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和大佬协议结婚在线阅读 - 告白!!

告白!!

        盛明稚再不想回国也不行,耍赖到除夕夜之前,盛远下了死命令,再不回国就亲自到意大利来抓人。

        他才闷闷不乐的收拾起行李,乘坐飞机回国。

        特别是他哥,好像有什么毛病似的,催命一般让他滚回来。

        准备离开意大利之前,盛明稚的心情一直很低落。

        自从上次跟luke吃过饭之后,两人在微信里渐渐地变得熟悉起来。

        元旦过后,两人又见了一次面。

        这回luke没有替他付款,盛明稚也很大方的点了一堆巨贵的菜,似乎要让luke吃到尽兴而归的样子。

        并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

        盛明稚总觉得luke对自己比之前更好了,还会时不时在微信里关心他,比如让他记得睡前喝牛奶,早上多穿衣服之类的。

        更别说雷打不动的晚安了。

        这一切的行为,都给盛明稚造成了一种错觉。

        luke是不是有点喜欢自己?

        念头一冒出来,盛明稚脸热的可怕。

        他马上就让自己转移注意力,但是这个事情哪有这么容易就能转移注意力的,越是让自己不要想,就越纠结的厉害。

        盛明稚倒还不至于理智全无。

        虽然不想承认,但他对luke抱有好感的,所以在两人的相处中,很容易放大对方的优点。

        那种在外人看来很寻常的事情,落到盛明稚眼中,就带了一层滤镜。

        比如,晚上让他多喝牛奶,或许只是因为luke比较温柔,加上他年纪又被他大六岁,所以对方照顾他,好像是理所当然的。

        而且回国之后,他似乎找不到什么理由给luke发消息。

        他看到路边的一朵花,一棵树,家门口新开的奶茶店,学校附近翻新的篮球场,今天自己投进了一个三分球,都拍成照片,放在相册里。

        点开luke的聊天框,却没有勇气发出去。

        跟luke分享这些自己的日常生活,好像怪怪的。

        而且年后,luke似乎忙碌起来。

        给他发的消息越来越少,而且回复他的时间往往也在深夜,像是刚忙到深夜才下班一样。

        盛明稚心里有些发酸,但找不到什么理由去质问他。

        除夕夜当天,盛明稚从早上起就开始等luke的拜年短信。

        只要手机一震动,他就马上拿起来看。

        可惜给他发消息的都是些塑料朋友,要么就是群消息。

        大概是抱着手机看太久,被盛旭抓到了。

        这会儿,两人都坐在沙发上。

        盛旭冷不丁开口:“盛明稚,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吓得盛明稚手一抖,手机差点摔出去。

        他放下手机,故作镇定:“什么恋爱?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盛旭皱眉:“没谈恋爱你一天到晚盯着手机看。”

        不知道为何,想起之前给陆嘉延打的那通电话,盛旭懊悔不已。

        妈的,早知道陆嘉延这么不做人,他说什么都不会把盛明稚的照片发过去。

        盛明稚狡辩:“我刷微博不行吗。”

        盛旭冷笑:“呵呵。我信你。”

        这话说完之后,客厅里忽然安静了许多。

        只剩下电视里重复播放的小品。

        大约是一件事在心里憋太久了,盛明稚终于憋不住了。

        眼看盛旭问起,他犹豫了一下,开口道:“不算谈恋爱。”

        盛旭转过头,眼神中充斥着难以置信。

        你他妈,你还真有?

        盛明稚被他哥瞪得心虚,不服道:“你干什么?我都成年了还不能谈恋爱吗?”

        盛旭气笑了:“你成年?你是不识数还是怎么的?需要我告诉你离三月二十一号还有几天吗?”

        “那又怎么样!”盛明稚也不爽了:“反正我到三月份就成年了,谈不谈恋爱你都管不着。再说了,你能不能成熟一点,你都这么大个人了,别老依赖我好吗。离开我是不能独立行走了吗?懂事一点,你爹我不能照顾你一辈子!”

