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和大佬协议结婚在线阅读 - 愿望

愿望

        -说到夏天,你会想起什么?

        录播摄像机的红光亮起,长一秒,短一秒,闪烁了一下。

        屏幕中,框出一小块画中的世界。

        “开始录制了吗?”

        “ok的。”

        “啪”地一声打板,第二天早上的双人part采访正式开始。

        小草莓笑嘻嘻道:“西瓜?冰镇可乐?”

        李蒙“唔”了一声:“烧烤吧。今天的录制内容不会是做烧烤吧?”

        “烧烤太热了。”画面录制换成了卢晋,他耸了一下肩膀:“而且我也不会做烧烤。”

        “蛮期待的。”裴乐轩接话,声音温柔:“其实我还挺想去看烟花的,高中还没禁烟花爆竹的时候,放过烟花。”

        “烟花可以啊!”镜头里徐蔓蔓兴奋道:“烟花当然要去海边放!”

        马霄附和:“我都听蔓蔓的,她们小年轻喜欢这些东西。”

        到了最后一组镜头。

        温馨的画风突变。

        镜头在上面找了一圈,没找到盛明稚。

        慢慢往下,在看到在沙发上躺尸的“老板娘”。

        摄像大哥小声道:“盛老师,盛老师醒醒,录采访啦!”

        半晌,盛明稚才从回笼觉里勉强清醒。

        -说到夏天,你会想起什么?

        提词板上白板黑字。

        盛明稚瞥了一眼,又重新把头埋进双臂中。

        声音携裹着浓浓的困倦,听起来跟撒娇似的,“……午睡吧。夏天就应该午睡。”

        摄像大哥听着莫名腿软。

        ……这声音也太犯规了!!

        陆嘉延端着牛奶,出现在画面中,解释道:“小盛老师‘午睡’的意思就是。”

        他偏头,语调上扬:“一觉睡到中午?”

        画面里,盛明稚虽然躺在沙发上,但还是伸出拳头在陆嘉延大腿上砸了一下。

        这么一闹,困意都没了。

        两人在画面中对视一眼,笑出了声。

        盛明稚懒洋洋地坐起来。

        心中不由腹诽。

        这个综艺策划到底是谁?!

        策划这种早上七点起来录制素材的节目???

        盛明稚接过牛奶一口闷,喝得太急,唇缝还溢出了不少牛奶。

        陆嘉延瞥了眼,对镜头淡淡道:“这段播出的时候剪掉。”

        摄像大哥:?

        导演组:?

        这段有什么问题吗???

        盛明稚莫名其妙看了一眼陆嘉延,似乎在问他突然发什么疯。

        不过意料之中没得到回答,他转而抽空看了眼今天的行程,主题是大海。

        婚恋综艺节目保留的老传统了,少不了在海边煽情一番。

        经过一天的录制,嘉宾们都熟悉起来,面对镜头也更加放松惬意。

        刚吃过早饭,一张结婚请柬忽然出现在客厅的茶几上。

        虽然知道节目套路,但是嘉宾们还是很做作的惊讶了一番。

        盛明稚拿起茶几上的结婚请柬,摄像头对准了文字内容。

        他按照剧本一字一句念了出来:“亲爱的《那些年》嘉宾们,我们定于今天下午五点三十分在西海路小教堂举行盛大婚礼,欢迎各位朋友来参加——”

        念完,盛明稚愣了一下。

        玫瑰小院里的喇叭响起,发布了今天的任务:“各位老师们早上好~相信大家已经收到茶几上的结婚请柬了,没错啦!今天是我们小溪镇吴瑶女士与陈锋先生举行婚礼的日子——”

        听到这里,众人配合着鼓掌,走心的祝福了几句。

        就在这时,广播里导演的话锋一转:“但是——很遗憾,因为陈锋先生的资金不足,所以没有办法完成教堂的布置,所以希望节目组的老师们可以帮帮他们。那么从现在起,请各位老师按照房间分组,领取不同的任务,帮助我们陈锋先生顺利的结婚吧!”

