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杨厂长:那我就亲自走一趟

第五十四章 杨厂长:那我就亲自走一趟

        沈阳黎明航空发动机制造厂。

        厂长办公室。

        此时办公室内只有沙沙,沙沙的声音,尹工的坐姿一直没有发生变化,他还在进行数据对比分析,逆推当时对燃烧室的设计。

        芮厂长也是在后面看着,术业有专攻,论计算能力和对于数据的分析,    他指定是比不这位总工程师的。

        也就是两人认识的时间长了,前面那些年还不是由这位总工程师主持,称呼尹工已经习惯了,如此喊也是因为两人的交情,外面的人都是喊尹总工或者是尹首席。

        “果然有问题!”

        正在计算的尹工直起身子,他依旧是紧皱着眉头,眼睛死死地盯着一条条复杂的公式。

        芮厂长一直在后面看着,    具体的几条数据摆出来,他自然也有分析,    “设计之初非常的保守啊!采用的金属更加稳固沉重,隔热方面做的很谨慎,他有些高估了航空煤油热值!但是在机械动力方面又进行了压制!”

        机身自然是越轻了越好,推动比本来就是动力和机身整体重量的一个比值。飞机动力一定,自身重量减轻,推动比越大,加速度越大,飞机提速越快起飞距离越短,最高时速也就越快。

        而燃料的选择,最直接的标准就是“热值”,也就是1kg燃料完全燃烧能够产生的热量,显然燃料的热值越高越好。

        其实航空煤油的热值比汽油还要低,汽油的热值是43.71mj每千克,航空煤油是43.28mj每千克。

        之所以选航空煤油,那是因为飞机虽然对重量敏感,但是对体积紧凑的要求更高,    宁可设计好了油箱不装满,也不能想装油但是装不进去。

        航空煤油的密度更大,意味着飞机可以在有限的体积装入能量更高的燃料。

        同样    1l    大小的油箱能装0.72公斤汽油,但因为密度不同,却可以装入0.81公斤航空煤油。

        全部燃烧之后,汽油放热31mj,航空煤油放热35mj,释放的热量整整多出来    13%。

        尹工重重的点点头,道:“他的设计确实非常保守,我就说明明机械设计能力如此强悍,怎么有些地方处理的就不是很完美,原来是为了防止过载!”

        “因为安全,他高估了航空煤油的热值,增加了发动机整体的重量,这倒是没什么,增加的重量在容许的范围之内。但是后面又将燃烧室的面积和形状更改,虽然增加了安全程度,却降低了飞机的动力,这就有些太过谨慎了。煤油的闪点38摄氏度,    燃烧起来是非常稳定的!”

        说到这里尹工的脸色很是遗憾,“要是设计的大胆一点,    动力还能提升不少,喷气尾部如此优秀的机械设计,怕是比现在涡喷6的动力都要强大。”

        芮厂长听后眼前顿时一亮,沉默三秒之后,他闪身冲到办公桌前,整个人趴在办公桌上很是粗鲁地抓着电话线往怀里拖,当啷一声响电话座机直接被拽翻了,电话筒里面发出铮铮地长鸣声。

        尹工看着一愣,疑惑道:“厂长,您这是打给第三轧钢厂?”

        “当然!”

        芮厂长重重地点点头,眼神坚定地一指戳在电话筒下面的按钮上,电话刚铮铮的一声响,他的手指已经开始拨号了,之前他给杨厂长打过电话,好好地记了一下电话号码了,现在不用翻电话号码他也记得清楚。

        芮厂长一手拨号,一边口中说道:“这种天赋的钳工当然要来我黎明厂!他在那第三轧钢厂能干什么活?那些大型机械可不好改,冶炼方面根本用不着他。”

        “平日里最多就是造造拖拉机、汽车的发动机,要不就是造点机床,这种工作谁不能干?咱们这边可是事关国防!主席对航空多么重视?”

