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和大佬协议结婚在线阅读 - 第68章 切错号

第68章 切错号

        盛明稚虽然给了陆嘉延三秒钟解释的时间。

        但是还没有等到陆嘉延解释,这三秒内,他自己就反应过来,有点不好意思。

        他还从来没有在外面跟陆嘉延有过这么亲密的接触。

        盛明稚松开了搂着陆嘉延脖子的手,顿时就要下来。

        谁知道陆嘉延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动静,反而不松手了,似笑非笑地转头看他。

        盛明稚被他给盯毛了,气得在他肩上拧了一下:“你松开我。”

        陆嘉延若有所思道:“刚才不害羞。现在害羞了?”

        被他一下说中心事,盛明稚耳根泛红。

        到底是个男人,他非要在陆嘉延背上挣脱还是不难的,毕竟小盛老师的力气可不是盖的,可以徒手开冰冻过的老干妈盖子。

        他三两下就挣脱了陆嘉延的手。

        结果盛明稚从陆嘉延背上跳下来时,冲劲太猛,一不留神没站稳,踉跄一瞬。

        他身体一歪,陆嘉延就反应过来,伸手搂住了他,把他带进怀里。

        站稳了,他也没放手,右手牢牢地禁锢在盛明稚的腰上。

        他今天穿了一件很薄的风衣,套在身上把腰细腿长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

        腰带系的很紧,几乎让人移不开眼。

        盛明稚站稳之后,抬起头,视线正好与音乐教室门口的沈苓对上。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跟江别站在一起,最重要的是还用那种很暧昧的眼神打量了一下他跟陆嘉延。

        ——搞得好像他们在这里做了什么不可见人的事情一样!

        腰上的手愈发滚烫起来。

        盛明稚连忙要跟陆嘉延拉开距离,顺便回复他之前的话:“谁害羞了。我就是觉得,在学校这么神圣的地方,不适合拉拉扯扯。”

        陆嘉延垂眸,语气带笑:“怎么了?小盛老师这把年纪还怕被抓到早恋吗?”

        ……

        ……

        什么叫这把年纪?!

        一直以来都是盛明稚diss陆嘉延的年龄,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还能被陆嘉延给diss回来。

        他冷笑一声:“请即将奔三的90后不要拉着我们00后共沉沦,谢谢。我这个年纪早恋刚好,你就有点困难了!”

        盛明稚可没忘记,今天这个生日过完,陆嘉延可就二十九岁了。

        四舍五入不就是三十了吗。

        名副其实的老男人。

        陆嘉延凉凉道:“也是。早恋有点困难,但是可以早婚早育。”

        盛明稚瞪他:“谁跟你早婚早育?”

        “嗯。早育也有点勉强。”

        陆嘉延的视线在他的小腹上一扫而过。

        盛明稚后知后觉意识到什么,“腾”地一下脖子就红了。

        你妈,青天白日,这个老色批到底在想什么离谱的东西?!

        他正要发作,但是想起今天是陆嘉延的生日。

        顿时,脾气就收敛了不少,过生日寿星最大,小盛老师忍之。

        沈苓跟江别从音乐教室出来,和盛明稚打过招呼之后就去了礼堂。

        说实话江别出现在陆嘉延面前的时候,盛明稚心里还莫名的有点心虚。

        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心虚什么。

        明明跟江别是纯洁的不能再纯洁的友谊了,可能是上回他过生日时,江别跟陆嘉延送了同一条手链的缘故。

        陆嘉延不知道抽什么风硬是吃了好久的醋。

        害得他深受影响,弄得跟江别之间真有什么一样。

        不过,好在江别跟陆嘉延不熟。

        沈苓打招呼的时候,他只是礼貌的点点头。

        盛明稚想象中的尴尬场面没有发生。

        等江别走了之后他才回过神,发觉自己真是自恋的可以,难道是跟陆嘉延混久了脸皮变厚了吗?真以为全天下的人都对自己有意思啊?!

        转眼间,音乐教室门口就只剩下他们两人。

        盛明稚这才慢吞吞地开口问:“你今天怎么来了?”