        ……说得好像他们很有钱一样!

        节目组的老套路了。

        盛明稚上过不少综艺,用脚指头都能猜出接下来要干什么。

        无非就是靠嘉宾自己赚钱,然后买彩带气球,或者帮忙去小溪镇联系新郎新娘的亲戚,邀请他们来参加婚礼等等。

        不过陆嘉延是第一次录制综艺,而且据盛明稚所知,他也没有看综艺的习惯。

        毕竟陆嘉延是一个清朝出土的文物.jpg

        怕他听不懂,盛明稚小声地为他解释节目流程。

        只是由于两人半个头的身高差,陆嘉延不得不稍微俯身才能听到盛明稚的悄悄话。

        这一幕被导演眼尖的发现。

        瞬间就把四号机对准了他们!

        这身高差难道不萌吗!

        崔导连后期都想好怎么做了!

        盛明稚道:“反正穷酸节目组肯定不会给我们钱,所以估计要自己赚钱买东西。我就知道他们没安好心,谁写的剧本,既然都要结婚了为什么还不准备一点钱,这对夫妻也太塑料了——”

        吐槽到这里,盛明稚似乎意识到什么。

        说起塑料。

        他当年跟陆嘉延那场“世纪婚礼”才是实打实不带一丝水分的塑料好吗!

        盛、陆两家联姻,表面上肯定要办的风风光光,奢侈无比的。

        只有经历过婚礼的盛明稚才知道,试穿西装的当天,陆嘉延人都没来!

        似乎跟盛明稚想到了一块儿,陆嘉延脸色不自然了一瞬。

        那时候与陆骁斗的厉害,盛嘉方面自顾不暇,对这场婚礼自然也有些敷衍。

        如今想起来,后悔万分。

        盛明稚这辈子就穿过那么一次白西装。

        他都没仔细看两眼,就匆匆地走完了结婚流程。

        以至于现在回想起来,竟然什么美好的回忆都不剩。

        说不可惜是假的。

        两人之间骤然沉默了几分。

        还好这时候,节目组的分组游戏已经开始。

        套路跟昨天一样,帮助陈锋完成婚礼的任务分为四组。

        一组是采购彩带和气球、以及喜糖,一组是去小溪镇邀请新郎新娘的亲戚们。

        交通工具也是通过游戏积分来决定的。

        最高的可以拥有节目组配置的豪华座驾——xx品牌赞助的电动车一辆。

        剩下的交通工具有“带菜篮子但是老掉链子的”女士自行车一辆,以及“勤劳的双腿”两条。

        游戏结束之后,陆嘉延毫不意外的拿到了第一。

        小草莓大呼没有游戏体验!下次不能跟陆嘉延这个学霸一起玩游戏!

        陆嘉延抽中的任务是去小溪镇邀请新郎新娘的亲戚们。

        这个任务不用花心思去想办法赚钱,盛明稚还蛮高兴的。

        但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导演组就是故意让他们抽中这个任务的。

        否则如果让陆嘉延去通过赚钱的方式购买彩带和气球,节目组害怕老板凭借一己之力把游戏体验变成零好吗!

        他们到底是多想不开让一个一手建立商业帝国的大老板去赚钱!

        这不是让职业选手参赛吗!谢谢,请评委老师回到评委席。

        就怕陆嘉延下一秒就把小溪镇给收购了!

        当然,后来播出的时候弹幕也很遗憾没有看到陆嘉延去赚钱。

        节目组居然没有搞事!就应该让老板这种职业选手去参赛好吗!

