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和大佬协议结婚在线阅读 - 第44章 暧昧期

第44章 暧昧期

        盛明稚用一种古怪的表情整整盯了盛嘉官博三十秒。

        然后才迟疑着点开盛嘉官博。

        点开,确实是官方认证的微博。

        退出。

        再点开,再看一眼官方认证。

        然后退出。

        盛明稚把盛嘉微博给他点赞和转发的页面截图发给沈苓。

        缓缓输入:

        【这个世界上还有第二个叫盛嘉的集团吗?】

        沈苓:【?】

        沈苓:【您有事儿吗?现在秀恩爱都不带打预告的吗?】

        还发了一张表情包:

        我就像在路边睡觉的狗被忽然踢了一脚.jpg

        看到“秀恩爱”三个字。

        盛明稚终于回过神,难以置信——谁秀恩爱了?

        他就是把盛嘉给他评论的微博拿给沈苓看而已?

        就是想问问沈苓怎么想,她觉得这个情况是工作人员擅自转发了自己的微博,还是在陆嘉延的默许下转发自己的微博?

        怎么就秀恩爱了?

        不过——

        盛明稚一顿,要是,盛嘉的微博是陆嘉延默许转发的。

        那还,真的挺像秀恩爱的。

        ……

        那也只是像。

        盛明稚很快就腹诽了一句,陆嘉延那个公事公办的性格,怎么脑抽到拿官方账号跟自己秀恩爱。

        就这么胡思乱想了几分钟。

        盛嘉的微博评论下面已经被网友占领了。

        其实盛嘉作为一个转型为互联网的企业,按道理来说风格应该是更年轻的。

        但到底陆嘉延接手了也才三年,盛嘉依旧保留着老牌财阀集团的做派,像个与年轻人格格不入,严肃古板的大家长。

        别说是转发盛明稚这种十八线小明星了,盛嘉连代言自己子品牌的某国际影后的微博都从不转发。

        可是盛明稚这条微博不但是盛嘉下场亲自站队转发,而且这个转发的语气也莫名地……有点狗腿。

        有盛嘉内部员工评论:

        “我去,大半夜刷微博刷出幻觉了?怎么看到盛嘉转发了?”

        “有生之年第一次见我司下场站队,所以这就是帅哥的待遇?”

        “……吃瓜吃到自己家?”

        “楼上的都是新来的吧(狗头)”

        “一看就是实习生,老员工已经懂得都懂(狗头)”

        ……

        不仅如此,盛嘉官微今晚上跟喝了假酒一样,除了转发了盛明稚的微博,还一改平时高岭之花的架势,回复了几个评论。

        “我司变了,再也不是那个高冷的我司了。”

        【不敢不变。】

        比起微博上半知半解的员工。

        路过盛嘉企业官微的路人才真正的一头雾水。

        “什么情况?盛嘉亲自站队啊?”

        “之前不是有实习员工说盛嘉的人都不喜欢盛明稚吗,不会又是造谣吧?”

        “今天的打脸反转是在太多了,感觉进入了一片瓜田。”

        “不是,难道就我一个人觉得盛嘉官微这个语气有点狗腿吗……(只是个人观点,不服就你对”

        “我也……”

        以及评论区还有那种瞎操心的杠精:

        “呃,虽然盛明稚被造谣确实很倒霉,但是官微皮下也不用公器私用,直接拿官微来站街吧?不会被开除吗?你们老总知道吗?”

        两分钟之后,这条评论给官微翻牌了。

        一本正经地回复:

        【老板说可以。】

        盛嘉的这条回复又多了许多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楼中楼:

        “你哪个老板说得可以?”