        尹工默默点点头,随后有些迟疑地道:“我也承认他的设计很是出色,对机械方面很有天赋,但是他的理论不够,怕是不太好协调。”

        “再有就是这人怕是不好要吧?第三轧钢厂确实没有比较重要的研发项目,但是四九城里可不缺,那些大学里面也有实验室。也不知道他个人意愿怎么样,这种技术的师傅怕是不好勉强。”

        芮厂长不为所动,眼神凝视着桌上的电话机,口中轻声说道:“行不行也得试试。要不来也没关系,从这边开着飞机过去一个多小时就够了!”

        尹工点点头,他们本来就是造飞机发动机的,有飞机那不是很正常?现在超音速飞行,两个小时不单单能到机场,还能找到人。真有急事直接就过去。

        嘟!

        一声短促的声音,电话接通了。

        芮厂长脸色木然,声音却很是爽朗,“老杨,是我,传真应该给你发过去了吧?你那边确定的怎么样了?”

        杨厂长内心慎重起来,这么着急吗?

        不过他也是有些疑惑,高级车间和办公楼的距离可是很近的,华钟没来可能有情况,易传宗怎么还没叫过来?

        华钟那边也不过来给他报信,他现在还没有确定那人是谁。

        这让他有些很是尴尬,人家那边什么效率,他这边什么效率?

        “那個……老芮啊,我这边安排的事情挺多的,下面还没处理过来,要不一会儿我在给你打过去?”

        芮厂长一听这话,双眼顿时眯了起来,敷衍!绝对是敷衍!

        大家怎么也是认识,不说多么熟,但是外在的名声能够反应一个人工作态度和生活作风。

        就老杨这人遇事果决,轻重缓急分得很细,凡是喜欢早做几手准备。

        虽然出差回来,这两天指定忙得不可开交,但是他这边之前可是强调多次,又暗中带着点责备的意思,对方怎么可能不慎重对待。

        如今这种态度,怕是看完了传真的内容,也看到了对设计图纸的评价,舍不得放人!

        现在这是跟他打太极呢!

        芮厂长深呼一口气,这般设计才华,这般对机械的理解,舍不得放人他也能理解,毕竟之前都是藏着掖着的,八级工的名额都没有抢。

        工厂里面出了那种暗箱操作的事情,那是连厂里的人都瞒着,藏得真够严实的。

        如此一想,那之前的年龄恐怕也是谎报的,指不定是随便写了个名字,就是为了藏得更严一些。

        脑海中千思百转,芮厂长声音沉重了很多,“老杨啊,这人在‘航空!’发动设计方面的才能万分卓越,我是不会说谎的!”

        这边不想放人,芮厂长也不好明抢,只能着重提及一下航空两个字,点明重要性,表明自己的态度,望那边好生思量!

        芮厂长的语气变化,杨厂长自然听得清楚,如此他脸上的尴尬之色更浓了,那边这么重要的一个事儿,他这边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尤其是‘航空’两个重字压下来,这事儿可不是开玩笑的,杨厂长甚至感觉自己有点无辜。

        心中略微恼怒华钟的办事效率,也猜想那边可能遇到了某些困难,杨厂长只能讪笑一下,肯定道:“老芮,我真没骗你,我现在就去督促一下,一会儿给你回复!”

        芮厂长紧皱着眉头眼神很是狐疑,他都这么说了,那边又推了一把,这人比他认知的好像还要圆滑不少,“行,老杨办事我放心,我等你消息。”

        “好!”

        重重地吐出一个字,杨厂长挂掉电话,看着身前一摞子文件,他只能揉着太阳穴站起身来,事儿来了挡不住,那边催得紧,那就先处理一下。

        快步走出门去,一开门,杨厂长就看到孙主任在门口站着,还朝着远处招手。

        听到开门声,孙主任脸色一僵,心中感觉坏事。

        之前他在楼道里面抽烟等着,虽然不想见到易传宗,又怕易传宗乱说什么,但是这接到手的任务,怎么也得完成。

        易传宗可能跟厂长的关系没那么亲密,但是华秘书跟杨厂长的关系那指定是铁,他可不敢马虎了。

        他本想看着易传宗来了就走,没曾想,这烟抽了一根又一根,这人也不见来。

        这么长时间易传宗都不过,恐怕杨厂长也该着急了,他想在门口等着,要是杨厂长问起来,他也好给个答复。

        要发现杨厂长的脸色不对,他也好提前承认下错误,要是让易传宗胡言乱语,还不知道这人怎么捅咕呢。

        没曾想,保卫科的人没把易传宗带来,杨厂长还出来了。

        “厂长。”孙主任满面讪笑地招呼着。

        杨厂长稍微一打量,就看出这人似乎有些心虚,他轻声问道:“孙主任这边有什么事吗?”

