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和大佬协议结婚在线阅读 - 第65章 曝光陆哥!

第65章 曝光陆哥!

        盛嘉的回复无疑是给这个热搜又添了一把火。

        《练习生出道战》播出的第二季第一期就直接上了五六个热搜,比起同类型的选秀综艺,热度已经高的一骑绝尘。

        网友在盛嘉官博地下的互动也很热闹:

        “看得出来总裁靠一些无能狂怒。”

        “老板在吗?出来走两步?”

        “你老婆很好,下一秒就是我的了.jpg”

        “笑死,我怎么觉得你们老板说话阴阳怪气的。”

        “我说毒舌腹黑霸道总裁x内娱第一作精,还有谁不磕?!”

        ……

        用盛嘉官微发微博的肯定不是陆嘉延。

        但肯定也是准确无比的传达了陆嘉延的想法。

        回西山1号的路上,陆嘉延又把朋友发过来的链接拿出来仔细看了一遍。

        年轻的四十六号练习生示爱的画面在他面前一遍又一遍的重复。

        他不是不知道盛明稚接了一个综艺。

        这个综艺还是盛嘉旗下的,禾木娱乐当初写策划时,自己还看过一两眼。

        但是他没想到,这个综艺的男人。

        未免也太多了。

        盛明稚莫名其妙的上了个热搜,粉丝蹭蹭蹭的往上涨,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多的活粉。

        小王笑得合不拢嘴,毕竟以小祖宗这个体质,难得有一次上热搜不是被骂上去的。

        他自然是趁热打铁,把关于盛明稚的几个热搜都买了一个遍。

        争取今晚上整整一晚都挂在微博。

        禾木娱乐那边也吃到了蹭老板娘热度的甜头。

        配合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网友一起,还给四十六号练习生也买了个热搜。

        一夜之间,盛明稚跟这位四十六号练习生的cp粉拔地而起。

        就那么短短的十几秒互动,愣是被粉丝剪出花了。

        沈苓把几个cp向的视频在微信里发给他。

        盛明稚躺在床上刷微博,百无聊赖的点开。

        其实就是把他跟四十六号练习生的动作放慢,再配上一个十分煽情的bgm。

        转发居然破万了,评论区全都是网友发言:

        “好甜好甜,磕死我了。”

        “我没想到在这个b节目入股的第一个cp竟然是练习生x老板娘!”

        “有谁懂搞人妻的快乐!!”

        “@盛明稚,速看!”

        “磕死我了,原本站霸道总裁的我瞬间倒戈!!”

        ……

        看不懂,大为震撼。

        而且有什么好磕的。

        那个四十六号练习生根本就没有陆嘉延帅好吗。

        仿佛是为了验证这个说法,盛明稚把那个cp向的视频中的四十六号练习生的脸放大了看。

        正研究的起劲,冷不丁听到背后传来一声。

        “好看吗。”

        盛明稚吓得手机直接落在地上。

        一转头就对上陆嘉延来者不善的目光。

        ……

        这莫名熟悉的场景是怎么回事?!

        昨天晚上才被这样抓到过一次。

        今天怎么又来?!

        盛明稚发现陆嘉延这人走路是真的没有声音。

        他已经连续好几次中招了!

        陆嘉延慢悠悠地捡起盛明稚手机。

        搞得盛明稚一阵心虚。

        其实仔细想想,他有什么好心虚的,又不是他主动要看的。

        再说了,只是一个cp向的视频剪辑而已,盛明稚以前跟霍宇哲还炒过cp呢,陆嘉延也没管啊。

        “一般般。没什么好看的。”盛明稚回答,然后没什么用的强调:“是沈苓发给我,我不小心点开的。不是我主动去搜的。”

        “嗯。”陆嘉延语气酸酸地:“小盛老师还想主动去搜?”

        ……你什么逻辑。

        一看陆嘉延就是吃够了醋回来的。

        盛明稚又有点小开心,又有点无语。

        “你别这么小心眼好吗。”他试图解释:“就是炒cp而已,节目组的安排,又不是真的。”

        说到这里,盛明稚不得不翻旧账,理直气壮道:“而且你以前也没管过我。”

        意思是以前没管过的话,现在就没资格管!

        陆嘉延一顿。

        盛明稚犹如抓到了他的把柄,其实自己想想也生气。

        陆嘉延那三年去国外对他不闻不问的,现在有什么资格来管他。

        呵呵!

