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和大佬协议结婚在线阅读 - 全文完

全文完

        大学毕业之后,盛明稚暂时推掉了乐团的演出,准备给自己放个长假。

        回到家之后,盛远对他的父爱持续了一周,期间嘘寒问暖,关怀备至。

        一周之后,开始续不上费了。

        一开始看盛明稚哪儿哪儿都顺眼,现在看他哪儿哪儿都不顺眼。

        盛明稚早上晚起个十分钟都要被老头子一顿念叨。

        拜托。

        小盛老师今年是二十二岁,不是七十二岁。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早上六点半起床去公园锻炼吗?

        还有,谁知道你是不是去公园锻炼身体的?

        反正盛明稚知道别墅区的老太太都在公园里早起跳舞。

        呵呵。

        一番连顶嘴带内涵,把盛远气的火冒三丈。

        盛明稚不吃早饭挨骂,中饭挑食挨骂,晚饭吃外卖也挨骂。

        六月的天气,竟然不让他吃小龙虾,他爸这是人干的事情吗?

        于是,在经历了回国之后的第二十四次吵架后,盛明稚毅然决然的拎着行李箱离家出走了。

        一边走一边打电话跟陆嘉延抱怨。

        “真不知道我妹怎么受得了这个老头子,他上辈子唐僧转世的吧?”

        陆嘉延刚开完会,正好听到盛明稚指挥司机老杨把他行李搬后备箱。

        他轻笑一声:“那怎么办?小盛老师准备离家出走吗?”

        “不然呢!”盛明稚气死,超用力的坐在车厢内:“我一秒都受不了他了!”

        陆嘉延顿了下:“准备搬哪儿?”

        盛明稚嘀咕:“我哥那儿吧。”

        反正盛旭是条单身狗,一个人住四百平的复式上下层太奢侈了,小盛老师决定去批判一下这种资本主义不正之风。

        陆嘉延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

        盛明稚嘀咕:“干嘛不说话啊。”

        陆嘉延慢悠悠:“在伤心。”

        盛明稚:?

        男人继续,腔调散漫:“还以为,小盛老师会搬过来跟我住呢。”

        ……

        ……

        老色批。

        你想得美。

        “算了吧。”盛明稚嘟囔:“我要是搬过来跟你住,我哥会把我两条腿都打断的。”

        他都不知道盛旭是哪个朝代爬出来的老僵尸,简直对陆嘉延严防死守,到现在为止都不准盛明稚晚上超过十一点回家。

        跟他爸一块儿入土算了!

        当然,盛明稚这个年纪,越不让他干什么,他就越要干什么。

        他跟陆嘉延确定恋爱关系不到半年,就毅力不佳,没把持住。

        这也不能全怪盛明稚,他觉得面对陆嘉延,很难有人可以把持的住吧!

        再说,对方是他的合法男友,他为什么要做当代的赛博和尚?!

        想了一会儿,盛明稚的思绪却跑到另一个地方去了。

        就算去住陆嘉延家,那也得有个理由吧。

        谈恋爱又没名没分的。

        多不合适。

        到了远洋国际,盛明稚才挂断电话。

        司机帮他把行李从一楼搬到了二十四楼。

        盛明稚熟练地刷脸开门,跟回自己家似的,把行李箱往玄关一推,然后边进屋边拖鞋。

        智能系统感应到他的到来。

        一路开灯开门,机械女声说着欢迎,还帮他自动打开了空气过滤系统。

        同时,系统也向盛旭的手机里发送了盛明稚入住的消息。

        盛明稚跟他爸吵架的事儿上午就没瞒住。

        老头子吵完之后被小儿子气个半死,打电话来大儿子这里告状。

        盛旭心想你都管不住这小兔崽子,我怎么管得住?

        干脆扔给陆嘉延管算了,反正他倒是求之不得。

        盛旭晚上回来,客厅里响着电视的声音。

        盛明稚听见动静就张着一张嘴大声bb:“你衣帽间怎么连个中岛柜都没有?”

        盛旭抬眼,把盛明稚从沙发上提起来。

        抖一抖,掉了一沙发的薯片渣子,扫地机器人感应到垃圾,在地毯上爬了两圈。

        盛旭阴阳怪气道:“我这扫地机器新买的怎么就坏了?”

        盛明稚从他手里挣扎出来:“哪里坏了?”

        盛旭:“没坏怎么没把你这个社会垃圾扫走。”

        盛明稚瞪他:“谁是社会垃圾?你们这种资本家才是社会垃圾!”

        “哦。陆嘉延也是?”

        “……”

        小讨债鬼。

        有没有良心?