        邀请新郎新娘的亲戚还是比较简单的。

        陆嘉延跟盛明稚纯刷脸,很快就照着节目组给的亲戚名单,邀请到了百分之八十的亲戚。

        到了最后一组老阿嬷家里,阿嬷耳背,而且只说方言。

        盛明稚尝试跟她沟通了十几遍,全部都失败。

        他指着结婚请柬:“是去参加您孙子陈锋的婚礼——”

        阿嬷:“参加你的婚礼哇——”

        盛明稚捂脸:“不是,是您孙子的婚礼。”

        阿嬷:“吃喜糖哇——”

        还塞了一把糖给盛明稚。

        摄像大哥差点儿笑得抽过去,只能拼命忍着。

        阿嬷坚持认为举办婚礼的是盛明稚,看到陆嘉延之后,还拉着他的手,把他放在盛明稚的手上:“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哇?”

        盛明稚试图解释:“奶奶,不是我们结婚——”

        陆嘉延却打断他。

        和长辈沟通时,他跟盛明稚都默契的半蹲下身,以一个非常平等的视线交流。

        “是我们结婚。”陆嘉延声音温和:“就在下午五点。”

        盛明稚愣了一下。

        阿嬷道:“结婚很好啊,你们结婚之后要好好过日子,你不要欺负他。”

        陆嘉延保证道:“我不会欺负他的。”

        阿嬷不知道想起谁,眼眶湿了一圈:“这样很好的,你像他,他也不欺负我的。他就是爱骗人,不肯带我一起走。”

        节目组专门找了专车送阿嬷去教堂。

        盛明稚看了很久才收回视线。

        跟着他们一起,节目组安排的小溪镇当地导游解释道:“陈锋的奶奶年纪大了,有点记不太清事情,她丈夫当兵的,走得早,牺牲之后,他兄弟都瞒着不告诉她,过了这么多年,老太太什么都不记得了,就还记得她丈夫。”

        后来的一路上,盛明稚都没怎么说话。

        镜头没拍到的地方,陆嘉延注意到他的情绪,低声问他:“怎么了。”

        盛明稚看了他一眼,然后抱住他的腰,脸埋在他怀里。

        看上去真的有点难过。

        陆嘉延笑道:“谁惹我们小盛老师伤心了?”

        盛明稚闷声道:“你。”

        “我有点冤枉啊。”陆嘉延低头看他,桃花眼藏着笑意。

        盛明稚好像还挺认真,从他怀中抬起头,仰着看他,眼尾发红:“我刚才忽然想到,万一你以后也比我先死怎么办。”

        焦虑的有模有样。

        如果不是盛明稚难过的样子太认真,陆嘉延甚至要被他可爱的担忧弄得笑出声。

        不过要是真的笑出来了,那他家的小作精一定会真的生气。

        只是,即便陆嘉延不笑,但那双桃花眼暴露了他的情绪。

        盛明稚抿着唇道:“有什么好笑的。”

        他又凶又有点难过:“我就是觉得,你本来都已经那么老了。”

        小盛老师刚才真的在难过好吗!

        特别是看到陈锋奶奶一个人坐在门口的时候,那种失去爱人的巨大恐慌,一瞬间就笼罩了他的内心。

        盛明稚这人的性格本来就有点敏感。

        要不然怎么能作的如此浑然天成。

        陆嘉延一本正经道:“倒也不至于老的马上就去世吧。”

        他顿了下,想了个无效补救办法:“那我以后多注意保养?”

        盛明稚眼眶红了一圈:“反正你不能比我先死,你要是敢丢下我一个人你就死定了。”

        说完这话又觉得不对。

        到那时候,陆嘉延本来就死了,威胁他“死定了”好像也没什么用。

        盛明稚又开始重复着他十四岁就焦虑着的问题。

        为什么自己不能跟陆嘉延一样大呢,他以前盼着快点长大追上他,现在也盼着快点变老,和他一起当老头子。

        陆嘉延被可爱的有点晕头转向,心软成了一片。

        微微叹息了一口气,rua了一把盛明稚的脑袋,哄着他:“放心,肯定不会让小盛老师一个人孤单的。”

        盛明稚嘴硬:“我才不会孤单,我有大别墅还有跑车。”

