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和大佬协议结婚在线阅读 - 恋综官宣!

恋综官宣!

        看到这个消息的一瞬间,盛明稚首先是怀疑,陆嘉延是不是变着法儿的来跟他提离婚了??

        试问谁还不知道《那些年,在一起》是出了名的离婚综艺??

        盛明稚没通过总策划的好友申请,但是也没拒绝。

        理论上来说,他是觉得参加这种结婚综艺没意思。

        盛明稚自己就混娱乐圈,圈内那些分分合合的夫妻私底下什么德行,他比谁都清楚。

        见他们上了综艺还要装成和和美美的样子,前几年盛明稚还不好意思吐槽他们,今年自己婚姻美满了,立刻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展开攻击,作的爱恨分明。

        但感情上来说。

        小盛老师超想去!!!

        毕竟《那些年》拆散的夫妻越多,就越证明拆不散的夫妻有多真。

        再加上恐怖的热度,虽然知道参加节目的风险大,但还是有许多夫妻跟赌博似的来前仆后继的参加节目。

        甚至到最后都发展成为内娱夫妻的试金石。

        那些不管在微博上炒作的有多么甜蜜的夫妻,只要没上过《那些年》,一律都视为营销恩爱咖。

        而且,虽然陆嘉延总是把那句“有这么好的老公很难忍住不炫耀”挂在嘴边。

        盛明稚每次听到也只想翻个白眼,可是内心还是悄咪咪赞同的,毕竟真的很难不炫耀!

        和陆嘉延真正在一起的第一天,他恨不得请董卿在春晚上给全国人民报个幕,通知一下海峡两岸华侨通报他跟陆嘉延在谈恋爱了!!

        说实话,条件允许的话盛明稚简直想在陆嘉延额头上贴一张小盛老师专属的标签,好告诉全世界这是他的东西。

        省得外面那些男男女女不死心想制造点什么绯闻话题。

        看到陆嘉延在外面的八卦就生气!!

        压垮盛明稚最后一根稻草的就是香港的“婚内出轨”事件。

        虽然陆嘉延撤了所有的新闻,但他的私信里还是有人来问:

        “你老公婚内出轨是真的假的?”

        “别装的很恩爱啦哥哥,谁信啊”

        “你老公出轨诶,我就知道有钱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再黑我家哥哥,你老公出轨一辈子(吐舌)”

        ……

        盛明稚以前还以为自己在互联网所向披靡。

        没想到只是网友没撕到他在意的点子上。

        看到这些私信的时候,盛明稚差点气得在床上打滚。

        对着空气打十套军体拳都没有消气!

        然后立刻把截图发给沈苓,同仇敌忾的辱骂一万遍。

        辱骂完毕之后,沈苓道:“你干嘛发给我啊,直接跟你老公说啊!”

        盛明稚:“……”

        真要那么好说就好了。

        盛明稚抱着手机,把自己砸在床上。

        这样的事情跟陆嘉延说一次就够了,说多了,又怕他觉得很烦。

        盛明稚语音回了一句,迟疑:“说多了会不会有点太作了?”

        沈苓:“拜托大哥,难道你觉得自己平时还不够作啊?”

        盛明稚:“?”

        这条语音被沈苓紧急撤回。

        然后换了一句:“哪有很作?放心你老公就吃你这套的,你作上天他都乐在其中,你信我。”

        盛明稚心想那也没有……吧。

        晚上陆嘉延回来,盛明稚在漱口,嘴里含着水咕噜咕噜半天。

        从镜子里盯着陆嘉延,对方似乎察觉到了视线,挑了一下眉,替他拿过牙杯。

        小盛老师低头吐掉了泡沫,就着陆嘉延的手喝了口水,然后又吐掉。

        他嘴角还有一点点泡沫,被陆嘉延顺势擦干净,这个动作像是一个开关,看到陆嘉延离自己这么近,盛明稚下意识抬起头,原本就很有肉感的嘴唇微微张开,顺理成章的交换了一个吻。

        陆嘉延吻他时爱咬他的嘴唇,亲吻过后会留下很明显的痕迹。

        今天这个吻格外的缠绵和漫长,漫长到小盛老师一下就get到了陆嘉延的暗示。

        但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不能直接进入午夜场!

