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和大佬协议结婚在线阅读 - 第50章 热搜第一

第50章 热搜第一

        不得不说,陆嘉延的话就像是有魔力一般。

        虽然知道他在哄人,但盛明稚还是被哄的轻飘飘,心情顿时多云转晴。

        得知陆嘉延现在还在开会,他故作矜持地说自己就不打扰他了。

        末了还假装不甚在意的问了一句陆嘉延什么时候回来。

        陆嘉延顺势回了他一句:【想我了吗。】

        盛明稚:……

        别太油腻。

        他拿着手机刚想发一条“你要不要脸”过去。

        结果这句话都完整的打在聊天框了,盛明稚又稍稍愣住。

        怎么看,怎么觉得陆嘉延这句话像是调戏他。

        其实不止这句,生活中也总是对方占上风,每次都搞得自己尴尬的满地找头。

        他调戏他。

        他就不能调戏回去吗?

        谁缺这点流量?

        再说了,承认想他好像也没什么难的。

        合法夫夫,难道想他还犯法了吗?

        盛明稚果断删掉了原本的回复,然后敲下:

        【想想又不犯法。】

        【川沙妲己暗中观察表情包.jpg】

        大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理直气壮。

        饶是陆嘉延知道盛明稚有时候坦率的可怕。

        但看到他回复的一瞬间,心脏也莫名软了一瞬。

        发完之后,盛明稚有点不敢看陆嘉延的回复。

        他放下手机,打开车窗让外面的冷风吹进来了一些,吹散脸上的热度。

        从陆嘉延这里得到肯定回答之后,原本就在盛明稚心里没什么地位的宋翊,如今对他而言更是提不起半点关注。

        倒是沈苓还延续着少年时期的仇视,看宋翊哪儿哪儿都不爽,一看到他买热搜就要大肆辱骂一番,咬牙切齿的替盛明稚打抱不平。

        “看看。他也敢蹭铭臣的热度,脸皮厚的我都想拿把尺子去量一下!”

        扬子公馆,沈苓敷着面膜也不消停,把宋翊最新的娱乐专访翻出来给盛明稚看。

        作为圈内有名的资源咖,宋翊回国之后就把四大刊杂志上了一个遍,还都是封面人物。

        沈苓指给盛明稚看得就是《momo》杂志专访。

        视频中,宋翊性情温和稳重,虽然年纪轻轻,但像个不谙世事的老艺术家。

        沈苓最看不惯宋翊这幅装模作样的白莲样,明明是个蹭热度的资源咖,却吹得跟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一样。

        什么哥哥不知道买热搜,哥哥不知道自己红了,哥哥不知道网络用语。

        平时就是抱着个保温杯装高知老干部,好一朵纯洁无害的小白莲。

        是是是。

        你哥哥什么都不知道,都是他团队干的,你哥哥清清白白好做人。

        沈苓看了简直要把白眼翻到天上去。

        “我真服了他粉丝了,一个个都是眼瞎,还真以为宋翊的资源都是他自己争取到的,草什么娱乐圈万人迷人设啊。”

        想到这里,沈苓憋屈。

        宋翊的脸皮也真够厚的,一出道就打着富二代低调混圈的人设,搞得众人误以为他跟铭臣有什么关系,资源都给他开绿灯。

        就这么个捧法,是个死人都能捧成影帝了。

        特别是在看到宋翊接的最新一部文艺片之后。

        原本想要息事宁人假装跟世界和解的盛明稚顿时被戳中了肺管子。

        炸了。

        要是宋翊一直不作妖,盛明稚说不定都把他给忘了。

        结果就在这个节骨眼,宋翊忽然官宣了一部题材为调换孩子的公益电影《我亲爱的小孩》,改编自二零零三年一起真实的婴儿调换案件,呼吁各界人士关注孩子的健康成长。

        婊的明明白白。

        作的无法无天。

        就差把内涵盛明稚给写脸上了。

        气得他差点儿提刀去砍人。

        《我亲爱的小孩》由名导赵辉亲自操刀,几个港圈的老牌影帝加盟,讲述了宋翊饰演的男主角小飞出生的时候被人贩子恶意掉换,离开了自己的亲生父母。十几年后,人贩子落网,亲生父母也通过线索找到了小飞,故事的结局,表达了小飞在两个家庭中的艰难抉择和情感矛盾,引发人的深思。

        看完之后,盛明稚被这个b电影的剧情给气笑了。

        《momo》采访中,宋翊透露出这部电影的一些细节。

        他似是陷入了回忆,缓缓道:“其实在接到剧本的时候犹豫了很久。亲爱的小孩改编自二零零三年的一场真实调换案件,虽然随着社会的进步,调换婴儿的事情已经不多见。不过我还是希望通过这部电影可以让大家关注到这些受害者孩子们的内心。在拍摄的过程中,我也融入了一些我自己的心得和领悟,希望能呈现一部好的作品给大家。”

        在问到前段时间跟陆骁的绯闻时。

        宋翊微微一笑,有些尴尬,但不失礼貌:“还是希望大家把目光回归到我的作品身上,而不是放在我本人身上。”

        看看。

        没见过这么又当又立的,你要真想人家关注你的作品,有本事别买热搜别炒作啊?

