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和大佬协议结婚在线阅读 - 日常(1)

日常(1)

        盛明稚不是一个爱哭的人,但每次掉眼泪的事情都跟陆嘉延有关。

        而且这一次更加丢人,他哭完就有点尴尬的抬不起头。

        显然是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

        陆嘉延明显感觉到怀里的人身体微微僵硬了一瞬。

        盛明稚还是把脸埋着,没抬头。

        陆嘉延问他:“怎么了?”

        盛明稚闷声道:“眼睛疼。”

        大雪天的哭得这么厉害,冷风一吹,眼泪都结冰了。

        能不疼吗。

        陆嘉延试图把他下巴捧起来。

        结果遭到了盛明稚激烈的拒绝,小祖宗反而抱得更紧,不让他看:“等等!”

        “不是疼吗?”

        “但是眼睛哭肿了。”盛明稚理直气壮:“丑。”

        应该是挺丑的。

        盛明稚这人就是个花枝招展的小花孔雀,今天为了录素材,化妆师小姐姐还特意给他打了一层薄薄的粉,现在肯定哭花了。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不好看。

        盛明稚心想,按照这个剧情发展,陆嘉延接下来就应该说“不管小盛老师长什么样在我心里都是最好看的”,这样他才能勉强把自己不那么修边幅的一面给他看!

        很显然,陆嘉延并不会因为谈恋爱之后,某些方面的情商就能得到提高。

        过了半晌,他开口:“你什么丑的样子我没见过?”

        盛明稚:“……”

        话是这么说的没错。

        盛明稚抬起头,面无表情:“你是不是觉得我们现在的感情已经很稳定了?”

        其实不丑,就是哭的眼眶红了,鼻尖也是红的,眼睫还挂着泪珠。

        看上去像一只可怜兮兮的小狗。

        陆嘉延挑眉:“应该,还挺稳定?”

        盛明稚:“哦。已经摇摇欲坠了。”

        把他刚才的感动全都还给他。

        狗男人!

        奶茶店的老板娘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四十多杯奶茶不是小数量,老板娘和他儿子一起打包好之后,顺路给剧组送过去。

        盛明稚可不干这么累人的活,他就光指挥人家老板娘的儿子跑动跑西,一点儿愧疚感都没有。

        老板娘儿子二十出头,是个大学生,看上去被盛明稚指挥的乐在其中,一边打包奶茶一边找话题跟盛明稚闲聊。

        仿佛当他陆嘉延是死的一样。

        盛明稚问老板娘借了一瓶卸妆水,把脸上那层薄粉给擦了。

        免得被眼泪弄得东一块西一块的难看。

        老板娘儿子打包好之后,自告奋勇的帮盛明稚提过去。

        乐呵呵道:“感觉你卸妆之后跟化妆没区别啊,你们明星都这么好看的吗?”

        盛明稚被这么马屁拍的心满意足。

        挑衅似的看了眼陆嘉延,仿佛再说,看看人家的说话艺术,在看看你自己的。

        陆嘉延倒不至于跟一个奶茶店老板娘的儿子吃醋。

        只是稍微,有一点,看着不爽而已。

        临走时,老板娘的儿子还问盛明稚要了签名。

        盛明稚爽快的给他签了一个,转头看着陆嘉延,狐狸尾巴一晃一晃:“看见没,小盛老师现在已经今非昔比,再也不是从前那个糊比,现在是大明星了。”

        陆嘉延点点头配合他:“小盛老师说得对。”

        “对你个头!”盛明稚猛地扑到他身上,八爪鱼似的挂着:“你应该有一点危机感你知道吗,我现在可红了,小心我赚够了钱就不要你。”

        “是应该有点危机感。”陆嘉延故意委屈道:“毕竟别人又比我年轻,又比我会说话,还比我会讨小盛老师的欢心。”

        盛明稚这个人就是吃软不吃硬。

        陆嘉延在这方面真把他给拿捏的死死地。

        果不其然,他一示弱,盛明稚就有些迟疑。

        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说得有点点过分了。

        “……也没有那么卷吧。”盛明稚犹豫:“你还是挺有钱的。”

        陆嘉延:“我的优势就只剩下有钱了吗?”

        其实还有长得帅。

        但是盛明稚不会说的,说出来得意不死他。

        盛明稚嘀咕:“有钱已经很不错了好吗,你还想要什么?”