        就在睡衣扣子都快被陆嘉延解完时,盛明稚终于推开他,嘟囔道:“等等。我有事跟你说。”

        陆嘉延垂眸:“不能等会儿说吗?”

        “……等会儿我就没力气说了!”

        别以为他不知道这个“等会儿”是多久。

        反正不可能是十分钟之后。

        盛明稚意正言辞推开他,认真道:“就是今天禾木有一个结婚综艺的策划来找我,问我愿不愿意参加。”

        陆嘉延吻了一下他的指尖,到处点火:“然后呢?”

        “然后什么啊。听名字就知道啊,结婚综艺难道是我一个人去参加的吗!”盛明稚指缝被他舔的有点痒,连忙收回手。

        陆嘉延双手撑在洗手台上,将盛明稚圈在自己怀里,这个姿势其实占有欲非常强,甚至会让人觉得不舒服的程度。

        也亏盛明稚心大,完全没注意到姿势的不对劲。

        两人都快贴着说话了,他还一无所知。

        陆嘉延桃花眼弯着,唇也弯着,贴着盛明稚的嘴唇说话:“明稚想去吗?”

        盛明稚抬眼就撞进对方的桃花眼中。

        顿时有点迷迷糊糊,原本想假装自己也不是特别感兴趣,被这么一钓,乖乖地点点头。

        在这个时候喊他小名,也太犯规了吧!

        陆嘉延暧昧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狗男人别明知故问!

        盛明稚赌气:“你要是不想去也可以,我找其他人一起去!”

        陆嘉延眼神一暗,掐着他的腰将他提了起来,盛明稚虽然轻,但到底也是个男人,可见陆嘉延双臂的力量很强悍。

        他一下子坐在洗手台上,惊呼了一声,连忙撑着陆嘉延的肩膀,恼羞成怒:“无不无聊!”

        陆嘉延道:“小盛老师怎么这么没有坚持心?”

        盛明稚:“……”

        陆嘉延慢悠悠道:“我要是不去。不知道撒娇求求老公吗?”

        谢谢。

        他现在觉得自己一个人去也挺好的,反正离婚综艺嘛,直接快进到离婚.jpg

        小盛老师不是那种为了五斗米折腰的人。

        那天晚上没说出口,盛明稚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

        毕竟陆嘉延跟他又不一样,可能那种霸道总裁都有总裁包袱,轻易也不会上综艺节目吧。

        结果这几天,火了一对山寨版的总裁夫夫。

        盛明稚在吃早饭的时候刷到的,差点儿一口奶喷了出来。

        还是他的粉丝艾特他,他才看到的。

        《那些年,在一起》这档综艺火了之后,国内不少资本都模仿那些年的大胆直播模式,捧红了不少夫妇。

        其中禾木的死对头星光传媒就弄了个山寨版的《柴米油盐这些年》,生怕观众看不出他们抄袭,连名字都取得差不多。

        星光传媒不但抄了那些年的创意,连禾木的老板和老板娘的人设都抄,包装了一对“总裁夫夫”,蹭了之前盛明稚的热度,顺利的把霸道总裁和作精的人设给拿捏住了。

        这对山寨“总裁夫夫”被推出不到一个月,就吸粉了几十万,上了cp榜的前十。

        盛明稚的评论已经沦陷了:

        “都让你别端着了,看吧,又给别人做嫁衣(点烟”

        “虽然一直说想要找代餐吃,但是捏妈星光搞出来的这对代餐简直有毒啊。。。”

        “气泡音就应该滚出娱乐圈!”

        “家人们,别去磕,太辣眼睛了。。”

        看了评论,盛明稚好奇有多辣眼睛。

        点开某个总裁夫夫的剪辑一看,粉红的滤镜泡泡下,充斥着油腻的台词:

        “宝贝,你在害羞什么?”

        “你说气话,我不信。”

        “我知道你们这种小孩对大叔都没有抵抗力。”

        “你对你看到的还满意吗?”

        ……

        把盛明稚看得无言直乐。

        救命啊!这世界上真的会有这样说话的霸道总裁吗?!

        陆嘉延替他切好煎蛋,警告地看了他一眼:“吃饭的时候别看手机。”

        哦。

        真正的霸总才不会说“男人对你看到的还满意吗”,只会让他吃饭别玩手机。

        盛明稚看着他:“嘉延哥,你知道作为一个合格的霸道总裁,现在应该说什么吗?”