        盛旭毒舌道:“吃的跟猪一样,再胖点儿谁养得起你?”

        盛明稚嘀咕:“又不用你养。”

        “陆嘉延养是吧?”盛旭呵呵:“还没过门呢胳膊肘就往外拐。”

        “谁过门?”盛明稚不服:“怎么不是陆嘉延嫁到我们家来?”

        “是啊。我谢谢你,有你一个就把我气死了,不必再找个同盟。”

        “……”

        寄人篱下,吵不过他哥。

        算了算了,忍之。

        在盛旭家里忍辱负重了两天,盛明稚就有点蠢蠢欲动。

        第三天晚上,他扒拉在盛旭的书房门口,特地煮了一壶花茶,献宝似的端上书桌。

        “哥。”

        没事喊哥,非奸即盗。

        盛旭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盛明稚认真提议:“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盛旭挑眉。

        盛明稚慢吞吞道:“就是。我不是在你这里住了几天吗,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盛旭的表情一遍,脸上写满了离谱。

        他怎么不知道,这小讨债鬼什么时候还能不好意思起来了?

        你脸皮不是向来比长城还厚吗。

        盛明稚磨磨蹭蹭道:“觉得有点打扰到你工作了,所以想能不能去酒店里住两天?”

        “酒店?”盛旭提高声音:“你怎么不直接说去陆嘉延那儿住?!”

        盛明稚:“……”

        眼见计划败露,盛明稚索性破罐子破摔:“那我不是怕你说我吗。不是,你有必要吗,我都二十二岁了,去男朋友家住怎么了?碍着你什么了?”

        “碍着我眼了。你想都别想。”

        盛旭端着茶杯准备润润嗓子。

        结果刚拿起酒杯盛明稚抢回来,小少爷怒气冲冲:“那你也别喝了!还我!”

        盛旭:?

        离谱。

        回到房间,盛明稚越想越气,觉得盛旭这个狗东西简直不讲道理。

        本来他之前在国外读书跟陆嘉延异地恋就够辛苦了,一年到头也见不了几次面。回国后,盛嘉的会议又一个接着一个,都已经过去两周了,他连陆嘉延的面都没见到一个。

        盛明稚娇生惯养,吃不了苦也受不了气。

        顿时觉得自己这辈子没有这么委屈过。

        不过,更让他在意的是,陆嘉延为什么还没有跟、他、求、婚!

        订婚宴在大二那年就办了。

        极其奢华,一时间在云京上流掀起一阵谈资,不管是纸媒还是新媒体都大肆宣传了一番,到现在为止还能找到当时订婚宴的新闻。

        可是两年过后,盛明稚大学都毕业了,还没等到陆嘉延求婚。

        这让他有点微妙的不高兴。

        他什么意思啊?

        不会是不想跟小盛老师结婚吧?

        想来想去,原本觉得是他哥的错,现在又觉得是陆嘉延的错。

        要是结婚了,他还能在他哥这儿受气吗!

        于是,晚上陆嘉延打电话过来的时候,盛明稚气上头了没接。

        对方似乎不明白为什么被挂电话,锲而不舍地又打了两个。

        盛明稚有时候会小作一下,当然,他作比的时候他自己心里门清。

        挂了两个之后,第三个不舍得挂了,接起来也没说话。

        陆嘉延就知道他生气了。

        盛明稚生气的理由千奇百怪。

        很可能因为做了个和他分手的梦,起来越想越难过就会生气。

        也有可能是某一秒想起了几年前的旧账——盛明稚在某些方面记忆力堪比超人,能记得跟陆嘉延谈恋爱之后,陆嘉延得罪他的每一次,然后在必要的时候翻出来跟陆嘉延算账。

        上次因为第二杯奶茶半价的事情也把盛明稚惹毛了,要点奶茶的时候陆嘉延嫌腻不喝,看盛明稚喝了又想尝尝,结果那家奶茶店一杯茶半杯料,喝两口,杯子里的饮料就消失了一半。

        气得盛明稚来回看了好几遍,怪他明明半价可以买的时候自己不买,结果又要喝他的,还把他的奶茶喝掉了一半。

        他自己都没喝几口!

        最后陆嘉延厚颜无耻的把所有的锅都推给奶茶店,声称这家店奶茶偷工减料,然后又买了一杯赔给他,这才安抚好盛明稚。

        ——盛明稚就能因为这种小事情气到闹脾气。

        但莫名的,他却觉得十分可爱,并且乐在其中。

        “小盛老师怎么了?”

