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和大佬协议结婚在线阅读 - 第73章 #???#

第73章 #???#

        盛明稚知道,其实自己不是真的耳朵疼。

        右耳的听力早在成长的过程中就已经恢复的和从前一样,但是精神上的创伤却永远留在了神经中。

        那一巴掌打碎的除了小提琴,还有盛明稚的勇气。

        他甚至都还没来得及站起,重新收拾自己破碎的心情,就被告知养了自己十几年的女人并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盛明稚在这一刻听到了精神崩塌的声音。

        他唯一可以依赖的避风港,终于在那个雷雨天彻底被摧毁。

        燕城小小的家并不富有,可那始终是他的家。

        他回到家里,不会成为任何人的麻烦与累赘。

        可是盛家不是。

        盛家很大,富丽堂皇,他来到这个家的第一天,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欢愉。

        他们的每一个打量的眼神都在告诉他。

        他是个外人。

        陌生的环境加重了他的恐慌和不安。

        小孩的表达很有限,他一旦觉得自己是个麻烦,就会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存在。

        饿了不知道说,硬生生捱到饭点,即便是过敏也咬着牙吃下去,然后换来翻天覆地的呕吐。

        渴了也不会要水,直到嘴唇干燥的起皮才被保姆发现。

        他试图慢慢地走出阴影,走进盛家,结果就在他刚踏出第一步的时候,宋翊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他面前。

        盛明稚谨慎地看着这个占有了他十二年人生的少年。

        他不知道为什么,宋翊明明很讨厌他,却还要在大人面前装的与他亲密无间。

        只有在剩下他们两人时。

        宋翊才会收起伪装,冷着脸一句话都不跟他说。

        盛家别墅很大,平时跟宋翊见不着面,盛明稚也没觉得不舒服。

        但对方私下里主动来找他,还是头一回。

        在看到宋翊的一瞬间,盛明稚就放下了手中的牛奶。

        明明是谁都可以喝的,可他在宋翊那样打量小偷一般的眼神下,忽然就不敢喝了。

        宋翊越过他,冷不丁开口:“我哥还挺喜欢你的。他今天偷偷给你塞什么了?”

        盛明稚愣了一下。

        意识到宋翊口中的“我哥”是盛旭,一个和他长相有着微妙相似的大哥哥。

        盛明稚这会儿还不能接受自己忽然就有了兄弟姐妹。

        他潜意识还把自己当做独生子。

        “……糖。”

        “哦。”宋翊从冰箱里拿了个可颂出来,去加热。

        等待加热的过程中,宋翊不经意一般提到:“你还是少吃糖吧,明天杨医生不是要来抽血吗,万一出现什么偏差,跟我妹配不上就完了。”

        盛明稚没听明白。

        杨医生是盛家的私人医生,明天安排给盛明稚抽血。

        盛明稚一直以为是身体检查。

        宋翊看他不知道,诧异:“你不知道为什么要抽血吗?”

        盛明稚隐约觉得这个结果不是他自己能承受的。

        他下意识选择逃避,不想听,可宋翊还是快他一步,开口说了出来。

        “我还以为你知道自己怎么被找回来的,因为盛雪需要换骨髓,跟我的配不上。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盛明稚有些忘记自己当时的反应了。

        大概是太过伤心,居然生出了一种好像理所当然的感觉。

        万霞抛弃他一次,盛明稚至少觉得自己还能有一条退路。

        结果没想到是条绝路,原来盛家找他回来,是为了给他们女儿换骨髓。

        盛明稚第一次拒绝了盛远,死都不肯让杨医生抽血。

        他反常的态度吓坏了所有人,没有人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

        盛明稚也是后来才知道他被宋翊给骗了。

        杨医生就是单纯来给他做身体检查的。

        虽然盛雪需要匹配骨髓,但是盛远考虑到盛明稚刚回来,还没适应家里就让小孩去匹配骨髓,那不是直接让盛明稚多想吗。

        他是借着盛雪骨髓匹配的缘由,发现了宋翊不是他亲生儿子。

        但接盛明稚回家时,也从来没动过让人家小孩捐骨髓的念头。

        盛远甚至都没有逼宋翊做这个事情,是宋翊主动要求匹配,这才让所有真相浮于水面。

        可那也是很久之后才知道的。

        对于盛明稚而言,刚回到盛家的那半年,他就是被全世界都抛弃了。

        这种恐惧和不安深深地藏在他的心里。

        直到现在还在影响他的人生。

        盛明稚在陆嘉延的怀中大哭了一场,好像要把那些年受到的委屈全都哭完。

        大概过了好久,盛明稚才回过神,然后,觉得有点丢人。

        救命。

        他刚才怎么直接在陆嘉延面前哭了!

