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和大佬协议结婚在线阅读 - 第39章 偷拍

第39章 偷拍

        一瞬间,会议室里面安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不止会议室,此时此刻在镜头外面的导演组也全都愣住了。

        大约过了好几秒,盛明稚才反应过来陆嘉延在说什么。

        他差点儿以为自己听错了。

        ??

        ???

        狗男人。

        这也是你们盛嘉的面试题吗???

        很好。

        我果然还是低估了你的厚脸皮。

        就在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大气不敢出,顺便怀疑人生的时候。

        盛明稚犹豫了一下。

        开口:

        “抱歉。”

        他像是终于回过神,再说话时,那迟疑的一秒也没有了。

        变得气定神闲,理直气壮地:“我已经结婚了。”

        ……

        ……

        出乎意料的回答——竟然拒绝了陆嘉延。

        让所有人的震惊更上一层楼。

        陆嘉延顿了下,慢条斯理:“没关系。我不介意。”

        盛明稚:……

        你他妈。

        他咬牙切齿,微微一笑:“我介意。”

        如果说陆嘉延那句晚饭邀请已经让众人震撼地找不着妈了。

        那么盛明稚干脆利落的拒绝直接让他们满地找头。

        一时间,众人不知道该对“我草陆嘉延居然邀请盛明稚吃饭”感到不可思议,还是对“我草盛明稚居然拒绝了”感到难以置信。

        所以,整个会议室和导演组都出现了奇迹般的沉默。

        直到导演助理默默地举手打破这诡异的寂静:“那个……”

        他弱弱地:“崔导,您刚才说得一刀不剪,还算数吗。”

        崔导:……

        这他妈怎么播,播出去美美被盛嘉老总封杀吗!

        直到盛明稚的面试结束,会议室僵硬的氛围都没有消失。

        他重回座位,小嘉已经目瞪口呆。

        刚坐下,对方就开口:“你刚才……是不是拒绝了陆嘉延?!”

        哦。

        原来你知道他是陆嘉延啊。

        盛明稚还以为小嘉这个傻白甜不知道陆嘉延是谁呢。

        小嘉喃喃自语:“你居然拒绝了陆嘉延……”

        盛明稚被他念叨烦了:“很奇怪吗?”

        “当然很奇怪!”小嘉震惊:“那可是陆嘉延啊!”

        “那又怎么样。”盛明稚莫名其妙:“我还是盛明稚呢。”

        小嘉:……

        你骄傲什么,盛明稚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吗。

        但对方可是陆嘉延啊!!

        不仅如此,目睹了一切的其他嘉宾此刻心中也五味杂陈。

        除去了最开始的震惊,剩下的就只有疑惑,还有咬牙切齿地始料不及。

        余杰几乎是双眼冒火地瞪着盛明稚。

        大约是他的情绪太外露了,经纪人提醒道:“注意镜头。”

        余杰愤然:“你说他的运气怎么这么好?!”

        除了他,估计在场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娱乐圈长得出挑的美人多,但是像盛明稚这样出挑的已经是少见。圈子里这种美貌的糊比想红,其实多半都逃不过被包养的下场,只是看能碰上什么样的金主。

        运气差一点碰上五六十岁的。

        运气好一点或许能碰上什么高层。

        碰上陆嘉延,运气确实不错。

        或者可以称得上是,中彩票了。

        是的,仅凭陆嘉延的一句话,几乎没人能猜到盛明稚跟陆嘉延的关系。

        大部分人还是感慨于盛明稚的好运气,以及他得天独厚的脸蛋。

        可见长得好看有多么重要。

        连盛嘉的老总都难过美人关。

        经纪人安抚道:“运气好有什么用。盛明稚已经结婚了,你怕什么?”

        余杰:“我就是看不惯他……”

        看不惯他。

        明明跟自己是同一款的长相,怎么陆嘉延就看上了盛明稚,没看上他。

        “好了。”经纪人低声道:“陆嘉延也只是心血来潮随口问了一句,你别自乱马脚。再说,人家老总要什么人没有,还真能看上这个草包吗。”

        这一番话倒是把余杰给安抚住了。

        “也是。”他冷哼一声:“盛明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拒绝了他,以陆嘉延的性格也不会继续纠缠。”

        不过想想还是好气,盛明稚哪儿来的勇气拒绝盛嘉老总啊?!