        说完转头看向孙主任招手的方向,那边钱武亮和任少山很是缓慢地朝着这边行走。

        他们正是去找易传宗的两人,两人虽然行走的路径不同,但是地点是一致的。

        任少山先去的二九车间,他的速度比较快一点,那时候易传宗还没有回车间。

        他去了食堂也没找到人,他当然不会一直在外面找跑步的人,答应了孙主任叫人好歹也要有头有尾,他又返回车间看了看。

        第二次去时间晚了一些,他这次见到人了。

        接下来,他和钱武亮有了同样的遭遇,只不过他去的时候易传宗睡着了,话还是那些话,不过是打着哈欠说完的。

        他当时气得火冒三丈,但是稍微一冷静,他还真不好强行逼迫人家,就是处置也是拉到保卫科,不是拉到办公楼。

        他总不能将人带到保卫科,再通知孙主任过去吧?本来他只是个传话的,干嘛两头得罪人?

        一出门,他就看到了钱武亮,这人也没回去,就在二九车间等着他呢。

        钱武亮的想法很简单,事还是那个事儿,两个人说总比一个人说强。

        两人一路慢吞吞地走着,走到办公楼也商量好了怎么说,结果一到了三楼,孙主任在这,厂长也出来。

        孙主任还对着他们招手,他们想着待会儿再私下说,毕竟那些话不好听,但是厂长看着,他们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听到厂长的问话,孙主任那边很是尴尬,两个保卫科的小青年都走过来了,这要是当着面的撒谎,那指定完蛋。

        他也是硬着头皮说道:“之前华秘书让我帮忙叫易传宗过来,我让两位保卫科的人员去叫了,现在似是没有叫来,厂长您是找他有事儿对吧?我现在立马去叫!”

        没叫来?

        杨厂长的面色很是精彩,他虽然脾气不错,但是怎么也是第三轧钢厂的厂长,就是叫武装部冷团长过来,那边只要在执勤,也没有不来的说法!

        易传宗那小子挺机灵的,怎么敢当不听召唤?

        看着快步就要离开的孙主任,杨厂长口中轻喝一声,“你回来。”转头看向两名保卫科的小青年,每日都有执勤更替,他也不怎么认识,“你们两个过来。”

        孙主任用眼神朝着两人示意了一下,那意思就是别乱说,随后他尴尬地转过身来,再次来到杨厂长面前。

        两名保卫科成员自然是听话的很,孙主任他们都不想得罪,在第三轧钢厂没人会想得罪厂长。

        杨厂长看孙主任这模样心中略有猜测,转头看着两名保卫科成员问道:“刚才你们两人去叫的易传宗对吧?当时是个什么情况?”

        “这……”

        “这……”

        两名保卫科的小青年心中很是哇塞,这一路的听闻可是不怎么好,到了最后易传宗的态度就更不用说了。

        杨厂长眉梢一挑反问道:“难道有什么不好说的吗?这样,你先来吧。”说完就指向南边的那名小青年。

        钱武亮只能是硬着头皮说道:“我先是去旁边高级车间去找,那边的车间主任告诉我,现在易传宗在二九号车间上班。”

        “二九车间?”

        杨厂长很是诧异,七八级钳工都在高级车间里面,怎么这小子跑那里去了?

        虽然不知道具体干什么工作,但是听这个代号,前面十个车间都是学徒工!以二开头比较简单,位数是九难度就更低了,这应该算不上多么精密的车间吧?

        杨厂长疑惑地问了一句,“那边机床故障,他去那边修理机器去了?”除了这个他真想不到一个七级钳工到那边干什么。

        “这……”

        钱武亮只能老实回道:“我看着不像,他应该在那边干活。”

        杨厂长的面容很是精彩,让一个高级钳工去处理些边角料?