        晚上睡觉的时候,陆嘉延又厚颜无耻的找借口跟盛明稚睡一张床。

        弄得盛明稚坚持的离婚冷静期越来越动摇,估计过不了多久,他都要忘记吵架这件事了。

        不过今晚,盛明稚却没表现出太拒绝的样子。

        大概是那个cp视频真的让他有点愧疚,而且陆嘉延吃醋的表情又不是假的。

        稍微吃点醋是让他挺高兴的。

        但是盛明稚作比也有作比的底线,不会真的作到让陆嘉延不高兴。

        临睡前,盛明稚迟疑了一瞬,从陆嘉延怀里抬头。

        “嘉延哥。你是不是真的有点生气啊?”

        黑暗中,盛明稚的声音很小,有着江南独有的尾音,说话像撒娇。

        陆嘉延原本是有点生气的,现在也消失的差不多了。

        “我说是的话,小盛老师打算怎么办?”

        盛明稚在他手臂上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小声bb:“小盛老师也不知道怎么办。你应该大度一点,理解小盛老师的工作需求。而且我又不是真的喜欢他……”

        陆嘉延再开口,语气有些揶揄:“嗯。那小盛老师是真的喜欢我?”

        盛明稚:……

        你他妈,少自恋。

        黑暗中,谁也没注意到盛明稚脸有点热。

        他在心里腹诽陆嘉延跟个神经病一样,他要是不喜欢他还能跟他结婚现在跟他睡觉吗?

        他大慈善家啊?

        真是明知故问,老不要脸的。

        反正他是不可能说喜欢他的。

        让老男人自己瞎几把猜去吧!

        转眼间,就到了《练习生出道战》第二期的录制时间。

        有了第一期的热度,练习生们对盛明稚的态度就更加友善,且狗胆包天的更爱调戏他。

        并且通过十多天的相处,盛明稚除了高冷一点之外,似乎没有其他的坏脾气。

        那些曾经在网上看到的黑料跟他本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当然,更重要的是,现在盛明稚是他们的老板娘。

        谁吃饱了撑得,闲的没事去找老板娘麻烦?!

        于是在这样的和谐相处下,第二期也录制的很顺利。

        有了第一期四十六号练习生大胆示爱再前,这一期的后五十名练习生也放开了许多。

        在舞台上跳舞时,犹如一只开屏的花孔雀。

        不过坐在台下的盛明稚注意力完全不在台上。

        都在他腰上。

        还好是真皮沙发,不然被陆嘉延折腾了一晚上的腰就完蛋了。

        即便如此,他也是换了好几个姿势,怎么坐都不舒服。

        就在盛明稚别扭调整姿势的时候,眼前忽然被一片阴影遮住。

        起初他还以为是路过的工作人员,于是往后稍微让了一下。

        结果抬头一看,陆嘉延那张好看的有些过分的脸出现在视线中时,盛明稚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条件反射一般脱口而出:“你怎么在这里?”

        “我不能在这里吗。”陆嘉延像是理所当然一般,坐在了他旁边,淡淡道:“来看看禾木的工作。”

        盛明稚:……

        你是来视察工作的还是来监视我的你心里有数,呵呵。

        盛明稚还在震惊中没缓过神。

        忽然想起今天早上陆嘉延去公司之前莫名其妙跟他说得那句“待会儿见”。

        他还以为是指晚上一起吃饭的事情。

        没想到他的待会儿见是指翘班跑过来查岗的“待会儿”?!

        盛明稚往左边看过去,姚深毕恭毕敬的站着。

        随行的还有几个禾木的高层。

        霸道总裁的排面足足的。

        周围的工作人员不太认识陆嘉延,但畏惧他的气场,所以悄咪咪朝这边打量着。

        特别是禾木的高层还用那种领导莅临检查的态度对待陆嘉延,弄得盛明稚尴尬不已。

        他还是头一回跟陆嘉延一起出现在员工面前。

        僵硬的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摆。

        这时候,台上的个人练习生才艺展示还在继续。

        舞蹈也比较性感,所以穿得料子便格外的单薄,跳舞的时候,因为舞蹈动作的浮动,隐隐可以看到腹肌。

        散发着年轻又蓬勃的力量。

        盛明稚明明没做什么,而且人家的才艺展示也很正常。

        但不知道为什么,在陆嘉延面前,他就有点不自然。

        仿佛被抓到自己看什么小动作片似的。

        半晌,陆嘉延忽然开口:“衣服穿得太少了。”

        盛明稚:……

        像是在做点评,他的语气淡淡地。

        但是杀伤力极强。

        接下来每上台一个才艺展示的练习生,他都要外行指导内行,指点一遍。

        某练习生跳舞时露出腹肌。

        陆嘉延:“力量不够。只有浮于表面的浮夸。”

        某练习生染着花里胡哨的头发。

        陆嘉延:“奇装异服。影响节目组风气。”

        某练习生因为过于紧张忘了歌词。

        陆嘉延:“实力不足。再多回去练两年。”

        到最后,简直越来越过分。

        上升到了人身攻击的水平了!