        妈的,这难道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吗?!

        不要的霸道总裁可以捐给别人谢谢。

        “你知道就好。”经纪人拍拍他的肩:“而且陆嘉延也结婚了。他爱人是铭臣的那位小少爷,人家金枝玉叶众星捧月长大的,你觉得是好惹的人物吗?”

        余杰点头。

        没错。

        就算是想攀陆嘉延这根高枝也要看自己有没有命。

        连他这个圈外人都听说过铭臣小少爷嚣张跋扈的做派。

        盛明稚要真敢去勾搭陆嘉延,也不怕对方正宫把他给弄死。

        不过,盛明稚这个人的性格好像也挺嚣张的?

        余杰压下心中莫名其妙的古怪感。

        下午五点,第一天的面试素材正式录制完毕。

        导演组有几个差的镜头需要补录,因此又拖了一个小时。

        晚上还得录制素人嘉宾与明星嘉宾一起吃饭的场景。

        有了白天面试时陆嘉延邀请盛明稚那一出,众人再聚会的时候,看向盛明稚的眼神都多了几分不一样的感觉。

        有好奇,也有想要拉拢的。

        混内娱的人都特别能看菜下碟,见风使舵。

        到了晚上,众人想起余杰与盛明稚的矛盾,难免冷落了余杰,都去巴结盛明稚了。

        气得余杰在一旁冷飕飕道:“也不怕别人攀上了高枝,看不起你们。没听到陆总约了人家晚上吃饭吗?”

        几位嘉宾一听,自己被阴阳怪气了还能忍?

        你余杰打蛇上棍抱大腿的事儿还少吗!

        于是火速阴阳怪气回去:

        “也没有吧。盛老师又不像某人会背后插同行两刀。”

        “看得出来小盛不是这种人。”

        “盛老师的性格怎么会是那种拜高踩低的人。”

        “是的。盛老师不是那种会为了约会鸽掉拍摄的人。”

        ……

        于是下一秒,盛明稚从休息间出来。

        众人还没来得及上前打招呼。

        小盛老师就用实际行动表明了:对,没错我就是余杰说得那种人。

        而且我也不是看不起某一个人,我单纯是看不起在座的每一个人。

        他:“晚上我不去聚会了。”

        众人:……

        盛明稚被看得莫名其妙:?

        他刚说了什么奇怪的话了吗?

        他是拒绝了晚上的聚会,不是拒绝了他们所有人的约会吧?

        《我是实习生》第一天晚上的节目聚餐不是强制性的。

        除了盛明稚没来,还有两个素人大学生因为要赶着回去上晚自习,所以也没来。

        不过因为要拍摄众人回到家中的素材,所以还是会派一个摄像师跟拍。

        这是提前打过招呼的。

        跟拍盛明稚的摄像师傅是四号机。

        众人走了之后,盛明稚又重新回到了会议室。

        摄像师傅紧随其后,此刻暮色四合,会议室里只有盛明稚一个人,还有一台为他准备的笔记本电脑。

        盛嘉第一天的实习工作内容已经发到了所有嘉宾的邮箱中。

        盛明稚正好有空,所以打开电脑,缓缓地浏览起明天的工作,顺便做一些准备。

        摄像师傅连忙把这一段录下来当做素材。

        他还有些诧异,原以为盛明稚不跟众人去吃饭的原因是陆嘉延。

        毕竟下午的那一幕,在场的工作人员都看到了。

        倒不是说瞧不起人之类的,娱乐圈中小演员被金主爸爸看上是很正常的事情,震惊的原因是因为没想到陆嘉延可以这么肆无忌惮的把这种事情拿到台面上来说。

        该说他不愧是盛嘉的老总吗。

        摄像师傅也理所当然的认为盛明稚的拒绝只是欲迎还拒。

        到了晚上看他果然拒绝了节目组的聚餐,就知道接下来有其他安排。

        但没想到,盛明稚只是留下来学习。

        安静的会议室中。

        小盛老师一个人在认真准备工作的内容。

        多么和谐有爱、努力上进的一幕。

        摄像大哥心里内疚的想:看来是我误会盛老师了。

        这不是挺上进的一个小孩吗!

