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和大佬协议结婚在线阅读 - 第54章 校友聚会

第54章 校友聚会

        晚上九点,沈苓回家,推开客厅门,发现盛明稚还坐在她家客厅里的时候。

        震惊了。

        表情太过震撼,导致盛明稚莫名其妙看了她一眼。

        沈苓放下包:“你怎么还没走?”

        盛明稚:?

        意识到自己说得这句话不对,沈苓忽然改口:“你老公今天没来找你?”

        盛明稚抱着沙发上的抱枕:“找了。”

        “他跟你道歉没?”

        “道了。”

        话题又绕回最初的起点。

        沈苓不解:“那你怎么还在这里,你不回家吗?”

        她的逻辑是对的吧。

        陆嘉延来找他,陆嘉延道歉,盛明稚这时候应该回家了啊?

        在她看来,盛明稚就是雷声大雨点小,压根就不想离婚。

        最多是少爷脾气又犯了,要把身边的人折腾一个遍,目的就是要陆嘉延来哄一下。

        “我为什么要回家。”盛明稚理直气壮:“我又没打算原谅他。”

        沈苓:……

        好,行。

        低估了盛明稚的少爷脾气。

        既是意料之外,又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盛明稚顿了下,不怎么自然地开口:“不过他今天说喜欢我。”

        “我草?”沈苓顿时把名媛法则抛到了脑后,连忙坐在盛明稚身边:“陆嘉延看起来不太像是会说这么肉麻的话的人啊!”

        不说还好,一说,盛明稚也有点怀疑。

        “是吧。你也觉得。”他迟疑道:“我怎么觉得是他敷衍我的?”

        自从陆嘉延走后,盛明稚都坐在沙发上想了一个下午了。

        除了最开始的震惊和不可思议以外,剩下的就是浓浓的不确定。

        他该不会是因为不想离婚所以临时编了个谎来骗他的吧?

        “那也不至于。你老公那个性格怎么可能把喜欢这种事挂在嘴边敷衍人。”沈苓撑着下巴:“那你打算怎么办?还离婚吗?”

        像是想起什么,沈苓又补充:“宋翊那个电影肯定上不了,我今天听到说,盛嘉直接放话不投资了,业内谁敢没眼力见的去合作?我觉得陆嘉延的动作还是挺快的,你也别生气了。”

        ……他现在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宋翊身上了。

        不过听到宋翊这么快就倒霉,盛明稚还是幸灾乐祸了一下。

        而且,陆嘉延真的不像是会感情用事,做出这么幼稚的封杀行为的人。

        所以,他还,挺高兴的。

        “哦。关我屁事,又不是我让他封杀的。”

        “是是是。”沈苓顺毛,她停顿一下:“不过我说,现在陆嘉延也挺喜欢你的,那你们俩这个商业联姻还商业吗?”

        “为什么不商业。”盛明稚呵呵道:“他喜欢我,我就一定要回应吗。”

        “而且。”他继续:“注意你的措辞,现在是陆嘉延在单恋。”

        盛明稚说完,心里有点不服。

        总不能陆嘉延一说喜欢自己,他就屁颠屁颠跑回去吧,那多没面子?

        他还说什么谈恋爱——做梦呢?追都不追一下就想跟他谈恋爱?全天下的便宜都是他一家占的啊?

        越容易得到的东西就越不值钱,反正盛明稚是不会轻易原谅他的。

        沈苓皮笑肉不笑,坐在沙发上一副“我就静静看你表演”的样子。

        仿佛是为了印证盛明稚的话,接下来一周,不管是陆嘉延打电话还是发微信,他都极其敷衍。

        也不是不回,回复也就是“嗯嗯”、“哦哦”、“知道了”、“在忙”等糊弄手法。

        他们俩离婚的事闹得不大,说小也不小。

        陆嘉延几位圈内好友不知道从哪里听来了此事,在牌局上毫不客气的嘲笑了一通他。

        为首的是陆嘉延大学的一位学长,家里是做矿场的,扔了一对三,彻底输给了陆嘉延。

        他见陆嘉延赢得盆满钵满,忍不住揶揄:“嘉延,赌场得意,小心情场失意。你家那位动静闹得不小啊,连我老婆都知道了。”

