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和大佬协议结婚在线阅读 - 见面!

见面!

        【本番外阅读须知:这是一个平行时空的番外,平行时空内小盛老师没有被调换,一直生活在盛家,所以小时候没有遇到过陆嘉延。读高中的时候出国演奏,遇到了还没有成为陆家掌舵人的落魄打工仔辣椒油(原文中是被陆骁逼出国那几年),于是开启了一个我以为我捡来的男朋友很穷结果他霸总的掉马文学】

        -被家里安排了相亲,不想去,怎么办?

        网友热评:拒绝不就好了?

        很快,发帖的主人公回复:“拒绝不了,是商业联姻。”

        因为这个离谱的回复,知乎上的一个帖子瞬间飙升到了首页。

        评论骤然增多:

        “?”

        “相亲吧,还商业联姻,说得那么高大上干什么?”

        “谢邀,人在意大利,刚下飞机,分享现编的故事……”

        “知乎人均千亿富豪诚不欺我。”

        “这是哪家的公主来知乎微服私访了?”

        ……

        盛明稚百无聊赖的刷新着帖子,一条有用的建议都没有。

        他烦躁的关了手机,屏幕却又亮起,盛远给他发来消息,六十秒的语音,看得盛明稚就头痛。

        “对方是盛嘉的少东家,你就是不喜欢也去见一面,又不是说给你相亲,只是让你们认识一下,别成天抱着你的小提琴不回家,弄那些不学无术的东西不如多跟你哥接触一些公司的事务,以后我死了铭臣就靠……”

        语音戛然而止。

        盛明稚面无表情的退出了微信。

        他爸一如既往,总能精准的在他的雷点上跳舞,不用做任何事情,就可以直接让他气得破防。

        什么叫不学无术的东西?这个世界上难道只有回去继承家业才“很学无术”吗?

        真不知道他爸在想什么。

        五六十岁的老头,不是离死还很远吗,这么早操心后事干什么?

        就算操心自己的后事,也不要拉小盛老师下水ok?

        作为铭臣银行的小少爷,在外人眼里看来,盛明稚简直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上人。

        不管是家世还是容貌,都是百里挑一的出众。

        从小衣食无忧,万千宠爱的长大,养成了如今这一副又矜贵又骄纵的坏脾气。上天给他打开了一扇窗,似乎还嫌不够,又给他拆了四面的墙,再打开一扇门。

        越幸运的人越努力,盛明稚就是其中之一。

        不同于云京大部分富二代的纨绔,盛明稚在小学起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在卷生卷死的云京附小里面,成绩一骑绝尘,年仅十一岁就登上了国际最有含金量的小提琴比赛的舞台,并且以过人的天赋夺得了冠军。

        十二岁时,就收到了意大利著名乐团的邀请,成为了这个著名乐团历史上年纪最小的首席小提琴手。

        此后,盛明稚不顾盛远的反对,坚持在音乐这条他爸认为不学无术的道路上走到黑,开始了半工半读的高中生涯。

        前段时间他才结束了伦敦的演出,跟随乐团来到了意大利,正好上周的其中考试成绩出来,老徐通过微信发到了他手机里,比起上一回,分数有所下降。

        正好是高三最重要的冲刺阶段。

        其中考之后就是一模,盛明稚在国外连学校都没回去几次,更别说准备复习了。

        于是,他爸就开始大惊小怪的对他一通批评。

        盛明稚祖上政治背景很深,导致盛远的性格有些严肃古板。

        在他眼里,只要不是好好读书,考公从政,那都是不学无术,特别是玩音乐的,在老头子眼里就更轻浮。

        一开始,盛远只是因为他成绩下滑,所以打电话来警告他。

        后来这个话题说着说着,不知道怎么变成了,盛明稚之所以现在这么野,就是缺个人管他!

        盛明稚:?

        话题跳跃太快,小盛老师完全不能理解。

        而且他爸还逻辑自洽。

        盛雪身体不好,需要盛远常年照顾,所以他空不出时间来抽盛明稚。

        盛旭则是刚刚接手铭臣,忙得晕头转向,更不可能来管盛明稚。

        而且在他爸眼中,他哥跟他是蛇鼠一窝,一帮的,根本起不了管教的作用。

        想来想去,竟然想出给他相亲的念头。

        盛明稚就没见识过高中都还没毕业,就跟人家见面订婚的。

        不过,这种事情,在他们这样的家庭中似乎并不少见。

        似乎早早的订婚,就能把两家的商业合作捆绑的更紧密。

        但是,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请问他们家是什么清朝遗留下来的余孽吗?

        独自生了会儿闷气,盛明稚发泄似的在眼前的钢琴上一通乱弹。

        进来找他的乐团大提琴手吓了一跳,小心翼翼道:“宋。你是不是心情有点不好?”

