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和大佬协议结婚在线阅读 - 第74章 礼物

第74章 礼物

        盛明稚终于记起这是哪段了。

        这不是他妈的江别当初骗自己他是高三学长的那段吗!

        回忆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展开。

        江别确实是录像了,而且是用手机录像。

        只不过,盛明稚没想到江别会把高中时代的录像保留这么长时间。

        苹果都出了四五代了,这男的不换手机吗?

        盛明稚看完视频之后就点出去,此时视频转发已经破万。

        他没看评论,直接点进博主的微博看了眼,动态发的很少,都发一些花花草草,记录的最多的是一只流浪小猫的成长轨迹,最新的微博是该博主语重心长的教育流浪小猫不要早恋,严肃又认真,煞有其事。

        就很,江别。

        盛明稚都不用去微信上求证。

        这种教育流浪小猫不要早恋,非同一般的弱智行为,除了江别没人能干得出来。

        视频的转发和点击还在上涨。

        对比林溪粉丝的振振有词,这个视频就是最有力的回击证据。

        在微博上闹了整整大半天的抄袭事件终于尘埃落定。

        评论很快就被一直关注着事件的网友占领:

        “牛的,我看林溪的粉丝接下来怎么狡辩。”

        “说真的,她们的澄清逻辑就有漏洞,一会儿说盛明稚是盛嘉老板娘欺负她们小透明,我心想你也知道人家是盛嘉的老板啊,他没事儿欺负你干什么?好玩儿吗?还搭上盛嘉的名声?”

        “额,虽然马后炮,但我也要说一句,一开始林溪的营销就很尬啊……同是学小提琴,说真的他那些奖都没什么含金量……”

        “林溪粉丝之前不是还说就算拿出手稿也是可以伪造的吗,我看现在有视频了他们怎么解释。”

        “该不会要说盛明稚为了造假视频找了个高中生替身吧?”

        “他那张脸就是想整容都有难度……”

        ……

        评论中有盛明稚的那些深柜粉:

        “只有我的注意力在盛明稚居然真的会拉小提琴吗??虽然??这完全不符合他废物的花瓶人设啊!!”

        “妈的,颠覆了我的三观,原来只有我才是真正的废物。。”

        “所以,目前已知盛明稚的学历是云京大学,身份是铭臣小少爷,现在还会拉小提琴?来娱乐圈干啥?”

        “原来他草的那些花里胡哨的人设都是真的……”

        “别告诉我就真是来逐梦的。。我真的会信。。”

        “哦他居然真的没整容啊,十五岁长得这么好看合理吗,想绑回家狠狠欺负了。。”

        ……

        林溪那边原本准备买的热搜也撤下了。

        在这个视频下面,买什么热搜都是笑话。

        原本对此事持将信将疑态度路人倒戈的很快。

        抄袭本来就是一件比较恶劣的事情,林溪还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再加上林溪之前空降节目组买营销的时候,直接站在其他练习生头上拉踩,他如日中天时可没人敢说一句话,但如今墙倒了自然是众人推。

        可想而知反噬的多快。

        盛明稚进娱乐圈三年,还没有哪一次可以在闹得这么大之后,全身而退的。

        一刷新首页,基本都没人骂他,反而都是夸他性格率真,敢做敢言。

        哦。

        原来“糊作非为”还可以解释为“性格率真”啊。

        见识到什么是钞能力了。

        盛明稚当然不会弱智到真以为自己在网上翻身洗白了。

        能有现在这个场景,不说盛嘉下了百分之百的水军吧,但是百分之九十是有的。

        虽然盛明稚很不想承认,可是在当代互联网,确实是谁有钱谁有理。

        谁钱给的多,谁就是新浪的爸爸。

        他还是头一次在娱乐圈里面享受到了这个身份带来的好处。

        这次“抄袭”事件从发酵到结束,全都由盛嘉控场,简直说什么是什么,林溪被欺压的毫无还手之力。

        尽管这看起来很像那种小说里的邪恶反派势力。

        但不得不说,真的挺爽的!