        陆嘉延放牌的手一顿,眉心微微一跳。

        不得不说,学长到底是认识了几年的朋友。

        一开口就戳到了陆嘉延的肺管子,知道他哪儿疼,就往哪儿扎。

        盛明稚住在沈苓家的这段时间,陆嘉延几乎每天都会过来一趟。

        只是没上楼,大多时间都只是在楼下站一会儿。

        毕竟盛明稚把明明白白拒绝他的态度写在脸上了。

        仿佛那天下午的缓冲只是他产生的一个错觉。

        盛明稚还是很生气,并且理都不想理他,也没有要回家的意思。

        不知道哪一步做错了。

        事情的发展没有按照他预料中的进行。

        当然,企图在感情中排兵布阵都是妄想。

        爱本来就是毫无逻辑,且不讲道理的东西。

        他心烦意乱,已经没有闲聊的兴致。

        但几个输了牌的好友似乎不肯放过他,就这个话题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上了。

        从盛明稚,不知怎么说到了年前云京上流圈闹得很大的八卦新闻。

        鲁家的少东家被他老婆戴了个绿帽,放着有钱有颜的老公不要,去参加了一个同学会之后,跟高中的初恋爱火重燃,出轨被发现之后,要死要活的闹离婚。

        到现在都成了众人茶余饭后的笑料。

        听得陆嘉延内心的烦躁程度直接上了一个档次。

        碍于面子,到没有表现出来。

        真正让他坐不住的是接下来一幕。

        牌局进行到一半,学长的老婆忽然打车过来,说是给他送夜宵。

        现场的男人除了陆嘉延,基本都是情场高手,明面上讲是送夜宵,谁不知道嫂子是来查岗的。

        不过学长老婆来的时候,众人有些惊讶。

        原以为按学长的性格,老婆应该是个年纪相当的,结果意外的年轻。

        看着就二十出头的模样。

        性格也风趣健谈,落落大方。

        一参与他们的话题,瞬间就聊开了。

        说到盛明稚的时候,学长老婆“呀”了一声:“我认识啊,高中的时候我跟盛明稚一个学校的,读的附中啊。”

        她轻飘飘地捂着嘴,说了一句:“我高中的时候还暗恋过他呢,写情书给他,结果被拒绝了。后来才知道,人家心里早就有白月光了。”

        至于后面说了什么,陆嘉延没听进去。

        光听见一个“白月光”。

        几乎是一瞬间,他的姿势就微妙且不自然的僵住。

        同时,心中微不可查的冒出一股酸意。

        刺痛了一秒。

        其实,三年前在盛旭和他提出联姻的时候,陆嘉延就问过盛明稚的意愿。

        虽然是商业联姻,但也讲究你情我愿,假设盛明稚有女朋友或者心仪对象,他肯定不会勉强对方。

        盛明稚答应的爽快,似乎没有任何犹豫,因此陆嘉延没有想过他过往的情史。

        结合学长爱人的话来看,或许他曾经有过白月光,但至少跟他联姻的时候,已经不爱了。

        ……吧。

        握着茶杯的手不自觉用力了几分。

        私密的包厢内,学长佯装吃醋,他老婆又哄了几句“好啦都那么多年的事情了”。

        这句话点醒了陆嘉延,让他勉强回过神。

        是的,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又不是十八、九岁的毛头小子,他跟盛明稚结婚已经是事实,用得着吃什么初恋的醋吗。

        想起自己刚才心里那股酸意,陆嘉延顿觉自己幼稚的有些莫名其妙。

        结果下一秒,学长的老婆开口:“不过附中在下周就有校友聚会诶,老公,我前几天看中了一条很想要的裙子……”

        刚平复的心情瞬间撕开了一条裂缝。

        校友聚会像是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知道怎么回事跟前面鲁家那场闹得沸沸扬扬的丑闻结合在了一起。

        仿佛一切都在侧面烘托出自己悲惨的未来。

        陆嘉延终于坐不住,站起身说了句“抱歉”。

        暂时辞别了牌局。

        他走的匆忙,留下面面相觑的好友。

        “嘉延怎么回事,忽然就走了?”

        “有什么急事吗?不像他的性格啊。”

        只有学长喝了口茶,内涵的一笑:“老房子就要着火了,跑得能不快吗。”

        冷风一吹,陆嘉延清醒不少。

        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又开车到了远洋国际。

        就是盛明稚目前暂居的地方。

        二十四楼的大平层灯火通明,陆嘉延没骨头一般靠在迈巴赫车身,姿态依旧散漫,视线却盯着落地窗一动不动,似乎想透过窗户看到里面的人影。

        他看了会儿,低头拿出手机,找到盛明稚的聊天框。

        来来回回地输入了好几段话,最后还是删掉,他从没有过这么犹豫又不安的时刻。

        想见他,又怕他生气,惹他讨厌。

        到最后,直接给盛旭打了个电话。

        对方不忙,所以接通的很快。

        但语气却不太好,阴阳怪气的。

        “还有脸给我打电话呢?”