        看他连弟弟都不想做,还想做他爹。

        盛旭简直被他给气出病来。

        盛明稚一通吼完,虚张声势地大喊:“你干嘛!你别想打我!不然我就告诉盛远让他收拾你!”

        行,还挺会打小报告的。

        盛旭心平气和地坐下来:“我不打你。你跟我说说,早恋是什么情况。”

        盛明稚:“……”

        早恋个屁。

        暗恋还差不多。

        盛明稚就算再迟钝,也察觉到他对luke的感觉不一般。

        承认自己喜欢他也没什么丢人的,能被小盛老师喜欢,那是对方八百年修来的福气好吗?!

        盛明稚嘀咕:“没早恋。人家喜不喜欢我都不一定呢。”

        这么一说,盛旭反而不爽了。

        他弟不是挺好的,凭什么对方不不喜欢他?!

        盛旭越想越不是滋味,踢了盛明稚的小腿一下,问道:“你什么时候认识他的?”

        盛明稚捧着抱枕:“我在米兰遇到的,我们乐团里有个男的跟我打架,是他帮了我。”

        米兰?

        盛旭皱眉,对这个地方有着非常不好的印象。

        “是你上次说得那个帮你忙的男服务员?”

        似乎听出了盛旭口中看不上的意思,盛明稚不爽道:“你干嘛用这么鄙视的语气说话,服务员怎么了,你瞧不起服务行业啊?”

        盛旭冷笑:“不是我瞧不起。爸爸要是知道你跑去跟一个穷小子谈恋爱,你看他不打断你的腿。”

        盛明稚一更。

        不服道:“他也没有很穷吧,他每个月都打三份工的。应该月收入过万了吧……”

        盛旭冷笑的更加厉害:“需要我提醒你,你身上穿得衣服,戴的表,踩的鞋,加起来有几百万吗?还是说你可以放弃这些,跟着一个一穷二白的男人谈恋爱?”

        盛明稚理直气壮道:“你不是挺有钱的吗,给我点儿怎么了。”

        盛旭气笑了:“合着我还得赚钱给你俩的小日子添砖加瓦?我活菩萨啊?从提款机里取钱都得扣个手续费吧?你这是占我便宜雁过拔毛寸草不生呢是吧?”

        他正想再阴阳怪气盛明稚几句,却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话头。

        不知怎么,一个非常、非常不好的念头,就这么忽然从盛旭的心里冒出来。

        他好长时间都没有说话,盛明稚都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最后才听到盛旭迟疑地开口:“你说你在米兰遇到的他?”

        盛明稚点头。

        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

        特别是这时候,盛旭还非常不合时宜的想起了陆嘉延这个老狗比。

        “他叫什么?”

        盛明稚犹豫地开口:“luke。但是我不知道他的中文名。”

        ……

        ……

        很好。

        盛旭面无表情的想,但是他该死的就不幸的知道这个老狗比的中文名。

        盛明稚紧张道:“你要干嘛啊,你该不会买.凶.杀人吧。”

        意大利的黑手党还挺多的,小盛老师不得不怀疑起他哥的动机。

        “买.凶.杀人?”盛旭咬牙启齿道:“有这钱我不如买颗后悔药!”

        盛明稚古怪的看了眼,觉得他哥又犯神经病。

        特别是抬头看了眼电视。

        电影频道正好在播泰坦尼克号,男女主吻的难分难舍,盛明稚看的津津有味。

        盛旭气得拿起遥控器直接换了个少儿频道。

        气得盛明稚无能狂怒:“你有毛病啊盛旭!”

        盛旭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我告诉你。你这个年纪就只配看动画片,少给被一些爱情片给荼毒了。”

        -

        陆嘉延刚给电脑关机,盛旭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近一段时间,他在国外的羽翼渐渐丰满,正跃跃欲试的回国,开始对陆骁进行反扑的计划。

        他那位大哥在代理董事长的位置也呆的太久了,是时候下来休息一会儿了。

        盛旭的电话来的猝不及防,陆嘉延挑眉,接上之后,对方直接开门见山:“你跟我弟怎么回事?我让你在米兰照顾我弟,你就是这么照顾他的?把他往床上照顾?!”