        “生气了。”

        “嗯。”陆嘉延话中藏着笑意:“听出来了。”

        盛明稚原本想生气的,但是听到陆嘉延的声音之后就气消了,嘀咕道:“听出来你还笑。”

        大概是,听到陆嘉延声音的一瞬间,盛明稚就觉得自己心理防线塌了。

        原本不是那么委屈的事情,一下变得非常委屈。

        把盛旭恶劣的所作所为全都跟陆嘉延说了一遍。

        盛明稚咬牙切齿:“我现在寄人篱下,就是个没人要的小白菜。”

        陆嘉延不知怎么想歪了,心说你要是个小白菜,那必然也是颗镶钻的白菜。

        哪家不要?

        陆嘉延顿了下,逗他:“那怎么办?不然我过来给小盛老师撑腰?”

        盛明稚翻了个身:“那还是算了。”

        想了想,他认真道:“我觉得我哥更年期到了,不要惹更年期的男人。”

        聊了会儿,已经晚上十二点了。

        盛明稚知道自己改挂电话了,但是想到这么久都没见过陆嘉延,就聊这么一会儿,他又很舍不得。

        不得不说,刚才陆嘉延说过来给他撑腰。

        其实他是有点心动的,倒不是真的想让对方帮自己出气,就是想见他一面。

        犹豫了一下,盛明稚开口:“你明天有空吗?”

        陆嘉延:“怎么?”

        问你有空还能怎么?

        少给我装!

        盛明稚飞快了说了一句:“就是有点想你。”

        说完之后,脸有点热。

        盛明稚想挂断电话,听到男人在那边轻笑了一声。

        “我也很想你。”

        -

        盛明稚的想念是感性派,陆嘉延的想念却是行动派。

        第二天一早,陆嘉延就出现在远洋国际楼下。

        盛明稚还在没什么兴致的吃早饭,嫌弃盛旭把煎蛋煎的太老了,并且每个都只肯兔子一般吃一点点。

        气得盛旭差点儿把他的头按在碗里。

        听到陆嘉延来了,盛明稚差点儿穿着拖鞋就跑下去。

        结果到门口紧急刹车,在盛旭看弱智的表情下,愣是紧急换了一套休闲服,然后在镜子前抓了把头发。

        五分钟之后,陆嘉延进屋。

        小情侣许久未见,盛明稚顾不得矜持,一开门就扑进陆嘉延怀中。

        陆嘉延早就习惯他的突袭,稍微晃了晃身体,就稳住了。

        盛旭咬了口油条,阴阳怪气道:“我还没死呢。”

        盛明稚懒得理他,抬头问陆嘉延:“你怎么来了?吃饭了吗?”

        陆嘉延笑道:“来给小盛老师撑腰。”

        进了门,盛明稚看了眼桌上所剩无几的早餐,顿时怒了,瞪着盛旭:“怎么什么都没有了?”

        “当然。”盛旭翘着二郎腿:“我呢。就只做了两个人的早饭,多出来的那个自觉爬走哈。”

        陆嘉延倒无所谓,反正从高中开始就习惯盛旭这副德行了。

        但盛明稚就看不惯他哥阴阳怪气这样,“你会不会说话啊。”

        盛旭:“我怎么不会说话?你谈个恋爱之后听不懂中文了?”

        “不是,陆嘉延又没得罪你,你干嘛他一来你就阴阳怪气。”盛明稚想不通:“你们难道不是好朋友吗?”

        “纠正一下,四年前是。”盛旭呵呵道:“我可没有这种泡兄弟亲弟弟的好朋友。”

        陆嘉延不咸不淡道:“确实。毕竟以后进了一家门,就是我哥了。”

        盛旭:“……”

        操。

        比嘴贱,盛明稚还是觉得在这个领域,陆嘉延是无敌的。

        但他别的没听见,光听见“以后进了一家门”。

        不知道是不是盛明稚最近想求婚的事情想得比较频繁,感觉陆嘉延说什么都像是暗示他。

        盛旭跟盛明稚一样,嘴硬心软。

        拌嘴归拌嘴,不能真晾着陆嘉延。

        重新做早饭的时候,盛明稚自告奋勇要来厨房帮忙,被盛旭打发了。

        并且阴阳怪气的内涵他了一句:“你哥我只想吃你的喜糖,不想吃陆嘉延的流水席,谢谢。”

        盛明稚:?

        他做饭只是难吃,又没往菜里下毒!

        不过,不用他帮忙,他乐得轻松。

        电视里正好在播放一档现在最热门的选秀节目,叫《练习生出道战》,是盛嘉旗下禾木传媒出品的综艺,今年夏天席卷全网,火爆程度节节攀升。

        盛明稚还记得这个节目的策划来邀请过自己当助演嘉宾。

        小盛老师难得休息,怎么可能去参加节目综艺!哪怕是自己家的也不行!

