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和大佬协议结婚在线阅读 - 第72章 右耳

第72章 右耳

        如果此时开口说话的是其他助演嘉宾。

        总导演可能就会假装无事发生,反正是录播,也不会影响节目效果。播出的时候随便一剪辑,这个小插曲就算是过了。

        可惜不是。

        说话的人是盛明稚,总导演立刻感觉自己被命运扼住了喉咙,命运还顺便扼住了他的工作。

        现场在死一般的寂静过后,终于有人开口说话。

        是站在台上的林溪,他脸上的笑意都僵了,缓缓道:“我不知道盛老师为什么会这么说,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盛明稚懒得看他脸色。

        他已经在气炸了的边缘,呵呵冷笑:“有没有误会你心里不清楚?是不是自己作曲的,还需要我来告诉你吗?”

        千年的狐狸跟他玩儿什么聊斋。

        说实话,被盛明稚当场说抄袭,林溪一开始听到的时候,确实有片刻的慌神。

        但他很快就镇定下来,他手里的这份乐谱,是在国外留学的那段时间,无意间看到的。

        留学生圈子很喜欢抱团一起玩,动不动就爱在别墅里开派对。

        他认识的一个富二代还挺有钱的,借了朋友的别墅搞生日pa,林溪对那套别墅印象深刻,走进去,车库里停放的全都是跑车。

        听朋友介绍才知道,别墅的主人是个赛车手。

        那份手稿就是在书房中看到的。

        作为一个小提琴手,他一眼就看出是乐谱,本着随便看两眼的态度盯了会儿,结果就移不开视线。

        鬼使神差一般,林溪用手机拍下了这段曲子。

        回过神时,已经保存了好多年。

        前段时间清理手机内存时,这张被遗忘的曲谱陡然浮现在他面前。

        正好经纪人问他有没有好的原创作曲,他像是被什么诱惑一般,抱着侥幸心理把这张曲谱发给了经纪人。

        毕竟这种偶然间拍下的曲谱根本就不会有人在意。

        况且又是很多年前拍的,网上也从没有关于这份作曲的半点消息。

        再加上那位别墅主人根本都不混娱乐圈。

        林溪更加有恃无恐。

        而且他发给经纪人的曲谱只有一半,当年看到的曲子也是一半。

        剩下那一半的内容,林溪推脱比较忙没时间写,经纪人找了专业的团队把其余部分补全。

        到底不是原作者,即便是补全了也很难达到上半部分的水平。

        外行听不出什么,但学过作曲的一听就能察觉到这首曲子微妙的断裂感。

        只是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么倒霉。

        第一次演出就被人揭发抄袭。

        不过抄袭也讲基本法,只要他咬死不承认,谁知道。

        他就不信盛明稚能给他变一份原稿出来。

        林溪声音掷地有声:“我觉得其中是有误会的。盛老师,首先,您说我抄袭我不认,抄袭也是要讲证据的,您一张嘴就给我盖棺定论,我是不是太冤了?我也知道我一个小小的小提琴手,跟您比起来实在太没有影响力。但我想以您的地位,也不会仗着身份来故意刁难我。如果您真的觉得我抄袭,就请拿出一个让大家信服的理由。”

        顿了顿,林溪似有若无的加了一句内涵:“不过我觉得盛老师可能不太了解小提琴,或许是之前听到过相似的音乐,所以听岔了?”

        他这一番话说得又绿茶又白莲。

        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话里话外都很无辜。

        先说跟盛明稚是一场误会,又让盛明稚拿出他抄袭的证据。

        又说拿不出也没关系,你盛嘉老板娘的影响力那么大,拿不出证据还不能造一个吗?欺负我一个还没出道的新人,岂不是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那么简单?

        最后还内涵了一波盛明稚,说他一个外行来指点内行,听过几首曲子就以为是抄袭了。

        简直婊的明明白白,浑然天成。

        盛明稚一听,狐狸眼都气得微微瞪大。

        他直接“蹭”地一下从嘉宾位置站起来,拿着话筒开麦:“我是给你脸了是吧?”

        导演组一看事情要乱。

        连忙中断录播,着急忙慌的就把这事儿跟禾木的高层汇报过去。

        盛明稚的麦克风谁也不敢关。

        现场所有的人都已经大气不敢出,紧张的全员一脸懵逼,不敢动。

        “一个连顿弓跟跳弓都拉不好的人跟我谈原创作曲?我看大兴安岭缺个锯木头的岗位,你现在去面试还来得及!”