        什么“腿太短”、“头有点大”、“肩膀太窄”、“轻浮”、“缺少阳刚之气”等等。

        还缺少阳刚之气。

        大哥,你是上个世纪从棺材里爬出来的清朝老僵尸吗!!

        一转头,陆嘉延满脸的“就这就这?”

        幼稚的盛明稚都懒得理他。

        你一个堂堂盛嘉的总裁,跑到这儿来diss人家练习生很光荣吗?!

        特别是在最后一个练习生上场时,表演结束之后,胆子贼大的对着盛明稚的方向比了个心。

        如果是平时,盛明稚也就当做无事发生了,但是今天陆嘉延就坐在他身边,这个心比过来,就有点要命了。

        都不用转头去看狗男人的表情。

        盛明稚就感觉自己周围的温度瞬间掉下去不少。

        陆嘉延那双桃花眼中已经完全没了笑意。

        双唇刻薄地吐出一个词:“不知检点。”

        此刻,别说是姚深感受到压力了。

        那一排站着的禾木高层,背后都被冷汗打湿。

        看着那个不知死活的练习生抛来的媚眼。

        众人两眼一黑,现在就想去台上把人抓下来暴打一顿。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就在禾木高层以为陆嘉延要大发雷霆的时候。

        先憋不住的是盛明稚。

        看着一本正经忍着醋意点评练习生的陆嘉延。

        盛明稚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竟然觉得他可爱的过分。

        他没忍住笑意,先是在嘴角一点点扩散,然后抽风似的笑倒在陆嘉延怀中。

        陆嘉延有些无奈的抱着他,淡淡道:“有这么好笑吗。”

        盛明稚狂点头。

        然后报应就来了。

        笑太过,本来就有点不舒服的腰彻底扭到。

        “疼疼——”

        笑意骤然收敛,盛明稚拧着眉。

        陆嘉延半抱着他,一只手放在他腰上,虽然没说话。

        但是盛明稚通过他的微表情解读出了狗男人的潜台词:这就是你在外面沾花惹草的报应。

        懒得理他。

        盛明稚享受着陆嘉延的私人按摩福利,就这么看完了上半场。

        禾木的高层也终于等到了中场休息。

        陆嘉延来得突然,高层接到消息的时候,录播已经开始,为了最后的节目效果,所以暂时没通知练习生大老板来了的事情。

        结果就是这么个疏漏,导致这群对着老板娘孔雀开屏的练习生肆无忌惮。

        简直把作死写在脸上,还敢给盛明稚飞吻!

        看来上次热搜吃到的甜头让他们都蠢蠢欲动。

        禾木高层趁着休息的时间立刻把陆嘉延来到现场的事情通知了所有人。

        刹那间,台上的练习生们脸色惨白一片。

        特别是刚刚那个给盛明稚比心的。

        现在表情基本跟死了爹差不多。

        于是,不同于上半场的奔放与热情。

        下半场的个人才艺展示,简直是瞬间从成人午夜dj现场,变成了春田花花幼稚园年度小朋友节目汇演。

        穿背心的加上了外套,

        染红毛的带上了帽子。

        舞蹈动作整齐划一。

        脸上的表情严肃认真——换一件红衣服就能直接去参加春晚的那种。

        恨不得把“老板我们工作真的很努力”一行字刻在脸上。

        陆嘉延显然比较满意下半场的演出。

        既没有人在盛明稚面前卖弄风骚,也没有人敢给他老婆抛媚眼。

        于是表情也缓和不少。

        一副“我看表演就应该这么演才叫守男德”的理所当然。

        盛明稚简直要被他无语死,在微信里疯狂跟沈苓吐槽。

        把陆嘉延丧心病狂地让人家跳韩团热舞的练习生穿三件衣服的事情描述的绘声绘色。

        三件衣服!!合理吗!!他奶奶都没给他穿过这么多!!

        全身上下唯一露出来的肉就只有脸,那还有什么看头?!

