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平庸的模拟机数据

第五十一章 平庸的模拟机数据

        “哎呦!张着神儿!”

        马华刚从后门走出去,结果迎面跟人撞了一个满怀,他手里端着的菜篮子都差点撒了。

        “你让开!”

        对面的那五大三粗的穿着灰白色布衣的汉子可没有那么客气,抓着马华的肩膀朝着身旁就是一个推搡。

        紧接着鱼贯而入地进来六七持枪的保卫科成员,这些人个个都是身高一米七五左右的壮汉,态度也很是嚣张跋扈。

        马华神色一懵,随后有点急了,    “你们谁啊!这里是后厨,你们干什么的!”

        进来的人没有管他,而是站立在房门的两侧,最靠近门帘的一个人将旁边的藏青色布帘掀了起来。

        马华见状感觉不妙,然后就看到李主任面色沉重严肃地走了进来。

        李主任走进来之后仅仅瞥了一眼马华,随后大手一挥,喝道:“将那個违反纪律的人给我找出来!”

        “是,主任!”

        一群人继续往里面闯,    后厨内部,傻柱听到动静后领着后厨的厨子迎了上来。

        “干什么?干什么?后厨这地方你们也闯,不想吃饭了?”

        这会儿傻柱还没看到后面的李主任,嚷嚷起来那是毫不含糊。

        眼前的几名保卫科成员嘴角抽搐了一下,前面一堆后厨的人,各个看着都很面熟,是打饭的人没错。

        他们内心一掂量,脚步就停了下来。

        李主任可不怕这个,他气势昂扬地走了进来,口中低喝道:“你不让谁吃饭?谁给你的权利不让人吃饭?一个工人无法无天,一个厨子也是嚣张跋扈不守纪律!”

        傻柱这时候也多少认出来了,工厂里面的领导,他给人做饭当然是有机会见得着,这人往这里一站,他还真有些心虚。

        不过傻柱肯定是不会认错的,这违纪的帽子可不能乱带。

        “他就是过来买点饭菜,我们后厨不就是干着活?大锅小锅我炒的,    人家给钱了哪能不给人菜,这钱都已经统计上了,没差。”

        易传宗临走之间就吩咐了这事儿,他到是没有想过刘岚敢告状,但是小心无大错,只要给了钱,那就算不上是偷盗。

        傻柱既然能做饭,这事儿应该不在规矩里面明确规定。最多非后厨人员在后厨吃东西有些麻烦。

        李主任狠狠瞪了傻柱一眼,“胡闹!现在是吃饭的时间吗?将食堂当成自己家一样做饭,你的事情我会通知卫主任让他处理。我现在问你,那个不守纪律的工人哪里去了?”

        傻柱两手一摊,打着马虎眼,“这我哪里知道,人家吃饭就走了。”

        李主任双眼一眯,视线在后厨人员身上看着。

        就厨房的那些人当然不敢和主任硬抗,一个个低下头不敢对视。

        李主任的视线最后放在一个小胖子身上,他伸手指了一下人,问道:“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个人去哪儿?”

        那小胖子眼睛一转,小心地看了傻柱一眼,随后直接道:“具体到哪里我也不知道,不过他之前说过准备在工厂里面跑跑步。他说临下班应该要去办公室,想来就在附近吧?”

        傻柱只是随意瞥了一眼,    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对这个人有了些反感,之前凑热闹的时候装地老实憨厚,很是会套瓷。

        如今一看,全都是装的,简单说说就行了,交代的那么清楚,不知道还以为有仇呢。

        李主任大声的咆哮道:“胡闹!工作时间在食堂吃饭不说,还在工厂里面跑步!他以为这是什么地方?”

        “李主任。”

        门外响起一声招呼,随后一名脸型方正、眼窝凹陷的中年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笑呵呵地问道:“什么事儿生那么大气啊?还急急忙忙将我喊过来?”

        李主任转过头勉强笑了一下,两人虽是同姓,但其实没有什么关系,最近他有事儿求这人,自然是不能给脸色看。

        “就是之前咱们处理的那个易传宗,我收到工人的举报,说这人不尊重纪律,偷懒耍滑,在工厂里面闲逛。本来是想处理一下,没想到顺着问过来,易传宗这个点竟然在食堂里面吃饭,还是开的小灶,后面更是去跑步了!”

        李铭顺的嘴角微微抽搐,这确实是有些过分了。

        就在这时,李铭顺身后的一名保卫科成员脸色变得很是精彩,他凑过来在李铭顺的耳边说了几句。

        李铭顺听后瞳孔猛地放大,摇着头道:“李主任,看来你说的这人还真的好好教育一下,就在临近中午的时候,这人还在工厂里面打架斗殴了,本来念在初犯就没怎么处置,没想到一转眼的功夫就变本加厉了。”

        “竟有此事!”

        李主任的脸色也很是精彩,还有什么事是这人不想干的,就这样,哪怕是从轧钢厂里面离开,这档案里面也留不下什么好话,那小子有这么想不开?

