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和大佬协议结婚在线阅读 - 第25章 涂药

第25章 涂药

        盛明稚感觉“离婚”两个字都到嘴边了。

        想一想跑车,想一想私人飞机,想一想价值五亿美元的游艇。

        他觉得他还可以再忍受陆嘉延一段时间。

        盛明稚这次来他哥这边没带多少东西,因此走的时候都没收拾,直接把人打包带走,回到西山1号。

        迈巴赫的车厢内安静的可怕,盛明稚还在跟陆嘉延刚才那句话较劲。

        什么叫他完美的身材被陆嘉延看了之后,反而是他占便宜?

        陆嘉延是不是有病,长了张嘴就是为了阴阳怪气嘲讽他的吗。

        很好。

        再主动跟他说话他就是狗。

        除非陆嘉延现在补偿他一架私人飞机。

        谁知道陆嘉延丝毫没察觉他的冷淡,上车后还轻声问了句:“怎么了?”

        怎么了。

        盛明稚内心冷笑一声。

        你自己心里没点儿b数吗。

        陆嘉延似乎没注意到他在耍小脾气。

        又或者说,盛明稚的小少爷脾气几乎无时无刻都在发作,陆嘉延习以为常,即便是看出来了也懒得理他。

        不惯着他作天作地的性格。

        只是今天不一样。

        盛明稚身上被折腾的痕迹还没有消散,虽然穿着一件黑色的高领毛衣,但边缘隐约还能看到露出来的吻痕。

        他从上车起就浑身难受,一连换了好几个坐姿都不舒服。

        不是腰疼就是肩酸,又怕自己动作太大被陆嘉延看出来,所以姿势换的不动声色,简直把要面子三个字刻在了dna里。

        盛明稚根本没指望陆嘉延能帮他什么忙。

        经过前天那晚之后,他们俩也只是把塑料关系升级成了床上的塑料关系,陆嘉延的本质还是那个精致利己的霸道总裁,根本不会关心人。

        总的来说,夫夫俩的感情依旧跟校门口五毛钱一把的假花一样便宜。

        腰痛得厉害了,他就悄悄地自己伸手揉了一会儿。

        一边揉一边还在心里腹诽陆嘉延。

        变态工作狂,变态就是变态,到床上一样变态。

        大腿内侧还有没消退的牙印,都咬出血了。

        结痂之后里面长得新肉痒乎乎的,盛明稚又不好意思当面去揉,只能紧紧地合拢双腿。

        迈巴赫往前开了十分钟,然后右拐。

        盛明稚看着窗外的景色越来越陌生,觉得有点儿不对劲。

        压根不是回西山1号的路。

        他转头看着陆嘉延,正想说什么,迈巴赫忽然在一家路边的药店门口停下来了。

        盛明稚:?

        没等他反应过来,陆嘉延就下了车。

        大约过了十分钟,男人就回来了,手上还提着一个白色的塑料袋,里面装了几管消炎去肿的药膏。

        盛明稚的视线落在药膏上,心情微妙。

        陆嘉延已经坐到了他身边,原本不是很窄的车厢,瞬间就拥堵起来。

        虽然有过那晚,但盛明稚还不习惯跟陆嘉延靠的这么近。

        他下意识贴着车门,拉开了距离。

        却不想陆嘉延抬眼看他,视线带有几分严肃,拿出了一副长辈的姿态:“别动。越动越难受。”

        他直接挤出了一点药膏,轻轻扯开盛明稚的领子。

        有牙印的地方已经微微发肿,在洁白纤细的脖颈上格外明显,男人的视线微微凝滞。

        这还是能看见的。

        看不见的地方估计更加惨烈。

        他好像,确实有点过分了?