        大概是盛明稚的怨念太强,陆嘉延只是随意一瞥,就看到了他跟沈苓的聊天记录。

        顺势道:“三件衣服很多吗?”

        盛明稚一愣,连忙藏手机,气急败坏道:“你怎么偷看我聊天记录?”

        “我没偷看。”陆嘉延理直气壮道:“我是光明正大的看。”

        哦。

        那我给你鼓鼓掌咯?!

        陆嘉延不咸不淡道:“你觉得很可惜?”

        意有所指,暗示盛明稚跟沈苓的聊天记录。

        ……那也没有很可惜。

        盛明稚又不是什么色情狂,非要看人家练习生穿得少少的。

        “有什么好可惜的,我对他们的身材根本就不感兴趣好吗。”

        强调一下!

        陆嘉延听罢,若有所思道:“也是。”

        他慢条斯理:“毕竟看过我的,很难对其他人有兴趣吧?”

        一旁的姚深and一堆禾木高层。

        眼观鼻,鼻观心,统一传达一个信号:放心老板娘我们什么都没听见.jpg

        ……演技太假了啊啊啊啊!!

        盛明稚的耳根直接红透了。

        然后才对陆嘉延那句自恋到极致的话感到无语。

        “你能不能别这么油腻。”

        盛明稚尴尬的脚趾抓地。

        他吐槽完,嘴硬开口:“而且你的身材有什么值得我感兴趣的,我看完就忘了。”

        其实没忘。

        简直历历在目,陆嘉延这个成天坐办公室的霸道总裁不知道哪儿来的那么好的一具身材。

        就像是漫画家精心描绘的一般,受尽偏爱。或者说画都不敢画的这么完美,他还挺喜欢的。

        陆嘉延偏头看他,似笑非笑。

        盛明稚理直气壮地看着他,一副“我就忘了能把我怎么样”的表情。

        半晌,男人开口:“忘了也没关系。”

        他忽然凑近,在盛明稚耳边低声开口。

        屏幕里看起来,就像是侧身去吻他一样,姿势极为暧昧。

        陆嘉延暧昧道:“晚上回去记得看清楚一点。”

        盛明稚:……

        尽管节目现场的灯光很暗。

        但屏幕里依旧录到了盛明稚骤然发红的耳根。

        周六录制的节目,周二晚上,《练习生出道战》第二期的预告就上了。

        有了第一期的热度,官博暴风涨粉三十万,预告片一出就直接转发破万。

        禾木娱乐的练习生质量高,最大的看点就是每个练习生的个人才艺展示。

        第一期因为有盛明稚在的缘故,练习生们铆足了劲儿要在老板娘面前表现一番,一个个在舞台上都跟开屏的花孔雀一样浮夸。

        舞台效果要多炸裂有多炸裂。

        要多性感都多性感,看得屏幕前的粉丝们直呼过瘾。

        好家伙。

        这是没花钱就逛了一遍男窑子啊!

        于是,在粉丝的热情期盼下,万众瞩目中,终于迎来了第二期的舞台快剪。

        评论已经开始逐渐奔放:

        “我还没点开看就转了,一周唯一的快乐终于来了!”

        “快快快,让朕看看爱妃们又给朕带来了什么热舞!”

        “还没看,但是唧唧先微微一硬表示尊敬。”

        “老婆们好辣,老婆们我来了……”

        ……

        两分钟之后,评论画风开始有点微妙:

        “啊,这。”

        “后来的姐妹们,感觉可以不用看了。”

        “?你们这是诈骗,说好的热舞呢?”

        “举报国家反诈中心了。”

        “草?这什么春节汇演节目?怎么不干脆穿着大棉袄来跳舞?”

        “妈的,什么都没露!!你们这是把狗骗进来杀!!!”

        ……

        还有一眼看穿本质的:

        “不是,我说要么你们就统一性感路线,要么就统一幼稚园画风。你不觉得你们上半场跟下半场的画风差太远了吗???”

        “是说……我也觉得很奇怪,预告里面的上半部分午夜场,下半部分幼稚园,咋回事啊?”

        ……

        就在这条微博被转发了两万多条的时候。

        微博上忽然爆出了一段节目录制花絮。

        一共五分钟。

        花絮里,盛明稚坐在台下,他身边还有另一个年轻俊美的男人。

        爆料的那个博主直接刷了一排感叹号:

        @花花花子酱:!!!!我草,我一个姐妹拍到了活的霸道总裁!!!![视频链接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