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和大佬协议结婚在线阅读 - 第49章 哄哄

第49章 哄哄

        盛明稚捧着手机,足足盯着陆嘉延这条朋友圈看了十秒。

        然后默默地截了个图。

        回过神看到他已经把截图保存到了相册里。

        才后知后觉:我靠?!我为什么要截图!

        尽管没人发现,但他还是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连忙切回了朋友圈。

        陆嘉延的朋友圈已经有人回复了。

        两人的共同好友很少,认识的基本都是亲戚。

        第一个回复陆嘉延的是盛旭:

        【???我怎么没看到小讨债鬼的这条朋友圈??】

        盛明稚的视线落在盛旭的回复上,一愣。

        接下来,他哥又回了一条:

        【不是,兄弟,你不会被钓鱼了吧?】

        就那种。

        你以为他的秀恩爱朋友圈是所有人可见的。

        其实他就是仅你可见,海王的套路,钓你钓的明明白白。

        虽然盛明稚没这个意思。

        他心脏都跳停了一拍,火速回到自己朋友圈把刚才的动态公开。

        然后发微信给盛旭,甩了个“死亡凝视”的表情包过去。

        盛明稚:【你把回复删了。】

        盛明稚:【陆嘉延微信朋友圈那个。】

        盛旭:【?】

        盛旭:【你心虚?】

        盛明稚:……

        盛旭慢条斯理地打字:【要我删除也不是不可以。】

        他:【微信转账二十万。】

        他就知道!

        这种他不要的亲哥可以挂到闲鱼上去卖掉吗?

        盛明稚:【可以。】

        盛明稚:【你先去删掉。】

        小祖宗答应的太果断,盛旭看到这条回复稍微愣了一下。

        他也就是逗逗盛明稚,没想到对方真的同意。

        下一秒,盛明稚再刷新朋友圈的时候,盛旭已经删掉了那两条回复。

        换了个恶心不死人的语气:【太恩爱了吧,很羡慕(20万一条】

        然后截图给盛明稚看。

        盛明稚这才松了口气。

        盛旭还在那边催他:【我二十万呢,赶紧转钱。】

        盛明稚巍然不动地打下一句话:【哦。】

        他:【等下我让我哥转你。】

        盛旭:【……?】

        晚上睡觉的时候,盛明稚趁陆嘉延洗澡,偷偷拿着他手机翻了下这条动态的评论。

        老男人的手机根本就不设密码,在盛明稚眼里透明的毫无秘密。

        回复陆嘉延的除了盛旭,还有一些对方商业上的好友,盛明稚一个都不认识。

        不过回的倒是蛮狗腿的,都是夸他俩恩爱的,深得盛明稚的心意。

        最下面还有不明所以的盛嘉高层。

        认认真真地回复:【原来陆总也追星啊(偷笑)】

        新年一过,各个行业陆陆续续的都开工了。

        陆嘉延刚过完年就飞去法国出差,盛明稚这边也没闲着,除了现在录制的《实习生》综艺,小王还给他接了几个电视剧的剧本。

        经过今年一年坚持不懈的刷脸,可喜可贺,盛明稚终于从十八线小糊咖变成了十七线小糊咖。

        几次出圈的热度,也给他带来了一点资源。

        虽然小王很兴奋,但盛明稚却对这些资源漠不关心。

        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一大早,他就抱着手机戳个不停。

        小王知道盛明稚是个8g互联网冲浪高手,一天恨不得二十四小时住在微博,所以也没管他。

        手机里,盛明稚正在等姚深的回复。

        自从他跟陆嘉延感情变得不那么塑料之后,姚深也在小祖宗大赦天下的新春佳节中,终于被“老板娘”放出了黑名单。

        只是没等他高兴的太早,盛明稚就直接提刀杀到了微信。

        别的没问,就是问了一句陆嘉延年前的行程。

        问得那天,正好是陆嘉延去疗养院的那次。

        姚深叫苦连天,不知道是该说还是不该说。

        偏偏盛明稚还威胁他不准告诉陆嘉延,姚深两头为难,最后不得不屈服于盛明稚的强权,交代了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