        李铭顺摆摆手吩咐道:“你们几个带人去工厂里面找找,不用大张旗鼓,能找到就找到,让几个人守在门口,下班的时候关起来,等明天再进行处理。”

        “是!”

        几名保卫科成员匆匆地跑了出去。

        傻柱脸色不变地看着,之前他就稍微警告过易传宗,但是那边说没事,反而是问他这边有没有事儿。

        他一个做饭的厨子,只要伺候好了领导的胃,这边看不惯他,那边也得让他来做。

        再说,就他这脾气的,那也是心情好了就好伺候,心情不好了就敷衍过去,也就是对杨厂长,他才不含糊,这是老大拿,主要就是伺候好这位。

        他一看易传宗有小算计,哥们有需求,他这边自然是挺一下,易传宗那哥几个两个都是主任,其中一个还跟杨厂长算得上亲戚,那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易传宗也不会办没有把握的事儿。

        保卫科主任那边发号了施令,李主任这边也不能弱了,他对着身边的人说道:“食堂的事儿我们不方便插手,这里的事儿通知卫主任。”

        说完看了傻柱一眼,冷哼道:“简直胡闹!”

        转过头,李主任和保卫科主任说笑着走了出去。

        傻柱撇了撇嘴,别的主任他还可能会怕,但是食堂主任?现在的食堂主任可是跟他没有仇怨,两人的关系好着呢!

        要不然他怎么当的主厨?

        就是他做饭好吃,怎么也得将菜放在领导的桌子上。

        不放在领导桌子上面,他怎么当这个主厨。

        这事儿有个先后,中间少不了卫主任使劲儿。

        要不是腰杆子直,他也不能给易传宗开小灶。

        有点遗憾的是,这位主任的年纪稍微大了些,好像是今年明年的就要退了,到时候还不知道谁来当食堂主任。

        剩下的几个副主任跟他关系就不好,他这性子就比较容易得罪小领导。

        ……

        黎明飞机制造厂。

        机械的轰鸣声依旧响亮,多股尖锐的声音冲破云霄,荡清天上云层。

        这般飞行的奇迹,那是无数人努力的成果。

        此时。

        下方一处高等测试车间,一座庞大而又复杂的机器已经运行了六个小时。

        周围忙碌的人员不断测量计算着各种数据,之所以复杂,完全是评测的方面太多。

        现在倒是有电脑,这个车间也有资格配备,但是计算机在应用方面还没有后面那么便利,其中需要大量的人力整理。

        全都是根据一堆复杂的机械反应得到的数据,然后一项一项的进行演算才能得到结果,最后再用计算机进行运算、整合、验证。

        测试的项目非常多,这才会让这里看来很是嘈杂,测量演算的人员很多,也显得很是拥挤。

        人群之中,尹工拿着各项表单不断的对比,他的眉头时而紧皱起来,时而面露微笑,看着那几张飞机发动机的设计图,他脸上的笑容不断扩大。

        一项项数据显示,这份设计图中虽然有不少瑕疵,导致发动机某些方面的效率、数值、性能降低,但是其中也有更多的设计让发动机的某些部分变得更加优秀。

        现如今大体数据已经测量完毕,模拟机还在正常运行。

        这份设计当真是足够出色,现在就等各项数据的汇总和计算得到大体的评价,然后他就可是去向厂长进行汇报了。

        看着看着,尹工的眼神有些恍惚,模拟机正常运行,如此大的改动,甚至很多地方直接和原设计相悖。

        但是只要经过计算解决尺寸效应,那么它就能直接飞!

        他有一个想法压不住的往外冒,要是这人看到苏联那边的设计图,是不是一个人就能设计出一款新型的发动机?

        当初花费多长时间?

        五四年第一架初教五飞机起飞,五六年第一架喷气式飞机起飞,他们从五四年以前就开始重视航空,得到喷气式飞机的时间更早,最少两年的时间才完成了第一款喷气式发动机。

        要是当初让这人来设计,是不是最起码还能早两年?

        “尹工!尹工!全部的数值统计完毕了!”

        一名中年师傅快步走到跟前,很是激动地扬了扬手中的完整报表。

        也难怪他如此开心,研发飞机发动机是他们的任务和使命,常年设计下来每一项改动包含着他们的心血,那般感情如同他们的孩子。

        创造奇迹,不断创造奇迹,那是一次次感动,怎么可能不饱含深情?

        尹工也是精神一阵,连忙将完整的统计表单拿在手里,他木管严肃锐利地一项项看下来,一项项数据统计记在他的心中,他的大脑也在飞速运转。

        当看完最后一张,微微沉思之后,他的脸上终于是绽放出笑容,“其他成员可以继续研究统计分析,我需要更加详尽的数据,测试组维持好模拟机的运转,我要看它的极限,我去跟厂长汇报!”

