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和大佬协议结婚在线阅读 - 第40章 老婆,好辣

第40章 老婆,好辣

        盛明稚知道,陆嘉延的性格一直以来都有点恶趣味。

        但是真的听到这个老不正经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还是稍微震惊了一下。

        这是什么你想出来的新人设吗?

        两个人的婚姻愣是变成四个人的修罗场。

        盛明稚:……

        他已经习惯陆嘉延有时候口无遮拦的调侃。

        面对老男人厚颜无耻的发言,只要装作自己没听见就可以。

        可是盛明稚都还没有回答。

        一不小心余光一瞥,看到了一旁的摄像师傅三观震裂的表情。

        等等。

        他张了张嘴。

        完全忘记这里还有个录制的摄像机了,怎么回事。

        他都没说话,摄像师傅就仿佛接受到了什么信号一样。

        猛地开口,还有点结巴:“……你放心,我不会把这段播出去的!”

        ……

        ……

        不是。

        你心虚什么。

        他跟陆嘉延是合法的夫夫好吗!

        别用这种做贼心虚的语气说话,搞得他们仿佛在偷情一样!

        盛明稚额头上出现了三条黑线,百口莫辩:“不是。你有点误会了,我跟陆嘉延——”

        “我知道!”摄像师傅点点头:“盛老师您放心,我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很多年了,知道什么该播什么不该播。”

        他郑重其事的点点头,小心翼翼道:“我会保密的。”

        一副“我完全明白了”的模样。

        盛明稚:?

        你保密什么?明白什么了就?

        他扶额,正要反驳。

        却不想忽然听到了陆嘉延的闷笑声。

        盛明稚一愣,发现对方原本撑着下巴的手索性直接捂住了下半张脸。

        笑得十分猖狂。

        桃花眼弯成了桥,肩膀轻微地抖动着。

        盛明稚原本想要反驳的话噎在嘴里,视线不由落到了陆嘉延的脸上。

        微妙的愣了一下,他才默默腹诽,这个老男人真是幼稚的可以。

        饭后,云京最著名的空中花园烟花秀正式开始。

        经过刚才那么一闹,摄像师傅现在看他们的眼神已经完全不对劲了。

        而且摄像机扛在肩上,也是一副不知道该录还是不该录的样子。

        盛明稚吃饱喝足,挑了几张今天拍的照片,发到微博上营业。

        挑选的时候,划过刚才偷拍陆嘉延的那张照片,他指尖犹豫了一下。

        难得和陆嘉延出来吃一次饭。

        要不然发一条微博纪念一下吧。

        几分钟之后,盛明稚终于编辑好了微博,点击,发送。

        这一次没什么花里胡哨的文案,简简单单的两个字。

        @盛明稚:恰饭。

        四张配图,两张美食照,一张烟花照,还有一张陆嘉延的照片。

        只不过盛明稚截图了一下,没拍到陆嘉延的脸,只能看到桌子对面男人肩膀以下的身体。

        不过依旧能看出来身材极好,气质极佳。

        不仅肩宽,交叠的双手也骨节分明,左手无名指上有着跟盛明稚同款且低调的铂金婚戒。

        刚发出去,就有人评论了:

        “这次文案为什么这么简单?差评。”

        “照片里的男人是谁,三分钟我要知道他所有的信息。”

        “我说这次怎么走起质朴风了,原来是秀恩爱。”

        “吃饭都堵不住你想秀恩爱的心吗?”

        “你老公挺帅的,让给我。”

        ……

        盛明稚翻了翻评论,大概是他最近没作妖。

        黑粉们的画风也无聊了不少,让他没有下场对线的激情。

        就在这时,冷不丁一条评论跃入眼帘:

        “还吃得下饭呐?微博营销号都在说你云京艺大毕业的学历是假的,你不解释解释?”

        这莫名其妙的问题还让盛明稚愣了一下。

        不知道自己怎么跟云京艺大扯上关系的,唯一有印象的还是小王给他胡编乱造的那一次。

        盛明稚慢条斯理地回复:

        【有什么好解释,本来就是假的。】

        糊做非为的明明白白。

        而且他是京大金融系毕业的。

        谢谢。

        大约是盛明稚低头摆弄手机的时间太长了。

        陆嘉延问了句:“在发朋友圈吗?”