        盛明稚从头到尾看下来,心里一跳。

        其实,他对陆家的事情知道的不多。

        结婚前,盛明稚跟陆嘉延算不上很熟,顶多就是个朋友的弟弟。

        再加上,陆嘉延大四之后就出国了,两人之间有将近两三年的空白期,他对陆嘉延的事情都是道听途说。

        就连结婚后,陆嘉延也没有跟他提过陆家的情况。

        他甚至都不知道陆学恺在什么疗养院里。

        ……好塑料的婚姻。

        盛明稚莫名心梗。

        以前他阴阳怪气这段婚姻塑料,是不会感到烦躁的。

        现在光是想想,就有点发闷。

        果然人都是不满足的。

        刚开始觉得这种拉胯的塑料联姻得过且过,苟住不离婚就行。

        现在又希望它不那么塑料,得到了一点回应,就想得到更多。

        盛明稚的性格极度缺乏安全感,同时又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心高气傲和自尊心。

        他就算再想知道关于陆嘉延的一切,也不会主动去问,那看起来就像把处决自己的权利交给了对方。

        三天后,盛明稚受到邀约参加了一个红毯盛宴,小小的在微博出圈了一下。

        盛嘉的企业账号自从上回下场转发了他的微博之后,仿佛放飞了自我,这次刷到了他的出圈红毯图,又狗腿的下场点了赞。

        评论里也有几个路人阴阳怪气盛嘉用官方账号追星怎么还没被开除。

        盛明稚跨账号执法,把这几个蹦跶的黑粉全都给拉黑了。

        红毯盛宴之后是个afterparty,有了上一次被下药的经历,盛明稚这一次很谨慎。

        文文陪着他,也不让任何远离了视线之外的香槟过他的手。

        盛明稚在这种交友派对中扮演的往往是一个镶边的角色。

        文文倒是很积极,到处去蹭制片方爸爸的合照。

        盛明稚闲得无聊就拍了几张现场照发给了陆嘉延。

        这段时间,陆嘉延都在国外。

        图片发出去之后,盛明稚看了这几天的聊天记录。

        虽然聊得牛头不对马嘴,中间还擦出了几次火药味——陆嘉延总是在被他拉黑的边缘反复横跳。

        但几乎天天都在聊,没有一天断过。

        而且,就算再忙,陆嘉延每天也会跟他打一个电话。

        虽然电话是对方打得,但喋喋不休的人是盛明稚,他也没什么好说的,天马行空的一通乱扯。

        单看聊天记录和通话行为,就跟普通的情侣没什么区别。

        这种莫名其妙的共同点,让盛明稚有点微妙的好心情。

        然而下一秒,盛明稚的好心情就消失殆尽。

        宴会厅门口传来一阵骚动,他看过去,正好看见宋翊进门。

        没有任何预兆,盛明稚不爽的心情就被拉到了极致。

        事实上,从宋翊回国的那一天开始,盛明稚就有预料他们俩迟早有一天能碰上。

        不过娱乐圈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之前没碰到宋翊,只不过是因为对方在剧组拍戏,他在录制综艺,没有合适的时机。

        一旦娱乐圈内有什么大型的晚宴。

        相遇就是板上钉钉的事。

        不过,可能是最近跟陆嘉延的感情比较稳定,盛明稚见到宋翊时,除了不爽之外,似乎也没有太激烈的情绪。

        他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无所谓。

        所以只是随便瞥了眼宋翊,就收回了视线。

        狗不咬他,他懒得理狗。

        文文很没眼力见的“哇”了一声:“宋翊今天怎么也来参加宴会啊?真人看起来还挺平易近人的。”

        盛明稚扯了下嘴角,皮笑肉不笑:“马屁拍的不错,不如去给宋翊当助理?”

        文文:后背汗毛倒竖,警觉了一下。

        打工人的求生欲让他顿时看懂了盛明稚的脸色。

        他家小盛老师,好像,不太喜欢,宋翊?

        文文忽然面色一凛,没说完的话忽然一个大转弯:“——但是平易近人有什么用!娱乐圈丑就是原罪!哪儿比的上我们家小盛老师又帅心底又善良,我就没见过小盛老师这么好看的人!没红还不是因为娱乐圈缺少一双发现美的眼睛,不不不,我现在深刻怀疑是娱乐圈的审美有问题,不然怎么会觉得宋翊这种长相的人能演电影啊?!离谱!太离谱了!你说对吧,小盛老师。”

        宋翊的相貌放在素人里称得上帅哥。

        但是在美人如云的娱乐圈,却不够出众,能混到今天这个地位,全靠业务能力。

        宋翊跟盛明稚不一样,他来参加晚宴,最重要的是结识名导。

        做派也是长袖善舞,八面玲珑。

        陆嘉延在此时回复了他的消息:

        【注意安全。】

        跟他爹似的。

        盛明稚内心吐槽一句,不知怎么想起了宋翊刚回国的时候,陆嘉延的回答。

        他那会儿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如果当初自己没有回到盛家,他现在会不会跟宋翊结婚。