        还融入了自己的心得和体会,就差把卖惨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怎么,生怕粉丝不知道??下一秒就该心疼哥哥不为人知的过去了吧?!

        真把网友当傻子?!

        沈苓冷笑一声:“说得什么废话。好像前几天拉着陆骁炒作的不是他一样,草什么豪门贵公子的人设,也不怕翻车。”

        盛明稚原本被陆嘉延安抚好的脾气此刻又烦躁了起来。

        一直到接下来跟沈苓去参加云京某富二代的生日宴都不太高兴。

        盛小少爷冷着一张脸,吓得生日宴的主人——也就是那位富二代战战兢兢,以为自己哪里招待不周,得罪了盛明稚。

        要知道,沈苓跟盛明稚两人的脾气都不好惹,要不然怎么能凑一对儿做朋友。

        富二代是近几年北上的南方富商。

        还没在云京站稳脚跟,但是胜在有钱,一场生日宴排场也做的很大,到处托关系,竟然把盛明稚都给请来了。

        他今天还要借着宴会跟盛明稚搭上线,此刻见这位小祖宗心情不佳,于是铆足了劲儿拍马屁。

        结果马屁拍到马腿上了。

        富二代聊着聊着,就聊起了最近他家的投资。

        能到现场参加生日宴的富二代,在云京都有些家底。

        为了能够尽快融入他们,主人翁富二代不得不自抬身价。

        这几年正好是影视行业的风口期。

        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哎,远帆,你爸爸最近不是投资了一部电影吗?这年头文艺片可不赚钱啊。”

        “叫什么来着?”

        “好像是亲爱的小孩什么的,我记得是宋翊主演的,有好几个大腕明星,不至于扑街吧?”

        话音刚落,盛明稚的脸色就变了。

        沈苓也没料到这么戏剧化的一幕——富二代的爸爸竟然是这部电影最大的投资商。

        还真不是冤家不聚头,遇上宋翊这个倒霉批就没一件好事。

        小少爷的脾气一上来,重重搁下酒杯,当场就翻脸离开,连句话都没留下。

        原本还和谐的宴会刹那间就结冰了,众人面面相觑,看着盛明稚桌前的半杯香槟。

        其中脸色最差的就是富二代。

        得罪谁不好,得罪了盛明稚?!他爸要是知道了,非打死他不可!

        而且,关键是他还不知道自己哪里把盛明稚得罪了。

        难道是招待不周吗?

        大概是富二代的脸色太差,几个跟他玩的好的,又知道内情的,提点了他一句:

        “我说你是真傻还是故意的,在盛明稚面前提宋翊,不是找死吗?”

        “你请盛明稚来之前,没打听过他跟宋翊的过节吗。”

        然后,有人压低了声音,小声道:

        “别的不说,你要真想在云京混,劝你就懂事一点,别往这少爷枪口上撞。”

        从生日宴出来,盛明稚的脸色还是很难看。

        不爽到了极致。

        回到家之后,也还是越想越气。

        点开微博就是宋翊的热搜宣传一键三连,气得他在床上拳打空气,连微博都不想打开。

        大概是气上头了,盛明稚睡过去之后还做了个怪梦。

        梦见宋翊演得那部电影成了真实的场景,盛明稚在宋家生活了十二年终于被亲生父母发现,并认了回去。

        但和现实相反的是,梦里他忽然摇身一变,变成了真假少爷中的恶毒反派,宋翊就是那朵被他欺凌的无辜善良小白花。

        盛明稚在这个剧情里面不但又坏又恶毒,而且还有干坏事必被发现的离谱buff,干的还都是那种弱智的不忍直视的坏事。

        不仅如此,梦里他爸妈喜欢宋翊,他养父母也喜欢宋翊,他哥也喜欢宋翊,就自己是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小白眼狼。

        在经历了不断作死不断挑衅宋翊之后,盛明稚在这段梦境的最后完美的把自己给作没了。

        凄惨流落街头无人管就算了。

        抬头一看宋翊已经成为了如日中天的影帝。

        然后更让他愤怒的事情发生了。

        宋翊竟然跟陆嘉延结!婚!了!