        就在他这么想的下一秒,会议室的门被打开。

        摄像师傅下意识转过头,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男人。

        ……

        ……

        这不还是陆嘉延吗!!

        把我的感动还给我啊!!

        摄像师傅看清楚来人之后,手一抖,差点儿没扶稳摄像机。

        陆嘉延显然没想到会议室里面除了盛明稚还有第三个人,于是挑了挑眉,索性没骨头一般靠在门框上。

        盛明稚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眼摄像师傅。

        摄像师傅:……

        那我,这是,拍,还是,不拍啊?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

        此时瑟瑟发抖。

        半晌,陆嘉延轻笑一声,打破沉默:“小盛老师,你怎么没告诉我还有第三个人?”

        没等盛明稚回答,他就若有所思地开口:“也是。这样比较刺激一点。”

        盛明稚:……

        别说得好像他们是在会议室里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大哥你醒醒!

        别玩儿什么偷情play好吗!

        摄像师傅要被你吓死了!!

        盛明稚无语地解释:“思想正常一点,这是跟拍的摄像机。”

        “嗯。”陆嘉延应了一声,似乎也不介意摄影机跟拍,似笑非笑地:“虽然能理解你很珍惜跟我的每一次约会。”

        盛明稚:?

        陆嘉延笑道:“但也不至于专门找人来跟拍。”

        ……

        ……

        盛明稚懒得理这个孔雀开屏的老男人。

        他转过头看着摄像师,问道:“节目组要求你们录制多久的素材?”

        摄像师傅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

        别说是节目组要求录制的了,他今天就算是拍了,也不一定能播啊!

        “就,到晚上入睡前就好了。”

        又不等盛明稚回答。

        陆嘉延就来了一句:“入睡之后也不是不能拍。”

        摄像师傅:!!!

        我不敢我真的不敢!!!!!

        而且就算是我敢拍。

        你敢播吗。

        盛明稚的脸微微发热。

        心里骂了句狗男人老色批,面上却直接无视了陆嘉延的玩笑话,镇定道:“那随便你。”

        下午面试的时候,盛明稚虽然当着所有人的面拒绝了陆嘉延的晚餐邀请,但两人都没把这个拒绝当回事。

        盛明稚不喜欢跟人出去聚餐,所以晚上是默认跟陆嘉延一起吃饭的。

        想到这里,盛明稚微微一愣。

        什么时候开始,他都默认晚饭跟陆嘉延一起吃了。

        几个月前,盛明稚还在心中腹诽陆嘉延是个工作狂。

        别说是陪他吃顿饭了,就算是有空给他打个电话都了不起。

        但现在,两人见面的时间却越来越多,在一起的次数也逐渐增加。

        甚至,对方还会专门推掉工作,空出时间来跟他共进晚餐。

        就好像,变得越来越接近一对普通的婚后夫夫了。

        虽然,他们本来就是合法的夫夫。

        但就是,怪怪的,感觉陆嘉延的状态挺反常。

        盛明稚想的有点心跳加速。

        陆嘉延定了一家私人餐厅,按照盛明稚的口味选择了法式西餐。

        地址位于云京环球港后面的独栋公馆内,摄像师傅活了三十多年,头一回知道云京市中心还有这么静谧的地方。

        跟随着镜头走进了餐厅。

        这小桥流水,这云烟袅袅,这服务态度,这格调雅致,这一看就是他花掉一年工资都来不起的地方!!

        好生气,这就是有钱人的世界吗!!

        由于来的人是陆嘉延,所以服务员即便是看到了摄像师傅也没做声。

        否则一般这样私密性极强的餐厅,基本是不允许拍摄的。

        摄像师傅浑然不觉自己被开后门了。

        还在心里啧啧感慨,难怪那些狗仔都拍不到明星大腕搞对象,在这种地方约会,能拍到才有鬼了吧!

        盛明稚对这家新开的法式餐厅还挺有兴趣的,之前在家里提过一句,没想到陆嘉延记下来了。

        桌面上早就被精心布置了一番,只是盛明稚有点受不了那两根蜡烛。

        还弄这种烛光晚餐。

        简直土死了。

        用脚指头想想都知道肯定是陆嘉延这个老男人的创意。

        他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土味调情手段!