        陆嘉延给了个满分答案。

        不会,因为他比宋翊长得帅。

        虽然,这也是一个众人皆知的事实,但现在想起来,盛明稚还,挺高兴的。

        再说了,联姻也是陆嘉延先提的,他只是勉为其难的答应而已。

        不小心遇到宋翊的坏心情一扫而空。

        仿佛就像是真的偶遇一般。

        就这么见过宋翊一次,之后几天都没动静。

        再一次被宋翊刷屏,是微博某营销号爆出影帝夜会某某集团的领导。

        在各大社交软件上刷屏的就只是一张模糊的照片,但刷到盛明稚的首页来时,他的大脑“嗡”地一下,空白一片。

        不用放大看,都能看到宋翊与这个男人相谈甚欢。

        拍摄的地点是在一家保密性很强的酒店楼下,隔着玻璃与宋翊站在一起的,是个与陆嘉延背影神似的男人。

        很快,网上就开始猜测男人是谁。

        比盛明稚吃瓜更快的是沈苓。

        微信消息狂轰乱炸:

        【我草!】

        【看热搜了没!】

        【不对,你先别看那些乱七八糟的扒皮,我觉得只是有点像你老公而已,但肯定不是啊!】

        【要不然你先打个电话问问你老公什么情况?!】

        说实话,看到照片的第一瞬间,真的把她吓坏了。

        别人不了解盛明稚,但她可是把这位小祖宗的性格摸得明明白白。

        照片里跟宋翊见面的如果真的是陆嘉延,盛明稚大概会毫不犹豫的离婚。

        任何一个男人或者女人跟陆嘉延有关系,他都不一定离婚。

        但绝不能是宋翊。

        沈苓太知道这一点了。

        盛明稚跟宋翊的矛盾从出生起就注定了。

        一个是原本应该养尊处优的大少爷被掉包成普通人。

        一个是已经享受过荣华富贵的普通人,被剥夺了一切。

        不管是谁,在这场闹剧中,都各有各的不甘心。

        于是从盛明稚回到盛家开始,宋翊对他的敌意就超出了旁人。

        她还记得盛明稚刚转来附中读书的时候,在班里没认识几个人。少年沉默寡言,像误入人类领地的幼兽,浑身都竖着尖锐的刺。不懂如何开口,也不肯多说一句。

        沈苓听过盛家的事情,知道盛明稚才是盛家真正的小孩。

        她换位思考了一下,要是有一天,有人告诉自己,对自己百般宠爱的爸爸妈妈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

        而亲生父母另有其人,还要把她领回家,那她肯定是一万个不愿意。

        更何况盛明稚的养父母家里似乎还出事了。

        听人说,去接他的那一天,他养父母家正好被高利贷的人讨债,闹得鸡飞狗跳,把家里砸了个干净。

        他不肯开口说话,似乎也情有可原。

        换成她,她肯定已经被吓死了。

        盛明稚生日的那天,沈苓刚好要去舞蹈教室上课。

        唯一没有一起回家的下午,宋翊叫上了所有人去参加他的生日派对,仿佛要故意孤立盛明稚一般,独独没有喊他。

        小孩子的恶意赤裸又直白。

        宋翊跟司机撒谎说盛明稚已经回家了,留下盛明稚一个人在教室里。

        那一天,云京下了场大雨。

        沈苓从舞蹈房出来才知道盛明稚被困在了学校。

        那时候天已经黑了,沈苓还挺重视这个唯一与自己同仇敌忾讨厌宋翊的新朋友。

        所以当机立断地让司机送自己回学校。

        也正好是这个举动,让她窥见了接下来的一幕。

        她也是在这个时候才知道盛明稚有轻微的夜盲症。

        有人来得比她更早。

        沈苓还记得自己看见陆嘉延的场景,对于这个哥哥,她大概听说一点,好像是高中部的学长,还是盛旭的好朋友来着。

        夜色温柔,盛明稚走得磕磕绊绊,永远落后陆嘉延半步。

        下一秒,陆嘉延就半蹲下身,摸了下盛明稚的额头。

        离得太远,沈苓没听见他开口说了什么。

        只看到盛明稚迟疑了很久,才扯住了陆嘉延的袖子。

        黑暗中,他就像抓着唯一的浮木。

        不再摸索,一步一步的朝着光走。

        沈苓记得自己大呼小叫地招手:“明稚!”

        后来是她家的司机送盛明稚去医院的。

        因为没有大人照料,所以陆嘉延全程陪同。

        挂号,打针,折腾了一个小时,盛旭才匆匆赶来。

        陆嘉延见他来了就走了,临走前,还把自己书包上的篮球挂件送给了盛明稚,似是安慰他一般。

        盛明稚收下后,攥的死紧。

        陆嘉延走后,输液室的地上落下一张准考证。

        沈苓捡起来,发现是陆嘉延掉下的。不过高考已经结束,准考证也没用了。

        她看了一眼,就听见盛明稚开口说话。

        还没到变声期,声音很干净,也很轻:

        “这个可以给我吗。”

        回忆戛然而止。

        沈苓忽然想起来,有点不解,盛明稚当年要那个准考证干嘛啊?