        说完,他拿着手中的表单很是激动地朝着前面小跑,那消瘦的身影看起来有点踉跄,却能看出一种喜悦。

        一路疾步走到厂长办公室,路上有人打招呼尹工也只是随意点点头。

        当当当。

        简单敲了三下门,尹工直接推门走进了办公室。

        本来低着头处理文件的芮厂长立刻抬起头来,见到来人他那张严肃的脸上露出微笑。

        一般是不会有人敲门直接进来的,能让人这般直接进来的无一不是大事。

        “尹工,难道测试结果出来了?”

        尹工欣喜地走上前来,迫不及待地将统计报表放在桌子上面开始介绍,“这次的测验非常顺利,就是最后组装的时候出现了一点问题,燃烧室内的一个部件需求精度太高,还好之前就有计较,提前多制造了一些零件,几位师傅轮番上阵才最终成功。”

        “目前这款发动机运转一切正常!如果解决尺寸问题,那就说明了它最少可以在空中飞行六个小时!”

        说到这里,尹工的情绪非常激动,第一就成功了,如此大的改动,已经完全偏离他们的设计方向,如此大幅度的改动没有具体的数据支持,没有演算的辅助,由一个人设计出来了!

        他们第一次进行改动的发动机因为经验不足,测试数据看起来很是可怜……

        要是给这人一张别的图纸,他是不是也能一个月的时间就改造成功?

        现在模拟机还在正常运行,且非常稳定,换成飞行距离,现在已经从四九城道这边飞了一个来回了,飞机煤油都要消耗了大半。

        芮厂长此时眼神同样欣喜,看着眼前颤抖的尹工,他两年安慰道:“这还多亏了您发现了这张图纸,这后面的数据怎么样?”

        尹工稳定下情绪,之前他只是太想和人分享,如今说到数据他面容严肃起来,“虽然设计很是出色,但是不得不说,这位师傅对于原理方面的知识有些浅薄,燃烧室和加力燃烧室的设计方面有严重的不足,这就导致飞机发动机推力和加力推力可能略有减少……”

        芮厂长默默点点头,尹工的习惯他很是清楚,实事求是,先是点明不足,然后再说优点。

        那边尹工从头到尾先是点出不足的地方,这飞机就是靠推力和加强推力,这代表了飞机的动力和极限飞行速度,这个数据降低对于飞机整体性能的影响很大,他当然要着重进行讲解。

        “不过,此人机械设计方面确实无可挑刺,虽然两个燃烧室方面不足,甚至推重比下降,但是根据数据推断,这种降低幅度并不大,依靠着机械方面优秀的设计,对喷气管道进行了优化,在能量释放不足的情况下,产生更加强劲的推力,这种设计很是精彩,非常值得借鉴!”

        芮厂长瞳孔缩了一下,然后重重的点点头,不只是整体的数据进步才算是进步,单独某项数据将其他的数据拉高,那么这种改造的优秀程度可见一斑,直接提升的就是飞机的性能!

        “全力研究这一方面,我会联系第三轧钢厂,必要时将人直接带过来。”

        尹工的点点头,随后再次露出激动的神色,“其实这还不是最为重要的,此人机械方面的设计尤为出色,如今虽然现在只是模拟机,但是其磨损率极低,稳定性大大提升,这可以大幅度提升飞机发动机的寿命,延长飞机首翻期,飞行时间也得到了延长。”

        芮厂长的神色也激动起来,连忙问道:“能延长多少?”

        尹工面色有些纠结,“现在还是模拟机,不同发动机经过尺寸更改后的性能是会发生不稳定变化的。”

        “如果严格按照他的设计进行,这种优秀的机械设计效果也能得到保存,延长时间最少10%,但是其他性能略低于标准,肯定不能投产。”

        “如果吸取精华对现有的涡喷六进行改造,这个没有详细的数据支持,我只能说一个大概的比例,这种提升可能只有7%,”

        芮厂长缓缓坐直身体,他的目光变得深沉了很多,静坐了几秒,他沉声说道:“7%,不低了!”

        这提升的可不只是一次首次检修的时间间隔,飞机的单次飞行时长代表续航作战时间,代表着安全!

        总飞行时长代表增加服役时间,变向提升生产效率,提升飞机总数,减少检修次数……

        现在生产汽车、拖拉机都慢,生产飞机!那动用的人力、物力、财力堪称恐怖,作为飞机发动机制造厂的厂长,他很清楚这种提升的价值。

        一种设计保证使用寿命,一种设计能够提升飞机的性能!

        一旦全都研究透,那是怎么样的一种提升?说是跨越式也不为过,随着航空发动机不断完美,黎明厂很少有如此大的进步。

        “尹工,先进行尺寸换算吧,你这边监督设计,尽量在一个月内完成这次设计改动,数据方面做好计算,我要看到全新的发动机,制造真机的时候我给伱批文。”

        尹工也是心情激荡,“好!我现在就去。”

        尹工走了之后房间陷入了安静。

        芮厂长暂时停止了工作,他单手撑着下巴陷入了沉思,最后拉出抽屉拿出一个黑牛皮的电话本,同时将办公桌上的电话拉到自己面前。

        随着电话簿的翻动,最后芮厂长将一根手指只在四九城第三轧钢厂厂长这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