        盛明稚不知道怎么,刚才还极力想要掩饰住自己不舒服的想法,在陆嘉延开口说话的一瞬间就瓦解了。

        他忽然就不那么想自己忍着了。

        “都怪你。”盛明稚脾气起来了,嘀咕一句,他加强了语气重复:“都是你害得。”

        陆嘉延哂笑一声,“嗯”道:“都是我不好。”

        “本来就是你不好。”盛明稚越想越生气:“我接下来还要进组拍戏,被你害得不能拍了,你赔我片酬。”

        陆嘉延替他把脖颈处的痕迹抹上药,更深的地方在车上就不好抹了。

        于是他拧上药膏,换了个方式,用手不轻不重地按揉着盛明稚的腰。

        很细的一截。

        似乎一条手臂就能圈住。

        盛明稚理所当然地享受着陆嘉延的服务,内心积攒的怒气已经消退不少。

        心想这个狗男人还没有那么良心泯灭,再加上那天晚上他也确实被美色所蛊惑,一时没能把持住。

        做都做了。

        盛明稚也没那么拿乔,毕竟结婚也有三年了。

        陆嘉延轻笑,随口道:“你那点片酬值多少钱。”

        盛明稚:……

        妈的,别瞧不起人。

        “三千万。”盛明稚张口就是天价。

        陆嘉延顿了下,挑眉:“三千万?”

        而且还上下打量他一眼。

        那表情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又什么都说了。

        盛明稚直接无视,面不改色地点头:“你也不用太自卑,虽然我这么优秀,但还是被你得到了。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陆嘉延慢悠悠道:“娱乐圈看上去要完蛋了。”

        ……

        ……

        盛明稚气得直接用小腿狠狠踹了他一脚。

        不轻不重,倒像猫抓。

        盛明稚回西山1号之前,还纠结过要不要把自己的东西搬到陆嘉延的卧室里。

        毕竟两人已经睡过同一张床,往后余生还有几十年要过,总不能一直分房睡。

        虽然是凑活起来的商业联姻。

        但好歹也有夫夫名义在,同床共枕,也算是一个进步。

        但这点名义价值在刚才已经被陆嘉延彻底亲手掐断。

        一直到了晚上,盛明稚都没说话,单方面跟陆嘉延冷战中。

        吃过饭,他直接转身就走,没打算等陆嘉延一起。

        陆嘉延瞥了他一眼,放下筷子,紧随其后。

        到了二楼,盛明稚果然头也不回的就走进自己房间。

        “砰”地一声,砸门砸的整个别墅都能听见了。

        陆嘉延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小祖宗又在闹脾气。

        但他仔细思考了一下,今天的一切流程都很正常。为了去接盛明稚回家,他还推了晚上的一个会议,行车途中主动去买了药膏,为他涂上。

        理论上来说,他已经做到了一个丈夫应有的体贴与责任。

        按照正常的发展。

        既然已经有了实质性的关系,盛明稚与他应该睡在一间房,至少看上去已经与普通婚姻相差不了多少。

        陆嘉延站在门口,叩了下门:“明稚。”

        “你又怎么了”和“我又怎么惹你了”两句话同时冒到了嘴边,但在说出来的一瞬间,陆嘉延及时刹车。

        不知为何,他有种直觉。

        要是说这两句话,盛明稚今晚可能门都不会让他进。

        他不咸不淡地开口:“你在生气吗?”

        房间内传来盛明稚阴阳怪气的声音:“我没有生气啊。我这个不入流的糊咖小艺人哪儿敢生你堂堂陆总的气啊,把你给得罪了我还怎么在娱乐圈混?哦。我想起来了,反正娱乐圈都要完蛋了,我也不用混了。”

        说完这句话,房间里就再也没动静了。

        是打定主意不会给陆嘉延开门。

        男人在门口站了五分钟,最后被特助的电话打断,去处理了半小时的公务。

        书房中,陆嘉延放下手机,不知为何还有些在意盛明稚的事情。

        等他的思绪又不受控制的飘到盛明稚身上时。

        陆嘉延这才发现,他近来对盛明稚的关注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料。

        以至于头一次是在处理工作的途中,也没有忍住开起了小差。

        陆嘉延知道自己一向被员工称作工作狂,甚至他也知道盛明稚背后也爱偷偷吐槽他跟工作过一辈子。

        只不过,他生在陆家,注定要比别人的路走的更艰难一些。

        陆嘉延的父亲与母亲是很典型的商政结合的联姻,高门财阀中婚姻几乎都是由利益构成。

        到了合适的年纪,自然会有合适的人选,然后利用这段婚姻将利益最大化,就像他跟盛明稚一样。

        陆嘉延和他大哥陆骁不是一母所出,他父母没有感情,而陆父在年轻时有一位爱的刻骨铭心的初恋情人,后来被家里安排跟母亲结婚,才被迫与初恋断了关系。

        陆骁就是陆父初恋所生的孩子,赶在陆嘉延之前来到了这个世界,并在陆嘉延母亲去世后不到一年,就堂而皇之的以大少爷的身份被接进了陆家。

        他母亲苦苦维持的婚姻,就像个笑话。

        印象里,她很少笑,也很严格的要求自己,即便娘家势大,可豪门婚姻依旧过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惹了父亲不快。