        “也是。”陆嘉延厚颜无耻道:“如果我又有钱又帅,那不是太完美了。”

        盛明稚:……

        陆嘉延谦虚:“总要给别的男人一些机会。”

        盛明稚是真的懒得理他。

        谁知道,陆嘉延这个狗男人还没完没了起来了。

        “那我跟小盛老师的白月光比起来怎么样?”

        盛明稚:……

        看他那样,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盛明稚差点儿就信了他的邪。

        明知故问,跟我装傻是吧?

        行。

        盛明稚呵呵冷笑:“什么白月光?”

        陆嘉延提示:“从高中喜欢到现在的?”

        盛明稚:“纠正一下。”

        他一本正经:“不是从高中喜欢到现在。只是高中没见过世面,所以才会喜欢他,现在不喜欢了。”

        陆嘉延挑眉:“是因为见过我这个世面了?”

        盛明稚:“……你要不要脸。”

        玩儿什么能打败我的只有我自己这种烂梗??

        盛明稚忽然想起什么,一脸无辜道:“而且我现在已经结婚了,心里再有一个白月光也不好吧?嘉延哥,毕竟我还是要顾及你的感受的。”

        他顿了顿:“再说了,之前我还被他骂小变态。”

        陆嘉延:“小变态?”

        盛明稚冷笑道:“是呢。说我像个变态一样藏着他准考证好多年呢。想起了确实有这么一件事,回家就把他的东西全都扔了。”

        陆嘉延:……

        “其实,也还好。”

        声音莫名的微妙。

        “真的吗?”

        盛明稚难得看到陆嘉延吃瘪,感觉自己快要笑出声。

        但他强忍笑意,阴阳怪气道:“可是我喜欢他那么多年,你应该不会吃醋吧,嘉延哥?”

        陆嘉延:“……”

        “偷偷收集他的准考证,你不会在意吧,嘉延哥?”

        “留着他高中用过的草稿纸,你不会生气吧,嘉延哥?”

        “没扔掉他当年送我的生日礼物,你不会介意吧,嘉延哥?”

        越说越来劲儿,盛明稚丝毫没注意到陆嘉延已经压抑不住的嘴角。

        微微弯着。

        直到说完,盛明稚才意识到什么。

        整个人从脖子到脸颊,一下就红了。

        他更住,用力瞪着陆嘉延。

        陆嘉延悠悠道:“怎么不继续说了?”

        “……你故意套我话!”

        靠。

        他怎么不打自招了这么多东西!

        陆嘉延道慢条斯理道:“原来,还有草稿纸和生日礼物吗?”

        ……别说了。

        本来盛明稚是不觉得怎么的,一说,好像真的挺变态一样。

        等等,盛明稚警觉起来:“嘉延哥,你不会真的觉得这样很变态吧?”

        他也不是刻意去收集啊!

        还不是以前陆嘉延总是喜欢跟他哥在家里写作业。

        而且还丢三落四,次数多了,书房里就有他的草稿纸跟水笔。

        保姆要扔掉的时候,盛明稚没让扔而已。

        再说了,这东西收起来往抽屉里一放就忘了,谁知道一下子就过了这么多年。

        陆嘉延道:“倒也不至于。”

        盛明稚:“……真的吗。”

        “嗯。”男人像是想起什么,稍微靠近他一些,在他耳边,暧昧道:“小盛老师好奇的话,晚上我告诉你什么是真的变态。”

        盛明稚:……

        大可不必!

        不想知道!

        -

        几周之后,新的一年到来了。

        由于盛明稚跟陆嘉延都是男人,所以没有规定每一年的除夕夜要在谁家过。

        倒是去年的时候是在陆家过的,所以两人也默认今年回盛家过年。

        除夕当天早上,盛明稚就被叫醒,这就是他最讨厌过年的原因,不管家里多么有钱,都逃不过过年早起的痛苦!

        而且盛家虽然是云京比较老一派的财阀,但是过年却没那么多花里胡哨的宴会。

        盛雪身体不好,离不开盛远的照顾,所以除夕夜也只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吃一顿饭,不过因此也显得格外的温馨与平凡。

