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和大佬协议结婚在线阅读 - 第41章 抓奸

第41章 抓奸

        盛明稚觉得,以前附中的人喊陆嘉延“狐狸精”是没有错的。

        他被这一声“宝宝”直接叫的大脑宕机,后来迷迷糊糊不知道怎么就半躺在了书房的那张桌子上。

        等第二天早上从床上醒过来,盛明稚都没从昨晚那场疯狂的情事中回过神。

        他顶着一个乱糟糟地鸡窝头从被子里坐起来,大脑空白了三秒,接着就像是想起什么,狐狸眼从迷茫到清醒,都不用过度。

        盛明稚瞬间掀开被子跳下床。

        然后理所当然的整一个腿软,差点跪下。

        好在陆嘉延进来的及时,直接将他拦腰捞起。

        顺便谴责地看了他一眼。

        “一大早就这么有精力?”

        潜台词就差说,不如在床上继续消磨消磨?

        或许是听出了陆嘉延的暗示。

        盛明稚感觉自己的腰隐隐作痛起来。

        ……不了。

        狗男人是没有节制的吗。

        陆嘉延挑眉。

        盛明稚终于在对方近乎逼问的眼神中,讷讷道:“我去书房拿摄像机。”

        昨晚被陆嘉延哄骗到直接忘记书房里还放着摄像头这么重要的事情。

        还好节目组发的微型摄像机没联网,只有录制功能。

        但也够突破下线了。

        盛明稚还没脸皮厚到把那种东西留在摄像机里面!

        说完,就要重新下床。

        陆嘉延把他按回床上。

        慢条斯理地:“我昨晚关了。”

        盛明稚一愣,下意识:“你不是说没关吗?”

        我靠。

        那你在那个……那个什么的时候,干嘛吓唬我?!

        盛明稚记忆犹新,昨晚他理智尚未断线的时候,在情海沉浮时明明问过陆嘉延这件事。

        对方这个老不正经的男狐狸精一脸理直气壮的说没关,还说就要这样录下来……

        只是回忆起片段,盛明稚就觉得脸热。

        太离谱了,他怎么会听信陆嘉延的这种鬼话,明明知道对方是个恶趣味的斯文败类。

        “哦——”陆嘉延莫名拖长了音调,听起来很欠,闲闲地:“你也知道男人在床上的话不能信。”

        盛明稚:……

        我谢谢你。

        陆嘉延似是怕他不信,为了让盛明稚放心,特意把摄像机拿过来给他看了。

        果然,如同陆嘉延说得,摄像机只录制到了陆嘉延进来的那部分,整理完文件的那一刻就被关了。

        看来对方早就打算好了接下来要做什么。

        盛明稚假装淡定地看完,努力遗忘后面发生的事情。

        但身上传来的轻微不适却一直提醒他昨晚的点滴。

        陆嘉延轻声道:“还疼吗?”

        ……其实也没怎么疼。

        盛明稚觉得自己还没那么矫情。

        只不过话到嘴边,忽然就变了。

        “……有点。”

        “哪里?”

        “腰疼。”盛明稚嘀咕。

        陆嘉延将他扶起来,一只手半搂着他,一只手轻轻在他腰上揉捏。

        床头柜上还放着刚做好的海鲜粥,香味浓郁,味道也很熟悉,一闻就知道是陆嘉延亲手做的。

        而且看海鲜粥的浓稠复杂的程度。

        没有四十分钟做不好。

        盛明稚看着看着,内心就有点古怪起来。

        陆嘉延最近……是不是对他太好了啊?

        难道这也是在装塑料夫夫吗,又没人看,演得这么好干什么。

        做戏给他看也没必要啊。

        上午九点半开始录制《实习生》,盛明稚依旧被陆嘉延最近一反常态的示好感到疑惑,心不在焉,没在状态。

        小王这两天都忙着带新人,跑去不知道哪个山沟沟里面跟剧组,只剩下文文留在盛明稚身边,他也不敢多嘴搭话。

        直到录制前夕,发了一上午呆的盛明稚,忽然开口。

        “你说。”

        文文的耳朵立刻竖起来,小狗似的点头。

        仿佛终于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连忙道:“哥,我听着呢!”

        盛明稚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继续:“我有一个朋友。”

        文文:……

        你这个朋友是你自己吗?

        下一秒,盛明稚:“别多想。不是我本人。”

        “哦。”我信你个鬼。

        盛明稚:“就是他结婚了。但是夫妻之间没有感情。”

        文文不解:“没有感情咋结婚的?”