        虽然下午被抄袭的时候是很生气,但是也不至于气到哭吧!

        盛明稚忽然想不起来,到底是哪一个环节有问题,然后走到了这一步。

        陆嘉延会不会觉得他怪怪的,居然有他这种吵架炒赢了也哭的人!

        盛明稚尴尬的耳朵红。

        想来想去还是怪陆嘉延,都怪他问的那两句。

        本来委屈的人就不能问。

        越问越觉得委屈难道不知道吗?

        可能是他身体僵硬的太明显,然后也没哭了。

        所以陆嘉延动了一下,叹息一般地开口:“这么委屈啊。”

        ……本来就是。

        不是,也不是为了下午这件事才委屈的。

        盛明稚觉得自己应该解释一下,免得给陆嘉延心里留下什么奇奇怪怪的印象。

        谁知道,还没等他解释,陆嘉延就继续:“我也挺委屈的。”

        盛明稚:……?

        他抬起头:“你委屈什么?”

        刚哭过,眼睛还是红的,质问起人来的气势也没有因此削弱半分。

        陆嘉延淡淡道:“我还不委屈吗。”

        他:“我大概是全世界最后一个知道小盛老师还会拉小提琴的人吧。”

        盛明稚听完,心想这有什么可委屈的。

        但是换位思考一下,假设所有人都知道陆嘉延很会拉小提琴,但是自己作为他最亲密的枕边人却不知道。

        想想,还真的有点介意。

        但盛明稚又不是故意瞒着他的!

        那他也没问啊!

        盛明稚更住,接下来重点全都抓歪了。

        他憋了半天,憋出一句:“不是。”

        磕磕巴巴的安慰着陆嘉延:“其实我哥也不知道。”

        ……

        ……

        卧室里好像更安静了。

        这安慰,似乎完全无效。

        过了会儿,陆嘉延开口:“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哥?”

        盛明稚顺势接下了话:“打电话谢吧,要不显得没诚意。”

        “不然我再转二十万给他?”

        “也行。”

        盛明稚认真地点点头:“要不你还是转给我吧,肥水不流外人田。”

        演到这里,盛明稚终于先忍不住笑出声。

        他实在演不下去了,又故作生气地给了陆嘉延一拳:“你好无聊!”

        这么一闹,刚才涌入心间的那些伤感似乎都不见了。

        剩下的只有眼前的这个人。

        陆嘉延顺势握住他的手腕,将他抱的更紧:“除了这些呢。小盛老师还有瞒着我的吗?”

        盛明稚摇摇头。

        不过他摇的不是那么坚定。

        因为其实还有一件事他没跟陆嘉延说,就是那半张原创的曲谱是写给他的。

        但写情歌这事儿说出来也太羞耻了!!

        盛明稚直接无视这件事。

        他用一种很若无其事的口气,把以前拉小提琴的经历说了一遍。

        说到拿了什么奖的时候,眼神要比平时更加亮一些。

        说到他为什么不拉琴的时候,声线明显颤了颤。

        “——后来就没拉了。回家之后每次碰到琴,都会想起自己被扇的那一巴掌,觉得自己听不见东西。”

        他说完,卧室里沉默地快要结冰。

        盛明稚其实觉得已经过去了,但陆嘉延的沉默又让他有些在意。

        虽然看陆嘉延因为自己的事情感到心疼是会有一点点高兴。

        但盛明稚又不想真的看到陆嘉延不开心。

        所以说完之后,又连忙打补丁:“但那都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我都快忘记了。”

        撒谎都不会撒。

        忘记了又怎么会不敢用琴。

        这话说出来,盛明稚自己都不信。

        越说越小声,最后干脆不说了。

        很久之后,盛明稚才听到陆嘉延的声音。

        对方把他抱的很紧,声音压抑过,似是克制的很厉害,才说出口:“明稚,对不起。”

