是真把他当爹了?

        陆嘉延哂笑一声,“借你吉言。希望我能活到八十岁,争取比你活得更久一点。”

        盛明稚无语:“陆嘉延,别幼稚了行吗,连寿命都要攀比,好玩儿吗?还有,为什么不能是我比你活得久一点啊?”

        陆嘉延端着粥,浅浅地抿了一口,厚颜无耻道:“怕你伤心。”

        但接下来那句话,陆嘉延的声音却莫名放轻了,那双桃花眼盯着盛明稚,笑盈盈的,后者被盯的一愣。

        “所以,我一定会努力活得比你更久一点。”

        过了足足一晚上,盛明稚才反应过来。

        我靠,陆嘉延昨晚上是不是用眼睛对我放电了?

        他是不是故意撩我?

        他、撩他?!

        他——

        “明稚?刚说的你听见了吗?”

        直到小王喊他,盛明稚才从放空的状态回神。

        他用手不自然的搓了一下耳朵,慢吞吞地“哦”了一声,嘟囔:“听见了。”

        此时,盛明稚刚结束一个拍摄,正在回公司的路上。

        小王提醒他:“听见了就好,我再跟你重复一遍,晚上有蜜桃tv的直播,别忘记在八点半的时候上线。”

        蜜桃tv是国内一家流量较大的直播软件,创办时正好赶上直播的风口期,一跃成为一个一线视频平台。

        盛明稚上半年拍的一部青春校园网络剧刚好在热播中,又是宣传期,节目组跟蜜桃tv拿下合作,预计在今晚六点钟开始,与观众进行一场线上直播互动。

        所有主演按照番位顺序,每人一小时接龙直播。

        盛明稚作为男三,被安排在倒数第四个直播。

        小王耳提命面了半天,盛明稚听得昏昏欲睡。

        一开始他只当自己只是被小王给说困了,结果下午三点左右到家的时候,四肢也显得愈发沉重。

        盛明稚脚步拖沓地上了二楼卧室,直接把自己摔在柔软的大床上。

        原本以为睡一会儿就会好,结果这一觉竟然睡了足足四个小时,七点半的时候,盛明稚是被小王的微信视频通话给吵醒的。

        半梦半醒之间,盛明稚点了接听。

        小王的声音传来:“明稚啊,你醒了没,还有一个小时直播了,你稍微收拾——你怎么了?”

        话说到一半,小王发现盛明稚的脸色不对。

        哪怕是透过视频都能看出,潮红的有点不正常。

        “我没事。”盛明稚迟钝了好几秒才回答,鼻音很浓,十分困倦:“刚睡醒,头发有点乱。”

        小王压下心中疑惑:“没事就好。要是身体不舒服的话,我这边给你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不播。”

        “不用。”盛明稚起身。

        其实,再了解他一点的人,就知道这会儿的盛明稚已经不正常了。

        那么要面子的一只小花孔雀。

        怎么会在刚起床的时候接别人的视频电话,连头发都乱的像个鸡窝。

        盛明稚简单的洗了把脸,一看时间已经八点钟。

        还有半个小时他就要上播了。

        八点三十分钟整。

        盛明稚在书房开了直播,背景是落地窗,窗外是弯月湖。

        夜色温良,入镜的家居摆设不多,信息保密的很严谨。

        《许你一世倾城》是市面上的热门言情小说ip改编,有固定的书粉,又是校园爱情剧,所以拍摄的时候就收获了不少关注,播出时热度也不减,连着把两个主演捧的小红了一把。

        荧幕情侣炒的正热,倾城剧组的其他配角也跟着在观众面前刷了一把脸。

        盛明稚饰演其中一个爱慕女主角的海归富二代。

        性格纨绔,嚣张的不可一世,从某种方面来说称得上本色出演,所以他拉胯的演技意外的扛住了人设,吸了一些新粉。

        直播刚开不到五分钟,从上一个接龙演员直播间里找过来的剧粉就激增到了一万。

        当然,如影随形的,还有盛明稚锲而不舍的黑粉。

        “来了,好久没看到小废物了,家人们,请问是直接开骂吗?”

        “看完你的新剧觉得眼睛已经贬值了,能赔我钱吗?”

        “从哪儿找来的落地窗背景,你贴的背景布?这次装逼走心了。”

        “房间挺大气的,搬出去让我住。”

        “你怎么没把上次那个江诗丹顿焊在手上?差评。”

        ……

        一部分剧粉被盛明稚这个黑粉的阵势吓到。

        不明觉厉:

        “这里新来的剧粉,请问大家为什么要骂他啊?”

        盛明稚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懒洋洋地,欠扁道:“别理他们,没看见我直播间挂的充值一万才能教我做事?再骂拉黑,滚。”

        他一回话,黑粉就来劲儿了:

        “传下去,盛老师电信诈骗观众的钱。”

        “传下去,盛老师说要滚出直播间。”

        “不用谢,已举报到国家反诈中心。”

        ……

        “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觉得,盛明稚今天状态不对吗?脸也太苍白了。”

        “这废物不会抹太多粉底了吧。”

        “@广电这里有娘炮,什么流程?”

        “他今天好像没有平时那么牙尖嘴利,骂人也没有那么诡计多端了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沈苓给他发来了微信消息。

        【明稚,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隔着屏幕都感觉你嘴巴好白。】

        盛明稚也没打算瞒着沈苓,低头打字,实话实说:

        【有点感冒。】

        想了一下,很可能是昨天晚上照顾了陆嘉延一晚上没睡好,第二天一早又出外景拍图,云京六、七度的冷空气,他就穿了一件薄薄的风衣。

        不生病才怪。

        盛明稚回复:【都是陆嘉延害得,昨晚上被他折腾到凌晨四点。】

        发过去之后,他还没觉得这句话有歧义。

        直到沈苓震撼我妈的回复了他一句话:

        【……】

        【陆哥,牛逼。】

        盛明稚垂眸一看:?

        然后下一秒,看到自己发出去的消息。

        ……

        ……

        于是,整个直播间的观众都看到了接下来的一幕。

        屏幕中,盛明稚的耳根瞬间红的滴血。

        弹幕:

        【?】

        【这b怎么低头看了眼手机就脸红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