        还以为像陆嘉延这种工作狂,即便是在生日当天也不会放弃工作的。

        陆嘉延声音平稳:“我也在附中读书,母校百年校庆,来一趟很奇怪吗?”

        哦。

        原来是因为校庆才回来的。

        盛明稚心里别扭了一瞬。

        没表现出来。

        但是越想越生气。

        心想陆嘉延这个狗男人,微信上没回他就算了,居然来附中是为了校庆?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说是为了他来的吗?

        就这就这?

        这就是你追人的态度??

        似是看出了盛明稚的想法,陆嘉延才逗了他一会儿就破功了。

        盛明稚听到男人轻笑一声,抬头时脸上还有些茫然,失落就写在眼里,好猜又直白。

        他都这么笑了。

        盛明稚再迟钝也知道陆嘉延是故意的。

        脸色登时挂不住,想了半天,吐出一句话:“你无不无聊。”

        附中的百年校庆是开放式的。

        音乐教室这边人虽然不多,但盛明稚前段时间才上过热搜。

        今非昔比,再也不是那个出门可以毫无遮拦的十八线小糊咖了。

        比起之前的热度稍微高了一些,盛明稚现在都需要戴个口罩,免得被路人认出来。

        陆嘉延的车没开到学校里。

        盛明稚就只好跟在他身后走去停车场。

        他习惯性的落后半步,跟记忆中的一样,一抬头看到的就是陆嘉延的背影。

        多年养成的习惯,让他没有察觉到丝毫不妥。

        直到陆嘉延忽然停下,盛明稚差点撞到他。

        他抬起头时,眼神还有些疑惑,像是不明白陆嘉延为什么停下。

        然后,盛明稚似乎意识到什么,一瞬间加快了脚步,追上了这半步之差。

        不再看他的背影,终于与他并肩。

        盛明稚心情不错,在去车库的路上,跟陆嘉延说了很多他读书时候的趣事。

        陆嘉延是个很好的倾听者,而且时不时会迎合他两句。两人都是附中出去的,聊到学校的共同话题还算多。

        当年读附中的时候,与盛明稚并不是完全没有交集。

        一个刚念初一,一个高三,初中部与高中部合并那几年,盛旭空闲的时候,经常带着盛明稚来高中部玩。

        他印象里,盛旭的弟弟是个很安静的少年。

        打篮球时,他永远都抱着书包坐在观众席上,不说话,就这么安静的等着跟盛旭一起回家。

        路过附中的英才榜,盛明稚像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停下了脚步。

        附中的英才榜上大约有一百多个人,都是历年来的尖子生,年代更早一点的,现在已经成了国内赫赫有名的科研大佬。

        尽管已经毕业了很多年,英才榜上依然有他和陆嘉延的照片。

        照片把旧时光的记忆给保留下来。

        相片里,盛明稚跟陆嘉延都是高中生的模样,看起来倒没什么年龄差。

        到了这个时候,陆嘉延才终于意识到,他实实在在的错过了盛明稚很多年。

        明明那么早就认识了,却花了这么久的时间才在一起。

        盛明稚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留念,小花孔雀颇为自恋的把自己的证件照夸赞了一番。

        讲话讲到一半,发现陆嘉延有些愣神,于是打住,试探地问了一句:“嘉延哥。你还在听我说话吗?”

        不是吧不是吧,跟他讲话居然都走神?!

        狗男人还有没有一点点良心了!你这样很容易失去我的知道吗!

        陆嘉延回神,道:“在想事情。”

        盛明稚微妙的有些生气:“在想什么?”

        妈的。

        比我还重要吗。

        你要是敢说比我还重要你就死了。

        “在想……”陆嘉延忽然顿了下,叹息一般开口:“没跟小盛老师早恋真是太可惜了。”

        他看起来真的很遗憾,目光落在盛明稚的证件照上,照片里的少年清俊稚嫩,才十七岁。

        ……

        ……

        下一秒。

        盛明稚脱口而出:“你变态吗?!”