        但,心里吐槽归吐槽。

        盛明稚犹豫了一下,还是拿出手机准备悄悄拍两张照片。

        他本来是想光明正大的拍。

        不过一想到陆嘉延一个小时前的调侃——“虽然能理解你很珍惜跟我的每一次约会,但也不至于专门找人来跟拍。”

        盛明稚要是现在拍照,那不是坐实了他对这次约会还挺满意的?

        妈的,得意不死他。

        说不定对方还会来一句:“小盛老师就这么喜欢吗,都忍不住拍照留念了。”

        连他藏着笑意,吊儿郎当的语气都能脑补出来。

        ……

        ……

        完全是陆嘉延这个厚颜无耻的狗男人能说出的话。

        而且,不得不承认,从盛明稚的这个角度看过去,陆嘉延的颜值真的没话说。

        对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风衣,到了餐厅之后就由侍应生拿走熨烫,此刻身上是一件高领的黑色毛衣,衬的男人的皮肤苍白英俊,昏黄的烛光跳动着,让光影在他的鼻梁上晃动,眼睫投下一片阴影,跟千年狐狸成精一样妖孽。

        他怎么。

        从小到大都没长残啊。

        而且还越长越帅了。

        盛明稚想起当时头脑一热答应联姻,还不是被狗男人这张极具有欺骗性的脸给欺诈了!!

        他迟疑了一瞬,然后趁陆嘉延不注意,打开手机对着他拍了一张。

        神不知鬼不觉。

        然后下一秒。

        闪光灯就在两人之间炸开。

        陆嘉延似乎被闪到了眼睛。

        微微一愣,桃花眼半眯着看了过来。

        ……

        ……

        空气跟死了一样寂静。

        说实话,还不如死了。

        如果要给盛明稚人生中社死场景划分一二三四。

        那偷拍陆嘉延结果忘记关闪光灯,必须强势挤入前三。

        一时间,盛明稚甚至分不清到底是原子弹爆炸发出的白光更刺眼。

        还是苹果手机拍照时发出的白光更闪耀。

        ——干脆让原子弹在他头顶爆炸算了。

        毁灭吧,这辈子反正很快就过去了。

        盛明稚其实尴尬地现在想直接从二十四楼跳下去,但他却只能保持稳如泰山的状态,面无表情地放下手机。

        陆嘉延似乎意识到什么,看他的眼神中多了几分玩味。

        半晌,他语气藏着笑意,欠扁地开口:“不解释一下吗?”

        盛明稚:……

        “哦。”盛明稚硬着头皮开口:“拍照啊。忘记关闪光灯了。”

        “嗯?”陆嘉延挑眉:“拍我吗?”

        “想多了!”盛明稚立刻反驳:“我是拍——拍摄像大哥。”

        默默录着素材的摄像师傅:???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啊!!

        “是吗。”陆嘉延慢条斯理:“手机拿来,我看看。”

        盛明稚:……

        “凭什么给你。看别人手机是侵犯隐私的行为,懂吗。”

        “是吗。”陆嘉延淡淡地:“偷拍别人照片,也是侵犯隐私的行为。我有权利检查一下,你有没有侵犯我——”

        他顿了下,语气轻佻:“这个良家妇男。”

        盛明稚:……

        别说的他好像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他一转头。

        看到摄像师傅一脸欲言又止,想说不敢说,胆战心惊等等五味杂陈的表情。

        盛明稚忽然想起,在摄像师傅的眼中。

        他大概,是个被陆嘉延看上,并且有意向包养的……十八线美貌糊比?

        陆嘉延大概也注意到了摄像师傅的神情,不知道怎么,忽然放过了他,不再执着于检查他的手机相册。

        像是想起来什么新设定一样。

        搞得盛明稚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狗男人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果然,小盛老师的直觉不会出错。

        下一秒,陆嘉延放下刀叉,左手撑着下巴,姿态慵懒,桃花眼不怀好意,活像个勾引人的男狐狸精。

        他语气暧昧,拖腔拉调地开口:

        “不过。”

        “小盛老师,偷偷跟我出来约会,你老公知道了不会生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