        谢谢你官方的回答了我的废话。

        我看起来心情很好吗?

        盛明稚为了避免麻烦,在圈内用的是“宋昱树”的名字。

        外人面前,盛明稚还勉强能维持一点风度:“没有。有什么事吗?”

        大提琴手连忙道:“演出结束之后我们打算去餐厅聚会,rele让我来通知你一声。”

        盛明稚点头:“知道了。”

        大提琴手似乎察觉到这位年轻的天才脾气有些不好。

        说完之后,就急匆匆地离开。

        盛明稚正好接到沈苓的电话,对方开门见山:“你什么时候回国啊?我一个人在学校里快无聊死了!”

        “下周一吧,一模之前回来。”盛明稚冷笑:“你是无聊吗,你是没试卷抄了吧。”

        “别说的我好像只能抄你一个人作业一样,追我的男的很多好吗?”沈苓岔开话题:“你成人礼打算怎么过啊?让你哥给你买个游艇,我好想去游艇上开派对,老娘连礼服都提前定制好了,你一定要邀请三班那个小碧池,我非要艳压死她不可!”

        盛明稚对于沈苓莫名其妙的胜负欲毫不理解:“不知道怎么过,说不定跟人家相亲过。”

        “你爸还没死心?让你跟盛嘉那个老头子相亲啊我靠,我打听了,他比你大十岁!”

        “……操。”

        小盛老师更崩溃了。

        沈苓忧心忡忡:“而且我听说了,陆家现在闹内斗闹的很厉害,你那个便宜对象陆骁,跟陆家董事会的老人打的天翻地覆,把他亲弟弟都逼到国外去了。”

        沈苓说的这些,盛明稚也听到过风声。

        都在云京的圈子里,低头不见抬头见,陆家又是那么庞大的一个商业帝国,内部勾心斗角的残酷水平,似乎闹出人命来也不足为奇。

        陆骁羽翼丰满,想要一口吞掉陆家情有可原。

        盛明稚记得,陆骁父亲重病之后,他大权在握,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和他有直接利益相争的亲弟弟。

        怎么解决,心知肚明。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呗。

        盛明稚吸了口凉气,实在不懂这种继承权有什么好争的。

        他哥都不用跟他争,盛明稚对什么继承权完全没有兴趣,恨不得直接拱手让人当甩手掌柜,他哥只要每个月都给他零花钱就行。

        做生意这么累的苦,小盛老师吃不了.jpg

        沈苓开口:“我觉得陆骁好恐怖啊,他连他亲弟弟都能弄死,更何况是你这种相亲对象啊。这糟老头子在内斗的时候提出跟你家联姻,不是摆明了要借你们家的势力的吗。”

        盛明稚:“谢谢,我还不是傻逼,不用你提醒。”

        想了想,沈苓又义愤填膺,离谱道:“而且你都没有成年!他是变态吗?!”

        挂了沈苓电话,盛明稚又接到了盛旭的。

        对方在忙,只匆匆说了几句,让盛明稚别理他爸,反正是不可能跟陆家联姻的。

        盛明稚边走边敷衍他哥,刚走到斯卡拉歌剧院门口,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雪。

        地面上铺着厚厚的一层结实的雪,马路上只有两旁的路灯。

        乐团的指挥rele正在安排大家陆续上车,大雪天车难开,以免雪越下越大,要尽快到餐厅。

        盛明稚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雪过去,坐上了大巴车。

        说实话,对于这种聚会,他并不是很感兴趣。

        不管是哪一个国家的人都喜欢唱歌喝酒,在聚会上高谈论阔。

        盛明稚是个长相极为漂亮的亚裔,乐团中对他抱有好感的人不在少数,他们用“美丽”这个词夸赞他,声称盛明稚是他们见过的最好看的中国人。

        盛明稚脸皮倒也厚,表面上矜持了一下,内心却不知天高地厚的想道:那当然,试问谁不知道我长得好看?

        自恋的明明白白。

        只是后来,众人发现他是一朵带着刺的小玫瑰。

        都说中国人性格温和谦逊,盛明稚简直完全相反。

        他们惧怕于他与生俱来的疏离和冷漠,吃饭时到没几个敢上前搭话了。

        晚上十点半,聚餐才结束。

        刚走出餐厅,盛明稚的肩膀就被拍了一下:“宋,这么大的雪,我送你回去吧。”

        他回头,说话的是乐团里的钢琴手,和他一样是个华人,中文名叫宁华。

        宁华在美国长大,就读于国际知名音乐学院,天赋出众,大学没毕业就被选入乐团。

        他父母如今都在国内做生意,小有成就,宁华在国外就混在那群富二代中,是盛明稚最讨厌的类型。

        他只大了盛明稚三岁,所以对盛明稚的追求简直是穷追猛打。

        丝毫不介意盛明稚完全没成年的事实,几次三番暗示邀请他共度良宵。

        盛明稚觉得他挺烦的,又因为在同一个乐团里,不能撕破脸让rele难看,对他则是能躲就躲。

        “不用。”盛明稚拒绝他:“我朋友来接我。”

        宁华今天喝了点酒,醉醺醺,又一次被盛明稚拒绝之后,心情微妙的有些不爽。

        “宋。别再拒绝我好吗,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我只是送你回家而已,绝对不会对你做什么,给我个机会可以吗?”