        陆嘉延:……?

        他想说自己怎么就忽然变态了。

        但很快就意识到盛明稚的理解方向。

        陆嘉延哂笑一声,语气中有几分调侃:“想什么呢。你不会以为我对未成年有什么想法吧。”

        盛明稚默默地看着他。

        陆嘉延解释道:“你读高中的时候,我也才大学?怎么就不能早恋了。”

        盛明稚反驳:“那也是我早恋,你算什么早恋啊。”

        “嗯。那小盛老师的意思就是同意跟我早恋了?”

        “谁同意?你少自恋了。我高中的时候很多人追的好吗,干嘛要跟老掉牙的大学生谈恋爱。”

        “也是。”陆嘉延点点头,语气酸溜溜:“毕竟小盛老师读高中的时候心里还有其他人。”

        盛明稚:“……”

        陆嘉延酸里酸气,若无其事道:“还一直都挺受欢迎的。”

        似有若无的暗指江别的事儿。

        来了来了。

        他就知道陆嘉延心里藏着这事儿呢。

        盛明稚还以为狗男人兴师动众的从公司过来,看到他跟江别在一起能完全不介意。

        合着在这儿等着他。

        不过。

        看他吃醋,盛明稚还挺高兴的。

        只是转念一想,他生日这么重要的事,按道理说自己应该陪着他。

        但是自己前两天都没怎么理他,在他生日的时候还跟沈苓跑来附中……如此一来,盛明稚自认理亏,就有点心软。

        他干咳了一下,解释道:“我又不是故意的。是因为之前鸽了沈苓几次,这次再鸽,就要绝交了。”

        陆嘉延幽幽道:“嗯。没关系,小盛老师不用在乎我,我也只是随口一说。”

        盛明稚:……

        你别给我茶。

        下午逛了会儿附中,盛明稚就觉得自己体力不行了。

        小祖宗一向吃不了苦,出门走路都不带有十分钟就要坐车,更别说逛校园这种累人的事。

        再有什么追忆青春的兴奋感都被消磨殆尽了。

        他累得要命,转头看向陆嘉延,对方还走的四平八稳,一点都不带喘口气的。

        ……

        怎么回事,到底谁才是年纪大的那个??

        好在时间过得很快,暮色四合的时候,盛明稚才感觉自己有点饿。

        姚深早就为他们订好了餐厅,按照盛明稚的口味挑的。

        吃过饭,回到西山1号,已经是九点。

        还有三个小时,陆嘉延的生日就要过去了。

        他对自己的生日仪式感需求似乎不强烈,从头到尾没有提过一句,似乎完全不在乎。

        不像盛明稚一样,过一个生日搞得兴师动众,还要在游艇上开派对。

        物欲低到盛明稚都有点震惊了。

        他还以为陆嘉延生日这天,会有很多人给他庆祝来着。

        结果眼看还有三小时就过了。

        比起盛明稚奢侈铺张的生日,陆嘉延这个生日看起来过得都有点凄惨了!

        大约是他什么都写在脸上。

        陆嘉延问了句:“刚才的饭菜不合胃口吗。”

        盛明稚摇了摇头。

        终于没忍住问:“嘉延哥。你过生日,都这么冷清吗?”

        就差把“居然还有人生日过得这么惨”写在脸上了。

        谁知道,陆嘉延的表现却很奇怪。

        满脸写着“你竟然知道今天是我生日吗”的惊讶。

        他的心思原本是一向难猜,但这次真的太明显了。

        盛明稚一眼就看出来,并感觉到愤怒。

        怎么,他记得他的生日,有什么奇怪的?

        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长达三秒的沉默之后,陆嘉延开口。

        “冷清吗?我怎么觉得还好。”

        “哪里好了。你连蛋糕都没有!”

        他还以为。

        像陆嘉延这种霸道总裁过生日,怎么也要开个游艇去公海狂欢个三天三夜吧。

        不说纸醉金迷,该有的牌面还是要有的。

        哪像现在这样,身边除了自己,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等等。

        他哥不是陆嘉延的好兄弟吗,怎么今天也不来给陆嘉延庆祝一下?!