        陆嘉延淡淡道:“我是得罪了明稚,没得罪你吧。”

        盛旭:“你加加油,很快也能得罪你兄弟我了。”

        他倒也没真的跟陆嘉延生出什么嫌隙,揍一顿之后泯恩仇了,吊儿郎当道:“有屁快放。这次来找你爹又是什么事儿?”

        陆嘉延视线落在了前方,凝滞了几秒。

        才缓缓开口:“明稚高中的时候谈过恋爱吗?”

        盛旭:“……?”

        不知怎么,陆嘉延虽然没看到盛旭的表情。

        但是通过他的沉默,好像读出了一种“你也有这个b脸来问这个问题”的质问。

        半晌,盛旭忽然有点幸灾乐祸。

        语气也愈发不正经起来。

        “哎等等。”他:“你说你不提还好,我还真没想起来。你一提我就有印象了,我弟高中的时候好像确实有个暗恋对象。”

        陆嘉延:“……”

        这欠扁的口气。

        他能打人吗?

        “哦。不过没事,你也不用放在心上。我弟虽然暗恋人家吧,但是人家对他没那个意思啊。”盛旭故作深沉地叹了口气:“你还记得你刚出国的时候吗,你要是在国内多留几天,你就能看到我弟失恋的多伤心了。”

        说到最后,还嫌不够似的,添油加醋道,“哭得要死要活,别爱的太惨了——”

        盛旭还没说话,电话就被掐断。

        陆嘉延一向礼貌得体,做事游刃有余。

        这种挂断别人电话的行为,还是头一次。

        怎么看着……都像是气急败坏了?

        盛旭冷笑一声,放下手机,腹诽一句:活该。

        跟陆嘉延冷战的这段时间,盛明稚也没闲着。

        《我是实习生》的综艺第一季第二期正在筹备中,他已经提前进组开始拍摄预告片了。

        这期间,陆嘉延给他发消息发的还挺频繁。

        每一次盛明稚都超级想回复,但是又怕自己回复的太倒贴,所以忍着倾诉欲,高贵冷艳的统一批发一个“嗯”。

        回复完之后,气就不打一处来。

        陆嘉延好像把所有的双商都点在智商上了。

        上一回在远洋国际明明都说喜欢他了,结果整整过去了一个多礼拜,没有半点表示!!

        哦。

        送的那些什么奢侈品不算,他是买不起这些?

        而且,喜欢不知道来追吗?

        狗男人,气死他算了。

        搞得盛明稚的心情七上八下,又开始有些迟疑。

        虽然亲口听陆嘉延说喜欢自己,确实很开心。

        但他的后续表现也太拉胯了吧,不得不让盛明稚怀疑他当天说得那些话是真是假。

        还是说……难道自己冷淡的太过了吗。

        陆嘉延不会连这点持之以恒的坚持心都没有吧?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转眼间就到了三月份。

        盛明稚的生日在三月二十号,正好是春分这天。

        过完生日,就从二十二岁变成了二十三岁。

        虽然是个十八线糊咖,但毕竟也还是个艺人,生日给粉丝的各种福利还是不能少的。

        小王给他安排了一个生日直播,然后又让他在跳舞唱歌里面选一个,录个视频发到微博上。

        他补充:【你要是有其他才艺表演也可以,比如钢琴吉他之类的?】

        盛明稚:【没有。】

        好吧!

        小王就不该指望咸鱼小盛老师的才艺表演。

        他不在生日当天和黑粉对掐,就是对他职业生涯最大的祝福。

        回复完小王,沈苓的未读消息跳出来。

        这几天,沈苓的话题几乎都围着附中校友聚会的事情展开,作为云京上流万众瞩目的名媛交际花小公主,像这种狠狠出风头并能打脸高中同学的大型聚会,是必须认真对待的。

        一周挑了十几条裙子,让盛明稚看的眼花缭乱。

        盛明稚本来想不去的,结果受不了沈苓死皮赖脸求他。

        只好也选了一套偏休闲的浅蓝色羊羔毛外套,还有一条牛仔裤,穿着很减龄,看上去跟高中生差不了多少。

        校友聚会当天,沈苓果然成为了同学会中万众瞩目的“女明星”。

        推杯交盏的都顾不上跟盛明稚说话。

        好在盛明稚的心思也不在同学会上,还没开始就把手机玩没电了。

        聚会今天正好是三月十九号,眼看还有过几个小时就是他生日了。

        生日零点,他还是,挺想跟陆嘉延一起过的。

        正准备找个借口起身离开。

        包厢的门忽然被推开,传来了一个干净清爽的男声:“不好意思,来晚了。”

        盛明稚寻着声音看去,视线一愣。

        沈苓似乎也注意到了门口的动静,看到来人的时候,语气有些诧异:“江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