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和大佬协议结婚在线阅读 - 第17章 直播出圈

第17章 直播出圈

        盛明稚这一觉睡得特别沉。

        等再一次醒来,是被手机来电吵醒。

        盛明稚半梦半醒解锁一看,小王给他打了四十六个电话。

        他懵懵地看着手机屏幕,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上一回他在微博手滑点赞了自己颜值吊打八大流量时,小王才给他打了十个电话。

        四十六个……他昨晚不会在直播间直播跳脱衣舞了吧?

        盛明稚的神志这才渐渐回笼,后知后觉地想:我怎么在床上?

        他昨天不是在直播吗,难道是直播睡着了,自己梦游走回房间的?

        他吸了吸鼻子,感冒似乎还没好。

        盛明稚依然觉得自己大脑昏昏沉沉。

        按下接听。

        小王刻意压抑过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但依旧听得出有几分激动:“你红了。”

        “?”

        盛明稚一时半会儿不知道怎么接话,迟疑道:“那,祝贺你遗愿已了?”

        小王:……

        “你一点都不惊讶吗?不问我为什么??你昨晚出圈了你知道吗!哦对了,你身体怎么样?感冒好点没?”

        盛明稚一头雾水:“什么出圈。”

        小王:“你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吗?”

        “……我直播睡着了?”

        “对。”小王:“你打开微博。”

        盛明稚大约还没完全清醒,小王说什么他就跟着做。

        一登录微博,手机差点儿被卡出去,评论和转发全都是999+。

        点开评论,铺天盖地。

        全都是盛明稚看不懂的话。

        【抖音来的打卡。】

        【前排观光小哥哥。】

        【长得好帅啊,原来睁开眼是这样的~~】

        【小哥哥和老公好恩爱呀~太羡慕了~~】

        盛明稚:?

        他直接给小王回了句:“你给我买水军了?”

        这波水军的发言未免也太弱智了。

        他十年前上网冲浪都不用波浪号。

        “谁给你买水军!”小王用力反驳:“是你昨晚上直播睡觉的视频红了。”

        “我直播,睡觉?视频,红了?”

        盛明稚说两个,就停顿一下,似乎不理解什么叫睡觉视频红了。

        他是在直播睡着了,但他低估了当代网友,居然无聊到看人睡觉。

        小王激动道:“对啊。你猜猜你昨晚的播放量是多少次。”

        盛明稚:……

        “二十万?”

        他随口一猜,盛明稚记得睡过去之前是十万观众,翻个一倍差不多吧。

        谁知道下一秒。

        小王面不改色,语气平静:“是一百万。”

        ……

        ……

        盛明稚顿了下,在床上狂咳起来。

        差点儿怀疑是自己的耳朵坏了。

        小王已经过了震惊的时期,把盛明稚红起来的那条微博分享给他。

        是个营销搬运号分享的,一个晚上转发已经破了五万,热搜最高时冲上了第五名。

        盛明稚难以置信的点开微博,“怎么可能,疯了吧?我睡觉有什么好看的?”

        小王慢悠悠道:“你一个人睡觉当然不好看,你知道昨晚上你老公抱你抱到几点吗。”

        话音刚落。

        盛明稚整个人就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僵硬住了。

        无论是从内容还是信息量来说,这句话产生能量效果是爆炸式的。

        盛明稚大脑一片空白,缓了好几秒才说:“我老公?”

        谁?陆嘉延?

        陆嘉延出镜了?

        陆嘉延还抱他?!

        小王:“对啊。你睡着了之后你老公就进直播间了,然后就抱着你,全程没说话。你不是八点半下播吗,我以为他到点了就抱你上楼睡觉了。结果你睡得根本没意识,你老公估计怕吵醒你,就一直在镜头前抱着你,结果你直接睡到了手机没电。”

        “睡到了、手机、没电,直播才自动关掉。”

        小王一字一句的重复一遍,还特别强调了睡到了手机没电,然后总结:“你都不知道我多震惊,你老公真的,太牛了。”

        抱着个大男人,面不改色的在镜头前面坐了四个小时。

        换谁看了都要说一句牛逼。

        盛明稚这会儿已经毫无任何思考能力,满脑子都是小王形容的那个画面。

        陆嘉延怎么会抱着他直播?陆嘉延出现在直播间里就他妈离谱了!