        盛明稚听罢,嘀咕了一句:“发微博好吗。”

        老男人果然是老男人,估计只知道朋友圈,压根不知道微博吧。

        想到这里,他慢吞吞,且质疑地开口:“嘉延哥。你应该知道微博是什么吧?”

        陆嘉延:……

        他倒也不至于“老”的连微博都不知道。

        盛嘉集团也有官方企业账号,都是由专门的运营团队负责打理的。

        至于他自己,大学的时候跟风注册过一个微博。

        只是他不太爱上网冲浪,注册没多久之后,就把这个号遗忘了。

        此时看盛明稚在微博互动的热火朝天。

        不知怎么,陆嘉延忽然产生了一点兴趣。

        ——他似乎,对盛明稚的一切都开始产生兴趣。

        盛明稚见他拿出手机,表情微微惊讶。

        不会吧,陆嘉延还真的有微博?没听说过啊?

        陆嘉延似是看出了他的疑惑,所以回了一句:“大学的时候注册过微博,不过没怎么用。”

        还真有?!

        稀奇了,他还以为这种老古董只看新闻联播,跟网友交流的方式是飞鸽传书。

        盛明稚顿时探过身体,视线落在了陆嘉延的手机屏幕上。

        好在陆嘉延还没忘记自己的微博密码。

        登录了大学注册的账号,微博空荡荡的可怕,名字是系统自动生成的“用户+数字”,头像也是风景照,活像个僵尸号。

        微博内容更是没有几条。

        第一条是系统自动发送的,第二条是转发京大辩论赛新闻的,已经五六年前的事情了。

        但盛明稚万万没想到,陆嘉延登录了微博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他的账号。

        这跟被自己家长发现自己在互联网放飞自我冲浪的小号有什么区别?!

        盛明稚猛地回过神,然后捂住了陆嘉延的手机。

        陆嘉延愣了下,然后挑眉。

        盛明稚艰难地开口:“我微博没什么好看的。都是转发广告。”

        他顿了顿,默默道:“嘉延哥,你还是别看了吧。”

        “嗯?”陆嘉延缓缓道:“本来没什么兴趣。看到你这么不想给我看,我反而更有兴趣了。”

        他瞥了眼盛明稚:“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不能给我看?”

        盛明稚:……

        太多了好吗。

        他内心的挣扎简直写在脸上了。

        盛明稚纠结了好几分钟,最后放弃。

        算了。

        反正陆嘉延是有账号的,迟早能看到他微博。

        盛明稚的微博又不难搜,带大名搜索第一个,粉丝破五百万的就是他。

        微博内容也正如盛明稚说得那样。

        除了一些营业的自拍照,就是转发广告。

        最新的一条是偷拍陆嘉延的微博。

        对方看到了,还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盛明稚被看得脸颊发热,嘴硬道:“不小心把你拍入镜了而已,别想太多。”

        “嗯。”陆嘉延淡淡道:“没多想。就是觉得,你‘一不小心’还拍的挺好的。”

        盛明稚:……

        懒得理这个狗男人。

        好在陆嘉延不太会使用微博。

        只知道点开微博看评论,不知道点开评论看回复,所以盛明稚那些毒舌又犀利的撕x话术没被他看到。

        他默默地松了口气。

        有一种被家长检查作业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陆嘉延虽然不太会用微博,但是他不耻下问。

        指着微博下面一条管他喊“老婆,好辣(色)”的评论问他:“他为什么叫你老婆?”