        盛明稚越想越离谱。

        立刻在微信上发消息质问他哥知不知道今天是陆嘉延的生日。

        把盛旭问得一个:【?】

        盛明稚冷漠:【你不表示一下吗?怎么也得送一辆兰博基尼吧?】

        盛旭呵呵一声,仿佛看穿了盛明稚,回了一句:【你想要就直说。别拿陆嘉延生日当借口。】

        气得盛明稚想拉黑他哥。

        他是那种人吗?

        ……在他哥心里面好像,确实是。

        盛旭还贱兮兮地来了一句:【礼物也不是没有。】

        他:【就是本人的口头祝福。】

        一秒都不带犹豫,盛明稚果断拉黑他哥。

        等下要提醒陆嘉延交友需谨慎,别交他哥这种不三不四的朋友。

        不过,陆嘉延确实对自己的生日不怎么上心。

        以前没人替他过生日,忙起来的时候自己都忘了。

        越长大,生日似乎就过得越糊弄。

        但盛明稚却不这么想。

        在他心里过生日还是一件挺重要的大事。

        而且陆嘉延表现出来的淡定太理所当然了。

        明明,他记得,陆嘉延大学过生日的时候还很热闹。

        有朋友,有同学。

        他们会在别墅里开一个小小的聚会,陆嘉延站在人群中间闪闪发光,接受着所有人的祝福。

        那他又是什么时候开始不过生日的。

        盛明稚心里有点发闷,这让他不由想到对方大学出国的那段时间。

        他也不是不知道,那时候陆嘉延在国外过得很艰难。

        一个都要担心明天能不能继续活着的人,又怎么会在乎自己的生日。

        ……但是他在乎啊。

        盛明稚的失落表现得太明显。

        陆嘉延眸子微微一顿,似乎意识到什么,哂笑道:“不是有小盛老师陪我吗。”

        “那又不一样。”盛明稚讷讷一句。

        “况且。”陆嘉延一本正经安慰道:“我们这种奔三的90后,对年龄其实都挺敏感的。”

        盛明稚抬起头,看他。

        陆嘉延道:“所以不爱过生日。”

        ……这是什么奇葩理由。

        难道不过生日就不会变老吗?!

        不过,他这么胡扯一通,倒是冲淡了盛明稚心里的一点点酸疼。

        他拿出手机加急定制了一个蛋糕送到西山1号。

        为了照顾陆嘉延“脆弱的玻璃心”,还煞有其事的写了“祝嘉延哥十八岁第十一周年纪念日快乐。”

        陆嘉延已经挺多年没吃蛋糕了。

        所以盛明稚拿到蛋糕的时候,他心里某个柔软的地方被狠狠的戳了一下。

        西山1号静谧的就像一幅画。

        盛明稚点上蜡烛,郑重其事道:“你快许愿吧。不然过了零点就要失效了。”

        陆嘉延似是觉得有些新奇,“许什么愿望都可以吗?”

        盛明稚点点头,心想当然可以,反正都实现不了。

        陆嘉延顿了下,慢悠悠地许愿:“那,希望小盛老师能早日给我一个名分,或者永远和我在一起?”

        盛明稚:……

        他脸一红:“你许愿干嘛要说出来?”

        陆嘉延理直气壮:“不说出来怎么实现?”

        ……你这叫许愿吗。

        你这叫威胁!

        吹灭蜡烛,陆嘉延看向盛明稚,笑道:“小盛老师现在可以实现我的愿望了吗?”

        盛明稚梗了一下,道:“你才追了多久。急什么。”

        “能不急吗。”陆嘉延无辜道:“这不是都奔三了,该有点中年危机了。”

        盛明稚:?

        “你有什么中年危机?”

        说你两句老男人,还真开始倚老卖老了?

        “中年……感情危机?”陆嘉延厚颜无耻的继续:“其实这段时间,我的内心一直矛盾重重,还产生了很多焦虑、紧张、自卑等情绪。”

        焦虑?自卑?