        “管那么多干什么。”盛明稚:“就当是协议结婚吧。”

        “哦!”文文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哥,你继续说。”

        “嗯。协议结婚之后三年,两人都没有联系,也还是没有感情。然后有一天,他老公忽然就对他很好了,你说这是为什么?”

        文文思考了片刻:“……先婚后爱?”

        盛明稚顿了下:“先婚后爱是什么?”

        文文很有经验:“就是那种,结婚前没有感情,结婚后慢慢就有感情了。哥,你没看小说吗,小说里都这么写的。”

        一边说,一边还很有分享精神的给盛明稚发了自己的珍藏:

        《薄情总裁的下堂妻》、《闪婚甜妻:腹黑总裁蜜蜜宠》、《名门契约:冷少的替身娇妻》、《强势锁婚,前妻太难追》、《一胎三宝:总裁爹地超给力》

        ……

        盛明稚:……

        文文意犹未尽:“还挺好看的,薄情总裁的下堂妻我都追到七千多章了……”

        大概是被文文的弱智精神给影响了。

        录制综艺的间隙,盛明稚还真的打开了一本《一胎三宝:总裁爹地超给力》来打发时间。

        在经历了女主角被诬陷,坐牢,出狱,家境一落千丈,然后去坐台,被男主羞辱,被女配羞辱,被男主的家族羞辱,之后被抽血,打麻药,被挖肝,得绝症,车祸,失忆,改头换面,出国留学,一胎三宝,华丽变身等等之后。

        盛明稚忽然觉得。

        其实,陆嘉延这个总裁,当得还不错。

        看完之后连他都觉得自己的肝隐隐作痛了好吗。

        更离谱的是他居然鬼迷心窍到在微信上花了整整一百块看这个鬼东西?!

        本着付了钱的好东西就要大家一起被荼毒的精神。

        盛明稚看完之后就把小说分享给了沈苓。

        换来对方“哈哈哈哈哈哈哈”的狂笑。

        以及:【姐八百年前就不看言情了。】

        然后贴心的分享给了盛明稚几篇看标题就很让人为之一麻的小说:《重生之和豪门霸总联姻之后》、《校霸和校草的日日夜夜》、《穿成反派的我和男主he了》

        ……

        盛明稚懒得点开沈苓的分享。

        他退出聊天界面,忽然发现自己刚才手滑,还不小心把一胎三宝那篇霸总文发给了陆嘉延。

        没来得及撤回。

        陆嘉延就回了个:【也不是不行。】

        他:【尽力而为。】

        盛明稚一愣。

        然后视线缓缓落到了txt的标题上。

        一、胎、三、宝。

        盛明稚:……

        尽力而为个鬼啊!!

        被陆嘉延这么一打岔,盛明稚早上的那点古怪的情绪消失了。

        他就是脑子有病,才会觉得陆嘉延对他好了。

        这个毒舌狗男人一天不想办法气他几句就会死。

        他怎么会对这种人抱有幻想?

        呵呵。

        就算是天塌下来了他们的廉价塑料婚姻都不会变的。

        今天的录制比较顺利,毕竟盛明稚的身份在盛嘉内部是半公开的。

        高层基本都知道二少来公司录节目了,所以招呼层层打下去,让他的录制还算比较顺利。

        导演组这边就更别说了。

        摄像师傅那天回去之后,碍于陆嘉延的身份,没胆子跟导演实话实说,但也稍微暗示了一下节目组。导演混娱乐圈这么多年,跟人精似的,面试那天就觉得盛嘉老总似乎对盛明稚这个糊咖有点另眼相看的意思。

        自然是不敢得罪金主爸爸,再给盛明稚穿小鞋。

        唯一在录制中不顺的就只有余杰了。

        原本应该给他的镜头,被平白无故的分了一半给盛明稚。

        换成谁都会不爽。

        而且今天下午录制的时候,他还跟盛明稚发生了一点口角之争。

        既然是实习生,那么初入职场,基本都从助理做起。

        余杰原本想好好表现自己的吃苦耐劳,但几趟咖啡买下来,跑得大汗淋漓。

        回头一看盛明稚悠闲地坐在办公室里吹着暖气,跟分析师一起探讨财务数据的时候,彻底不干了。

        “停一下。”

        余杰举手。

        负责录制他们小组的摄像师和助理们纷纷停下。

        余杰道:“导演。我可以问一下吗?为什么我们两个组的实习助理都在帮忙整理文件和买咖啡,某些人可以坐在办公室享福?”

