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和大佬协议结婚在线阅读 - 第47章 心软软

第47章 心软软

        盛明稚在某些时刻,反应要比平时迟钝一拍。

        黑暗中,他不怎么有用的视力已经完全作废,反而放大了唇上的触感。

        气氛在一瞬间蒸腾起来,烧的他整张脸都在发热。

        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剧烈响动的心跳声。

        陆嘉延的双唇温热,交缠上来的还有男人身上的气息。

        盛明稚瞪大了双眼,愣愣地被抵在墙上。

        原以为后脑勺要磕到,结果他往后仰时,被陆嘉延的手垫了一下。

        他要比陆嘉延矮一点,所以接吻的时候,只能被动的承受,微微抬起下巴。

        下唇被轻轻咬了一下,盛明稚感觉有什么湿热地舔过唇缝,撬开来他的齿关,缠了上来。

        他轻喘了一声,身体几乎僵硬成了一块石头,睫毛抖动的剧烈,一瞬间,连手脚怎么摆都不知道。

        其实,说起来也不是第一次跟陆嘉延接吻。

        盛明稚记得他的初吻消失的稀里糊涂,就是陆嘉延被下药的晚上。

        倒也不是说有什么意见。

        他就是,觉得挺遗憾的。

        不过,以往他们的吻都带着一种公事公办的前戏味道,仿佛接吻只是上床的其中一步。

        床上有多缠绵,下了床之后就有多冷漠。

        似乎没有婚后生活的需求,就没必要接吻一样。

        像现在这种在公共场合中做这么亲密的事情。

        还是头一回。

        看完电影,然后接吻。

        这也太像普通情侣了吧……

        似是注意到了盛明稚的走神,陆嘉延在他唇上轻轻咬了一口。

        然后拉开了一点距离,只是还贴着。

        声音低沉悦耳,有些哑:“接吻还走神?”

        虽然知道陆嘉延的声音好听。

        但贴这么近说话,盛明稚感觉自己有点被撩的不行。

        他大概是个绝世双标狗。

        听别的男人说气泡音,他能嫌弃死,但轮到陆嘉延,盛明稚觉得还——挺好听的。

        。

        呼吸再一次交织在一起,热度翻滚。

        盛明稚抿了下唇,在贴的如此近的情况下,他的什么小动作都会被陆嘉延感受到。

        陆嘉延的吻和他的人一样,强势中带着温柔。

        只分开了片刻,又像是被引诱一般,重新贴在了盛明稚的唇上。

        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沉溺。

        到后来,盛明稚都忘记自己什么时候走出电影院的。

        被外面的冷风一吹,他的意识才有几分清醒,想起黑暗中发生的一切。

        然后,耳根骤然发红。

        特别是想起自己那句大胆的试探,简直羞耻的满地找头。

        他刚才是被鬼附身了吧,居然说得出这么雷人的东西!

        还好电影院是真的停电了。

        盛明稚后知后觉回忆着两人在影院中大胆的行为,要是真被监控摄像头拍到,发网上分分钟社死。

        但是不是说明,他试探的还挺成功的。

        陆嘉延会吻他,那是不是代表着,他们的婚姻也没有那么塑料了。

        之前被遗忘的念头刚冒出来,偷偷分析了几秒,又被盛明稚给否决了。

        其实会吻他好像也说明不了什么。

        毕竟他们俩已经结婚了,有着合法的关系,陆嘉延不管对他做什么似乎都可以。

        他想的入神,没注意自己身后有个人跟了很久。

        直到他跟陆嘉延坐上车时,眼睛被闪光灯猛地晃了一眼,盛明稚才下意识用手挡住了镜头。

        只可惜迟了一秒,那人拍完照之后就跑了。

        这一拍,把盛明稚心里所有旖旎的心思都给拍没了。

        出道三年,盛明稚在娱乐圈虽然糊,但是也不代表他不知道什么是狗仔。

        做明星的天生就活在镜头下,比普通人更加容易感知到镜头的存在。

        陆嘉延见他遮住了脸,偏头问道:“怎么了。”

        盛明稚嘟囔:“有人偷拍。”

        说完,他才意识到什么。

        脸色一变。

        “你刚才躲开镜头没!”