        虽然没有前因后果,但陆嘉延却立刻领悟到了对方的意思。

        “倒也不至于。”陆嘉延解释:“你弟还没有成年。”

        说起这个盛旭就来气,声音提高不少:“你还知道他没成年啊?他没成年你就对他下手,你还是不是人啊?!”

        陆嘉延纠正道:“我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可以向你保证,我跟明稚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我只是把他当成弟弟照顾。”

        盛旭听罢,火气消了不少:“真的?”

        “真的。”陆嘉延慢条斯理道:“至少他成年前是的。”

        盛旭:……

        你觉得你的安慰对我有效果吗?

        盛旭扶额:“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我实话实说,你们陆家现在内斗的这么厉害,我不可能让明稚踏进这趟浑水。陆骁跟我爸提过和明稚订婚的事情,他什么目的,傻逼都看得出来。”

        陆嘉延沉默了很久。

        盛旭道:“兄弟一场,我告诉你,明稚跟陆骁是不可能的,但是跟你也不可能。他现在只是因为年纪小才喜欢你,你要是还做个人就做点人干的事儿,别跟我弟走太近了。”

        说完,盛旭大约也觉得自己话太重了。

        但是不跟陆嘉延说清楚不行,他们陆家现在一团糟,他绝不可能把亲弟弟往火坑里推。

        但好歹跟陆嘉延多年朋友,盛旭又有些不忍。

        正想说什么,结果听到电话里,陆嘉延吊儿郎当的声音:“原来明稚喜欢我啊。”

        盛旭:“……”

        陆嘉延慢悠悠道:“谢谢哥哥提醒,我知道了。”

        盛旭:“……”

        我他妈隔着电话线揍不到你是不是?!

        盛旭气得一肚子火,但是陆嘉延又开口。

        这回语气很正经,正经到有些严肃。

        “你放心,我不会让明稚受到伤害的。”

        好一会儿,盛旭都没说话。

        最后才恶狠狠地扔下一句:“你最好是。不然我把你们陆家一锅端了!”

        挂了电话,陆嘉延才敛了笑意。

        他揉了揉眉心,闭上眼都是自己跟陆骁水深火热的勾心斗角,他在国外一边避其锋芒一边韬光养晦,说不累是假的。

        只是闭目沉思的时候,脑海中忽然闪过盛旭刚才的那句话。

        盛明稚喜欢他。

        不知怎么,这个少年鲜活的模样,在意识里越来越清楚,最后几乎占据他所有的思考能力。

        确实是非常引人注目的存在,让人不自觉的感觉他很可爱。

        但也仅限于可爱了。

        陆嘉延虽然嘴上不饶人,爱满嘴不着调的跑火车,但心里却界限分明。

        倒不至于真的对朋友的弟弟有什么想法。

        不然,那成什么了。

        -

        过完年之后,盛明稚的生日快到了。

        数着十八岁成年的生日一天比一天近,盛明稚抱着手机,纠结的给luke发了一条微信消息。

        “luke,我的生日快到了,你会来看我的演出吗?”

        发出去之后,盛明稚又思考了一下。

        觉得luke这个穷打工仔可能买不起他演出的门票,所以郑重其事的再给他转了一千块。

        luke回了个问号。

        盛明稚严肃道:“这是买票的钱。”

        把陆嘉延逗得直乐。

        回复他:“luke不占明稚小朋友的便宜,会努力打工攒钱去看演出的。”

        盛明稚:……

        别说的这么可怜好不好!