        陆嘉延一早就陪盛远下棋。

        盛明稚一直赖床赖到了九点,终于,盛旭看不下去,一把掀了他的被子,直接把盛明稚给冻醒了。

        这个时候,他才能真正体会到亲哥和亲老公的区别。

        平时在家里都是陆嘉延哄着他去洗漱的,今年陆嘉延的时间被他爸给征用了,盛明稚仿佛又回到了年少时被盛旭统治的那几年。

        于是起个床跟打仗一样。

        等盛明稚骂骂咧咧下楼时,都已经开吃中饭了。

        下午陆嘉延又陪盛远钓鱼,把盛明稚给气死。

        陆嘉延一年到头才空闲不了几天,结果回家就天天被他爸这个死老头子霸占着,让他怨念十足。

        陆嘉延跟他爸钓鱼,盛明稚就在一边干坐着。

        他俩聊得那些金融话题,盛明稚又不感兴趣,于是就用多的鱼食把陆嘉延钓上来的几条鱼都给撑得翻白肚皮。

        用他哥的话来说,跟小时候一样讨嫌。

        好不容易不用陪他爸钓鱼了,盛旭又来事儿了,要跟陆嘉延谈一谈生意。

        等了陆嘉延空下来等了一天的盛明稚终于等烦了。

        特别是,陆嘉延一天都没怎么休息了。

        昨晚上也没睡好,还陪他爸折腾了一天,反正别人心不心疼不知道,盛明稚有点不乐意了。

        他拦着盛旭:“不是。你干嘛啊,大过年还谈工作,你不累吗。”

        盛旭莫名其妙看他一眼:“又不是找你谈,你累什么?”

        盛明稚:“……”

        他理直气壮:“我觉得陆嘉延累,不行吗?!”

        盛旭顿了一下,看向陆嘉延。

        眼神意味深长:“哦。关我屁事。”

        说着就要跟陆嘉延去书房。

        盛明稚急了,直接拽着陆嘉延不让走:“你不准去!你都一天没休息了。”

        盛旭:“啧啧啧。”

        陆嘉延轻声道:“我还好。”

        “你好个鬼!我哥他就是故意的你看不出来吗,他单身狗,羡慕你有这么完美的一个男朋友!”

        盛旭:?

        他气笑了:“我羡慕陆嘉延有你?我是羡慕你脾气差,还是羡慕你乱花钱啊?”

        眼看盛明稚要发脾气,陆嘉延赶紧开口:“你脾气不差,而且我有钱。”

        这还差不多!

        然后得到盛旭一个怜悯的眼神。

        仿佛在说,兄弟你已经彻底完蛋了。

        不过,被盛明稚这么一打岔,盛旭大概也觉得大过年谈生意有点儿太卷。

        索性就在客厅里坐下,聊些其他无关紧要的。

        但是这一坐,坐的他浑身不自在。

        主要是盛明稚和陆嘉延让他不自在。

        本来好好地聊着天,盛明稚也乖乖在一边剥橘子。

        盛旭早就盯上他手里的橘子了,准备等他一剥好就去吃。

        没想到盛明稚剥完之后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把橘子放在陆嘉延手里。

        回过神,发现盛旭的手还伸在半空中。

        面对盛旭离谱的眼神,盛明稚莫名其妙道:“你干什么?要吃自己剥。”

        盛旭难以置信:“你刚才是剥了一整个给陆嘉延吧?!”

        “……对啊。”

        那他是专门给陆嘉延的,干嘛要给你。

        盛旭提高声音:“你不能分我半个?”

        你他妈,这一桌的橘子都是我买的!

        盛明稚讷讷道:“那,那你刚才也没说你要吃啊。”

        盛旭这一波狗粮吃的猝不及防。

        气得给他比了个大拇指。

        陆嘉延似笑非笑,还贱兮兮地开口:“虽然很想分你一半,但是听老人说橘子好像不能分着吃。”

        别恶心人。

        不给就不给,找什么借口?

        还有,大哥。

        不能分着吃的是梨吧?

        盛旭冷笑:“你倒是说说为什么不能分着吃?”

        陆嘉延挑眉:“风水不好?”

        神他妈风水不好。

        盛旭冷笑道:“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提议你俩联姻。”

        陆嘉延反驳他:“别这么说。我怎么觉得你眼光挺好的,毕竟一眼就相中了我。”

        盛旭离谱:“那是我相中你吗?草?那还不是因为——”

        他忽然古怪的止住话头,然后若无其事地坐回去,自己剥了个橘子吃。

        倒是盛明稚愣了一下。

        看了眼盛旭。

        盛旭冷脸:“看我干什么,小白眼狼。桌上是我买的橘子,你不准吃。”

        盛明稚:“……你好幼稚啊哥。”

        不过,他好像,知道了什么。

        盛明稚莫名地有些心虚和愧疚。

        过了会儿,盛旭感觉自己手肘被撞了一下。

        他抬头,盛明稚在他手心里放了一个剥好的橘子。

        嘟囔着开口:“小气鬼别生气了,给你也剥一个行了吧赶紧吃烦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