        我不会是还没睡醒,在做梦吧?

        盛明稚梦游似的,点开了转发量超过五万的视频。

        是一段他昨晚直播内容的录播。

        加了快进,四个小时浓缩成了十分钟。

        视频中没有拍到陆嘉延的脸,只有盛明稚乖顺的倒在他怀里睡觉的场景,中途还乱动了几次,被陆嘉延用手扶着肩膀,调整了舒适的睡姿。

        从陆嘉延出现在镜头面前开始,盛明稚已经宕机了。

        他都不知道怎么看完这十分钟的视频的,等反应过来,盛明稚已经下意识的保存到了相册。

        热门评论已经被路人攻陷:

        “我就是犯贱才长了这双眼睛(小狗抱腿流泪)”

        “把我杀了给他们俩助助兴。”

        “没有一条单身狗可以活着走出这个视频。”

        “为什么攻只露出了身体我就觉得是个帅哥(小狗抱腿流泪)”

        “我好像一只路边睡觉的狗被人踢了一脚。”

        ……

        小王已经挂断了电话,但还在喋喋不休的给盛明稚发消息:

        【视频截图.jpg】

        【你上次不是说你老公八十大寿吗!】

        盛明稚:【……】

        盛明稚:【他长得显年轻。】

        回复了小王,盛明稚若无其事地翻了下朋友圈。

        大约放空了眼神,心思根本不在上面,机械性的翻了十几秒,他终于没忍住退出了微信。

        然后切换相册,盛明稚果断点开刚才保存的直播录屏,神经质一般拉着进度条来回看了几遍,依旧没能从震惊中回过神。

        这个狗男人为什么要抱着他睡觉啊?为什么不叫醒他啊?

        拉到第七遍的时候,卧室门口传来一声咳嗽。

        他抬头一看是陆嘉延,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出现的。

        盛明稚就跟被当场抓包了一样,手忙脚乱的想要藏起手机。

        结果越藏越紧张,动作太大,手机直接从床上飞到了床下,艰难地翻了两个身,正好落到陆嘉延脚边。

        陆嘉延一手端着热水,另一只手替他捡起手机。

        屏幕还没来得及锁,相册里显示着盛明稚刚保存的视频,以及他刚刚截图的照片。

        ……

        ……

        卧室里的安静到了可怕的地步。

        半晌,盛明稚假装无事发生的坐直了身体,声线平稳:“我手机掉了,谢谢你帮我捡起来。”

        陆嘉延的舌尖划过上颚,哂笑一声:“真人看不够,还要截图收藏起来看吗。”

        ……

        盛明稚无视他的话,若无其事的继续:“谢谢你,把手机还给我,可以吗?”

        如果忽略掉他已经红的滴血的耳尖,盛明稚看起来确实很镇定。

        陆嘉延慢条斯理的拿起手机欣赏了一下他的截图。

        点评一番:“拍的不是很好。需要我重新陪你拍一张吗,带脸的那种,方便你收藏。”

        简直在盛明稚的雷区蹦迪。

        果然下一秒,盛明稚就抓狂的从床上跳起来。

        直接往陆嘉延身上扑,跟个树袋熊一样挂住了他,伸手就抢手机。

        陆嘉延好险没被他扑倒,只是身体稍微晃动了一下。

        盛明稚脸涨的通红,全程无话,抢到手机之后就恼羞成怒的清空了相册里所有照片。

        一张不留!

        “你别误会了。”干净利落的做完这一切,盛明稚才感觉找回了一点面子,强词夺理,理不直气也壮:“我手机有看过视频就自动保存的功能。”

        “还有自动截图的?”