        “某些人”慢悠悠地看着他。

        崔导注意到这边的情况,让策划去问。

        “余老师,什么情况啊?怎么忽然不录了?”

        虽然说着不录,但崔导还是让他们打开了摄像机。

        毕竟嘉宾与嘉宾之间的矛盾也是综艺的看点之一,这么好的素材他肯定不能错过!

        余杰冷道:“不是不录,也不是不配合大家。只是我想知道咱们这个工作是怎么分配的,为什么有些人一进来就可以直接参与财报分析?这不是走后门吗?我也不是说我吃不了这个苦,只是跟我一样的前辈们都在跑腿,怎么有人就接受不了?”

        策划也不疾不徐:“是这样的,余老师。咱们这个职位的安排不是节目组定的,是通过面试的结果分配的。盛嘉这边会从专业方面考虑,余老师您之前在大学里没接触过金融相关的知识,所以才有一个过度的安排,等培训之后就能参与职能训练了。”

        面试结果分配?

        余杰冷哼一声,不由联想到面试上盛嘉老板对盛明稚的另眼相看。

        心中更是恨的咬牙切齿。

        简直是坐实了盛明稚这个废物就是靠走后门才捞了一个轻松的工作。

        “好啊。要跑腿我没意见。”余杰继续冷脸:“我对小嘉他们在办公室里看财报也没意见。”

        小嘉他们就是面试进来的素人大学生。

        基本都是金融专业的,说起来也算是合情合理。

        唯一突兀的就只有盛明稚。

        一个云京艺术大学毕业的——甚至学历还是造假的人,居然堂而皇之的参与到正式工作中。

        合理吗?!

        “只是我不知道盛老师为什么能坐在办公室里。”余杰讽刺道:“我记得盛老师是云京艺大毕业的吧?艺大还教金融吗?”

        一说话就火药味十足。

        盛明稚偏头看向他,慢条斯理道:“我记得嘉宾的简历是保密的,你从哪儿知道我是艺大毕业的?”

        猝不及防。

        盛明稚的问题刁钻,余杰瞬间被噎住。

        他确实没看过盛明稚的简历。

        但他经纪人小王言之凿凿,这还能有假?!

        “你不用管我是从哪里知道的。反正我不能理解你为什么可以在办公室看财报。如果人人都像你这么偷懒走捷径,那前辈们的付出算什么?”

        “哦。”盛明稚也没反驳,反而顺势道:“你想看也没问题啊。我完全没意见,只是你看得懂吗?”

        余杰:……

        盛明稚这话就是浓浓的嘲讽了。

        把余杰说得哑口无言,根本无法反驳。

        “你!”余杰口不择言:“我看不懂,你就能看懂了?”

        “不然呢。”盛明稚简直莫名其妙:“我难道在这儿盯着财报许愿吗。”

        崔导眼见撕逼的素材录够了。

        连忙找人来调解,给双方都递了一个台阶下。

        录制暂停。

        余杰想起这事儿还磨牙凿齿,恨不得直接冲上去跟盛明稚打一架。

        经纪人安抚:“你跟他吵什么。不过也无所谓,正好给节目组送素材了。今天上午你的镜头被他分走了一半,少的可怜,靠撕逼制造一点热度也行。到时候我安排水军带节奏泼他脏水就可以。”

        余杰稍稍恢复了一些理智,想起盛明稚的表现,迟疑道:“你确定盛明稚自己说他是艺大毕业的?”

        经纪人:“那还有假。我都看到王逸飞给他写的简历了,绝对没错。”

        余杰松了口气:“那就好。明天第一期预告播出的时候就直接买他学历造假的热搜。”

        盛明稚跟余杰上午有点儿矛盾,下午导演组安排他们分开录制。

        所以下午的录制非常顺利,只有一个小插曲,盛嘉财务部年轻的副部长是盛明稚的大学同学,叫许宥。

        一开始看到盛明稚,还不敢认。

        后来托关系去hrd那里看了盛明稚的简历才敢确认。

        于是,下午结束录制的时候。

        许宥特意找了个时间,在门口假装偶遇盛明稚。

        文文以为他是盛明稚的粉丝,还特意说了句:“不好意思。公司规定艺人不能给合照跟签名。”

        却不想许宥直接看向盛明稚,笑盈盈:“系草,还记得我不?咱俩大学同班的,我是许宥,有印象吗?”