        陆嘉延挑眉:“?”

        盛明稚压低了声音,模仿刚才视频里的那个油腻霸总,挤出了一串气泡音:“宝贝,别吃饭了,吃我。”

        客厅里顿时安静了几秒。

        陆嘉延似是有些忍不住,破天荒的笑了一声。

        盛明稚还来劲儿了,点开视频让陆嘉延学习。

        顿时,那位油腻霸总的语录开始在西山1号三d环绕。

        陆嘉延不敢恭维,颇有些认真地看着盛明稚:“你喜欢这种?”

        好像是一本正经的在询问。

        盛明稚警铃大作。

        不是吧?!谁会喜欢这种啊?等等,老男人不会当真了吧?!

        万一以后陆嘉延都用这个口吻跟他说话,那他是真的会考虑离婚的事情.jpg

        他想起来,陆嘉延是那种完全不上网的老古董。

        可能压根不懂什么叫做油腻土味情话。

        盛明稚真诚道:“你不觉得他们这样说话很恶心吗?”

        视频中,霸总的小娇妻正在吃冰棍。

        嗲嗲地开口:“老公,这个好凉凉,可不可以帮我吹吹。”

        陆嘉延看了眼盛明稚那张精致的脸蛋,想象了一下他撒娇的画面。

        顿了一秒,他开口:“我怎么觉得还挺可爱的?”

        盛明稚:“……”

        陆嘉延你真的没救了!!

        -

        盛明稚以为婚后综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他就提了一嘴,陆嘉延也没回复,两人都没把这事儿放心上。

        直到接下来,盛明稚接了一部大导的电影,是与音乐相关的,他对这个题材很感兴趣。

        而且剧中他所扮演的角色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制的,一个小提琴演奏家。

        前后准备大约要两个月,盛明稚忽然就忙碌起来。

        原本一回到家,陆嘉延就能在床上找到百无聊赖刷微博的盛明稚,现在往往十一二点都不回家。

        更别说因为拍摄行程的需求,盛明稚大部分时间还住在酒店。

        一天两天见不到人就算了。

        连续一周,陆嘉延下班回家之后都没看到盛明稚。

        打个电话过去,还因为对方拍戏的缘故,手机静音了没听到。

        诺大的别墅只有陆嘉延一个人,他没什么表情的站着,头一回,对盛明稚这份可有可无的职业,产生了一点点微妙的不爽感。

        盛明稚一连几周没回家,大概也有些愧疚,所以每次从外地拍摄回来,都会给陆嘉延带一点当地的小礼物。

        但陆嘉延并没有因为收到了这些当地的小礼物就感到开心,哪怕这些礼物都是盛明稚精心准备,价值不菲的。

        直到某一个晚上,陆嘉延回到家再一次没看到盛明稚的时候,那股积压了许久的酸涩终于爆发了。

        拍一部戏赚不了他一块表的钱,值得他日夜颠倒,家都不回了吗?

        刚拿起手机想给盛明稚打个电话。

        微博骤然就给他推送了一条新闻。

        手机内的监控大约察觉到他多次提到盛明稚的名字,所以大数据自动把他分类成为盛明稚的粉丝。

        但凡盛明稚一有什么新闻,微博总是第一时间推送给他。

        只是没有哪一条这么刺目:

        @微博娱乐:哇!“幼稚夫夫”再次发糖,同看一个剧本也太甜蜜了吧,cp粉直呼磕到啦……

        微博内容是盛明稚在剧组的路透,他家小花孔雀跟另一个男演员坐的很近,两人同看一个剧本。

        虽然没有微博娱乐说得那么亲密,但足以让陆嘉延醋意大爆发。

        特别是这条微博下面还推送了许多“幼稚夫夫”的相关微博。

        片场对戏、打闹,配上粉丝剪辑的bgm,和所有rps都逃不开的慢放,看上去眉来眼去,还真有那么一回事儿似的。

        陆嘉延似是气笑了,翻了几条之后,放下手机让自己冷静一会儿。

        这一冷静,倒是回过神察觉到什么。

        他忽然发现,盛明稚在处理婚姻关系上面,和他几乎惊人的一致。

        上回他在香港传绯闻时,干脆利落的撤了新闻,回来也给盛明稚带了礼物赔罪,在他的逻辑思维下,这件事情已经处理的可以说是完美了。

        可是当盛明稚用他的逻辑,去处理和他遇到的同一件事时。

        陆嘉延却发现,爱情这个东西,本身就不能用逻辑来思考。

        即便盛明稚带了礼物给他,澄清了绯闻,他依然无法感到高兴。

        他需要的不是礼物,而是盛明稚的承诺和态度。

        这一刻,他好像终于明白盛明稚偶尔的不安来自于何处。

        在感情中占据上风的自己都有害怕被遗弃的时刻,何况是一开始就倾尽所有的盛明稚。

        电影结束拍摄是一个月后。

        盛明稚终于杀青,回到西山1号的时候是晚上七点

        一周左右没回家,想到一会儿要见到陆嘉延,他还有点心虚。

        但转念一想,陆嘉延不是也老天南地北,几周几周的出差,他都没有说过什么!

        于是理直气壮起来。

        再说,自己还给他带礼物了,狗男人不要不识抬举.jpg

        不过在家里看到陆嘉延还挺意外的,盛明稚以为这个工作狂至少要十二点之后才回来呢。

        盛明稚鞋走没来得及脱,就一路小跑扑到陆嘉延怀里。

        男人被他撞了满怀,盛明稚突然开口:“充电!滴滴——”

        天马行空的幼稚想法逗笑了陆嘉延。

        他也没动,安静地等盛明稚“充电”结束。

        盛明稚抬头看他,稍微垫了一下脚,重心都挂在他身上,小狐狸眼亮晶晶的,嘴唇微微嘟起,是个很明显的要亲的姿态。

        一脸“快亲我快亲我”的表情。

        陆嘉延低下头就能吻到他,交换了一个绵长吻之后,盛明稚才觉得自己肚子饿了。

        看到桌上准备好的晚餐,空荡荡的肚子都已经被提前安抚。

        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最近被“幼稚夫夫”的通告洗脑了。

        陆嘉延莫名其妙冒出一个想法,如果盛明稚的粉丝知道他私下可爱的样子,怎么会觉得他跟别的男人很真?

        看一个剧本也叫很“恩爱”吗?

        这个想法在心里越来越强烈,特别是陆嘉延发现,他以前以为自己可以接受盛明稚工作的特殊性质。

        甚至容忍其他男人与他炒作一些工作上需要的绯闻。

        但最近发现,以前能忍是因为还不够爱。

        现在真是一秒都忍不了,多看一眼就想封杀对方的程度。

        幼稚的毫无道理可言。

        可见论起争风吃醋,男人的醋意才最可怕。

        等盛明稚吃饭完,陆嘉延冷不丁地开口:“明稚。”

        以为他这么严肃的表情,要发表什么重大评论。

        盛明稚连忙正襟危坐,心想,这么严肃干什么,不会要告诉我盛嘉破产了吧?

        他还没准备好成为豪门落难王子!

        却不想陆嘉延下一秒,若无其事道:“我觉得上次你提议的那个婚后综艺挺好的,可以参加试试。”

        上次?

        盛明稚表情茫然。

        然后渐渐想起来。

        靠。

        那是上次吗?那是上两个月好吗??

        他两个月前问得,你现在才回答?

        你反射弧是绕着太平洋跑了一圈吧!

        盛明稚迟疑:“嘉延哥。怎么想起这个来了。”

        “没什么。”陆嘉延道:“就是觉得有点危机感。”

        盛明稚:?

        陆嘉延淡淡地补充:“中年感情危机。”

        虽然没明白陆嘉延怎么忽然抽风答应他那个婚后综艺了,但盛明稚依旧兴奋了好几天。

        禾木本身就是盛嘉旗下的娱乐公司,所以策划那边接到盛嘉总部的首肯之后,就连夜加急去想新的策划方案了。

        《那些年,在一起》的结婚综艺不仅仅是针对娱乐圈明星,也有艺术圈、运动员圈甚至电竞圈的行业明星。

        以前也不是没请过金融圈的人物,像香港某个富豪的大儿子,就来参加过《那些年,在一起》,结果中途就被爆出劈腿香港小姐,还夜宿某嫩模家中,一晚和好几个嫩模搞多人运动。

        他老婆是内地的某影后,营销了多年的恩爱夫妻一朝崩塌,节目都没录制完就离婚了。

        更加戏剧化更加精彩的来了。

        虽然已经离婚了,但是还得继续录制节目呀!