        更重要的是,这次事件发酵的全程,陆嘉延都陪在他身边。

        盛明稚甚至都没有太生气,偶尔假装生气,也就是闹点小脾气引起对方注意。

        还以为事情到这里已经完了。

        盛明稚准备刷会儿微博之后,就出门去找江别道个谢。

        结果一刷新,首页又有一条微博出来。

        搬运的是豆瓣的帖子,依然是跟林溪抄袭的事件有关,还附赠了一段视频。

        -好恶心啊,抄袭也就算了,合着现场的表演也是假的,你身上到底有没有一点点真的东西啊@林溪???

        发帖的人自称是云京音乐学院大四的学生,为了怕网友不信,还放了自己的学生证。

        紧接着就说林溪现场假拉,有好几个听到的音跟他表演动作所拉出来的音是不一样的。

        盛明稚一愣,点开视频一看,是林溪现场演奏的那一段表演。

        还挺高清的,姿势看的一清二楚,一看就是官方拍摄角度。

        其实为了节目效果,确实是有选手提前录好之后再进行表演,和假唱一样,以防出什么意外。

        可练习生出道战又不是什么表演类型的节目,选手的才艺展示可是实力的表现,如果他假拉,那对于其他选手而言,参加整个节目的意义何在?

        这波爆出来,选秀粉震怒。

        禾木的声明出来的也很快,先撇清这件事情高层不知道,然后迅速开了那个现场策划的导演,紧接着出了道歉信,保证接下来不会再出现这种作假事件。

        标准的公关速度。

        除此之外为了补偿这一次的失误,还安排了选手与粉丝的线下见面会,借着一波热度直接冲向第一。

        这么一来,这个锅就被精准的推到了林溪头上。

        抄袭在前,假拉在后,他是彻底在内娱的圈子里完蛋了,就算团队有心也无力回天。

        盛明稚又看了几遍视频。

        怎么看都像是禾木官方故意透露给粉丝的。

        但是为什么透露给粉丝啊,难道是为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吗……

        虽然这么做确实是直接堵死了林溪所有的路,堪比封杀了。

        不会是陆嘉延授意的吧?

        盛明稚悄咪咪地看了陆嘉延一眼。

        似乎注意到了他的视线,陆嘉延从报纸中抬起头:“怎么了?”

        盛明稚犹豫了一瞬,问道:“林溪的那个官方假拉视频,是不是你让禾木公开的啊?”

        陆嘉延顿了下,视线移回报纸,没否认。

        盛明稚却顿时懂了,连忙凑过去,嘀咕:“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毕竟禾木这一波热度虽然赚到了,还免费宣传了一波最新的活动,只是损失了一点点名声——等等,禾木好像在内娱秀粉的心中,名声已经烂的不能再烂了。

        也没什么好损失的。

        盛明稚仔细一分析,似乎觉得,禾木获得的利益好像比损失的大啊!

        反而是林溪被一箭三雕,顺势死的很惨。

        见他反应过来了,陆嘉延笑道:“禾木内部用人的问题早就应该整治一下了。”

        说的是煤老板塞人走后门的事情。

        盛嘉是个庞然大物,陆嘉延不是不知道高管中有许多暗箱操作。

        塞钱走后门,带资进组的问题不是一天能解决得了的,但练习生出道战那位走后门进来的林溪,是个倒霉蛋,直接得罪了盛明稚。

        陆嘉延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跟林溪相关的人好过。

        首当其中要解决的就是谁把林溪给弄进来的,一查,一连开了七八个高管。

        陆嘉延的手段与作风都是出了名的狠厉。

        这一波杀鸡儆猴,不但给禾木敲了敲警钟,也震慑了盛嘉那一部分不安分的老人。

        盛明稚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莫名觉得陆嘉延这波操作很有一点昏君的感觉。

        但自己总不能是那个妖妃吧?妈的,他可是正儿八经跟陆嘉延门当户对的!