        况且,以他的咖位,练习生出道战请自己,稍微有点登月碰瓷了.jpg

        只是没想到盛旭对这种选秀节目也感兴趣?

        盛明稚津津有味的看了会儿,正好重播到比赛公演。

        第二小组有个叫季峤的小艺人有点儿意思,舞蹈功底挺强,随着音乐的高潮,衣服都脱得没剩几件,但节目效果还可以。

        盛旭从厨房出来瞥了眼,把餐盘往桌上一扔,没什么感情道:“我说,你们盛嘉的艺人穿得也太少了吧。”

        盛明稚:?

        少吗,这不是舞台效果才穿这么薄的吗。

        正想反驳,谁知道陆嘉延也不咸不淡开口:“确实。”

        却是淡淡地看了盛明稚一眼,“某人都看的目不转睛了。”

        ……看看怎么了。

        人家表演节目不就是让人看的吗!

        陆嘉延吃醋就算了,他哥又是什么鬼。

        今天吃错药了吗??

        盛旭在家里没呆多久,就受不了这两个目中无人的恋爱脑b。

        早饭都没吃完就跑去公司上班。

        从这天起,陆嘉延偶尔就会来远洋国际小住。

        直到盛旭实在受不了这两人天天在面前晃,一怒之下把盛明稚赶出了家门,盛明稚就理所当然的赖在陆嘉延的家里不走了。

        和陆嘉延同居的日子挺舒服的,渐渐地盛明稚就忘记求婚的事情。

        六月过了一半,到了陆嘉延生日这天。

        盛明稚从早上起左眼就跳个不停,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今天最大的事情不就是陆嘉延的生日吗,盛明稚没往别的地方想,直到晚上,跟陆嘉延吃晚饭的时候,才忽然察觉到有点不对劲。

        吃饭的地方是在云京一家不对外开放的会员制私人餐厅,盛明稚进门的时候,餐厅里还挺多人在吃饭的。

        结果吃着吃着,周围的人忽然都消失了。

        盛明稚吓了一跳,你妈,他昨晚刚看完恐怖片,今天就来这么一出!!

        小盛老师胆子非常小,当即就有点发慌。

        这时候,他都没往求婚的方向想。

        “嘉延哥。”盛明稚放下刀叉:“你有没有觉得餐厅里的人越来越少了?”

        陆嘉延神情自然:“有吗。可能都吃完了,然后走了吧。”

        盛明稚不信,看了眼腕表:“才九点钟就吃完了吗……”

        他其实想说,你有没有觉得我们撞鬼了.jpg

        大概是盛明稚欲言又止的表情太明显,陆嘉延忍着笑意,问道:“怎么了?”

        盛明稚摇头:“没什么。”

        想了想,又说:“要不然我们还是赶紧吃完回家吧,我觉得这里好奇怪。”

        陆嘉延淡淡道:“也行。那,小盛老师打算回哪个家?”

        盛明稚一愣。

        陆嘉延这话说出来,他就是再傻也意识到什么了。

        再加上今天是他的生日,这种莫名有意义的日子,似乎很适合发生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毫无预兆。

        盛明稚心脏砰砰跳起来,似乎要知道陆嘉延要干什么了。

        果不其然,下一秒,陆嘉延就慢条斯理的开口:“是回娘家,还是回我们家。”

        呼吸在这一刻凝滞了一瞬。

        盛明稚的大脑一片空白,然后,仿佛有无数烟花在眼前炸开一般,有一瞬间,他什么都没听见。

        半晌,盛明稚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什么回娘家……我们又没结婚……”

        “说的也是。”陆嘉延开口:“那不然,结个婚?”

        盛明稚:……

        他憋了一句:“但是你还没有求婚!”

        “我知道。”陆嘉延缓缓开口:“我这不是正在求婚吗。”

        盛明稚:……

        紧张地气氛荡然无存。

        盛明稚深吸一口气,嘀咕道:“你这算什么求婚啊,我什么都没感觉到。”

        陆嘉延看着他:“第一次,有点紧张,希望小盛老师体谅一下。”