        “哦?陆总有微博吗,艾特来问问(狗头保命)”

        “楼上的现在写辞职报告还来得及。”

        还有那种明显知道内情的,在楼中楼打哑谜似的回复:

        “你懂什么是老板,那老板在家还不是老板娘说了算(狗头)”

        不过,这一条评论很快就淹没在后来居上的、成千上百条回复中。

        有了各大官微下场肃清不良风气,还有名校官微的澄清。

        盛嘉官博的转发虽然引发了一阵讨论,但是和前者比起来,到没显得特别的突兀。

        当然,也是因为今晚上在线吃瓜的人数太多了。

        有人还看到铭臣银行官博下场点赞了内涵余杰造假学历的微博。

        盛明稚把盛嘉的评论从头翻到了尾,视线停留在了官微那条“老板说可以”的回复上。

        心里掀起了微妙的,小小的涟漪。

        ……不会真的是陆嘉延授意的吧。

        这个念头一旦起来,就跟星星之火呈燎原之势一样,在他心中烧开了。

        盛明稚看了眼二楼紧闭的书房,转过头,脑海中忍不住回忆起陆嘉延回国短短几个月出现的反常变化。

        是不是他的错觉啊。

        他怎么觉得,陆嘉延表现得样子,很像是。

        很像是,有一点点喜欢他啊。

        大约是这个念头太折磨人,盛明稚翻来覆去了半个晚上才睡着。

        以至于陆嘉延什么时候从书房回来的他都不知道。

        而且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盛明稚睡下后,又梦到了陈年旧事。

        那是知道陆嘉延要出国的第二天早上。

        云京附中迎来了期末大考,大概是考试前一天晚上没睡好的缘故,盛明稚在这场期末考中考出了自己最差的成绩——直接从年级第一掉到了年级第五,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把他们班班主任老徐给吓坏了,连夜找盛明稚谈心,是不是在实验班的压力太大了,所以出现了这个状况。

        盛明稚当时忘记自己说什么了。

        除了班主任,后来各科老师都来找他谈心,谈了半天,其实自己一句也没听进去。

        他只记得老徐实在找不出他状态骤然下降的原因,只好把所有怒气都发泄到江别身上。

        怪江别成绩太差,还整天拉着盛明稚下课就去打篮球,自己不学好还耽误人家考大学,把盛明稚给带坏了。

        江别直呼冤枉。

        那他成绩差也没办法啊,毕竟他不能又长得帅成绩又好,很容易引起男同学们内卷焦虑。

        梦境中的记忆都是片段,不但时间颠三倒四,画面也拼凑的支离破碎。

        盛明稚不知怎么梦到他站在京大金融系的公共教室外,时间又回到了元旦后的那天,听到了盛旭跟陆嘉延的对话。

        盛旭问他这次出国之后还回来吗。

        作为回答,是陆嘉延长久的沉默。

        他记得盛旭叹了口气,又拍拍陆嘉延的肩膀。

        “国外也挺好的,实在不行就定居呗,你那大哥难不成还能手长,找人杀到国外了?”