        如果说刚才盛明稚在愤怒的情况下没看清林溪演奏的姿势,但现在冷静下来,他终于发现自己为什么会觉得听起来那么别扭了。

        林溪那首曲子是断裂的,曲面上半截和下半截的作曲风格有着微妙的差距,因为当年盛明稚的那首谱子只写了一半。

        跟他当年半道崩卒的暗恋一样无疾而终。

        他忽然心平气和,慢条斯理道:“对。我确实是误会你了,也不能说你是完全抄袭,你是抄袭了一半。”

        林溪愣住。

        差点儿吓得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盛明稚抬眼:“是不是好奇我怎么知道?因为我当年就只写了一半。”

        就写这一半还被你给抄了!

        越想越气,盛明稚说完之后就放下话筒,高贵冷艳的坐在评委席上。

        看着林溪惨白的脸色,心情爽了不少。

        一副“你接着编,我就看你怎么表演”的姿态。

        抄袭抄到正主头上,还当着正主的面演出。

        林溪是真的没想到自己能倒霉到这个程度。

        不止他,在现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盛明稚这句话。

        除了震惊,几乎看不到其他的表情。

        林溪抄袭的是盛明稚?

        不对,这个戏剧性的画面还没有另一个事实来的震惊。

        盛明稚居然会拉小提琴??!!

        等等。

        老板娘在娱乐圈不是一直都是那种干啥啥不行的拉胯人设吗!

        还以为他是那种混不下去就回家继承家业的富二代玩咖。

        有这技能……怎么从来没见盛明稚展示过??

        显然。

        林溪也震惊的没说话。

        但他还不死心,张口:“既然盛老师一口咬定我是抄袭,那盛老师怎么证明这首曲子是您原创——”

        话筒顿时消音。

        林溪知道自己是被关麦了。

        导演组真是服了这个林溪了。

        要不是那个煤老板托关系把他塞进来,他都想亲自下去揍人。

        都已经到了这种无法挽回的局面了,还敢在盛明稚的雷点上反复蹦跶。

        林溪自己不想出道的话就打包自己滚蛋,他还要靠这份导演的活养家糊口!

        不知道该不该说一句初生牛犊不怕虎。

        林溪大约也是破罐子破摔了,他要今天在盛明稚面前认了怂,承认了自己是抄袭,那以后自己还怎么在别人面前抬头?

        再说。

        他真的不信盛明稚能变出一份原稿来。

        关了麦,也听到林溪在舞台上大喊:“盛老师你凭什么说我抄袭?凭你一张嘴吗?你说是你作曲就是你作曲吗?这么多人看着,你倒是拿出证据来啊!没证据就不要随便乱否认别人的心血好吗?你知道我站在这个舞台上有多困难吗,一句话否认了我的所有,你要觉得你自己行你就自己上啊?!”

        导演气得两眼一黑,气急败坏:“找保安把他带下去!还留着他在台上乱说什么东西?!我看你们饭碗都不想要了吧!”

        盛明稚当然也听到了这些话,简直被这抄袭狗给气笑了,他还真的能行也真的能自己上,怎么?

        这需要什么证据吗,我直接上台就能把剩下半章曲谱给拉出来好吗??就你那个拉胯的水平也敢说自己是个小提琴手??我用脚拉的都比你好!

        但是,心里嘲讽的再厉害,盛明稚也只是坐着没有动,再吵下去简直掉他的逼格,给林溪脸了。

        林溪被保安带下去之后,台上还放着那把小提琴。

        盛明稚的视线落在上面,停顿了几秒。

        仅仅只有几秒,记忆的画面就像碎玻璃一般炸开,小提琴“哐当”一声被摔在地上,和眼前舞台上那把孤零零的琴渐渐重合。

        他知道接下来的场景,是自己被人一巴掌扇到了墙上。

        仿佛被画面刺激到。

        盛明稚条件反射的往后躲了一瞬,然后下意识捂着耳朵。

        明明没有疼。

        但精神上,却像是被撕裂一般。

        盛明稚察觉到自己手心有些汗。

        心悸的厉害。

        林溪肯定不能继续录制《练习生出道战》的第三期了。

        官微的效率很快,在保安把林溪带下台之后的半小时,就拟好了公关文,在微博公开。

        事关自己饭碗,能不能讨老板娘欢心就看这个公告的速度有多快和多坚定了。

        节目组的林溪选手因为个人原因,所以很遗憾不能参与录制。

        洋洋洒洒的写了一篇解约的公告,挂在这条文案下面。

        评论都炸了:

        “???”