        陆嘉延表情没变,似乎连镜头都没发现。

        盛明稚的心脏一看到他的样子就凉了半截。

        估计是看盛明稚的表情不对,陆嘉延问了句:“被拍到会怎么样。”

        盛明稚:“不怎么样。按照内娱的基本操作,接下来小王就会被勒索威胁,花几十万买断刚才的照片。”

        几十万对盛明稚来说就洒洒水的事情。

        他之所以紧张,还是因为跟陆嘉延一起被拍到了。

        也不知道他们俩刚才站的近不近。

        照片里能不能看出什么亲密关系。

        盛明稚虽然不在乎自己的黑料,但要是跟陆嘉延就这么公开了——说不定会影响对方。

        虽然小花孔雀天生就擅长给别人制造麻烦添麻烦,可是对方是陆嘉延的话,不知怎么,他就无法理所当然。

        大概是,陆嘉延好像不怎么喜欢娱乐圈。

        谁知道,陆嘉延听后并没有出现盛明稚脑补中的反感。

        反而若有所思道:“被拍到之后,会被公开吗?”

        盛明稚顿了一下,解释道:“也不是一定会被公开。”

        他担心陆嘉延心里还是有疑虑,不喜欢暴露在公众镜头下,因此找补:“你放心,就算小王不给钱买断照片,我也会自己出钱的。”

        说完这话之后,盛明稚开始莫名别扭。

        虽然知道陆嘉延不喜欢公开私事,但真的把话挑明,他发现自己还有点介意。

        跟他公开有那么丢人吗?

        电影看完已经是晚上十点半。

        正好盛明稚也有点累了,再加上刚才脑海里冒出的那个念头让他很不爽,于是生着闷气闭上眼休息。

        他干脆就不说话。

        车厢里顿时安静下来。

        过了好久,久的盛明稚已经快睡着了。

        才迷迷糊糊,听到了某个男人哂笑一声,

        “放心?”

        “那我怎么放心。”

        仿佛是说给他听。

        又像是说给自己听。

        声音轻的接近自言自语。

        “公开不是挺好的。”

        “省得总有人惦记。”

        转眼间,就到了除夕。

        越是过年,娱乐圈反而越发忙碌起来。

        年底,各大高奢品牌的年会与走秀纷沓而来。

        除此之外,各种名流杂志的红毯也一个接着一个。

        盛明稚作为一个十八线艺人当然是没人邀请,但是作为高奢品牌的vic用户,云京盛家的小少爷,品牌方的邀约简直是狂轰滥炸。

        正好上一次跟陆嘉延从电影院出来之后,盛明稚总觉得别扭,短时间之内有点不太想跟对方见面,索性把自己的行程排的满满当当。

        不是在坐飞机,就是在赶往飞机的路上。

        跟沈苓两个人吃喝玩乐,满地球飞。

        朋友圈更新照片频繁的要命。

        一群塑料富二代在下面拍马屁。

        当然,这段时间,陆嘉延也不是完全没有联系过他。

        盛嘉年底虽然忙,但他还是会抽时间给盛明稚打个电话。

        但盛明稚每次都极致敷衍,没说两句就挂了。

        在微信里给他发消息,对方也只是回一个表情包卖萌。

        你说他疏远吧,他又每条都回。

        你说他不疏远吧,他偏偏又能做到两周都不回家一次。

        明显到这个程度,陆嘉延又岂会察觉不出。

        只是他不知道盛明稚怎么就忽然对他爱答不理了。

        陆嘉延看了眼和盛明稚的聊天记录。

        最后停留在他给自己发的表情包上面。

        敷衍的明明白白。

        明明上一分钟才在朋友圈里发了动态。

        给沈苓的回复都有二十五个字。

        半晌,才摇头,对他的态度不置可否。

        总裁办的大门被打开,姚深推门而入。

        “陆总。”

        他拿着平板把下午的行程汇报了一遍。

        姚深察言观色一番,才谨慎地开口:“陆总,疗养院那边来消息说老陆总的情况不太好,您看晚上是否要安排一点时间去一趟。”

        他说完,总裁办的空气就凝滞几分。

        作为陆嘉延的助理,姚深对自己的老板说不上最了解,但基本的情况还是知道一些。

        包括盛嘉这几年内斗的情况,陆嘉延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到现在这个位置的,他比谁都清楚。