        陆嘉延敛了笑意,目光落在了远处。

        不知怎么,他又想起盛明稚。

        同样是商业婚姻的结合,也同样与母亲拥有一样的处境。

        但完全不同的是,盛明稚活泼的过了头,一举一动都生机勃勃,灵动盎然,一副天塌下来都自己最大的狂妄。

        他哪有一点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样子,给他一点颜色,以这位小祖宗的脾气,恐怕要骑到自己头上来作威作福。

        陆嘉延的思绪已经完全落在了他身上,想起盛明稚在别墅里自娱自乐唱歌的事。

        随后又陆陆续续想起他在互联网上气急败坏的和网友对骂。

        又想起他为了逞强在外人面前把自己一通狂夸。

        盛明稚好像有出不完的岔子,丢不完的人。

        而且次次都让人忍俊不禁,虽然骄纵任性,却没有他想象中的厌烦。

        反而……有时候还作的挺可爱的?

        就这么想着,陆嘉延便轻笑出声,心情骤然放松很多。

        他忽然觉得,他以前对盛明稚的了解实在太少了。

        虽然认识了十多年,但他对他的印象,一直都是盛旭的弟弟。

        记忆里只有十二三岁的小朋友,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以惊人的方式蜕变了。

        变得张扬俊秀,惹眼明动。

        夺目的让人有些挪不开双眼。

        陆嘉延意识到,那一晚并非全是药效的作用,或许还有自己潜藏的一点私心。

        盛明稚长大了,朝夕相处中,他很难像以前一样,再把他当成晚辈对待。

        不过,陆嘉延承认自己确实不够了解盛明稚,所以破天荒的给盛旭打了个电话。

        响了三声,那头才接上电话,语气不善:“你最好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让我接受你半夜十二点给我打电话,然后把昨晚通宵开会回来只睡了一个小时的我吵醒。”

        陆嘉延开门见山:“你今天是不是跟你弟吵架了?”

        盛旭:……?

        陆嘉延的思维简单直接。

        既然他自认为没有得罪盛明稚,那么唯一的犯罪嫌疑人就只剩下盛旭。

        “我得罪他?”盛旭气笑了:“你夫夫俩合伙欺负人是吧?他个小讨债鬼早上六点敲我门让我给他做早饭,你晚上十二点打电话吵醒我??谁得罪谁?”

        陆嘉延对盛旭的控诉无动于衷,慢条斯理道:“你没得罪他,为什么他一回来就生气。”

        盛旭:……

        不知道为什么。

        陆嘉延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打电话的双方都不约而同的沉默起来。

        半晌,盛旭语重心长道:“哥们。”

        他劝道:“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是你自己得罪他了呢?”

        陆嘉延:……

        “不是。”盛旭挑眉:“其实我一直都想说了,我觉得你这个人,在恋爱方面,情商挺低的。”

        陆嘉延没什么表情的听着。

        “虽然吧,你高中大学的颜值仅次于我,但是恋爱谈的却没我多——”

        陆嘉延淡淡道:“你也只谈过一次。”

        盛旭更住。

        陆嘉延继续轻描淡写:“还是网恋。对方是个男装女的人妖,总共骗了你十万。”

        “而且。准确来说,明稚是我的爱人,我们是结婚,不是恋爱。”

        ……

        ……

        行,有法律保护的婚姻了不起。

        “你还想不想听我弟为什么生气了?”

        陆嘉延慢悠悠:“你继续。”

        “你恋爱谈的没我多的原因,就是你情商太低。”

        “跟你的智商一样低?”

        “你有没有觉得你说话挺贱的?”

        “……”

        盛旭大人有大量了原谅陆嘉延。

        就像爸爸原谅了自己的儿子那样。

        他开口,漫不经心:“你放心,那个小讨债鬼生谁的气都不会生你的。现在麻烦你赶紧滚去过性生活,别打扰你爸爸我了行吗?”