        盛明稚一看,陆嘉延还挺会找的。

        这不是他微博评论里唯一一个上蹿下跳,坚持不懈喊他“老婆”的粉丝吗。

        这种“泥塑粉”,盛明稚也有一两个。

        有喊他“妹妹”的,有喊他“宝宝”的,也有喊他“老婆”的,平时看见了他都当做没看见,直接滑过去。

        但是现在骤然被陆嘉延抓包。

        盛明稚忽然有点心虚。

        ……又不是我喊人家老公。

        我心虚什么。

        但当着自己真正的塑料老公的面,盛明稚还是解释了一下:“不用管。这是他们乱喊的。”

        想了想,觉得自己的解释有点单薄。

        “就是,一种粉圈文化,喜欢把男人当做女人。说了你也不懂。”

        陆嘉延听得若有所思。

        看起来确实不太懂的样子。

        估计新时代的互联网用语给这位清朝出土的老古董带来的震撼还是挺大的。

        陆嘉延懒懒地:“那‘好辣’又是什么意思?”

        还挺好学的。

        小盛老师一对一教学:“大概就是,很好看的意思?”

        陆嘉延点点头。

        然后,他又指着这个弱智泥塑粉的最新一条评论。

        谦逊好学:“‘给我草草’的意思呢?”

        盛明稚:……

        这个b粉丝早晚被我拉黑。

        他肉眼可见,耳根都红了。

        偏偏陆嘉延还问的特别认真,仿佛在讨论金融体制改革现状。

        盛明稚深吸一口气,张口,又闭上。

        仿佛在做什么心理准备,然后毫无负担地开始瞎编:“‘草草’就是一种植物,‘给我草草’大概的意思,就是像演唱会上给艺人送花,翻译过来就是夸明星真棒,真厉害!”

        一通胡言乱语。

        盛明稚还编的一本正经。

        但陆嘉延的神情分明似笑非笑。

        也不知道他信了多少。

        原以为老男人的好奇心到这里就停止了。

        没想到接下来,在盛明稚的注视中,陆嘉延转发了他这条九宫格自拍照。

        一本正经地在微博里输入:

        @用户7025112:“老婆,好辣。给我草草。”

        还闷骚的用了一个黄豆害羞的表情。

        点击,转发。

        陆嘉延偏过头看了眼呆滞的盛明稚,慢悠悠:“是这样转发微博的吗?”

        盛明稚:……

        救命啊!狗男人真的不是故意的吗!!

        回到西山1号已经是晚上九点。

        摄像师傅今天的跟拍也结束了。

        虽然拍了一晚上。

        但估计一个画面都播不了。

        所以后期还有小型摄像机带给艺人,放在艺人嘉宾的房间里,保证素材的剪辑。

        盛明稚进屋后,迟疑了一秒,开口:“嘉延哥,你今晚用书房吗?”

        听到熟悉的敬称。

        陆嘉延就知道盛明稚有事求他了。

        “不用。”

        “哦。”盛明稚举起手中的小型摄像头:“节目组要录制一点在家里的剪辑素材,我能把摄像头放到你书房中吗?”

        毕竟陆嘉延书房里面有挺多关于盛嘉的资料。

        盛明稚担心有什么不能播的。

        不过陆嘉延答应的很快,盛明稚也就没有继续追问。

        他很快就洗漱完毕,换上了一套休闲的居家服,站在镜子面前思考了一下,还是稍微理了理发型。

        毕竟要出现在镜头前。

        作为一个从头发丝到脚指头都精致的帅气十八线作比,盛明稚不允许自己有任何的丑照暴露在公众面前。

        看似不经意流露出的素颜。

        其实都经过精心的搭配和打扮。

        小型摄像机开始录制。

        盛明稚晚上其实没什么要干的,主要是把明天上午的实习工作整理一下。

        资料不复杂,就是多。

        只需要梳理清楚就可以,对盛明稚而言不算太难。

        整理了半个小时,书房的门被敲响了。

        盛明稚抬头,陆嘉延热了一杯牛奶端了进来。

        “还没弄好吗?”

        “还有一点。”

        盛明稚看了眼牛奶。

        有点点惊讶。

        这么贴心?

        有点不像是陆嘉延的风格。

        他从电脑屏幕中抬头:“你怎么也没睡?”

        陆嘉延莫名看了他一眼,眼神玩味,看得盛明稚莫名其妙。

        他问的问题很正常吧?