        完全看不出来,别太自恋了。

        狗男人真敢说,呵呵。

        见他没有回答。

        陆嘉延用那双桃花眼轻飘飘地看着盛明稚,眼尾跟带钩子似的,开门见山:“明稚。所以,看在我这么喜欢你的份上,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

        “噗通”一声。

        盛明稚听到空气里自己放大的心跳声。

        不知道是过了十秒还是十分钟,盛明稚才听见自己的声音,轻飘飘的:“看你表现吧。”

        陆嘉延:“我表现的还不够好吗?”

        盛明稚一听,讷讷道:“哪里好?”

        他提高了声音:“就你那个烂到家的追人技术也叫好吗?要不是我——”

        要不是仗着我喜欢你,你就是追一百年也追不上。

        话到了嘴边之后愣是一个急刹车给停住了。

        陆嘉延听了一半,不知怎么,心脏蓦地悬空了一瞬。

        等了会儿迟迟没等到盛明稚的下半句,语气骤然轻了许多,像是哄骗一般:“要不是你怎么?”

        客厅里的空气跟凝固了一般。

        盛明稚忽然没了脾气,却又气急败坏道:“你明知故问!”

        明明是喜欢他,表达爱意的话却叫他说得凶巴巴:“我喜不喜欢你,你心里没点儿数吗?!装什么装,还是我大慈善家,白给你睡吗!”

        有时候知道答案和看到答案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即便是陆嘉延,面对心仪之人的表白,心脏也依旧不听话的漏跳了许多拍,半天都没回过神。

        盛明稚一股脑的说完,觉得自己落了下风,连忙道:“那也是因为你先喜欢我,所以我才喜欢你的。你别太得意!”

        怕不够,还淡定地补充:“而且我目前对你的喜欢也只有一点点。”

        盛明稚觉得自己表现得还挺正常。

        至少没让陆嘉延觉得自己太喜欢他。

        毕竟,听到陆嘉延说喜欢自己的时候,快要跳出胸膛的心跳声不是假的。

        切好蛋糕,盛明稚还有些恍惚,拍了照,想抬头问陆嘉延自己能不能拍照发微博。

        然后忽然记起,陆嘉延说过。

        他想发什么就发什么,不用问他。

        这种没由来的纵容给了他极大的安全感。

        盛明稚挑了一张自己跟陆嘉延的合照和一张蛋糕的照片发微博。

        @盛明稚:[分享图片]

        高冷的一批。

        这是他在微博第一次发自己跟陆嘉延的合照,不想表现的太激动,显得他很丢人。

        立刻有人评论,盛明稚看了眼,心情不错的挑了几条回复:

        “谁生日?你老公?”

        【嗯。】

        “你老公生日你就分享图片四个字这么高冷???”

        【不然呢?】

        “秀恩爱秀的也太冷淡了吧,萎了,重发。”

        【秀恩爱,分得快(黄豆微笑)】

        呵呵。

        他可是知道盛嘉的官博关注着他的账号的,那个狗腿子官博一有什么事儿就爱打报告给陆嘉延,他能让它抓住把柄?

        可是,想要炫耀和尖叫的心情根本就压抑不了。

        盛明稚切换小号,发了另外一条微博,淡定的打字,内容却如同炸裂的烟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ljy刚才说超级喜欢我呜呜呜呜,原来他也喜欢我,超开心超级激动受不了想去外面跑圈怎么回事!!!!好想打滚好想告诉他其实我也超超超超超超超级喜欢他!!他还说生日愿望是想和我一直在一起所以拜托拜托老天爷一定要实现他的愿望求求了tvt!!!】

        点击发送。

        神不知鬼不觉,压下上翘的嘴角。

        结果手机传来了非比寻常的震动声。

        盛明稚微微一愣。

        屏幕亮起,微博评论跟暴风似的叠加。

        其中一条最醒目:

        “你是不是切错号了?”

        盛明稚大脑空白了一秒。

        猛地抓起手机,发现自己用小号发的那条微博,发到了大号上面。

        ……我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