        “怎么不好。”陆嘉延淡淡地开口,带着一点点酸味:“我要是做少了,卷不过人家摄影师。”

        盛明稚还在想你一个总裁你跟谁卷。

        还有“摄影师”是谁?

        结果下一秒就瞬间顿悟。

        陆嘉延意有所指,指的是江别帮他爆出视频那一段。

        真真切切地帮了大忙。

        盛明稚无语:“你怎么连这个醋都吃啊,你醋精转世的吧。”

        “我吃错了吗。”陆嘉延说话还挺委屈:“一个视频保存了六七年,还不够我喝一壶的吗。”

        被陆嘉延这么一提醒。

        盛明稚忽然也觉得怪怪的。

        对啊,江别干嘛把这个破视频保存这么多年啊。

        ……不会真的对他有意思吧?

        不过转念想到江别这个人就是很古怪的。

        他肯定是跟陆嘉延在一起久了,人也变得厚颜无耻又自恋起来,怎么会怀疑自己的好哥们暗恋自己!疯了吧!

        这个念头让他倍感羞耻。

        感觉自己以后都无法直视江别了。

        “哎呀你好无聊。”盛明稚嘟囔:“读高中谁没有几个好兄弟啊,你怎么不吃沈苓的醋?”

        吃了。

        就是没说。

        陆嘉延慢悠悠道:“我高中可不像小盛老师那么丰富多彩,又有好兄弟又有白月光的。还写情歌呢。”

        最后一句,虽然轻描淡写,但盛明稚就是听出了一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我不像你。我高中什么都没有。”

        还暗搓搓拉踩一下。

        盛明稚听完,道:“也没有吧。”

        他嘀咕:“你不是还有我哥吗。”

        ……

        ……

        陆嘉延气笑出声:“这么一说,我的高中生活好像变得更可怜了?”

        盛明稚狡辩:“我都跟你说了我早就不喜欢白月光了,你干嘛还老说……”

        “我知道。”陆嘉延声音很轻:“我这不是吃醋了,想让小盛老师哄一下吗。”

        你撒娇!!

        好犯规!!

        盛明稚被陆嘉延这猝不及防的示弱给弄得愣了几秒。

        然后心情就像棉花糖一样膨胀起来。

        “哦。”

        盛明稚越想越高兴,嘻嘻挂在他脖子上,吧唧一下对着陆嘉延嘴唇咬了一口,“别吃醋了嘉延哥,我现在最喜欢你。”

        陆嘉延被他幼稚的示好一闹,原本有些吃醋的心情好了不少:“只有这点表示吗?”

        ……这点表示还不够吗?!

        盛明稚怒了,但转念一想,陆嘉延这次帮了他太多了,还开除了好多人。

        瞬间就气消了。

        盛明稚这回有点害羞,又飞快地在他唇上吻了一下。

        蚊子哼哼一般:“谢谢老公!”

        话音刚落,盛明稚抬起头,就看到了别墅门口的姚深。

        估计是在外面等半天没看到陆嘉延出来上班,所以进院子里看了一眼。

        结果就撞见了这么一幕。

        刹那间,盛明稚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在社会上彻底死亡了。

        从脖子到耳根红的快要滴血,尴尬地身体一动不动。

        但其实姚深比他更加慌张。

        盛明稚只是社死,他可是会真的被恼羞成怒弄死的!

        电光石火之间,姚深立刻转身,然后一副我什么都没看见的模样。

        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你还不如不装呢!

        盛明稚猛地回过神,在内心的疯狂尖叫声中,假装淡定的走上了二楼。

        然后咔嚓一下落锁,决定这辈子都不会再踏出房门一步。

        林溪的事情没过几天就在网上彻底销声匿迹。

        互联网的瓜就是这样,它发酵的很快,消失的也很快。

        比起上一回盛明稚跟宋翊的那个大瓜。

        这一回有盛嘉全程控场,对盛明稚而言就跟撒毛毛雨似的。

        唯一还惦记着他的就只有微博里的那群深柜粉:

        “在?别不发微博装死。”

        “放下你老板娘的架子,很牛吗,不是依然没有得到我?”

