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和大佬协议结婚在线阅读 - 第61章 陆哥倒贴!

第61章 陆哥倒贴!

        盛明稚被他说得莫名心虚。

        本来自己没梦见他的,却搞得好像真的梦见了一样。

        而且,更尴尬的是。

        他怎么,会在陆嘉延的房间里?!

        “少自作多情,谁会在梦见你。”盛明稚回过神,嘀咕一句:“就算是梦,那也是噩梦。”

        陆嘉延没理会他的嘴硬,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还难受吗?”

        他不问还好。

        盛明稚其实也没有那么娇气,好歹是个男孩子,发个烧睡一觉隔天就好了。

        但偏偏陆嘉延问了。

        这几天积攒的委屈和愤怒蹭的一下烧了起来。

        盛明稚凶巴巴:“你觉得我现在看起来很好吗!我都被宋翊给气出病了!”

        见他一本正经地把自己发烧的理由推给别人。

        绝口不提他刚才在冰箱里看到的剩下半个冰淇淋。

        陆嘉延觉得自己已经有些昏头了。

        竟然觉得盛明稚的小脾气也很可爱。

        盛明稚越想越来气,掰着手指头就数了起来:“你根本就不在乎我的感受,虽然我们现在已经准备离婚了,但是离婚也有离婚冷静期,至少现在我们的婚姻是合法的。我又被骂小三又被骂造谣抱金主大腿,气得我浑身上下到处都疼,这么关键的时候,你还跑去国外了!你就是故意的!”

        一股脑,不管三七二十一,都先甩锅给陆嘉延。

        给狗男人一点压力!

        谁知,他说完之后房间里反而安静下来。

        还以为他要顺毛道歉,结果陆嘉延只是顿了顿,慢条斯理道:“那,要不然我给小盛老师揉揉?”

        语调拖得很长,带着点暧昧。

        盛明稚起初还没听懂他话中的内涵。

        直到想起自己前几秒才说的“全身都疼”。

        瞬间,脸有点发热。

        那双狐狸眼微微睁大,似是难以置信,咬牙切齿:“你还有没有人性了?!”

        他都这样了,狗男人满脑子还是黄色废料!

        盛明稚强调:“而且你搞清楚,我们现在是离婚冷静期,你没有资格拥有这些权利!”

        以为他是那种随便哄哄就能哄好的人吗?

        呵呵。

        立刻买个宇航员空间站给他。

        话说到最后,盛明稚的委屈无处发泄。

        把能说的都说完了,还在讷讷开口,开始翻旧账:“明明是在盛嘉上班,我还要被你们集团欺负。”

        像是想起什么,盛明稚展示了一下自己贴着创口贴的手。

        这是录制的时候,一不小心被纸张割破的口子。

        是他在盛嘉受伤的有力证明。

        怕展示晚了,伤口就愈合了。

        盛明稚连忙只给人看了一眼,就收回来。

        只是,尽管就是这一眼,陆嘉延的视线还是落在了创口贴上,微微暗了一瞬。

        花里胡哨的小熊款式,一看就是别人送的。

        他不在的这段时间。

        他家这位小花孔雀可没少招蜂引蝶。

        盛明稚嘀咕:“这是工伤。你得赔我钱。”

        两千万谢谢,马上打到我卡里来。

        陆嘉延依着他:“都听小盛老师的。”

        小盛老师给点颜色就开染坊,理直气壮道:“那你把宋翊封杀了,我不想让他的电影上映!”

        陆嘉延:“嗯。”

        小盛老师:“你让他出国,反正我不要看他在我眼前晃。”

        陆嘉延:“好。”

        盛明稚惊了。

        狗男人吃错药了吧,没听到他说的话有多离谱吗?

        陆嘉延看他停下来了,虚心问道:“还有吗?”

        反而是盛明稚有点不好意思了。

        他想起自己刚才的样子,不知道在陆嘉延的眼中,是不是特别无理取闹,特别任性。

        虽然盛明稚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但他忽然就不那么想让陆嘉延知道了。

        盛明稚抓紧被子,企图挽回一下自己岌岌可危的形象,讷讷道:“其实我刚才都是开玩笑的。”

        狗男人快听出我的暗示!!我也没有那么坏那么像恶毒男配的好吗!!

        却不想,陆嘉延那双桃花眼低垂,眼底沉沉:“可是我当真了。”

        他视线微微上挑,与盛明稚的目光撞在一起,严肃地看不出半分开玩笑的模样:“我不希望你不开心。”

        盛明稚愣住,都还没能理解陆嘉延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病意就席卷而来,他的低烧变成了高烧,下午的时候,私人医生来了西山1号。

        病的迷迷糊糊,他都没放开陆嘉延的衣角。

        挂水的时候,私人医生都有些胆战心惊,小心翼翼道:“陆总,要不您去休息一下?”