        这晚过后她跟盛明稚的关系就骤然亲近了很多。

        此后关于宋翊的事情,都是从盛明稚口中听说的了。

        因为这件事,宋翊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顿,但到底有感情,盛家还是没舍得送他走。

        直到后来盛明稚与他的矛盾越来越大,有一天,宋翊在跟盛明稚争吵的时候,被盛明稚推下楼,摔得头破血流。

        盛家才终于意识到,两个小孩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程度。

        亲生子和养子,谁更重要一目了然。

        宋翊就这么消失在了他们的世界里。

        不过说起来宋翊这个老阴阳人还真不要脸啊。

        回国之后安静了这么长一段时间,沈苓都要以为他转性了不搞事了,结果转头就啪啪打脸。

        热搜还在一点点攀升。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网友已经渐渐扒出了陌生男人的身份。

        盛明稚还没从这张照片中回过神。

        他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就把照片发给了陆嘉延。

        打字的时候,血液都僵在心脏里。

        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他的指尖微微的颤动着。

        【解释。】

        【为什么你跟宋翊在一起。】

        其实打电话问更快,但盛明稚直接气得大脑发昏,忘记了这个选项。

        而且除了这两句话,盛明稚完全构思不出任何语言。

        消息发过去之后,他紧紧盯着屏幕,看着那张照片的缩略图,盛明稚竟然没有勇气打开第二次。

        跟发现陆嘉延身上有女人的香水味不同。

        到了这一步,他才发现,其实谁都可以,但绝对不能是宋翊。

        等待的这一分钟无比漫长。

        盛明稚甚至觉得过了一年,短短六十秒,他猜测了大约有十几种陆嘉延的回复。

        但没想到的是,对方给他发了一段视频。

        不知为何,盛明稚莫名地有种预感,觉得自己刚才好像有什么细节没注意到。

        点开视频。

        是一段会议记录,而且还是中途暂停的会议,几个外国代表看着镜头,眼中有着促狭的笑意,但很友善。镜头一扫而过,是陆嘉延懒散的坐姿,在会议室的正中间。

        画外音是姚深:“二少,您可能有什么误会,陆总现在正在法国分部开会。”

        ……

        ……

        一瞬间,没有任何缓冲。

        那种预感灵验了。

        盛明稚尴尬的鸡皮疙瘩全体起立。

        特别是视频里那些外国客户代表用那种“我懂得”的调侃眼神看着镜头。

        仿佛他不放心陆嘉延,在查什么岗……你妈,外国人为什么也这么八卦!!!

        还没等他从尴尬中回神,陆嘉延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盛明稚:……

        草。

        不想接。

        好丢人。

        直到陆嘉延锲而不舍的打了五个,盛明稚才硬着头皮点开。

        想起自己刚才在微信中凶巴巴地要解释,他心虚地挪开视线。

        然后,语气无比做作惊讶:“嘉延哥?打我电话有什么事儿啊?”

        陆嘉延笑了声,听在盛明稚耳朵里,总觉得阴阳怪气,他:“来给小盛老师解释啊。”

        盛明稚:……

        “明稚。”陆嘉延声音懒散,但有点凉飕飕地:“这是你第二次认错人了吧。”

        盛明稚:……

        还都把他认成了陆骁。

        ……那也不能怪小盛老师啊。

        你们俩不是本来就,就挺像的。

        是的,如果陆嘉延在法国,那照片中被偷拍到的人就只能是陆骁。

        盛明稚终于可以再一次打开照片,仔细看看,这个背影确实也只有六七分像。

        而且陆嘉延不可能摘下婚戒。

        哪怕是在国外的三年,他都从来没摘下过。

        想到这里,他心中最后一点点不爽也烟消云散了。

        陆嘉延反客为主提醒他:“解释?”

        盛明稚:……

        “就。我认错了嘛。”

        干嘛这么小心眼记仇啊。

        小盛老师虽然先做错事,但小盛老师还是可以理直气壮先生气。

        他倒打一耙,讷讷道:“你干什么这么生气。”

        男人慢悠悠地:“我当然生气。”

        盛明稚:“。”

        陆嘉延语速缓缓,漫不经心道:“没想到在小盛老师心中,我的眼光这么差。”

        “我还觉得。”他顿了顿:“我自己眼光挺好的。”

        盛明稚:……

        你妈的,狗男人好会说话。

        忍不住开心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