        “会拉小提琴不整一段给粉丝姥爷们看看?”

        “@盛明稚,出来才艺展示。”

        ……

        盛明稚偶尔也会刷到。

        不过看到时,内心也十分平静。

        他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就这么一晃眼,到了江别出国的那天。

        盛明稚之前就知道江别在国内待不了几天,那时候他跟他还有点认生。

        这段时间玩熟了之后,又有点舍不得江别走了。

        跟高中时候一个样。

        他朋友不多,越长大就越应该珍惜那为数不多的几人。

        送江别出国的那天,天气不是很好。

        弄得盛明稚心情也有些低落,早饭都没吃两口。

        临到检票,盛明稚终于没忍住,开口问了句:“你今年过年在哪儿过啊?”

        江别甩了下头发:“还没定呢。”

        他说话声音有点嘶哑,可能是因为感冒的原因。

        带着口罩,都能看见他有点苍白的脸色。

        盛明稚依稀记得,江别高三的时候身体就有点不好。

        感冒发烧似乎是常事。

        似乎注意到盛明稚心情十分低落。

        江别微微弯下腰,故意去看他的双眼:“哭啦?”

        “哭个鬼啊。”盛明稚无语,拍开他的脑袋。

        “这么舍不得我。那我就不走了呗。”江别笑笑。

        他这话,高三那年也对盛明稚说过。

        午后的某一天,天气晴朗,操场传来蝉鸣的声音,教室空调坏了,翻滚着热浪。

        江别是他后桌,用黑色水笔戳了一下盛明稚。

        “阿树,你说我出国念书怎么样?”

        盛明稚热得心烦:“你出地球去念书吧。”

        “真的。问问你的意见。”

        盛明稚转过头迟疑地看着他。

        他其实想说,你不是说好跟我们一起考京大吗。

        但少年不管在爱情还是友情中,都是别扭的。

        尽管很想质问江别为什么临时变卦,但他还是忍下了这口气。

        “随便你。我能拦着你不成?”

        “哦。你觉得我应该去吗?”

        “……”

        “你要是舍不得我,我就不去了。”

        江别忽然坐起身,从他座位走出来。

        为了与盛明稚平视,他单膝扣在地上,从下往上看盛明稚。

        这是一个近乎于恳求的姿态。

        只是他表情还是吊儿郎当,他说:“你让我留下,我就留下。”

        盛明稚怎么回答来着。

        下一秒,就传来了他的声音:“你出国会发展的更好吧,国内的赛车运动那么少。”

        是了。

        当年也是这么说的。

        盛明稚迟疑了一秒,想起上次江别出国就音讯全无的结果,这回学聪明了,多问了一句:“你过年会给我发消息吧?”

        江别一耸肩膀,道:“只要你别再拉黑我就行。”

        说完,两人都笑了。

        那几年的时光,忽然一下就回到了他们身上。

        “jenson,你的登机时间快要到了哦,准备和朋友说再见吧。”英国华裔sare站在不远处催促,他是在英国照顾江别起居的保姆,已经跟了他四五年,是个卷发圆脸的标准英国女人。

        “知道啦。”江别挥手,看向盛明稚。

        他似乎想说什么,话到了嘴边,最后又打住了。

        “就送到这里吧,我去安检了。”

        江别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往后看:“有人在等你,去吧。”

        盛明稚一愣,回头看,陆嘉延正从机场的2号口进来。

        他没跟陆嘉延说自己今天要来送江别,估计是姚深又跑去打小报告了,他该不会以为自己今天要跟江别私奔吧?

        这个雷人的念头一冒出来,就被盛明稚压下。

        同时也觉得好对不起江别,他最近怎么老这么不要脸!!

        盛明稚尴尬道:“那我走了。记得常联系。”

        江别笑笑:“会的。”

        盛明稚转身走向陆嘉延。

        阳光穿过机顶的透明玻璃,被分割成无数的光柱,洒在大厅中。

        像是说给自己听一般,江别低声重复了一句:“常联系。”

        直到看不见盛明稚的背影,江别才转身安检。

        sare调侃他:“jenson喜欢他吗?”