        陆嘉延无法形容自己的感觉。

        他这一辈子做过很多决定,不管是生活还是在生意中,从来没有对自己的决定产生过任何后悔的念头。

        但就在刚才,他忽然前所未有的后悔了。

        对自己三年前出国的那个决定。

        对于陆嘉延莫名其妙的道歉,盛明稚完全没有理解其中的意思。

        还以为他是因为自己被抄袭的这事儿,于是道:“那也没那么严重。反正都已经把他给解约了,我又不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

        说到这里,盛明稚猛地警觉起来。

        他转过头,与陆嘉延对视。

        “你没有觉得我这么做很过分吧?”

        比如什么滥用盛嘉老板娘的权利跟练习生吵架还把人家练习生解约掉的这种行为。

        那他也不是跟所有练习生吵架的,是林溪先抄袭他!

        盛明稚怕陆嘉延没听明白,继续bb:“就是觉得我滥用老板娘的权利啥的……”

        “不会。”陆嘉延漫不经心道:“发解约公告的是禾木,跟小盛老师有什么关系。”

        ……好刁钻的角度。

        盛明稚惊了。

        “娱乐圈就应该少一些这样的劣质艺人。”

        看他那副似乎为内娱操碎了心的口气,盛明稚觉得陆嘉延说不定认为解约了林溪都不够,估摸着还要亲自上阵把林溪在娱乐圈里面给封杀了。

        不过听到“劣质艺人”四个字,盛明稚开始鸡蛋里挑骨头,故意找茬。

        “哦。那我之前也被娱乐圈的粉丝骂劣质艺人。”

        视线幽幽地放在陆嘉延的脸上。

        问了一个堪比“我跟你妈掉水了你先救谁”的死亡问题。

        陆嘉延面不改色地继续:“娱乐圈也应该少一些这样的劣质粉丝。”

        盛明稚直接笑倒在陆嘉延怀中。

        反正不管劣质艺人还是劣质粉丝,小盛老师就一点错都没有呗!

        盛明稚不依不饶,双手攀在他肩上问:“那怎么办。我粉丝本来就没几个了,被你这么一封杀,就更没有了。”

        陆嘉延:“不然,我给小盛老师做粉丝?”

        “啊?”盛明稚苦恼道:“这不太好吧。传出去,人家要说我草粉的,不行不行,这是黑料。”

        “不会。”陆嘉延那双桃花眼不怀好意,暧昧道:“被粉丝操,不算操粉。”

        盛明稚:“……”

        行。

        可以。

        话题都进展到这一步了,盛明稚已经预感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不过说实话,跟陆嘉延上床还蛮爽的,而且每次先把持不住的都是自己。

        而且今晚陆嘉延的动作似乎比平时更温柔。

        盛明稚迷迷糊糊,顺从的躺下,右手与陆嘉延十指相扣,铂金戒指交相辉映。

        半晌,那只骨节分明的手难耐的抓紧了床单。

        虽然晚上已经跟陆嘉延坦诚的交代了一切。

        但盛明稚总觉得事情还没有过去,根据他这么多年来腥风血雨的体质看,越担心的事情就越会发生。

        况且林溪下台之前的那个眼神可一点都不像是息事宁人的眼神。

        盛明稚自觉自己已经给足了他面子,没在解约合同里面当场戳破他是因为抄袭才被退货的,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结果没想到,事情过去两天之后。

        豆瓣曝光了一段站姐拍摄的视频。

        是《练习生出道战》的现场录制。

        摄像头自带收音,正好拍到了盛明稚跟林溪吵架的那幕。

        画面的最后,是林溪振振有词的那句你凭什么污蔑我抄袭。

        这段视频就像是投入水中的一颗炸弹。

        顿时把豆瓣给炸开花了。

        爆料的帖子瞬间被顶到了三千多楼。

        不到一个小时就在微博发酵。

        视频被营销号二次上传到了微博,编了个劲爆的标题:

        “我去林溪是因为抄袭才被退货的啊??”

        抄袭这个话题一向是网友的底线。

        瞬间评论就被攻陷:

        “真的假的?他不是小提琴手吗,这么不爱惜羽毛?”

        “抄了啥?有课代表总结一下吗?”