        盛明稚原本藏得挺好的怒气都被他激发出来了。

        他长这么大,还没几个敢这么对他说话的。

        “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请你不要再来骚扰我。”

        “骚扰?”宁华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凑上前。

        盛明稚能闻到他的酒味,背着小提琴退后了几步。

        宁华暧昧道:“你觉得我对你的追求是骚扰吗?你见过真正的骚扰是什么吗,宋?”

        他低下头,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

        刹那间,盛明稚的脸色就变了。

        宁华还没走远,盛明稚就扬起手狠狠地打了他一耳光。

        这一耳光力气之大,直接把宁华的头打偏了,对方似是难以置信,转过头看他。

        宁华和盛明稚的体型差距较大。

        盛明稚盛怒之下给了他一巴掌,再被宁华拧住了手腕之后,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对方是个成年人。

        ——而他还是个差四个月才满十八岁的未成年。

        盛明稚到现在还有心思开小差,心想到时候rele问起来那也不是他的错,是宁华先骂他,他才动手打人的。

        宁华扬起手准备给他一拳,盛明稚已经做好了打架的准备,只是这一拳还没有落下来,就被一个人半路截住。

        盛明稚愣了一下,抬头看去。

        拧住宁华手腕的男人个子很高,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盛明稚最先注意到的就是他的眼睛,他拥有一双桃花眼,眼尾微微上挑,不笑的时候看起来非常具有威慑力。

        宁华酒醒了大半,松开盛明稚,转而去解救自己的手腕:“你是谁?”

        那人很有礼貌地开口:“先生,餐厅门口禁止打架。”

        宁华上下打量他一眼,发现男人穿得果然是餐厅的统一工作服,像是个服务生。

        他眼中的鄙视不加掩饰,嗤笑一声:“你算什么东西?管我的闲事?”

        盛明稚也不是傻的。

        乐团的其他人都走的差不多,他一个未成年在异国他乡,遇到这种同事性骚扰不成霸王硬上弓的场景,年仅十七岁的盛明稚就算再骄纵任性,心里也生出了一丝恐惧。

        没等男人开口,盛明稚就猛地踹了一脚宁华。

        宁华痛得当场没站稳,差点儿摔在地上。

        小盛老师小人报仇,简直多一分都嫌晚。

        盛明稚瞪着宁华:“你又算什么东西?!你就是个垃圾!”

        他担心帮他的男人离开,骂完宁华,连忙转头稳住这位见义勇为的服务员:“你别怕。我们现在两个打他一个,应该没问题。你既然帮了我,就要好人做到底,不能给我拉了仇恨之后就跑了。”

        连要求别人帮忙都是理直气壮的。

        担心男人听不懂,他中文说了一遍,又翻译成英文,接着又磕磕绊绊的手脚并用的翻译成意大利语。

        看他的长相,应该也是个亚裔。

        就是不知道是哪国的。

        他说完之后,看男人半天没有回答,盛明稚慌了。

        完了完了,他总不至于这么倒霉,遇到的是个日本人吧。

        就在盛明稚在脑海中苦思冥想,搜肠刮肚的想日文——并且发现自己会的日文只有一句“达咩”的时候。

        服务员终于笑了声,他的声音干净且温和,很具有感染力,驱散了盛明稚心中的紧张。

        “放心,我会帮你的。”

        男人顿了一下,慢条斯理道:“我是中国人,你可以对我说中文。”

        ……

        ……

        下一秒,盛明稚的脸就热了起来。

        尴尬的无地自容。

        “哦。”盛明稚硬着头皮挤出一句:“谢谢你。”

        宁华跑了。

        二打一,他确实打不过。

        餐厅门口顿时就只剩下他们两人。

        盛明稚心想,我谢谢也说过了,要不现在就走了?

        只是外面暴雪的天气,他没有伞,寸步难行。

        似是看出了盛明稚的窘迫,男人开口:“到餐厅里坐会儿吧,雪一时半会儿停不了。”

        眼下也没有其他的解决办法。

        盛明稚跟着他又回到了餐厅。

        男人替他安排了一个靠窗的位置,盛明稚小声说了句谢谢。

        鬼使神差,他瞄了一眼男人胸口的工牌。

        “luke。”

        怪怪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