        陆嘉延干嘛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看他。

        对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走到盛明稚身侧。

        自告奋勇道:“需不需要我帮忙?”

        盛明稚:?

        很好,你都问出这样的话来了,不让你帮我,我岂不是傻逼?

        不过,他也只是在心里想了一下。

        盛嘉的事情就让陆嘉延够忙了,盛明稚觉得自己只是整理资料的一点小事而已,他又不是不会做。

        ……而且,他也不想让他更累了。

        “不用。我很快就做好了。”

        盛明稚用手扶了一下黑框眼镜,他在家的时候基本不带隐形,鼻梁上架着这么一副眼镜,衬的他皮肤白腻,学生气十足,让他看上去平白无故的小了好几岁。

        就算是说高中生都有人信。

        陆嘉延被拒绝之后也没走,而是坐在了盛明稚身侧。

        盛明稚微微愣了一下,觉得有点不习惯,但也没说什么。

        接下来,陆嘉延还是会指点两句。

        盛明稚发现,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自己整理的速度,比不上陆嘉延指点的那几句快、

        虽然已经知道他很厉害了。

        但每一次陆嘉延依旧能刷新他新的认知。

        原本要准备一个小时的材料,半小时就彻底结束。

        盛明稚伸了个懒腰,原本藏在睡衣下的腰线露出一截,细腻白皙。

        陆嘉延瞥了一眼,轻声道:“做完了吗?”

        盛明稚丝毫没察觉到危险降临,老实的点点头:“做好了。”

        想了想,他还是决定感谢一下陆嘉延:“嘉延哥,刚才谢谢你。”

        要不然他可能要搞到十一点才能睡了。

        谁知,陆嘉延挑眉:“就只有口头感谢吗?”

        盛明稚迟疑:“那不然……我站起来再给你鞠个躬?”

        陆嘉延笑了声,说话间就已经将盛明稚半搂在了怀中。

        此时,就算是他再怎么迟钝,都意识到陆嘉延的意思了。

        原来这个感谢。

        居然是用身体感谢!!

        妈的。

        老不正经。

        盛明稚脸一瞬间就开始发热。

        心里默默腹诽了一会儿,嘀咕道:“你怎么又来了。前天不是才……”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

        总觉得自己跟陆嘉延的夫夫夜生活是越来越频繁了。

        以前大概半个月才一两次,最近几乎是隔两三天就要被陆嘉延压在床上。

        倒不是说他不乐意,就是觉得这也太不节制了,盛明稚感觉自己的腰都要断了。

        “你也知道是前天。”陆嘉延语气很轻,还有点幽怨:“都过了一天了。”

        盛明稚:……

        不知道被碰到哪里。

        盛明稚喘了口气,嘟囔:“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明明一个月只需要一两次。”

        “嗯。”陆嘉延声音慵懒:“看得出来小盛老师对我以前的表现很不满意。”

        他顿了顿:“所以现在要加倍努力。”

        你他妈。

        什么企业级的理解能力。

        盛明稚无语了,抓住了他的手臂:“但是明天上午还要录制节目。”

        意思是今晚不行。

        陆嘉延抬眼看着他,那双桃花眼的眼底沉沉,水光潋滟。

        书房中的灯光被调至了昏暗的状态,显得气氛甜腻暧昧。

        “我会注意一点。”男人的声音低沉:“明天穿高领,行吗。”

        小盛老师意志不坚,有点动摇。

        就这么一晃神,他又被陆嘉延趁机压下。

        “哗啦——”一声。

        书桌上的东西散落一地。

        盛明稚后背抵着冰凉的桌面,身体却是滚烫的。

        狐狸眼微微眯着,只能看到陆嘉延覆身。

        木质的香味在他鼻尖扩散开来,陆嘉延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看谁都很深情。

        此刻更是浓郁的化不开,眼尾像是有小勾子一样,只看一眼便能蛊惑人心。

        他像是想起什么,弯唇,勾起嘴角。

        低头,贴在盛明稚的耳边,尾音带着笑意,学着今天刚从微博评论看来的东西。

        勾引人一般,酥酥麻麻:“宝宝,让我操一下。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