        “我来我来!视频看完了,大概就是林溪的个人表演里面使用的原创曲子其实是抄袭的,而且还是抄袭的盛明稚。”

        此话一出,这条评论被回复了一百多条:

        “等等。你这句话前半段都很正常,这么后半段我就有点看不懂了?”

        “兄弟,几个菜啊喝成这样,抄袭盛明稚?有这功夫还不如真的作曲呢,对自己好一点。”

        “你整段话的可信度因为盛明稚三个字而变成了一个笑话.jpg”

        “说真的。我很想相信他抄袭,但是你说抄盛明稚吧,就变成都市传说了。”

        ……

        抄袭的瓜虽然很震撼。

        但是更让网友震撼的是视频里盛明稚那句,抄袭的是他的作曲。

        盛明稚?

        作曲?

        请问盛明稚跟作曲有什么关系吗?

        原本应该关注林溪的抄袭话题,彻底歪了。

        再加上盛明稚这个腥风血雨的体质,很快文娱榜第一被一个奇怪的热搜占领。

        #???#

        是路人看到都会点进来“???”的程度。

        话题里的微博动态刷新的很快:

        “???”

        “上一次看到这么离谱的热搜还是上一次。”

        “哦,是盛明稚#卧槽#的那一次吧。”

        “恭喜点进这个热搜的路人,没错!这个b话题又是跟盛明稚有关的!”

        “我是真的会笑死,为什么跟盛明稚有关的热搜都这么搞笑啊。。。”

        “这次又是啥,盛明稚怒怼林溪说林溪抄袭他的作曲,我这辈子没说过这么离谱的话。”

        “‘盛明稚怒怼林溪说林溪抄袭他的作曲’——很像我玩那种抓纸条小游戏,但是我随机拼凑起来的一句话都比这个靠谱。”

        “不是,你们关注点不要歪啊!!他说林溪抄袭他,抄啥了??”

        “小提琴曲谱?”

        “救。。。走向越来越离谱了。。。”

        ……

        林溪毕竟是个连出道都没出道的练习生。

        所以这一次的讨论度基本都是跟盛明稚有关的,也不像上一回跟宋翊撕的那么恐怖。

        对于抄袭,网友们都是持半信半疑的状态。

        盛明稚的评论区也被这件事刷屏,但比起往常真黑粉的生殖器辱骂,他评论区的黑粉画风真是越来越奇怪:

        “听说你到处跟人说人家抄袭你?”

        “有这编瞎话的水平,我开始相信你是真的会作曲了(狗头)”

        “你在家抠脚两个月就想出了这么一个花里胡哨的人设?我不满意,重新想。”

        “宝,都2024年了,你还没放弃那个2023年的天才紫微星人设吗?”

        “本来你说林溪抄袭这事儿我是全信你的,但是你又说他抄袭你,我就只能信一半。”

        “孩子还能拉小提琴呢,可以,拉两段我听听。”

        还有那种至今不死心要混进豪门的:

        “你拉琴缺不缺那种托,我可以来当氛围组。”

        “我也行。我免费,让我住你家就行。”

        “大家别卷,别最后便宜了盛明稚。”

        也有已经开始发疯的:

        “我相信盛明稚会拉小提琴。自从爆出他是铭臣小少爷之后,我已经坚定的认为我是活在一本小说里面,不然我实在想不通现实中为什么会有这么离谱的打脸文学男主的存在(坚定)”

        “是的。接下来爆出盛明稚是外星人我都不惊讶,我就是一个npc(点烟)”

        ……

        直到林溪用微博小号点赞了一条微博。

        事情才彻底有点不受控制,引来了真正看热闹的路人。

        是一条林溪粉丝发的微博:

        @用溪水洗脸:就真谁有钱谁有理了呗现在?反正热搜也上了讨论度也有了,也没几个人在说抄袭了全都在讨论盛明稚会不会拉琴,这一系列熟练的炒作蹭热度上热搜带节奏的操作,要说禾木的水军没下场我是不信的。陷害一个没资本没后台的小练习生就能收获这么多的热度,我是老板我也觉得自己是个商业奇才了呀!我们林溪就是清者自清,那么多比赛的奖项不是白拿的,先不说一个外行指导内行说他抄袭,就凭抄袭盛明稚就够好笑了吧。抄袭他什么?抄他演戏用脚还是抄他跳舞靠扶?是惹不起盛嘉,毕竟我们没那个好命,能投胎到铭臣(白眼)