        陆嘉延眉头轻轻皱起,似乎没听明白盛旭这句话的意思,对方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小王打电话给盛明稚,安排了一个古装电视剧的试镜。

        盛明稚还是头一回参演古装,剧方是上星的电视,之前拍过一部,水花不小。资本见有钱可捞,又趁热打铁地拍了第二部。

        盛明稚试镜的角色是个骄纵蛮横的小王爷。

        角色定位精准,第三天就传来了好消息,试镜过了,艺人培训一周左右的礼仪就直接开始拍摄。

        拍摄的地点在海城。

        陆嘉延正好在海城出差,忙起来后,难得空闲,想起有一周没有联系盛明稚了,不知道他气消了没。

        他看了眼晚上的行程安排,有一个和贵州地产老板的饭局。陆嘉延唤来姚深,顿了顿,将于盛明稚吃饭的时间安排在晚上。

        姚深听完,心中微微愣了下。

        与陆嘉延共事四年,这是他头一回看到老板为了私人约会,推掉了工作。

        陆嘉延单方面把盛明稚给安排了,想到晚上的见面,心情有些自己都没察觉的期待。

        他发了条微信的消息过去。

        然后聊天框显示自己已经不是他的好友。

        陆嘉延:……

        很好。

        盛明稚也把他的待遇安排的明明白白。

        ……

        休息间内,盛明稚正在试穿第三套戏服。

        前两套的定妆已经拍好了,剩下最后一套,工作人员的状态也比较放松,一边给盛明稚补妆,一边跟他闲聊起来。

        无非就是夸他长得帅,皮肤好。

        呵呵,官方的回答了他的废话,试问他难道不知道自己长得帅吗?

        面对化妆师的夸奖,盛明稚已经习以为常。

        他早上为了拍定妆照,六点半就起来做造型,这会儿已经困得不行。

        小王在一旁刷着微博,看到热搜之后,“呀”了一声。

        “宋翊回国啦?”

        与此同时,盛明稚的手机也疯狂震动起来。

        沈苓一连给他发了十几条消息:

        【看热搜!!!】

        【我草!宋翊回国了!!】

        【我他妈以为他要死在国外了,怎么忽然回国了?!】

        【我说jfk今天怎么那么多人,原来全都是他的粉丝!!】

        宋翊的名字就挂在热搜上。

        当然,还挂在盛明稚的聊天记录里,小王的嘴里,他想无视都难。

        一时间,如同撞钟似的,在盛明稚脑袋上撞了一下。

        把他给撞清醒了。

        化妆师听到宋翊的名字,双眼亮晶晶地:“对啊,我一周前就听说他要回国了。我还看了他在好莱坞拍的那个电影,太浪漫了,听说还被提名了最佳外语片。”

        小王也点头,像是随口附和了一句:“真不愧是内娱最年轻的影帝。”

        沈苓的消息又过来了:【……你还好吧。】

        盛明稚盯着手机看了会儿,

        回复道:【我有什么不好的。】

        【哦。】

        【你刚才没回我消息,我以为你已经被气死了。】

        然后又没心没肺地补充了一句:【你看到他演得那个电影被提名奥斯卡最佳外语奖了吗?】

        盛明稚:【……】

        谢谢,本来没被气到,多亏你提醒。

        宋翊,目前内娱最年轻的影帝,年纪虽小,但在影坛的地位已经初现锋芒。

        三年前,他忽然宣布去国外进修,并且在进修的同时受到了百老汇的邀请,出演了两部话剧。

        此后,宋翊就像开了挂一样凭借着百老汇的话剧的名气,一举进军了好莱坞,又靠着一部同性文艺电影被提名了今年奥斯卡最佳外语奖。

        今年也才二十二岁。

        沈苓:【不过他突然回来了,你们家知道吗?】

        盛明稚呵呵一声:【他算什么东西,用得着知道?】

        沈苓回了个敬礼的表情包。

        【好辣,不愧是你。】

        【我看他也翻不起什么风浪,要是他敢回你家继续作妖,你就让你老公把他给封杀了(点赞)】

        他是黑社会吗,在娱乐圈说封杀谁就封杀谁?

        盛明稚的视线落在了最后一条消息上,心情莫名的差了许多。

        大概是宋翊回国让他很不爽,连带着看陆嘉延也不爽了。

        他放下手机,陷入了短暂的回忆中。

        宋翊的回归,揭开了一段尘封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