        “woc,你们节目组什么情况啊,这是第二个解约选手了吧?”

        这段时间林溪营销的厉害,加上小提琴手的人设,在微博上已经快速的积累了一批选秀粉丝。

        正等着自己哥哥第三期播出的时候一骑绝尘碾压所有选手呢,结果就等到了这个解约公告。

        可想而知,剩下的评论有多么带刺:

        “啥情况,这个新来的小哥哥我还挺喜欢的。”

        “救命……别不是你们节目组已经内定了冠军吧,然后把比冠军优秀的选手全部都解约?”

        “笑死。选秀新思路,把最好的解约,剩下的就是冠军.jpg”

        “既然是因为选手的个人原因,那能不能麻烦你们把什么原因写清楚,别不是你们把人家逼解约了,然后再把锅扣给选手。”

        “禾木这种操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轻飘飘的解约真的很让人难受,而且之前打投的钱都给林溪花了,你们能不能退钱啊?”

        ……

        不止练习生出道战的官微被林溪的粉丝攻占。

        林溪自己的微博评论也沦陷了。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林溪却没跳出来有个解释。

        一向很懂内娱潜规则的粉丝们知道,林溪估计是被经纪人限制,不准上微博了。

        网友就是这样。

        大大方方说出退赛原因,大家是不好奇的。

        但越是藏着掖着,网友们就越觉得有瓜可吃。

        渐渐地,豆瓣开始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出一堆帖子,都在问林溪怎么忽然退赛了。

        盛明稚却没刷到这些微博。

        此时他虽然抱着手机,但登录的页面却不是微博,而是微信。

        是陆嘉延的聊天框。

        小祖宗已经等了足足一下午他的消息了。

        可是聊天框就跟被冻住了一样,一点都没动静!!

        盛明稚觉得离谱。

        练习生录制现场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就不信禾木没有报告给陆嘉延。

        既然报给他了,为什么陆嘉延不发消息来问问他什么情况?

        妈的,不会刚谈恋爱就到七年之痒了吧,狗男人难道得到他之后就不珍惜了吗?

        但转念想到陆嘉延下午的时候可能在开会。

        盛明稚就有点不好意思怪他了,换位思考一下,其实自己的事情也不算闹得很大。

        禾木的动作快的他都没反应过来。

        还在气头上时,高层就马不停蹄的汇报新进度,解约、公开、一脚把人给踹出节目,并且禾木以后所有的资源都不对林溪开放。

        处理的还让他挺满意的。

        他不想因为一点点小事就麻烦陆嘉延。

        盛明稚想通了之后,就放下手机。

        他躺在床上,望着房间中的顶灯。

        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以前怎么没觉得西山1号的别墅那么大?

        陆嘉延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盛明稚睡在床上,被子也没盖一床。

        是那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姿势,整个人蜷缩成一团,把头发压得皱皱巴巴。

        睡前大约还在玩手机,有气无力的挂在手中。

        陆嘉延微微附身,把盛明稚手里的手机拿出来。

        这一抽,惊醒了盛明稚。

        他睁开眼,双眼还有些茫然。

        不知道睡前是哭过还是怎么,眼眶都是红的,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陆嘉延忽然就后悔自己回来这么晚了。

        禾木的高层下午跟他汇报盛明稚在现场发火时他就应该回来。

        盛明稚愣了好几秒,才开口,刚睡醒说话都含糊不清:“你怎么回来了?”

        陆嘉延轻声道:“听姚深说,你下午录制节目的时候玩的不开心。”

        不说还好。

        盛明稚睡一觉起来都快把这事儿忘了。

        陆嘉延一提,他才发现自己的委屈还挺多的,铺天盖地一般。

        又或许,禾木给他的出气的方法根本就没有用,可禾木是禾木,又不是陆嘉延。

        其实说来说去。

        他就是想要陆嘉延一句安慰。

        盛明稚点点头,心想我都快气死了你才回来!

        你干脆等我气死之后回来收尸吧!