        当然,也更清楚这个豪门中的父子情有多么脆弱。

        他做好了陆嘉延不去的打算,却没想到陆嘉延一反常态,平静的接受了这个行程。

        到了晚上,姚深开车,一路无言的到了云京私立疗养院。

        关于陆嘉延的父亲陆学恺,姚深从百度百科上了解过他的人生,是一位很了不起的企业家。

        早些年赶上了九十年代的政策,毅然决然的弃政下海从商,靠着陆家殷实的家底,打下了一片辉煌的商业江山。

        陆学恺一生波澜壮丽,感情史也颇为风流。

        除了他的结发妻子,也就是陆嘉延的亲生母亲苏蔓,身边叫得出名字的还有几个女人。

        陆嘉延的大哥陆骁,就是那几个女人中的一个,生下来的孩子。

        姚深从后视镜中看了一眼陆嘉延,对方似乎没什么表情。

        只是跟随陆嘉延多年,他瞬间就能察觉到,老板的心情很不美丽。

        准确来说,每次来疗养院,陆嘉延都是沉默的。

        一个小时之后,迈巴赫停在了疗养院地下车库。

        陆嘉延沿着熟悉的走廊前行,上楼后推开房间。

        意料之中,陆骁已经在病房中久候多时。

        即便几年前两人斗的你死我活,但面对陆嘉延,陆骁依然温柔地扯出一个虚伪的笑容:“好久不见。”

        陆家再斗的厉害,也是陆家的事情,这几年陆嘉延渐渐握住了大权,直系长辈纷纷劝他别对陆骁太狠,到底是自己的血脉兄弟,以后有得帮衬自己。

        帮衬?

        他嘲讽地扯了下嘴角。

        跟陆骁一起的还有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

        保养得当,看上去只有四十出头,是陆骁的母亲。

        她原本是坐在陆学恺床边,见他来了,也打了个招呼,语气有些尴尬:“嘉延。”

        陆嘉延垂眸看她,没什么表情。

        女人却被看得心底发怵,心虚地移开了视线。

        陆学恺躺在病床上,戴着呼吸机,看上去十分脆弱。

        即便是有人来了,他的睫毛也只是微微颤动,并没有睁开眼。

        陆骁跟他母亲陪在身侧,跟陆学恺倒像是一家三口。

        他这个结发妻子生的儿子,看上去跟个外人一样格格不入。

        讽刺极了。

        陆嘉延亲自过来,疗养院的医护几乎都围在了他身边,汇报着陆学恺这一年的身体变化。

        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甚至连医生什么时候走的,都没注意到。

        一年里,总会有那么一次,陆嘉延得尽到子女的义务,过来看看陆学恺。

        顺便恶心恶心自己。

        不管他愿不愿意,陆学恺始终是他的亲生父亲。

        他来的时候也总是沉默,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看陆学恺就像看一个陌生人。

        云京到了晚上,天气开始恶劣。

        明明已经是隆冬的季节,却响起了阵阵闷雷。

        陆骁附身,轻声安慰着他垂泪的母亲。

        不知怎么,陆嘉延忽然想到了二十多年前的一桩旧事。

        入夏了也是一场暴雨,伴随着苏蔓的生日到来。

        他为了给父母一个惊喜,特意请了假从学校提前赶回来。

        陆嘉延那时候才六岁,身量大小刚刚好足够他躲在父母卧室的衣橱中。

        他捧着蛋糕,怀着期待的心情等待着陆学恺与苏蔓回家,却没想到,等来了陆学恺和陆骁的母亲。

        成年人肮脏下作的世界就这么毫无预兆的在他眼前铺开。

        陆嘉延至今为止记得那股由内而外的恶心,在他的胃里翻滚,变成作呕的欲望。

        他心中一向温和高大的父亲此刻分崩离析。

        衣橱中的空气像是被什么东西掠夺了一般,陆嘉延被眼前的两人恶心的喘不过气。

        直到苏蔓回来,家里爆发了一场惊天动地的争吵。

        那天的记忆从这里开始淡薄。

        他发了一场高烧,几乎在衣橱中昏迷。

        等醒来之后,陆学恺跟苏蔓已经在准备离婚协议。

        只是还没等到离婚,苏蔓的身体就日益消瘦,像是经受了重大的打击之后一蹶不振。

        记忆的深处是黑白色的。

        是苏蔓眼中浓稠到化不开的不甘心与怨恨,是残留在他手心中,母亲尚在人世时对他最后一丝爱怜与不舍。

        那股恶心的感觉在看到陆骁和他母亲的一瞬间就卷土而来。

        陆嘉延就这么站了十分钟,已经是他能容忍的极限,然后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飞机在云京国际机场落地的时候,盛明稚还不死心,犹豫了一下,对沈苓开口:“要不,我今晚还是住你家吧。”

        沈苓已经崩溃:“宝宝,是西山1号的大别墅不吸引你了吗,为什么你有家不回要在外面流浪?虽然我也很想欢迎你莅临我家,但是你要再不回去,你的亲亲老公陆嘉延就要把我给宰了!”