        阴阳怪气的很熟练,还把林溪的澄清话题#林溪没有抄袭#刷到了文娱榜热搜第二。

        当然也引发了真路人的共情。

        毕竟这种被资本家仗着权势欺负的小可怜人设,卖惨很有奇效。

        普通群众基本都优先同情弱小。

        一时间,话题回归正常。

        真路人发言:

        “我觉得如果真的是抄袭,还是拿出证据吧,不然抄袭就靠一张嘴说,那林溪这波有点冤。”

        “是吧……我也觉得,我看到现在都没看到什么具体的证据,不会就真靠老板娘一张嘴?”

        “这有点欺负人啊……”

        “而且林溪作为一个小提琴手,如果真的被扣上抄袭的帽子,是很难摆脱的。”

        “我还是很相信盛嘉的,所以希望这一次盛嘉别让我失望。”

        ……

        吃瓜群众中就有盛明稚。

        他一早起来就知道自己上热搜了,意料之中。

        毕竟林溪的团队也不是白痴。

        不会站着被禾木打,索性破罐子破摔,借着盛明稚的热度乘乘东风,反正黑红也是红。

        况且经纪人已经再三询问过林溪,是不是抄袭的盛明稚。

        林溪都否认了。

        那就更没在怕了。

        内娱最怕的不是黑料,而是糊。

        两边团队打起来,热度立刻水涨船高。

        盛明稚看到了林溪点赞的那条阴阳怪气他的微博,简直气笑了。

        他狠狠地截图,然后拿着手机递给陆嘉延。

        “你看!”盛明稚呵呵冷笑,开始告状:“看见没,内涵我仗着盛嘉老板娘的身份欺压他这个小透明呢,老板怎么说?”

        陆嘉延一目十行看完,道:“老板觉得可以加大力度。”

        几分钟之后,盛明稚就知道什么叫做加大力度了。

        林溪点赞的那条微博被删了,他们团队买的热搜也在一瞬间被撤了。

        “欺压”小透明力度大的吃瓜网友都没反应过来!!

        还好盛明稚留下了这条微博的截图。

        不然他都不知道怎么发文案。

        盛明稚原本是想自己自己发微博回击的。

        结果没想到,在他编辑这条骂人微博的时候,他的广场上刷出了一个新的视频。

        盛明稚愣了一下。

        不是什么其他的原因,而是这个视频的封面照片是他,还是穿着附中校服的他!

        五分钟之前发的,播放量已经有好几千,一看就是买了热门。

        点开来,是盛明稚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音乐教室。

        他坐在椅子上,似乎没注意到拍摄者的存在。

        视频中,盛明稚才十五岁,青涩非常。

        少年专注的低着头写什么,时不时又拿起身侧的小提琴试音。

        虽然断断续续,但确实是与林溪演奏的上半部分曲谱旋律一致。

        只是比起林溪流畅的演奏,正在作曲的少年显然更加磕绊一点。

        他专注地写了很久,才注意到拍摄者的存在。

        视频的最后,盛明稚站起来,有些警惕地看着拍摄者。

        对方似乎跟他穿着同一身校服,拍摄者的声音清朗干净:“我打扰到你了?”

        盛明稚摇了摇头,“你在录像吗?”

        “嗯。介意吗?学校要求我们每个人拍一段新生vlog,你要是介意的话我就删掉。”

        视频中,盛明稚摇头。

        那人又问:“你几班的啊?”

        “高一一班。”

        “哦。”

        “你呢。”

        “你猜。”

        “高一……高二?高三?你是学长吗。”

        “嗯……也行!”

        也行?

        “我看一下你的校卡。盛明稚,名字还挺好听的。我可以看一下你刚才写的乐谱吗?”

        盛明稚好像没有理由拒绝这个话多的自来熟学长。

        镜头往前,画面放大,粗略的扫了一眼乐谱。

        视频像是只为了证明曲谱是盛明稚所作,到乐谱这里就定格了画面,戛然而止。

        但盛明稚的记忆还在延续。

        他记得这个话多的学长靠过来时,盛明稚看到了他的校卡。

        上面写着男生的名字,江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