        江别淡然处之:“女士,工作时间请勿八卦。”

        安检时,sare看着工作人员从行李箱中拿出一个黑色的乐器包。

        工作人员示意自己要拆开,江别没阻止。

        拉链拉开,是一架崭新的小提琴。

        压着一张薄薄的手稿,裹着遥远的记忆。

        sara惊呼:“jenson,你怎么没有把礼物送给你的朋友。”

        江别伸了个懒腰,叹了口气:“不需要了。他会有更想要的。”

        碧蓝的天空。

        开往英国的航班拖出一条长长的尾云。

        盛明稚小跑向陆嘉延,又觉得自己去见他的姿态太过于急切。

        到他面前时,矜持地止住脚步。

        高贵冷艳道:“你怎么来机场了?”

        陆嘉延随口扯了个理由,神情淡淡:“老吴下午有事,所以换我来接你。”

        哦。

        原来是接送他的司机下午有事啊……

        大哥。

        撒谎也不打草稿吗?

        你盛嘉是穷到什么程度了,接送老板娘的司机有事不会换一个司机吗。

        用得着你亲自来接。

        盛明稚故意道:“你撒谎!”

        陆嘉延替他拉开车门:“撒什么谎?”

        盛明稚终于忍不住,猛地扑倒他身上,大声嚷嚷:“你还说不是撒谎,你是不是怕我跟江别跑了所以连班都不上了来抓奸!”

        陆嘉延微微晃了一下,无奈的笑了下:“那你要跟他跑吗?”

        “你想得美!”盛明稚呵呵一声:“我跟他跑了好方便你在国内开三宫六院!你是不是嫌弃我骄纵跋扈!我告诉你谁让你跟我联姻的,你就得忍着我的脾气,我才不跟别人跑,我就只祸害你一个人!”

        像是还嫌不够,盛明稚威胁道:“我祸害你一辈子。”

        陆嘉延听完笑了声:“有这种好事,下辈子记得也找我。”

        盛明稚:“……”

        妈的。

        突然间撩人干什么。

        不得不说陆嘉延某些时候冒出来的话还真的挺让他心动的。

        所以后来跟陆嘉延去吃饭的时候,全程都是好心情。

        晚餐结束之后,陆嘉延还坐在位置上没动。

        盛明稚的视线落在他身上,对方慢条斯理道:“有件礼物要送给你。”

        “什么东西?”盛明稚挑眉。

        “猜猜。”

        “跑车?别墅?手表?游艇?”盛明稚掰着手指头数了一遍。

        反正他想要的就是这么朴实无华,又造价昂贵!

        陆嘉延摇头,慢悠悠道:“没那么贵重。”

        盛明稚:“……”

        可恶!

        这才刚谈恋爱多久,就开始这么敷衍我了吗?

        以前送礼都是送六千万的跑车的!!狗男人,你要是送的敢低于六千万你就死了!!

        小盛老师怒火中烧的时候。

        餐厅里的侍应生将陆嘉延准备的礼物拿了出来。

        在看到礼物盒大小的一瞬间,盛明稚的心脏就“咯噔”跳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一种可怕的直觉。

        仿佛是,一直以来期待的愿望要成真一般。

        下一秒,侍应生打开包装盒。

        黑色丝绒上,赫然躺着一把价值不菲的小提琴。

        盛明稚的心跳声都停止了一瞬。

        陆嘉延拖着尾音,语气温柔:“因为比别墅和跑车要便宜不少,所以有附加礼物,就是我本人。”

        说完,怕盛明稚拒绝,厚颜无耻补充:“附赠礼物是强买强送,概不退还的。”

        盛明稚像是愣住一般没有接话。

        一片静默中。

        陆嘉延再一次开口,语气温柔且坚定:

        “明稚。所以你还愿意回到舞台上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