        她浮夸的垂泪:“我还年轻,还没玩够男人,还不想死。”

        盛明稚:“……”

        沈苓话说到这个地步,盛明稚也不好意思厚着脸皮去蹭住了。

        当然,他也不敢直接把事情跟沈苓交代明白。

        怎么说?

        难道说其实是因为我跟陆嘉延不小心接了个吻,导致我现在有点不好意思面对他,所以在外面躲了两个礼拜?

        他不要面子的吗。

        呵呵。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盛明稚认命地坐上回家的车,秉承着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陆嘉延的心态,磨磨蹭蹭地回到了西山1号。

        而且,明天就是除夕了。

        他再不回家好像也说不过去。

        盛明稚站在门口,深吸了一口气,悄咪咪打开门。

        然后狐狐祟祟地探了个脑袋进来,左顾右盼地打量了一下。

        家里好像没人?

        他莫名松了一口气。

        只是还没完全放心。

        空气中,就隐隐传来一丝酒味。

        盛明稚顿了一下,隐约觉得有点奇怪。

        客厅里是没人的,酒味好像是从二楼传过来的。

        一瞬间,他就皱起了眉头。

        西山1号的活人就他跟陆嘉延两个,他又没喝酒,可想而知喝酒的人是谁。

        而且,味道都浓烈的,在客厅都闻到了。

        狗男人是喝了多少酒啊?!

        就算是应酬也不用喝那么多吧。

        他记得,他还有胃病。

        盛明稚一间房一间房找过去,终于在二楼花园的阳台上找到了陆嘉延。

        桌上果然放着一瓶路易十三,已经见底。

        陆嘉延姿态懒散地坐在阳台沙发里,那沙发是个意大利的小众品牌,盛明稚去玩的时候经人介绍认识的,心血来潮订了一款六百多万的双人沙发,结果买回来发现跟西山1号的风格不符。

        就被他扔到了二楼花园的阳台来吃灰。

        没想到,原来不是因为沙发不好看。

        主要是得看什么人躺在上面。

        陆嘉延就这么随便一坐,就把沙发坐出了金融峰会现场的感觉。

        贵的逼人。

        或许是他推门的动静太大,盛明稚一来,陆嘉延就注意到了。

        男人转头,盛明稚的脚步微妙的顿了一下,即便是被发现了,也没有想象中的尴尬。

        盛明稚原本是想先发制人,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说他两句不该喝酒的。

        结果视线刚落在男人身上,陆嘉延就朝他招招手。

        姿态慵懒,像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似的,但气质却疏离矜贵。

        那双桃花眼醉了之后,呈现出几分迷离,潋滟一片,似笑非笑的。

        “明稚,过来。”

        盛明稚:……

        我是小狗吗,招招手就过去?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身体很诚实,乖乖地走了过去。

        他顺势坐在陆嘉延边上,还没反应过来,陆嘉延就伸手揽住他的腰,直接将他抱在怀里。

        盛明稚惊呼一声,恼羞成怒:“你发什么酒疯啊!”

        下一秒,陆嘉延却将头埋在他肩膀里。

        没说话,意外的沉默。

        盛明稚这会儿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今晚的陆嘉延怪怪的。

        心情好像,不是很好的样子。

        ……不会是盛嘉破产了吧。

        谁知道陆嘉延听完,闷笑了声。

        在他耳边,震得他胸腔酥麻。

        盛明稚才反应过来自己想的太入神,把怀疑他破产的念头给说出来了。

        他尴尬了一秒,但又理直气壮。

        算了,不跟醉鬼一般计较。

        他声音却下意识放轻不少,嘀咕了一句:“嘉延哥,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潜台词呼之欲出:不知道自己有胃病吗?还喝这么多酒,死了之后我绝对不会给你“守寡”的谢谢。

        盛明稚难得抓到陆嘉延犯错,立刻来劲儿了,小狐狸尾巴得意洋洋。

        平时都是陆嘉延教育他,好不容易能够教育陆嘉延一次,他立刻翻身做主人,内心已经构思了一大堆凶巴巴的教训话。

        却不想还没说出口,就在下一秒,所有的话都土崩瓦解。

        陆嘉延埋在他肩上,克制地叹了口气。

        像是一身的傲骨都被打碎,脆弱到发颤。

        “明稚,我很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