        他别的没偷听到。

        光听见一个定居国外。

        心里懵懵懂懂地想:原来陆嘉延这次出国,很可能不回来了啊。

        他还以为只是出国留学几年,等读完了书还能回国。

        不过,不管是出国读书,还是定居国外。

        似乎都跟他没关系。

        陆嘉延可以不用找任何理由地送自己一块腕表。

        但盛明稚默默地在心里翻遍了所有的借口,都想不出一个可以出国见他的理由。

        莫名其妙跑去见人家也很奇怪。

        但是,陆嘉延送了自己生日礼物。

        那他,总要找机会送回去吧。

        他又不喜欢欠别人什么。

        少年沉默地靠在墙角,刘海落下一片阴影,遮住了表情。

        窗外的晚霞渐渐给京大渡了一层暖光,但却照不到他的身上。

        陆嘉延出国不久后,盛明稚发现他送给自己的腕表也丢了。

        好像随着陆嘉延这个人在他生活中消失,对方存在过的痕迹也跟着一起在消失。

        那天云京下了一场大雪。

        盛明稚忘记自己的腕表丢在哪里,只好沿着家门口的路一条一条找过去。

        雪天路滑,没多久他就摔得一塌糊涂。

        直到晚上,他打着手机电筒都找不着了,才不得不放弃。

        江别找到他的时候,盛明稚发着低烧,说起了胡话。

        过了几天,这场莫名其妙的感冒才慢慢地好转,盛明稚渐渐也就忘了腕表丢掉的事情。

        结果峰回路转,江别不知道从哪里把这块表给找回来了。

        失而复得,盛明稚却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兴。

        丢了太久,腕表的镜面已经碎了,时针和秒针也停止走动。

        江别摸了摸下巴的创口贴,安慰道:“坏了。要不去修一下吧?”

        他记得自己说不用了,没什么好修的。

        如果一块表一开始就是坏的,那它走的每一秒都是错的。

        梦境到这里戛然而止。

        盛明稚被闹钟给叫醒,翻了个身关掉了铃声。

        下意识伸手一摸,边上的位置是冷的。

        他睡得迷迷糊糊,迟钝地思考,陆嘉延昨晚上没回房间睡觉吗?

        他打了个哈欠,随着意识的清醒,干扰了他一晚上乱七八糟的记忆也渐渐变得模糊。

        吃早饭的时候,西山1号的门铃被按响。

        正在熨烫报纸的保姆闻声,连忙开了门。

        来的人是姚深,礼貌道:“二少在家吗?”

        盛明稚转过头。

        姚深将手上的东西递给盛明稚,是个纯色的纸袋子,打开来里面放着一个深蓝色的丝绒盒。

        盛明稚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姚深恭恭敬敬开口:“二少。这是陆总特意嘱咐送给您的,是您之前在珠宝展上看中的戒指。”

        蓝色丝绒盒内,安静的躺着一颗深蓝色的钻戒。

        原料是坦桑石,切割工艺几乎完美,色调饱和偏蓝色,盛明稚记得是那场高奢珠宝展的压轴,价格大约是七千多万,他当时刚花了六千多万买了一辆豪车,所以面对心动的珠宝,犹豫了一下还是没买。

        毕竟自己还是挺勤俭节约的。

        某小花孔雀厚颜无耻的自夸。

        没想到陆嘉延竟然知道这件事情。

        但仔细想想,他知道也不奇怪,盛明稚一天吃几碗饭都有人给他汇报。

        不过这个老男人突然送自己戒指干什么?

        难道是昨天把他给得罪了,今天买东西来讨好自己吗?

        盛明稚记得上一次陆嘉延也是用同样的手段讨好自己的。

        ……他是不是钱多的只会用这一个不动脑子的手段??

        不过。

        虽然手段很老土,但不得不说,盛明稚还挺受用的。

        世界上就没有钱不能买到的东西。

        如果有,那就是钱不够,得加钱。

        他心情不错的把戒指拿出来看了眼,按照他的指围定制的,戴在无名指上刚刚好。

        娱乐圈内不乏有给珠宝代言的男艺人,也常看见男人戴钻戒,再加上盛明稚这种顶级浓颜,别说是在手指戴戒指了,就是戴根草都好看。

        “陆嘉延还说了其他的吗?”

        盛明稚多问了一句。

        姚深:“陆总说,晚上跟您一起吃饭。”

        “哦。”盛明稚爱不释手地转着刚到手的戒指,勉强道:“我考虑考虑吧。毕竟我工作还是很忙的,不一定空得出时间来。”

        虽然嘴上这么说,盛明稚等姚深走后,给小王打了电话,通知他自己晚上有事。

        是的,小祖宗请假就从来不是请假,完全只是通知经纪人一声而已。

        好在今天综艺要录制的素材不多。

        盛明稚到节目现场,果然没看到余杰。

        昨晚闹了那么一出,余杰已经严重的违反了合同。

        现在不仅面临着巨额的赔偿,估计还要被广电封杀一段时间。

        节目现场,导演组和嘉宾们的气氛都很微妙,特别是看向盛明稚的时候,那种微妙感就更强烈了。见证了昨晚的闹剧,盛明稚在众人眼中,难相处的程度又更上一层楼。

        不过,唯一的好处就是,少了余杰挑拨离间,盛明稚录制的还算顺利。

        至于别人看他的眼神,他完全没注意。

        从下午两点开始,就有些心不在焉,录制间隙也忍不住总是拿出手机看时间。

        看得太频繁,文文都忍不住开口:“哥,你下午是不是有约会啊?”