        被背叛的屈辱感顿时涌上心头。

        让他在梦里都觉得自己心脏一阵一阵的绞痛。

        随后,画面一转,两人交换戒指的场面直接把盛明稚给气精神了。

        他梦见自己在宋翊的婚礼上大闹了一场,然后十分英勇地拽着陆嘉延就跑了。

        跑路之前还对着宋翊那种讨人厌的死人脸狠狠踹了一脚。

        爽飞了。

        梦境到这里的发展就渐渐变得奇怪起来。

        盛明稚拽着他跑了之后,也不知道怎么处理接下来的事情,陆嘉延忽然一反常态的解开了他衣服扣子,在盛明稚一脸懵逼中吻了下来。

        等等。

        这个剧情发展不对啊。

        哪有这么乖乖被他牵着手跑掉的新郎,然后还这么热情似火的和他上床!

        接下来的剧情就开始进入了未成年不能观看的部分。

        盛明稚感觉这个破梦的剧情反转搞得自己快窒息了。

        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他在自己的轻喘声中醒来。

        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陆嘉延放大的脸。

        距离这么近,男人的脸上都看不到一丝瑕疵。

        桃花眼半阖,垂眸。

        睫毛长而直,落在脸颊上,扫出一片阴影。

        鼻梁高挺笔直。

        似乎每一寸都是上帝精心雕琢出来的,堪称女娲捏人炫技之大作。

        更重要的是,对方正半俯下身,压在自己身上。

        梦里的窒息感是真的窒息,因为盛明稚的双唇被他堵住了。

        妈的。

        难怪他刚才喘不上气!

        见到盛明稚醒来,陆嘉延也没停止动作。

        反而捏住了他的下巴,迫使他微微张开嘴,将这个吻更加深入了一番。

        直到盛明稚真的喘不过气了,推了他一把,他才依依不舍地退出了对方,最后一吻落在他的鼻尖上。

        盛明稚被吻的脸热。

        心想狗男人大半夜的发什么疯?

        不过,他怎么今晚上就回来了?

        盛明稚之前接到姚深的行程汇报,陆嘉延不是明天才回来吗。

        似乎是看出了盛明稚的想法,陆嘉延笑道:“很意外吗。”

        盛明稚坐起,睡衣皱的乱七八糟,柔顺的头发也变成了鸡窝的样子。

        但莫名可爱。

        “姚深说你明天下午才回来。”

        “嗯。”陆嘉延道:“本来是的。但小盛老师不是想我了吗。”

        盛明稚:……

        他想起来自己确实是在微信上口嗨过这么一句。

        不过陆嘉延不是没回他吗!

        因为这事儿他还气了整整一天。

        原来没回他是因为连夜赶回来了。

        好吧,勉强原谅他一点点。

        盛明稚正想说什么,结果忽然想起刚才那个梦。

        顿时怒火中烧。

        “我刚才梦到你了。”

        陆嘉延有些意外,挑眉:“梦见我什么了。”

        他顿了顿,“太想我了?”

        盛明稚面无表情道:“梦见你跟宋翊结婚了。”

        呵呵。

        去死。

        陆嘉延飞来横祸,缓慢地眨了一下眼。

        盛明稚却越想越气,把他在梦里的恶行全都说了一遍,然后委屈的快要爆炸:“你还说你眼光好,那你还跟他结婚,你就是故意的,在梦里看都不看我一眼,眼睛不需要的话就捐给有需要的人可以吗。”

        陆嘉延活了二十多年,人生中大概从没遇到过这种难题。

        如果在对象的梦里欺负了对象,怎么跟现实生中的对象解释。

        他慢条斯理地反驳:“我觉得你这个梦不对。”

        盛明稚:“。”

        “你应该在我结婚之前就把我抢走。”

        盛明稚:……

        陆嘉延提议道:“然后把我关起来。”

        盛明稚无语:“我是变态吗。”

        该说陆嘉延不愧是陆嘉延吗。

        霸道总裁的思维模式果然是一脉传承,囚禁play是你们总裁届的必修课程吗?!

        陆嘉延笑道:“下次在小盛老师梦里,我一定恪守男德。”

        他:“小盛老师杀人我放火,小盛老师挖坑我埋尸。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行吗?”