        又跟luke聊了会儿,才互相说了晚安。

        盛明稚在床上看着聊天记录,怎么也睡不着。

        那个被压下去的念头又克制不住的冒了上来。

        他觉得luke好像有一点点喜欢他。

        转眼间,到了演出这天。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乐团的演出正好安排在米兰的斯卡拉歌剧院。

        盛明稚换上了演出的西装,他身材很好,穿上西装之后十分惹眼。

        小花孔雀自恋的毛病一时半会儿占据了上风,忍不住拍了一张照片给luke。

        半晌收到了luke的回复。

        一个大拇指点赞。

        土的跟盛远有的一拼。

        他就不该期待luke能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

        三岁一个代沟,他跟luke有两个代沟!

        斯卡拉歌剧院的演出非常成功,luke的观众位置很靠前。

        盛明稚演奏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观众席上的男人。

        对方目光专注,视线温柔的落在他身上。

        盛明稚的心跳砰砰地跳着,好像全身的血液都被换成了橘子气泡水,酸酸甜甜。

        演出结束已经是晚上十一点,距离盛明稚的生日还有半小时。

        他跟rele告别,到了剧院门口,luke已经等了他很久。

        男人今天穿了一件薄款的风衣,站在马路边上非常惹眼,来往的外国人不住的回头,打量着这个俊美的亚裔年轻人。

        luke拒绝掉了第三个意大利女孩的示好,终于等到了盛明稚。

        盛明稚心里莫名吃醋,接过luke手中的花束,阴阳怪气道:“luke,你可真受欢迎。”

        luke哄他:“比不上明稚刚才在台上受欢迎,观众都快把手掌拍烂了。”

        算起来,他跟luke认识才短短的四个月。

        加上他回国到现在,也就三个月没有见面,可总觉得像是隔了三年没见一样。

        盛明稚心里压抑不住的雀跃,一路上把自己回国的所见所闻都讲了一遍。

        到了餐厅才发现都是自己在讲话,他有点不好意思:“luke,你会觉得我很烦吗?”

        “不会,”luke弯唇:“我对你的生活很感兴趣。”

        哦。

        没想到luke这个老男人有时候说话还挺撩人。

        luke在餐厅里准备了蛋糕,盛明稚并不觉得意外。

        以这个老男人土味的审美,接下来可能还会出现拉小提琴的服务员。

        盛明稚脑海里刚闪过这个念头,下一秒,果然就有服务员开始拉小提琴。

        这个专业水平,在小盛老师听来简直是惨不忍睹。

        但不知道为什么,和luke坐在一起,他还是被这种莫名暧昧的气氛给感染了。

        想到今天晚上自己要干什么,盛明稚的心跳又开始加速,比之前任何一次都快。

        零点到来之前,蛋糕被插上了蜡烛。

        陆嘉延虽然不抽烟,但备了打火机,将蜡烛点燃。

        烛光中,倒映着男人的一双桃花眼。

        眼尾微微上扬,仿佛有蛊惑人心的能力。

        盛明稚鬼使神差的开口:“luke,我的愿望如果是跟你有关的,你会帮我实现吗?”

        像是预料到盛明稚要说什么一般,luke的神情顿了一下。

        没有等luke开口,盛明稚就盯着他,坦率道:“我已经十八岁了,现在可以做你的男朋友了吗?”

        过了会儿,luke开口:“抱歉,明稚。”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回答。

        盛明稚愣在原地。

        不过他倒没有露出特别伤心的模样,而是不解道:“我可以知道原因吗?”

        这可把陆嘉延给问住了。

        要说原因,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他的身份特殊,不能把盛明稚卷进陆家的内斗中。

        而且他应该找个机会跟盛明稚坦白身份。

        陆嘉延声音温和:“明稚,之前一直没有机会跟你说,我的中文名叫陆嘉延,陆骁是我的哥哥。”

        盛明稚一脸茫然,终于在听见陆骁的名字时,忽然回过神。

        那不是那个要跟他订婚的老男人吗??

        luke的哥哥是陆骁,那luke——不就是陆骁要弄死的那个亲弟弟?!

        等等,那自己不就成了luke没过门的嫂子了??