        “对。”

        盛明稚硬着头皮点头。

        陆嘉延看了他好一会儿,才笑出声,放过了盛明稚。

        “嗯。原来是这样。是我见识少了。”

        “你知道就好。”盛明稚有点心虚地开口,故作镇定:“你不能因为年纪大了,就自暴自弃。有时候你也要看看年轻人的世界,这个时代,人工智能发展很快的。”

        还得寸进尺,蹬鼻子上脸了?

        陆嘉延对盛明稚这个小祖宗有点儿颜色就开染坊的脾气已经免疫。

        他把热水放在床头,顺势道:“那你把视频发给我,我想收藏一份行吗。”

        盛明稚:……

        我看起来是那种把自己把柄递给你的白痴吗?

        盛明稚这一觉足足睡了十八个小时,他起来后先跟沈苓报了平安,然后又在陆嘉延的监督下吃完了退烧药。

        半小时之后,私人医生为他做了一遍全身检查。

        这么一折腾,就到了晚饭时间。

        陆嘉延差人熬了粥,送到盛明稚卧室中。

        盛明稚一边喝粥一边偷偷看他。

        陆嘉延今天一天都没去公司,照顾他的同时也没见他打过电话之类的,不会耽误他的工作吧。

        他的粥喝得没滋没味。

        大概是情绪太过明显,陆嘉延注意到他,微微侧头:“怎么了?”

        盛明稚放下粥:“嘉延哥。”

        这么喊,多半是他觉得心虚了。

        他在南方长大,说话不自觉带着那边吴侬软语的腔调。

        感冒时尤为明显,声音软绵绵的,没什么气势。

        “你今天不用去公司吗?”

        “不用。”

        “哦。”

        盛明稚抓了下衣角,又开口:“你不去的话,不会耽误工作吧?”

        陆嘉延停顿一瞬,看过来,眼神揶揄:“你这是在担心我吗?”

        盛明稚:……

        他就不该心软为狗男人考虑。

        “谁担心你!”他反驳一句:“我是担心你不上班,盛嘉就整段垮掉。我告诉你,你要是破产了可别指望我跟着你一起吃苦。我肯定跟你离婚。”

        “你放心。”陆嘉延神情散漫:“只是一天不上班,盛嘉不会破产的。”

        他似乎想到什么,又补充了一句,凉飕飕地:“为了不被嫌贫爱富的某人甩掉,我一定努力工作。”

        嫌贫爱富的某人:……

        盛明稚懒得理他,把剩下的小半碗粥喝完。

        放下碗的时候,他又记起一件事情,抬头道:“陆嘉延,昨晚直播的视频在网上传的挺广的,不会影响到你吧?”

        虽然陆嘉延的脸根本就没出镜,但盛明稚还是不免担忧了一瞬。

        别的没什么,就是自己当初混娱乐圈的时候,信誓旦旦夸下海口,不会借用盛、陆两家任何人的资源。这才三年不到就暴露身份了,那算什么?

        那不是在他爸面前狠狠打了自己的脸吗,盛明稚绝不可能让他爸有机会得意。

        再者,盛明稚想起乔言之前跟陆嘉延的乌龙新闻,也是陆嘉延用手段强行删除,甚至还撤了乔言的几个资源。

        看得出来,陆嘉延不太喜欢跟娱乐圈扯上关系。

        为了不被狗男人误会自己是想蹭他热度。

        盛明稚义正词严地补充:“你要是觉得影响你了,你自己去处理。”

        陆嘉延听完,饶有兴趣地反问他:“你想删吗?”

        ……?

        盛明稚被问得莫名其妙,他又不介意自己上热搜,有什么好删的,于是道:“我无所谓。”

        房间里沉默了片刻。

        忽然,陆嘉延轻笑了一声:“也是。”

        他似是默认盛明稚的意思是不删,骨头懒散的靠在墙边,眉眼舒展,桃花眼笑盈盈:“毕竟,有这么好的老公,很难忍住不炫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