        虽然很奇怪。

        但这还差不多。

        盛明稚满意的点点头,不过想起宋翊的那个破电影他还是很火大。

        他纠结了半天,最后还是没跟陆嘉延说。

        其实说了也没什么用。

        他又不能让陆嘉延把宋翊给封杀了。

        盛明稚在床上翻来覆去想了半天怎么给宋翊找点不痛快,最后把自己给想困了。

        他迷迷糊糊地睡着,然后感觉自己右边稍稍塌了一些,感觉是有人上床了。

        肯定是陆嘉延。

        他也没醒来去看,只觉得自己的腰被人揽住,然后下一秒就跌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

        盛明稚稍微清醒了一些,想起一点事情,忽然转过身,抬眸。

        “问你个事。”

        他扭扭捏捏,磕巴道:“就是。虽然我很讨厌宋翊,还老当着你面骂他,但是你不能觉得我小心眼。”

        陆嘉延听罢,闷笑了一声。

        盛明稚气得踹他一脚,恼羞成怒道:“有什么好笑的!”

        靠。

        亏他还担心了半天自己的人设。

        虽然盛明稚的脾气确实骄纵任性,但他就是莫名不想让陆嘉延觉得他有一点点不好。

        反正就算他不好,在他心里也要是好的。

        小别胜新婚,盛明稚昨晚想当然的以为自己能睡个好觉。

        结果大错特错,最后折腾到凌晨四点半才睡过去。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盛明稚简直不敢相信陆嘉延哪里来的精力,在连夜飞机回国之后还能这么生龙活虎。

        而且昨晚的一切疯狂地又超出了盛明稚对此事的认知。

        光是想起一些片段,就让他脸颊发热。

        他才刚起床,沈苓的微信消息就来了:“看热搜!”

        盛明稚一顿,下意识拿出手机,打开微博。

        文娱榜热搜第一就是《我亲爱的小孩》电影投资商撤资。

        虽然已经在压热搜了,但点进去还有不少人:

        “???”

        “不是吧,都开拍十几天了说撤资,早去哪儿了?”

        “救命,我还挺期待这部电影的。”

        “咋回事儿啊,我怎么觉得宋翊回国之后还挺倒霉的,之前有个高奢的代言也掉了。”

        “……不会得罪什么人了吧?”

        滑到高奢代言掉了的时候,盛明稚愣了一下。

        最近他都没上网吃瓜,没发现宋翊还掉代言了。

        一看时间,正好是他跟陆骁炒作绯闻那天爆出来的。

        盛明稚迟疑一瞬:……不会是陆嘉延干的吧。

        仔细想想,虽然很有可能。

        但陆嘉延又不是那种意气用事的人,他没事儿撤宋翊的代言干什么?总不能是为了给自己出气吧,他什么时候有这么霸道总裁的设定了?

        不过,看到宋翊吃瘪他还是很高兴的。

        盛明稚刷微博的心情都好了很多。

        结果再一刷新,热搜已经没了。

        微博广场忽然冒出了宋翊一分钟前发的茶言茶语:

        @宋翊:抱歉,让大家失望了。《我亲爱的小孩》是一部凝聚了很多人心血的作品,也是纯公益作品,最终想要呈现给大家的是一个美好的故事、美好的结局。我不希望这美好的一切因为我的缘故被毁了,就像《我亲爱的小孩》的一样,虽然拍摄的过程艰辛,会遇到各种外界的压力与困难,但结果一定是好的,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支持!

        虽然没有直接点名,但宋翊的话语间明显就在内涵自己被人针对了。

        联想到之前掉高奢代言的事情,一瞬间,宋翊的粉丝就炸了。

        “抱抱哥哥,不知道是什么小人在背后作怪!”

        “有本事就出来正面刚啊,笑死了,阴沟里的老鼠吗,就这么见不得人?”

        “没关系的哥哥,我们会永远支持你!”

        “你妈的,都不查一下我哥的背景吗,第一次见到有人骑到我哥头上来的!”

        “我哥刚回国就遇到这种事情,真晦气!”

        ……

        #宋翊发声#的热搜,瞬间空降第一。

        影帝流量不比旁人,一时间,盛明稚加来的所有工作群、剧组群都沸腾起来,圈内人都在吃瓜。

        小王也不例外,还发到他跟文文和盛明稚的小群里分享。

        小王:【微博链接:宋翊……】

        小王:【哇,牛逼,这是直接准备开撕的节奏吧。】

        小王:【不过我也感觉宋翊最近被针对了,看他的样子好像知道是谁,打起来打起来!(熊猫头大叫表情包.jpg)】

        结果群里没人理他。

        小王吃瓜吃的孤单寂寞,深表遗憾,所以艾特了盛明稚。

        小王:【@三明治超人@是文文啵】

        小王:【怎么没人一起吃瓜!(大哭)】

        他艾特完盛明稚的下一秒,右眼一跳。

        就刷新出了一条微博。

        他的特别关注盛明稚,转发了刚才宋翊发的微博。

        @盛明稚:是不是美好的故事你自己心里没b数?(黄豆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