        盛明稚冷哼了一声,一副要哄的模样。

        陆嘉延解释道:“下午的时候有个国际会议,走不开。下次我一定早点回来。”

        他这么说,盛明稚反而没气了。

        气势削弱一大半,没骨头似的靠在陆嘉延肩膀上撒娇,嘟囔道:“那还是算了吧,开会比较重要。”

        他可没忘记上回陆嘉延为了他,连十亿的合同都敢扔的事儿。

        盛明稚都快因为这事儿被他爸给念叨死了,说他败家。

        离谱。

        败的又不是盛家,到底我是你儿子还陆嘉延是你儿子?!

        “怎么了。”陆嘉延哂笑,似乎跟盛明稚想到一块儿去了:“怕我老翘掉会议,以后赚不到钱,养不起你是吧?”

        他记得自己刚回国的时候,盛明稚还扬言要是盛嘉破产了。

        他第一个就跟陆嘉延离婚,坚决不过苦日子。

        为此陆嘉延总是偷偷庆幸,还好自己有钱。

        盛明稚估计也想到这个,用力打了他一拳:“你好无聊!”

        他知道陆嘉延这是翻他的旧账,恼羞成怒道:“那是以前。”

        “嗯。”陆嘉延点头:“那现在呢?又愿意跟我过苦日子了。”

        盛明稚看了他一眼,心里吐槽你明知故问,但还是乖乖点头:“一点点愿意。”

        他灵机一动,接了一句:“我可以偷我哥的钱来养你。”

        好像上一回他也说了偷盛旭的钱养他,这回也是,又戳到了陆嘉延的笑点,男人闷笑了几声。

        把盛明稚抱在自己怀里,爱怜地在他唇上落下密密麻麻的细吻。

        “不会让小盛老师去偷钱的。”

        盛明稚忽然懂事起来:“哦。那你下次还是不要因为这种小事特意回家一趟了。”

        陆嘉延挑眉:“这么懂事?”

        小盛老师矜持地点点头。

        他们作比也是有作比的拿捏好吗,大事上从来不含糊。

        然后一副“我太懂事了还不赶紧来夸我”的样子,看着陆嘉延。

        陆嘉延笑了声,郑重道:“可是在我这里,你的事永远都不是小事。”

        盛明稚一愣。

        陆嘉延与他十指相扣:“所以你不需要懂事,在我心里你永远是第一重要。”

        这句话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

        盛明稚忽然觉得自己的委屈就决堤了。

        闷闷不乐了一下午的心情骤然倾泻。

        他气得说话声音都结巴,告状一样,叭叭地把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跟陆嘉延讲了。

        陆嘉延眼神微微一暗。

        虽然听到下属汇报了全过程,但是听盛明稚一说,显然受到的委屈远远不止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说到最后,盛明稚这个骂人的反而红了眼眶。

        “他还说我行的话让我自己上,笑死了,好像谁还不会拉小提琴一样,我用脚拉的都比他好!”

        陆嘉延点头:“后来呢?”

        后来呢?

        盛明稚愣住。

        好像所有的声音都戛然而止。

        陆嘉延声音温柔:“为什么没有上去呢,明稚。”

        后来。

        那把琴被大人高高举起,狠狠砸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后来他什么都听不见了——

        一切的不甘和遗憾,全都在此刻发泄的淋漓尽致。

        盛明稚的眼泪来得毫无预兆,断线似地落下来。

        他记得那个下午,自己得到了一切,然后又失去了一切。

        后来他再也没有勇气捡起那把琴。

        在他听不见声音的每一个日与夜,噩梦无休止的缠绕着他。

        盛明稚拒绝交流,拒绝说话,拒绝合群。

        但又渴望地看向路过他的每一个人,把希冀裹在视线中,小心谨慎地试探求助。

        父亲,兄长,甚至是阿姨,保姆,哪怕是一个,只要有一个人就好,发现他,找到他。

        他曾绝望的抓住过盛远的手,只颤抖着看向他。

        可是在看到对方眼中的疲惫的神情时,那句话更在喉头,忽然间变成了刀,割破了他的嗓子。

        他想说,爸爸,我听不见东西了。

        能不能,带我去医院,我耳朵疼。

        可他也不想被人当成一个麻烦。

        如今在陆嘉延怀里,内心深处最鲜血淋漓的一部分向他敞开。

        盛明稚声音更咽,什么话都说不出。

        半晌才像求助一般,轻声道:“陆嘉延,我耳朵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