        此话一出,正打算再看一眼时间的盛明稚,愣是把自己脑袋给掰正了。

        淡淡道:“什么约会?”

        文文捧脸:“就,我看你一直看手机啊,好像很急着下班的样子。”

        盛明稚反驳:“你不急着下班?”

        文文:……这么一说好像是的!

        谁想上班?!

        盛明稚坐直了身体。

        过了一会儿越想越别扭,解释道:“而且只是一起吃晚饭而已,不是约会。”

        别说的他好像很期待一样。

        等到六点钟,陆嘉延给他发了微信消息。

        【结束了吗?我在公司楼下等你。】

        这是距离昨晚不欢而散之后,陆嘉延给他发的第一条消息。

        其实也算不上不欢而散,昨天因为陆嘉延莫名其妙的吃醋,弄得盛明稚好像是个对不起他的渣男。

        晚上一个在书房,一个在客厅。

        就这么默契的开始了微妙的僵硬着,再加上昨晚盛明稚沉迷吃瓜,俨然把陆嘉延忘得一干二净。

        搞得好像他们在闹别扭一样。

        太奇怪了。

        想到这里,盛明稚脑海中冒出了一个离谱的念头。

        他跟陆嘉延这样,很像陷入了暧昧期,同时又极度缺乏安全感的情侣。

        ……一定是错觉吧。

        他回了消息,匆匆下楼前。

        又鬼使神差地抓着化妆师问了一句:“我现在怎么样?”

        化妆师:?

        你是在炫耀你的美貌吗?

        问完,他回过神,才发现自己的行为很奇怪。

        难不成真的被文文给影响了,就是吃个饭而已,弄得像约会。

        而且,他怎么样都很帅,可以吗?

        他就是穿着拖鞋睡衣跟陆嘉延去吃饭,那也是狗男人的荣幸!

        盛明稚松开化妆师,缓缓下楼。

        一下楼,他就看见了马路对面的陆嘉延。

        这一幕似曾相识,盛明稚想起三年前陆嘉延当年从国外回来的那一天。

        其实盛明稚以前认为陆嘉延出国之后就再也不回来了。

        中间有几次,还听到有人谣传他已经在国外结婚生子,彻底定居。

        结果转眼间,男人又突兀的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那天,陆嘉延也是穿着这样一件黑色的风衣,站在盛旭的身边。

        就好像那几年的分别从来都不存在,只是高中生盛明稚变成了大学生盛明稚。

        在他离开的那几年,骤然间长大了。

        对方似乎注意到他的视线,下一秒就抬起头。

        盛明稚脚步一顿,很不合时宜,但又无比清晰的想起陆嘉延回国和他说得第一句话是什么。

        他说“好久不见。”

        那双桃花眼看谁都很深情,只是语气却疏离又温和。

        陌生,又不那么陌生。

        和现在一样。

        陆嘉延桃花眼弯着,也说:“好久不见。”

        盛明稚心跳短暂的加速了一下,眼神略显迷茫。

        似是看出了盛明稚的疑惑,所以下一秒,陆嘉延画风骤变,无比阴阳怪气,且无比幽怨:

        “小盛老师为了别的男人,跟我已经单方面冷战了二十四小时,一千一百四十分钟,八万六千四百秒钟,难道还算不上好久不见吗?”

        盛明稚:……

        他刚才是产生了什么b错觉,认为陆嘉延又疏离又温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