        反正肯定不会像陈锋奶奶一样守着一栋破旧的老宅子。

        但是转念一想,他热衷的那些别墅和跑车,在他心里其实一点也比不上陆嘉延的分量。

        和他在一起,住这种破旧的老房子他也很愿意。

        花了好长时间才把盛明稚哄开心了。

        陆嘉延那嘴欠的习惯是改不了,弯唇道:“其实我觉得早点死掉也不错。”

        盛明稚狐狸眼瞪了他一眼,十足的威胁。

        陆嘉延慢悠悠道:“那样在小盛老师心里,我就永远都这么帅。”

        盛明稚:“……”

        陆嘉延自怨自艾地叹了口气:“不然以后变成满脸皱纹的老头子,小盛老师就不愿意跟我一起走了。”

        摄像大哥录着像,被老板这句话逗得忍俊不禁。

        他心想就他家大老板这个长相,就算是老了那也是一个贼帅的老头子好吗!

        镜头中,安静了几秒。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个话题已经过去的时候,盛明稚忽然开口。

        “不会的。”他抿着唇,转头看着陆嘉延,目光坚定的让人动容,认真道:“我还是想跟你走。”

        他心里默默地想,就算陆嘉延头发都白了,自己也已经老的走不动路。

        只要他还愿意带他一起,他依然会毫不犹豫跟他走。

        -

        下午五点,四组嘉宾都紧赶慢赶,按时完成了任务。

        看着婚礼的教堂被他们一点一点的布置起来,这份成就感真不是盖的。

        婚礼终于在五点的时候顺利举行,让人惊喜的是,这个时间点正好赶上了海边的落日。

        《那些年》节目组是一个特别会搞氛围感的综艺。

        估计选择海边的教堂举办婚礼,以及举办婚礼的时间都是暗中掐好的。

        太阳西沉,把深蓝色的海水染上了霞光。

        这一幕壮丽的景色,深深地震撼了整个节目。

        盛明稚不记得有多久没看过这样的风景了,他从来没想到,云京郊外的海能有这么美。

        当然,更重要的是,亲眼所见这么美丽的景色,想要第一时间分享的对象就在自己身边。

        盛明稚的心情被感染的有些激动,转过头才发现,陆嘉延并没有在看日落,而是在看他。

        视线交汇,盛明稚一愣,问道:“你看我干什么?”

        这种海边日落一辈子可见不到几次!

        特别是陆嘉延还那么忙,一年到头都休假不了几次,所以显得仅有的几次特别珍贵。

        盛明稚嘀咕道:“日落的时间很短暂的,你要不抓紧时间看几眼,一会儿就没了。”

        不过小盛老师刚才有偷偷拍照!所以就算陆嘉延现在不看,他也可以把照片发给他。

        陆嘉延移开视线,弯唇道:“只是觉得有比日落更好看的存在,所以已经在抓紧时间多看两眼了。”

        他的意思是。

        比日落更好看的存在,是自己吗??

        靠。

        老男人还,还怪会说话的。

        一秒后,盛明稚才意识到陆嘉延在撩他。

        这突如其来的情话,让盛明稚听得猝不及防。

        连摄像大哥都被撩到了。

        以后谁在说老板只会做生意不会谈恋爱,他就跟谁急!

        “哦。”盛明稚摸了下脸,热得发慌。

        陆嘉延笑道:“小盛老师没什么想说的吗?”

        “没有。”盛明稚理直气壮:“你说得很好,我觉得我无法反驳。”

        毕竟小盛老师确实比日落更好看!