        “我知道了,后面呢?”

        钱武亮眼睛一转,道:“后面我在二九车间告诉他,说是孙主任找他,然后他说不去。”

        此话一出,杨厂长还没有什么反应,另一名保卫科成员任少山的眼睛顿时瞪得滚圆,好推脱啊!

        本来厂长先问的小伙伴,他心中还松了一口气,没想到,那边根本不老实交代,全都推给他了!

        不道义啊!友谊的小船翻了!

        杨厂长心中有数,面无表情地转过头来说道:“嗯,该你了。说的详细点。”

        任少山正难受呢,杨厂长问话,他只能硬着头皮快速说道:“我先是去的二九车间,当时易传宗不在,车间里面的人告诉我,他去了食堂。”

        “然后我去食堂问了问,那边说他上午快下班的时候他在公厕外面跟人打架了。在仓库里面关了俩小时,写了半个小时检讨,他中午没吃饭,那会儿是去食堂吃饭的,还是在后厨吃的小灶。之前人事部李主任和保卫科李科长也去找他了,那时候他就不在,说是去跑步了。”

        “我去食堂没有见到他,我又寻找他的保卫科同事询问,也是没有见到他,后面我就去二九车间找他。”说到这里,保卫科的小青年朝着孙主任看了一眼。

        孙主任心里咯噔一下,那边没怎么打艮就继续开口了,但是他知道杨厂长肯定是看见了,再加上之前易传宗办的那些事儿,不用想他都知道这是在闹事啊!

        这是喊冤之前先闹出点动静?要不然之前老老实实的一个人,怎么今天闹出这么多幺蛾子?

        “说是孙主任找他,然后他说不去。”

        任少山和钱武亮说的一个样,当面骂孙主任,那不是得罪人吗?

        一直都是易传宗在惹事,孙主任可没犯事,在厂长面前给孙主任落了面子,事后得罪人的是他们。

        杨厂长轻轻点点头,不用想他都知道这两人的话肯定是有省略,当初晋升七级钳工的时候易传宗在工厂大门叫嚣,之后也是传到他耳朵里了。

        易传宗:‘这哪个王八蛋给我又搞岔子了?老子的八级钳工呢?竟然给我写了个七级,读了几年的书才能错成这样?’

        说的那个王八蛋,没读过书的人里面就有他。

        杨厂长侧首转向钱武亮,“那小子的脾气我知道,肯定是又没管住嘴是吧?说吧,让我听听他说的什么。”

        本来以为逃过一截,没想到最后又回来了,钱武亮的面容有些扭曲,这嘴碎连厂长都知道,平白地只能让他受牵连。

        他只能是开口小声道:“他说孙主任算个屁,要找他就让孙主任自己去,否则天王老子来了也不好使!”

        “哈哈哈!”

        杨厂长瞬间开口大笑起来,谁惹到了这小子也逃不掉啊!

        就算现在不是完整版的,他也想的差不多了,他也不是喜欢听这些粗俗之语,就是这性格率真地可爱。

        同时,他心中也有所猜测,这是和孙主任有仇怨,不然凭那小子的礼数,不应该无缘无故得罪人。

        这么好的技术,如今被安排到二九车间里面,指不定就有孙主任一份功劳。

        孙主任尴尬的不行,连忙开口道:“杨厂长,我去将人给叫来。”

        杨厂长摆摆手,笑道:“他不是说天王老子去了也不行吗?那我就亲自走一趟,看看我这厂长还好不好使!”

        孙主任一听就急了,就杨厂长现在这态度,他哪敢让厂长去,两人关系比他想的还要近,这要是一捅咕,他就完了。

        “杨厂长,哪能让您亲自去?他不懂礼数,我去和他好好说说,我们之间可能有什么误会!”

        杨厂长往前一摆手,道:“走吧,一起去看看。”往前走了一步,又转过头来,“你们两个也跟着一块!”

        孙主任顿时双眼瞪圆,他这边刚想打手势呢,救兵都不好请!