        看得出来陆嘉延是真的有点紧张。

        平时那张嘴挺能说的,这会儿语言都组织的颠三倒四。

        侍应生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求婚的戒指放在了餐桌上。

        是一对很素但看起来价格就非常昂贵的铂金对戒,不知道陆嘉延什么时候去定制的,看到戒指的一瞬间,盛明稚心脏血液都快集中到大脑了。

        陆嘉延从另一边走过来,盛明稚坐着,为了与他平视,男人单膝点在地上,将他的左手握在掌心中。

        姿态无比自然,就像做过一万次一般。

        盛明稚不是没见过求婚场景,他见过求婚的一方单膝下跪,这个姿势还被他吐槽了,看上去真是要多土有多土。

        可是此刻,他垂下眼睫,看着陆嘉延时,耳根已经红成了一片。

        盛明稚觉得陆嘉延这个动作,非常撩人。

        双标的明明白白。

        “所以。”陆嘉延从下往上看着他,那双桃花眼从盛明稚的角度看过去,眉眼流转间含情脉脉,漂亮的惊人:“小盛老师愿不愿意,把我们的非法同居,变成合法同居?”

        “哦。”盛明稚紧张道:“也不是不行。”

        陆嘉延挑眉:“这么勉强?”

        盛明稚:“……”

        陆嘉延故意逗他,作势要起身,盛明稚急了,抱着他脖子不松手。

        “愿意愿意愿意!!!快点给我戴上!!”

        狗男人。

        求婚的时候都要嘴欠吗?!

        云京空中花园限定的烟花秀表演正好开始。

        陆嘉延为他戴上戒指的那一瞬间,整个天空的烟花都炸成了一片,久久不息。

        求婚没多久,两人就领了结婚证。

        婚礼的日子也要提上行程。

        豪门财阀之间的婚礼,除了走个仪式之外,还要彰显雄厚的实力。

        盛旭就这么一个弟弟,自然要给足了牌面,堵住那些乱写商业联姻媒体的嘴。

        从宣布婚礼日期的那天开始,盛明稚变得忙碌起来。

        他还以为他都这么有钱了,结婚就能心安理得的坐在家里坐享其成。

        结果提前半个月,就要开始定制婚服。

        一共有六套,设计团队是来自米兰的顶尖设计师,光是婚服的概念就出了二十套,每一套还得让盛明稚亲自过门。

        盛明稚看的头晕眼花,看一半就不想看了,倒是陆嘉延对待此事十分严肃,除了处理盛嘉的公务,剩下的时间都放在准备婚礼上了。

        从婚服到场地选择,以及拟邀嘉宾,全都由他亲自过目确认。

        这种微妙的重视感,让盛明稚还挺受用的。

        还没结婚,媒体就把世纪婚礼宣传的铺天盖地。

        盛明稚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的婚礼邀请函,还能在黄牛那里卖出两三万一张的天价。

        拜托,就算是有邀请函的媒体也混不进来的好吗!

        现场的安保严苛,层层把关,保证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能够进入婚礼现场拍摄的团队只有陆嘉延自己安排的,用来记录着非同寻常的一天。

        此外,被邀请的媒体只有两个非常权威的官方纸媒。

        结婚那天,盛明稚还有一种做梦的虚幻感。

        地址选在国外,是一个不怎么有名的旅游国家附近的海岛。

        整个岛几乎都被布置成了婚礼现场,海边唯一的大教堂成为了主持婚礼的地方。

        盛旭在接受家用摄影团队的队内采访时,留下了珍贵的影像。

        镜头里,他正在整理西装,表情稍显离谱:“我他妈这辈子没想到,我竟然是以伴郎的身份来参加我弟的婚礼?!陆嘉延,你他妈是没有别的朋友了吗还是来故意膈应我的操——”

        由于伴郎情绪比较激动,所以后续摄像全部打上了消音马赛克。

        沈苓的伴娘做得倒是挺开心的,人家新郎总共才六套婚服,她当伴娘的准备了十套高定,也不嫌累得慌。

        正式步入教堂的那套西装是白色的。

        穿在盛明稚身上格外挺拔俊美,衬得他腰细腿长,像个行走的画报。

        对着镜子照了两圈,盛明稚沉迷自己的颜值无法自拔。

        心想小盛老师这张脸不去娱乐圈真是可惜了,只能在这儿孤芳自赏!

        下午两点,婚礼正式开始。

        教堂的大门缓缓大开,盛明稚出现在门口。

        阳光从陆嘉延背后的玻璃彩窗上照了进来,为他的背影渡上了一层温和的光,像一个不小心跌落凡间的神明。

        盛明稚不知道为什么,莫名觉得这个场景十分眼熟,就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听人说,人会出现既视感,是因为这件事在另一个平行时空中发生过。

        他在另一个时空里,也跟陆嘉延结婚了吗?

        愣神间,陆嘉延似乎看到了他,迈开脚步。

        在众人的祝福中,他的神明正一步一步向他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