        盛明稚把他衣角攥的死紧,生怕他跑了。

        梦里也睡得不安稳,高烧让他皱着眉头,时不时轻哼一声。

        “不用。”陆嘉延淡淡道:“就这样挂吧。”

        他坐了几个小时,自己也不清楚。

        只是从未觉得,陪在盛明稚身边的时间会过得那么快。

        就这么看了会儿,他忽然像是被蛊惑一般俯下身。

        在盛明稚唇上吻了一下。

        然后一下,又一下。

        极为克制。

        如果盛明稚此时睁开眼,大概就能感受到陆嘉延那双桃花眼如果真的含情,是什么模样的。

        似是山雨欲来般的偏执专注,让人感到害怕。

        盛明稚这个病拖了两天才好。

        这几天都躺在床上,除了洗漱和解决生理问题,其余时间基本都没下过地。

        吃喝都是陆嘉延做好了送上来。

        感觉自己提前体验了一把老年生活。

        不过他的精神世界并没有闲着。

        没事干之后,盛明稚原本十二个小时的高强度冲浪直接换成了二十四小时。

        只要陆嘉延一走,他就拿起手机开始刷微博。

        然后跟沈苓聊八卦。

        前两天的热搜彻底出圈了,比之前盛明稚遇到过的所有出圈程度都强。

        连他那些塑料富二代都听说了这件事,纷纷在微信里给予安慰,顺便diss一下宋翊这朵臭不要脸的白莲花。

        盛明稚想到宋翊倒霉就高兴,说实话已经偷偷爽到现在了。

        结果发现自己现在的行为实在是太像恶毒男配了,搞得他都有点害怕乐极生悲遭报应。

        手机嗡嗡震动一声。

        是沈苓发来的消息:

        【woc。宋翊要出国了你知道不?】

        盛明稚一愣。

        才回国,就出国?

        拍电影是不可能了,铭臣律师函的态度表达的明明白白。

        只要你敢拍,我们就敢告。

        况且,投资商又不是傻逼。

        宋翊明摆着把铭臣跟盛嘉都得罪透了,在国内还有谁敢做刺头去挑战云京这两家的权威?

        可不知怎么。

        盛明稚脑海中忽然闪过陆嘉延的那句话。

        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冒出来。

        ——该不会真的是陆嘉延把人弄出国的吧?

        虽然他真的很讨厌宋翊,但盛明稚的性格不是那种会仗着特权封杀人的类型。

        所以嘴上吵着要封杀要让他混不出去大部分都是威胁加口嗨。

        再说他有个屁的权利封杀别人。

        最多回家抱着他哥大腿一通卖惨让他哥出马,狐仗人势罢了!呵呵!

        可陆嘉延不一样。

        印象里,他是一个做的比说得多的人,且一旦触及到他的底线,他的手段可能比任何人都决绝。

        他发呆的时候,沈苓还在孜孜不倦的给他发消息:

        【我说你老公真的牛啊。】

        【不仅电影说没就没,人也说没就没了,连个热搜都没上。】

        【笑死。我还以为宋翊的粉丝跳那么高,有多大本事呢。】

        【在你老公面前就好像那种螳臂当车不自量力,谁让他们嘴巴那么脏,真是活该.jpg】

        一番话,把盛明稚说得更加动摇。

        不得不说,他还,挺高兴的。

        不止,应该是非常的高兴。

        盛明稚高贵冷艳的回复了一个:【哦。】

        沈苓:【那你还准备跟陆嘉延离婚啊?】

        盛明稚:【。】

        沈苓:……

        我懂了,早就看穿你了,你是压根就没想过要离婚吧!

        半晌,盛明稚纠结地发了一条:

        【你说我要不要跟他和好啊。】

        什么。

        原来你们这么腻歪的情况下不叫和好吗?

        沈苓咽下心里话:

        【虽然陆嘉延真的对你挺好的,但是你也别太快原谅他,男人都是那种越轻易得到越不珍惜的!】

        【崽崽给我使劲端着,使劲钓!】

        说得也是。

        而且陆嘉延还不知道自己喜欢他,要是知道了,那还不得意死他。

        不过想起陆嘉延匆匆过国外赶回来的场景。

        盛明稚心里还是稍微有一点点愧疚。

        特别是无意中听姚深提起过,陆嘉延扔下的那个合作价值十亿。

        就连对金钱不是特别敏感的小盛老师都有点肉疼了。

        这两天他明显能感觉到。

        陆嘉延不是在照顾他,就是在书房里面开会。

        应该是在处理那个合作的后续。

        ……更愧疚了怎么回事。

        盛明稚喝完牛奶之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犹豫了一瞬,要不然他补偿一点陆嘉延吧?

        拿出手机看了下微信的余额。

        只剩下一千五百块——他的微信是不是出故障了,前天看还有两百万的.jpg

        花钱如流水的小盛老师心虚:。

        蚊子肉也是肉。

        “嗡嗡——”一声。

        书房里,陆嘉延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一看是盛明稚的转账。

        陆嘉延回消息:【?】

        盛明稚犹犹豫豫,打字道:【就是,我这个月没钱了,所以先给你一点。】

        盛明稚其实想说,补偿陆嘉延失去的十个亿。

        但是光是想想那一串的零,盛明稚感觉自己卖身都还不起。

        赶紧改口:【别误会了,是房租。】

        他:【我这两天不都是住在你房间里的吗。】

        陆嘉延挑眉。

        盛明稚迟迟等不到回复,以为陆嘉延不满意。

        又打字,企图解释:【虽然!确实是有一点点少,但是我也没有住很久,而且只用了你的床……】

        越说越心虚。

        却不想陆嘉延回复:【不少。】

        他:【够住一年了。记得住满,概不退换。】

        盛明稚:?

        一千五百块房租住一年,你开青年旅馆的呢?

        陆嘉延顿了下,继续回复,话题却有些暧昧:

        【租房期间其实还包括其他的特殊服务,有兴趣吗?】

        盛明稚:【……】

        他:【我没钱了。】

        完全不感兴趣,谢谢。

        像早就预料到盛明稚会找这个借口。

        陆嘉延还提前给他转了二十万过来。

        对方:【也不是不能倒贴。】

        对方:【(黄豆害羞)】

        盛明稚:……

        我报警了。

        扫黄打非第一个抓的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