        盛明稚一顿,被许宥这么一提醒,似乎记起了一点。

        但他对自己大学的记忆实在是太模糊了,印象中,从大二自己开始拍戏,就挺少回学校的。

        盛明稚面对昔日大学同学,还是挺礼貌的。

        只是语气中带着一丝疏离:“有点。”

        许宥道:“没事。你肯定不记得了。哈哈,不记得也没关系,我昨天看到你还不敢认呢。比大学的时候变得更帅了!”

        这句马屁拍到盛明稚心里了,让他一扫今天被余杰弄坏的心情。

        盛明稚顿时拔高了对许宥的好感,毕竟他无法对一个眼光如此好的人冷脸。

        许宥抬了下巴:“你们晚上还录制吗?”

        虽然不熟,但盛明稚看在他刚才那两句马屁的份上,纡尊降贵地回答:“不了。”

        “哦。”许宥道:“我看现在正好是吃饭时间,要不一起吃个饭?”

        盛明稚正要拒绝,许宥又开口:“我看了你的marketan.alyze,分析角度还挺新颖的,不过判断好像有点偏了,感觉还能再改改。”

        这下,盛明稚来了点兴趣。

        虽然这份实习工作可有可无,他是艺人嘉宾,录制更重要的是为了综艺效果,而不是真的要入职盛嘉。

        但有余杰这个烦人精在。

        盛明稚的好胜心瞬间被激起,无论如何都要在事业上压过他。

        于是欣然答应许宥的晚饭邀请。

        就在楼下的一家中式餐厅内。

        许宥也一如他说的那样,话题都围绕着盛明稚交上去的报告展开。

        不愧是这么年轻就能做到盛嘉财务部副部长的人,盛明稚跟他聊下来收获许多。

        聊得太投入,以至于都没接到陆嘉延的电话。

        吃到一半,盛明稚才看到陆嘉延发了两条微信消息:

        【晚饭一起吃吗?】

        【在哪儿?】

        许宥停下滔滔不绝地观点,看盛明稚脸色有点不对,开口:“怎么了?”

        盛明稚盯着聊天记录:“没怎么。”

        他放下手机。

        心想,只是没收到消息而已,又不是故意放陆嘉延鸽子的。

        而且他也不知道今天晚上要跟陆嘉延一起吃饭。

        ……再说他们这个塑料关系,哪有天天一起共进晚餐的,昨天不是才吃过吗。

        但就是。

        莫名心虚。

        他脑子一抽,撒了个无伤大雅的谎:【在录节目。】

        为了增强可信度,还补充道:【今天要录的素材多,可能要晚点结束(黄豆可怜)】

        盛明稚迟疑了一秒。

        陆嘉延应该是要加班的,应该不会关心录制节目这种小事吧。

        回复之后,盛明稚变得心不在焉。

        连许宥都看出来了。

        “是不是有什么事儿?”许宥贴心道:“刚看你看完手机就魂不守舍的,不会是女朋友发消息来了吧?”

        语气有些试探。

        半晌,盛明稚开口:“不好意思。今天这顿能到这里吗,下次我请。”

        许宥愣了一下,连忙道:“没事没事。你要是有事就忙,我没关系的。反正你们还要录制好几天,咱们下次再约。”

        说完,递出手机:“加个微信?”

        盛明稚急着回盛嘉,所以连拒绝许宥微信的时间都没有。

        干脆一扫码就加上了。

        盛明稚站起身走出餐厅,不知为何,有种非常强烈会见到陆嘉延的预感。

        下一秒这个预感就实现了。

        盛嘉那么大,楼下餐厅也不少。

        但陆嘉延就能准确无误地出现在他吃饭的餐厅门口。

        靠在宾利前,穿了一件黑色翻领的毛呢大衣,衬得他身材高挑修长。

        就这么不咸不淡地看着他。

        目光凉凉的。

        祸不单行,他着急忙慌的出来,连椅子上的大衣都没拿。

        刚站定,许宥就拿着他的衣服出来,提高声音道:“哎,明稚,你衣服别忘拿了!”

        许宥赶了几步,顺着盛明稚的视线看到了陆嘉延。

        脸色顿时一变,大约是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大老板,恭敬道:“陆总。”

        ……老板怎么会在这里?!

        陆嘉延抬眼,看向盛明稚,打破沉默,语气淡淡地:“不是说,在录节目吗。”

        他:“还是说,我年纪大到老眼昏花了,在这里看到你跟别的男人吃饭?”

        “别的男人”四个字,还着重强调了一下。

        盛明稚:……

        默默地:“我觉得我还能解释一下。”

        “你说。”陆嘉延懒散地看着他,只是桃花眼中敛了笑意:“我听你怎么狡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