        随着婚礼进行曲的奏响,海边的婚礼也正式开始举行。

        节目组和嘉宾们的视线都被这对新人吸引,连盛明稚都露出了一丝羡慕的眼神。

        虽然他现在已经超级幸福了。

        可是想到三年前那个塑料的商业联姻,心中的遗憾还是难平。

        看得入神,盛明稚忽然觉得右手一轻,被谁握住。

        他一愣,原来是陆嘉延——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一个草编戒指,在不远处神父说“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时”,幼稚地戴进了盛明稚的无名指。

        牢牢套住。

        盛明稚眼眶一酸,嘴硬:“谁要你这种草编的戒指,连颗钻石都没有就想打发我吗。”

        比当年他们结婚时交换的戒指,便宜了不知道多少。

        可盛明稚莫名喜欢这个草编的便宜货。

        宝贝的摸了好几下。

        陆嘉延轻声道:“现场材料有限,只有这个了,虽然没有钻石——”

        镜头里,这一幕很美。

        海边,日落,互述情谊的爱侣,就差一句海誓山盟。

        摄像机忠实的记录着一切。

        在陆嘉延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摄像师与导演组同一时间屏气凝神,期待着他的情话。

        连盛明稚的呼吸都凝滞了一瞬。

        陆嘉延慢悠悠道:“但胜在环保。”

        ……

        ……

        一片死寂。

        似乎感受到众人的安静。

        陆嘉延毫无察觉,开口:“怎么了?”

        怎么了?

        盛明稚简直要气得对空气打拳!

        这老男人的情话技能是不是没点完全?!

        他等了半天以为狗男人要说什么深情告白呢结果就这就这就这???

        请问他要一个环保的戒指来干什么??

        应聘2025年全球驻华环保大使吗???

        导演都悲愤到捶桌了!

        老板,这种综艺效果我们不要也罢!你倒是发点儿糖给cp粉吃啊!

        简直又搞笑又气人。

        盛明稚都被他气笑了。

        “嗯!”他冷笑一声:“挺好,绿色是很环保,适合用来给你做帽子。”

        陆嘉延:“……?”

        大可不必。

        夜色降临,节目组准备的第一支烟花棒被点燃。

        盛明稚十岁之后就没玩过这个东西,拿到手上非常上头,很快就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点燃了四五支用力的晃着。

        烟花棒微弱的灯光映照出盛明稚的笑颜。

        镜头下,好看的几乎有些惊心动魄。

        盛明稚在闹,陆嘉延就安静的站在一旁笑着看他。

        目光没有从他的身上移开半分,那双桃花眼倒映出来的世界似乎就只有他一人。

        陆嘉延从未敬畏过任何神明,却在此刻无比虔诚的恳求,恳求这辈子过得慢一点,再慢一点,让他和盛明稚的缘分再长一点。

        恳求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来生,他们还能在茫茫人海中相遇。

        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开始陆陆续续有人朝着大海许愿。

        “——我希望我们节目组可以大红!”

        “——拜托啦让我今年发大财吧!”

        “——今年的我很努力,明年的我也要加油!”

        像是被这种莫名的气氛感染。

        盛明稚转头看着陆嘉延:“你不许愿吗?”

        陆嘉延故意道:“就许盛嘉今年赚一千亿?”

        “哦。”见他的愿望和自己没关系,盛明稚有点小生气,他怒道:“那我要许愿成为2026年的紫微星!”

        ——居然还没放弃这个愿望!

        盛明稚忽然往前跑了几步,海水打湿了他的鞋袜。

        他举着烟花棒,面向一望无垠的大海:“我希望——”

        却是和赌气时说出来的愿望完全不一样:“陆嘉延永远——最喜欢最喜欢我——”

        陆嘉延心脏几乎同时被狠狠攥紧,心跳快的不像话。

        喊完之后,他大概有点不好意思。

        盛明稚没转头,只能看见微微发红的耳根。

        过了好久,他才看向陆嘉延。

        却没想刚转头就陷入了一个炙热的怀抱。

        盛明稚感觉自己被抱得很紧,都快喘不过气了。

        他连忙举高烟花棒,怕烫着陆嘉延。

        正想说什么。

        就听见陆嘉延叹息一般地回答:“这个愿望,早就已经实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