        这错综复杂的关系,直接把盛明稚大脑烧的一片空白。

        陆嘉延大概也觉得事情太过于巧合,解释道:“但我保证,之前帮你的时候,是不知道你的身份——”

        盛明稚猛地看着他,耳根全都红了。

        一瞬间,感觉自己好像被耍的团团转,那种羞耻感不是盖的。

        “你——”盛明稚震惊:“你神经病啊!”

        陆嘉延之前听盛旭说过。

        盛明稚的性格骄纵,脾气任性,非常难搞。

        但他相处下来,只觉得盛明稚又乖又听话。

        估计是完全没想到,盛明稚这人还有两幅面孔,居然可以在他面前装乖那么久。

        此刻真相大白,盛明稚简直气得火冒三丈。

        一瞬间,装都不想装了。

        天呐,太丢人了吧!他还以为luke是真的很穷!!而且自己还傻兮兮的跟他告白!

        救命。

        好想从二十一楼跳下去缓解尴尬!

        你妈。

        你是盛嘉的二公子你早说啊!耍小盛老师好玩吗!

        手上的生日礼物像烫手山芋,盛明稚越想越气,直接把礼物还给陆嘉延:“还你。我不要了!”

        面对盛明稚的翻脸,陆嘉延猝不及防。

        不知道为什么,在陆嘉延的计划中,他应该可以风轻云淡且礼貌的拒绝盛明稚的告白。

        可真的看到盛明稚站起来离开的那一瞬间,他的手甚至都不受自己控制,满心慌张地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等等。明稚,你听我解释……”

        结果对方转头,眼眶都红了,却气势十足:“对了。刚才我说做你男朋友的那个愿望,现在不算数了,我现在要收回这个愿望!”

        “不行!”陆嘉延嘴比大脑快,几乎一瞬间就否决了。

        听得盛明稚更加生气,力气还没有陆嘉延大,被他抓着手腕跑都跑不了,只能气急败坏地骂人:“你有病啊!那你刚才说抱歉干什么?松手!你就是变态!你等着,我回去就答应你哥的订婚,马上就给你当嫂子!不喜欢我还每天都给我发早安晚安,我是你鱼塘里养的鱼吗?!等我跟你哥结婚了我就把所有聊天记录打印出来给他看,你死定了,你就等着被你哥揍死吧!”

        他气得胡言乱语一通,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心口又酸又涨,说出来的话句句都带刺,恨不得把两个人都戳出血窟窿。

        陆嘉延算是头一回见到盛旭口中的骄纵任性是什么样子了。

        明明发脾气的人是他,骂人的也是他,但先掉眼泪的也是他。

        他心脏蓦然软了一块,发现自己拿盛明稚毫无办法。

        盛明稚在他怀中挣扎无果,索性一口气咬上陆嘉延的手臂。

        这一口用力不小,几乎见了血,陆嘉延也没松手。

        盛明稚吓到了,松了口,“你,你干嘛不松手。”

        陆嘉延叹了口气:“怕你跑了。”

        盛明稚眼睫上还挂着眼泪,眼眶是红的,都被陆嘉延给气得。

        但是看到陆嘉延手臂上的牙印,他又心软了。

        “你松手吧。我不跑了。”

        陆嘉延不敢完全松手,还紧紧抓着盛明稚手臂,解释道:“明稚,陆家现在内斗的很厉害,我跟你哥都不想你被卷进这场浑水。”

        哦。

        原来他哥也知道。

        很好,小盛老师的暗杀名单又增添一人。

        盛明稚沉默下来,半晌才问:“我听不懂。我只想知道一个答案,你想和我在一起吗。”

        陆嘉延觉得这会儿欺骗自己本心也没有意思,缓缓道:“想。”

        “哦。”盛明稚的感情坦率又真挚,直球打的陆嘉延招架不住,他闷声道:“那我不怕。”

        不怕与你一同蹚这场浑水。

        陆嘉延心脏骤然收紧。

        下一秒,他开口:

        “对不起……”

        再次听到抱歉,盛明稚瞪大眼睛,狐狸眼晕上一层愠怒,正要骂人。

        陆嘉延叹息,表情无辜:“这次是对不起你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