        于是吃瓜网友一路给影后出主意怎么恶心出轨男。

        关键是影后也争气,离婚最后几个月,一改之前小鸟依人的作风,在诸多网友的帮助下越战越勇,愣是把出轨男气得半死不活,还爆出了许多惊人内幕,整的出轨男一家的股票一跌再跌,简直是年度内娱大女主爽文,也因此给《那些年》节目拍出了最精彩的一期。

        娱乐至死,就是《那些年》的宗旨。

        传说中的要爆点不要命的节目,关键是背靠盛嘉这棵大树,根本就不怕遭到报复。

        盛明稚接了这个综艺之后的第二天。

        《那些年》节目组就生怕老板娘反悔一般,在周六晚上七点半的黄金流量时间,官宣了本期节目的最后一对嘉宾。

        这个节目的画风从上到下都很活泼,在内娱死人一般刻板的综艺中显得特别鲜活且婊里婊气,专挑人家明星的痛点来。

        某艺人忌讳身高,专门cue人家身高。

        某艺人忌讳脸方,专门cue人家方脸。

        虽调侃但却不恶意,婊的明明白白。

        都在艺人的忍受范围之内,反正忍受不了就是你小气(狗头)

        娱乐艺人,满足观众,让艺人不得不好气哦但是又要保持微笑展现大度,真的把“娱乐至死”,“都给我站起来追星”两个理念贯彻到底。

        但唯独官宣盛明稚这一条,画风变得无比狗腿

        @那些年在一起: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还有人不知道内娱唯一指定霸道总裁的小娇“妻”是我家@盛明稚老板娘吧!让我看看谁还在找霸道总裁和内娱作精的代餐,来《那些年》吃一顿好的不!香!吗!史上最最最般配的cp来啦!@盛明稚,@找不到老板的微博就随便艾特一个吧,咱就是说一个磕死的大动作!(撒花)(撒花)

        七点半的官宣,十分钟之后就冲上了微博热搜第一。

        后面还跟着一个黑红的“爆”字。

        那些年的官博瞬间就被粉丝屠版了。

        倒不是说盛明稚能有几个粉丝,而是那些年这个节目做的太好了,拥有一批忠实的节目粉。

        短短几分钟刷了一万条评论。

        热评第一:

        “我草。”

        点赞六万。

        楼中楼回复:

        “我草姐妹我刷到微博的时候跟你反应一样。”

        “点开来看到这个评论我就满足了。”

        “心满离。”

        ……

        然后才是其他评论:

        “woc,我才和闺蜜讨论了你们敢不敢请盛明稚,你们就请了!”

        “牛逼,我一个我草脱口而出。”

        “我草,我草我草我草我真的我草!”

        “你们真敢啊,不怕老板和老板娘离婚吗?”

        “我有预感今年内娱最大的瓜也会被盛明稚承包。”

        “救命……这对要是也离婚了,我就真的给你们节目组磕头。”

        “草,我开始好奇你们老板怎么忍受得了盛明稚这个作比的性格了,期待。”

        “我今晚就要看到直播,别逼我跪下来求你。”

        “楼上说得对,男儿膝下有黄金,此刻正是变现时!”

        “我头大我先磕。”

        “什么时候开播,我会员已经充好了,有的是钱!”

        “我是韭菜快割我快割我快割我!”

        “咱就是说受够了那个傻逼这些年找来的傻逼霸总夫夫了,给我看点真的霸总!!”

        ……

        《那些年》的官博甚至还回复了几条评论,把原本就爆炸的热搜第一,炒的更上一层楼:

        “这条微博怎么这么狗腿?说好的娱乐至死呢?(狗头)”

        官博回复:娱乐至死的意思是,娱乐老板娘,我们会死(狗头)

        半小时之后,盛明稚才登录微博,转发了这条官宣。

        初步体现了什么叫做“娱乐老板娘,我们会死”的事实。

        @盛明稚:谁写的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